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接近兌現 習近平是否會應劫?(圖)
 
李正寬
 
2023年8月29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 自2023年7月底以來,中共黨魁習近平便行蹤隱祕,下落成謎。在華北與東北洪水滔天,災民叫苦連天的情況下,習近平也未曾露面,沒作表態,甚至連8月17日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也沒畫面。直到8月22日,習近平抵達南非,出席金磚(BRICS)峯會才終於現身。然而,習近平卻意外地缺席了原定要參加的金磚五國商業論壇。

習近平行蹤的種種不尋常引發了多國媒體的密切關注。據悉,習之所以行蹤隱蔽,是因爲他極爲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在躲暗殺、防政變,而習的異常表現與很多對他的預言有關。

《鐵板圖》下邊寫着一行字:白羽毛鳥兒撞死在山這邊。(網絡圖片)

一、《鐵板圖》預示中共亡、習陪葬

《鐵板圖》是祕密流傳於民間的一本極爲精準的預言書。之所以名曰《鐵板圖》,是因爲這本書裏的預言,都像鐵板釘釘一般,幾成定局。也正因其高度精準,因此歷來都被列爲禁書。

《鐵板圖》中最後的一張圖是預言了中共的滅亡方式。圖上有五隻鳥,其中四隻爲黑色羽毛的鳥,它們已經飛過山坳;而第五隻鳥,其羽毛爲白色,卻撞死在右側山峯的半山腰上,血濺山壁、呈墜落之勢。而且,圖中還配有一句話:「白羽毛鳥兒撞死在山這邊」。

外界普遍認爲,這五隻鳥代表中共五任黨魁。那四隻黑色的鳥分別代表毛、鄧、江、胡,第五隻白色的鳥兒則代表習近平。習字的正體字寫法「習」,正是白字上邊一個羽,白羽。

這幅圖所表述的最重要的兩點信息是:第一,白羽鳥(習)是紅朝末代「皇帝」,亦即中共會亡在習的手上;第二,白羽鳥(習)最後會爲中共殉葬。

無獨有偶,上世紀80年代,中國一位民間高人留下的一句話指向了類似的結局——後鄧時代,中共的命數將應在「江胡習無」這四個字上。

也就是說,中共會亡在習的手上,這一點應該說是沒啥疑問的,而且現實中也正在一步步應驗。

尤其到了習的第三個任期,中共內外交困,外交幾乎走入了死衚衕,中共病毒三年「極端清零」的惡果逐步浮現,中共國失業大潮席捲全國各地,經濟斷崖式衰退,多地洪水滔天,地震頻發,異象四起,民不聊生,黨國上下戾氣瀰漫,民怨沸騰。

對於中共而言,好消息幾乎沒有,而壞消息則一籮筐。紅朝氣數已盡,中共滅亡指日可待。

據悉,習本人早已知曉很多有關對他的預言,並對預言的內容心驚膽懾,擔心自己會被暗殺,也害怕 「勇士後門入帝宮」所預示的政變以及「「萬人不死,一人難逃」的結局會應驗。

那麼,《鐵板圖》真的是鐵板一塊嗎?習到底會不會爲中共陪葬呢?筆者以爲:不一定,但概率不小。

要探討這個問題,我們接下來不妨先從傳統文化中的預言說起。

二、預言的神奇與應驗

預言,是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從周朝姜子牙的《乾坤萬年歌》、到蜀漢諸葛亮的《馬前課》、唐朝李淳風、袁天罡的《推背圖》、宋朝邵雍的《梅花詩》,再到明朝劉伯溫的《燒餅歌》、《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等等,幾乎每一個大的朝代都會爲後人留下一步精準而又系統的預言。而這些預言的作者,往往都是信神修道之人。

上述預言的神奇之處,相信很多朋友都有所了解。下面僅舉幾個古今應驗的預言。

其一,李淳風和袁天罡的《推背圖》準確預言了唐朝以後中國各朝各代的興衰。比如,第三十四象準確預言了太平天國和洪秀全。

三十四象讖語曰:「頭有發,衣怕白,太平時,王殺王」;又有頌詩曰:「太平又見血花飛,五色章成裏外衣,洪水滔天苗不秀,中原曾見夢全非。」

「頭有發」,說的是太平軍反對滿清的扎辮習俗,全都解開大辮子留長髮,被稱爲「長毛」;「衣怕白」指的是來自廣西的太平軍非常忌諱穿白色的衣服;「太平時,王殺王」預言的是在1856年的「天京事變」中,東王楊秀清,北王韋昌輝,燕王秦日剛先後被殺。

