大陆自媒体人:“我为什么不敢写了?”
 
——整理:袁斌
 
2023年8月30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在中共当局一日甚于一日的管控和高压下,大陆网络的生存空间越来越逼仄,越来越多的自媒体写手要么战战兢兢反复自我审查,要么吞吞吐吐转弯抹角词不达意,要么干脆停笔。

8月19日,网友“内蒙欧阳”在微信号“张飞的日记”上发布“我为什么不敢写了?”一文, 从个人视角生动的记录了大陆自媒体人当下严苛的生存环境。

尽管只开通了半月左右,但本号已经奄奄一息,距永封只有一步之遥。

他说,这是一个说话需要技巧和勇气的时代。下笔时,他总是谨小慎微,慎之又慎。但如此一来,文章的可读性也就基本没有了。于是有读者在后台留言:你没以前那么犀利了,挺让我失望的,取关了。

“内蒙欧阳”因此感慨道:“这真是抬举我了。至少能说明,在他过往印象中,我曾以笔为剑的战斗过。他虽取关,但我还是由衷地感激他,感激他对我的认可。谁不想自己的文字犀利呢?可犀利是有代价的。即便写得足够入木三分,可能不能发出来也是个问题。就算发出来了,那也肯定是经过反复推敲和取舍的结果,整体力度上自然就弱化了不少。然而,纵使这样,作为一个内容输出者,你还是要承担不可预知的风险。”

“内蒙欧阳”自陈,自写文以来,他有过三次刻骨铭心的经历。

一次,他在乡下老家干农活,然后电话就打到了村里。他永远记得妇女主任来找他时的神态,有怀疑,有提防,还有与隔岸观火并存的幸灾乐祸。总之,她那张沟壑纵横的脸上,写满了不怀好意。那时,连他都有点恍惚了,自己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时间最长的一次是最近这回。被警察请去“喝茶”之后,从早上八点一直搞到了晚上将近九点。中间,吃了两个鸡蛋喝了一杯温水。搞到后来,他口干舌燥,已经懒的说话了,只剩下点头和摇头。一上来他们就要他交代动机,心里轨迹,以及活思想之类。之后,他们又把他写的文章逐字逐句的拆解剖析。接着,就是一通莫名其妙的厉声质问。

比如,你写这句时心里是怎么想的?你引用的这段资料有具体出处吗?你为什么在这段话里使用这个成语,有什么别的含义吗?这段话写的不阴不阳的,是不是在暗有所指?你这篇文的中心思想是什么?…

还有一次在老家,村长接到指令要与他谈话。一通寒暄和铺垫过后,话头终于兜回主题上来。村长问他:你写那些东西是不是特别挣钱呀?他注意到,说这话时村长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他给他看了看赞赏页面,起先村长还十分认真地扫了几眼,看着看着就彻底不屑一顾了,说:别瞎写了,快干点正事吧!

讲完这三次经历,“内蒙欧阳”再度感叹道:“是啊,干点正事吧。于我而言,这话饱含了无限禅机。我老大不小了,父母又老迈多病。我的父亲,这个在土里刨食了大半辈子的农民,曾经笃信勤劳致富的人,如今疾病缠身已成了强弩之末。他们眼巴巴地盼着我能找个人过日子,结束孑然一身的生活。但我却无意于此。不过,我不会再去为了犀利而去僭越边界了。我不想落得个身陷囹圄的下场,让父母本就忧贫交加的晚年再添凄凉。有时,也有润的冲动,可我舍不得他们呀。”

“内蒙欧阳”的遭遇和处境并非孤例,而是大陆自媒体写手目前普遍的生存状态。比他遭遇和处境更恶劣的也大有人在! △
 
分享:
 
人气:38,839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