頌詩中開頭便點名了國號「天平」;「五色章成裏外衣」指太平天國以五色旗爲標誌;「洪水滔天苗不秀」,意指太平天國的君臣洪秀全、楊秀清、李秀成雖英明,但最終未能成功;而「中原曾見夢全非」則意指太平天國最終敗在了曾國藩的湘軍手下。

其二,邵雍的《梅花詩》一共十首,準確預言了宋朝及以後中國的大的歷史演變。據高人開示,《梅花詩》預言了蘇聯共產黨的解體和趙紫陽在六四事件中遭到的打壓。

《梅花詩》第八首:「如棋世事局初殘,共濟和衷卻大難。豹死猶留皮一襲,最佳秋色在長安。」

「如棋世事局初殘,共濟和衷卻大難。」指的是共產國際和西方自由民主體系在對壘過程中,上世紀末共產國家紛紛變色,拋棄共產制度,對共產主義陣營來講,猶如殘局一盤,對共產黨來講可謂一大劫難。

「豹死猶留皮一襲,最佳秋色在長安。」喻指當年雄壯如豹的蘇共解體後,留下了一張皮,被中共繼承,穿着「共產主義」的外衣來維持權力。中共爲了給暴政制造「合法性」,極力粉飾「大好形勢」,鼓吹「大國崛起」。然而,中共炮製出的「秋色」再佳,不過像迴光返照,共產黨畢竟氣數已盡。

而《梅花詩》第九首的前兩句「火龍蟄起燕門秋,原璧應難趙氏收。」則點出了六四事件中,大學生與民衆在天安門請願後遭到中共殘酷屠殺,而趙紫陽(趙氏)因六四事件被打壓。其中「火龍」亦即紅色惡龍,指的是中共。

其三,劉伯溫在《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中精準的預言了中共病毒爆發的時間、地點,以及波及的範圍。

「若問瘟疫何時現,但看九冬十月間」。2019年武漢最早確診的病例是在十二月初,開始發病始於十一月份,也就是黃曆的十月份,正好對應劉伯溫所說的「九冬十月間」。

「三愁湖廣遭大難,四愁各省起狼煙。」瘟疫首先從湖廣發生(湖北古時候的名稱是湖廣),然後波及全國。各省爲了對抗瘟疫,封省、封城一直到封街道,封村,處於戒備狀態,就像各省「狼煙」四起。

歷史上衆多預言的應驗,讓人們感受到好像一切自有安排,人間好似一個大舞臺,整臺大戲彷彿是有劇本的,人人都是這臺大戲上的一個演員。

然而,俗話說,天機不可泄露。因此,歷史上絕大多數的預言都採用不正面直說的方式,而多采用極爲隱晦的方式表達,比如謎語、暗喻等。往往是事情發生過後,人們對照預言才恍然大悟,原來預言已經應驗了!

除了中國曆朝歷代留下的預言,在國際上也有一些久負盛名的精準預言,爲世人所廣泛流傳,比如西方的《聖經啓示錄》、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以及韓國的《格庵遺錄》等等。

而幾乎在所有東西方預言的最後,都指向了人類將要發生的一件大事,那就是到了末後人類會有大審判、大淘汰、以及聖者在危難中解救衆生。

三、預言雖精準 但仍存在變數?

那麼,預言是不是就像鐵板釘釘一樣不可改變呢?也不是的。

因爲預言的一大作用就是提醒人、警示人。既然如此,那麼就會相應地存在些許變數,而這個變數就在於人心——人能否接受提醒和警示。

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法國著名預言家諾查丹瑪斯的預言。很多學者和評論員都梳理過諾查丹瑪斯的預言,發現他的預言絕大多數都應驗了,其中包括法國大革命、拿破崙興起、希特勒崛起、共產主義運動、九一一事件等等。

然而,很多人發現,諾查丹瑪斯有一個沒有應驗的最大預言,就是1999年人類大毀滅。

事實上,不是這個預言沒有應驗,因爲諾查丹瑪斯早已經提到了1999年存在的變數。

他曾說:「在這個千年紀末期,就是1999年7月,『恐怖大王』降臨之前,也就是這個千年紀末期,世界會遭到巨大的馬爾斯的禍害,會發生前所未有的大戰亂。如果到時候,『另一件事情』已經出現,即使巨大的馬爾斯也會失去其魔力,就不致於發生大戰爭。我是這麼認爲的。」「只要那件事出現,這個千年紀末期,人類定可免遭滅亡」。(注:「馬爾斯」亦即馬克思)

很顯然,1999年的毀滅沒有發生,這意味着諾查丹瑪斯提到的『另一件事情』已經出現了,從而化解了人類的危難。那麼這是一件什麼事情呢?

值得注意的是,諾查丹瑪斯的預言中隱含着一個非常大的神啓:人對神的背離使人走向墮落、招致災禍,只有信神、順天,才能最終獲救。

那麼,諾查丹瑪斯說的『另一件事情』,一定是使得大範圍人羣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的事情。

四、《鐵板圖》藏玄機和變數?

聊完傳統文化中的預言,再回過頭來看《鐵板圖》,或許就會發現它對當事人的巨大警示,以及其中蘊藏的玄機和變數。

「白羽」,似乎在隱喻習並非像「煤蛋兒生來就黑」。

首先,習在上臺前沒有揹負血債。

衆所周知,毛早在延安搞整風時,雙手就沾滿了鮮血;而江在上臺前,就在支持鄧鎮壓六四學生的過程中就欠下了血債;而江在發動對上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的過程中,更是欠下了累累血債;而胡當年在主政西藏時,因鐵腕鎮壓西藏民族反抗運動,也導致過血腥事件的發生。

其次,習是唯一公開表示相信神佛存在的中共黨魁。維基解密曾公佈一份機密文件,披露習相信佛家的氣功與超自然力量。

大家可能還記得,2014年1月7日,習在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說:「別看你今天鬧得歡,小心今後拉清單,這都得應驗的。不要幹這種事情。頭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可以看出,習相信惡有惡報,並相信有「神明」。

再者,習在上任後的前五年中,做了不少順天應人的事。

比如,拿下了大量禍國殃民、迫害修煉人而血債累累的黨政高官,包括薄熙來、李東生、徐才厚、蘇榮、周永康、令計劃、周本順、郭伯雄等等,打虎過程中風生水起,如有神助,民望大幅度上漲。

再如,習在2013年年底,徹底廢止了勞動教養制度。要知道,中共的勞教所是侵犯人權、迫害好人的一大黑窩。之前美國國務院報告顯示,幾十萬甚至更多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各地的勞教所中,勞教所中法輪功學員佔比高達百分之五十。

五、習近平運勢由盛轉衰之回顧:既敬佛又拜鬼

相信大多數朋友都不會否認,習近平運勢的轉折點是2017年年底。

十九大剛結束,習就被江澤民和曾慶紅安插在身邊的「貼心人」王滬寧哄騙着到上海中共一大舊址,舉着拳頭向馬克思(「撒旦教」教徒)宣誓,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了撒旦,聲稱要爲共產主義奮鬥終身。

很多老百姓都知道,「百家飯可以喫,毒誓不能亂髮。」

這不,習前腳剛發完誓,後腳就被魔鬼操控了靈魂和身體。接下來習的運勢真是一落千丈,腳步越來越凌亂,在奸臣小人王滬寧的「輔佐」下祭出了很多昏招和蠢招,而這些招式的背後都能看到撒旦的影子。

而且,外界注意到了詭異的一幕,那就是習不但拜佛,同時也拜鬼。舉個例子,2019年夏天,在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雙重壓力和打擊下,習從8月19日到22日對甘肅考察,首站去了敦煌,即俗稱「千佛洞」的莫高窟視察。可是隨後,習也拜祭了1936年底在甘肅全軍覆沒的紅軍西路軍。習在「十一」閱兵前還去拜了毛屍。

由於共產黨摧毀了中國傳統文化,很多中共體制內的人早已不知道是叫真正的信仰了。中共的高官中有很大一批人都在燒香拜佛,但是背地裏卻幹着腐敗淫亂甚至虐殺修煉人的齷齪事兒。這些人拜佛的目的並不是渴望自己心靈的向善,而是求佛保佑自己升官、發財,更甚者求佛來幫助打擊政治對手。神、佛在這些黨官的眼中只是他們達成目標的工具。

個人以爲,習近平再糊塗也不應該與魔鬼做交易、發誓把生命獻給邪黨。十九大以來的六年間,習運勢轉衰的不幸遭遇不但讓他自己喫盡了苦頭,也作爲反面教材向世人展示了向中共邪靈發毒誓的可怕後果。

儘管二十大以來,習近平抓住了「槍桿子」、拿住了「筆桿子」,還握住了「刀把子」,習家軍也佔據了從中央到地方的絕大多數要職,然而,習近平在2018年所言的「未來可能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卻一語成讖,中共內憂外患搖搖欲墜,國內外反習、罵習聲一浪高過一浪。習大權在握卻草木皆兵,風聲鶴唳,時時擔心遭暗殺和政變,可謂寢食難安。

習目前已經成爲了中共的背鍋者,肩上扛着的是中共的百年血債。

六、習近平是否仍有機會避免厄運?

筆者認爲:有。就看習自己能否珍惜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與未來。

6.1 習並非真正信仰共產黨,只是利用中共在保權力
2023年2月8日,日本中央公論新社出版了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回憶錄。其中,安倍特別提到了他所了解的習近平鮮爲人知的一面,引發國際廣泛關注。

安倍回憶,習近平曾說,如果自己在美國出生,就不會加入美國共產黨,而是會加入民主或共和黨。這一點頗令外界驚詫。

安倍認爲,習近平「不是因爲思想信條加入了中國共產黨,而是爲了掌握政治權力才加入共產黨」。換句話講,習並不相信共產黨,只是在利用這個黨,保自己手中的權力。因此,安倍認爲習是一個強烈的「現實主義者」。

的確,習近平是在利用中共保自己手中的權力。這一點,相信絕大多數的中共官員也都是這個想法。在共產黨的體制下,要想獲得權力、撈得好處,那往往只有加入中共,才能實現。

可是,現在共產黨已經成了習手中絕對的負資產,燙手的山芋。習如果不扔掉它,就會被它的血債壓垮、埋葬。

6.2 習近平一家曾遭受迫害 深知共產黨的邪惡
在習9歲那年,其父習仲勳因小說《劉志丹》惹怒了中共當局,被打成了「習仲勳反黨集團」頭目。隨後又陸續被扣上「陰謀家」、「反革命分子」等大帽子,被中共整了足足有16年。期間,習仲勳還被造反派打聾了一隻耳朵。

文革伊始,年僅13歲的習近平因性格耿直,說了幾句反對文革的話。不料,習就被中共打成了「現行反革命分子」,被關押在了中央黨校的院子裏。

當時中央黨校召開批判6個「走資派」的大會,前5個都是成年人,只有習一個人是個未成年的孩子,他們都被迫戴着鐵製的高帽子。年少的習近平不堪重壓,只好用兩隻手託着鐵帽子。

習的母親齊心就坐在臺下。當臺上喊「打倒習近平」時,無奈的齊心被迫也要舉手喊口號,打倒自己的兒子。批鬥會結束後,近在咫尺的母子卻不能團聚。

一天晚上下着大雨,習趁看守不注意,跳出窗戶逃回了家,這可把母親齊心給嚇壞了,問他怎麼回來了?「媽媽,我餓。」習哆哆嗦嗦地說。

習想讓媽媽給弄點喫的,然後,進房間把淋溼的衣服換下來。然而,習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媽媽不但沒有給他做飯喫,反而揹着他,冒着大雨向領導舉報去了。

飢腸轆轆的習感到悲傷、無助,當着姐姐安安和弟弟遠平的面痛哭了起來,然後又絕望地跑進了雨夜……

毋庸置疑,飽受中共迫害的習近平一家深知共產黨到底有多邪惡。那麼,習又怎麼會不知道「天下苦共久矣」?有多少人此時此刻因中共的迫害而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貴州平塘縣掌布鄉的天然藏字石,渾然天成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大紀元資料庫)

結語

或許,正是因爲習內心對神佛尚存敬畏,上天一直用各種方式慈悲地召喚着他,借很多人的嘴點化着他,期盼着他的覺醒,不爲中共陪葬。

只是一旦鑽入中共這部絞肉機,便騎虎難下。儘管習也知道中共在世界上早已臭不可聞,其實習早就不以中共爲榮了,可因無法放下手中的權力,無奈之中選擇保黨、保權。

然而,前車之鑑!對共產黨的留戀與癡迷,差點讓戈爾巴喬夫丟掉性命、併成爲像斯大林一樣的歷史罪人。如果戈爾巴喬夫再晚一步覺醒的話,其下場或許就會像羅馬尼亞共產黨總書記齊奧塞斯庫一樣,被亂槍打死、並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大限已到,相信傳統文化的習應該不會不懂得君權神授的道理。共產黨絕不是習的權力來源,相反,它是要把他拖入深淵,拖下地獄。

事實上,習近平完全可以拋棄共產黨走出另外一條民主法治的道路。如果習近平今天宣佈解散共產黨,搞民主制,共產黨馬上就會壽終正寢,而習近平則有可能因主動解體共產黨而重獲民心。共產黨及其背後的邪靈現在不過是利用習近平的保黨心理在苟延殘喘。但中共的滅亡不是以任何人的意志爲轉移的。貴州平塘縣掌布風景區古老的藏字石上「中國共產黨亡」的六個大字就早已昭示了這一點。

繼續保黨,習就要全面繼承中共百年血債,並承擔爲中共續命而欠下的新血債,最後應驗《鐵板圖》的預言;斬斷妄念,主動解體中共,習就會從恐懼的枷鎖中解脫出來,爲自己和家人贏得一個平安而光明的未來。△
 
分享:
 
人氣:80,61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