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刚出事!为什么副部长不能替补 要老王上阵?
 
杨威
 
2023年7月12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秦刚已经消失超过半个月,中共外交部终于承认了秦刚有健康问题,并宣布王毅将代替秦刚参加东盟外长会议等。秦刚隐身的原因成谜,王毅的替补身份也很尴尬。王毅目前只是中共外事办主任,没有政府职位,缺乏顶替秦刚的资格;但在中共治下,这样违背国际交往规则的事却堂而皇之地上演了。

王毅仅有党官身份

2022年10月的中共二十大上,王毅晋升中共政治局委员,接替了杨洁篪的中共外事办主任一职。王毅本应等到2023年的两会卸任;但秦刚提前接任了中共外交部部长一职。

2023年3月的中共两会上,秦刚又顶替了王毅的国务委员一职。王毅在国务院已经没有了职位。

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下设办公室,王毅为办公室主任,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党官,只代表中共中央,不能代表宪法规定的行政机构——国务院。

中共外长上任,经过了人大的包装,算走了一个程序,名义上是国务院下属的外交部部长,可以代表政府对外交往。在国际场合,中共党官的身份无法代表政府。

然而,7月11日,中共外交部宣布,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王毅将代替秦刚参加7月13日至14日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举行的中国—东盟(10+1)外长会、东盟与中日韩(10+3)外长会、东亚峰会外长会和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

王毅已卸任外长一职,并不在外交部任职,却能代表外交部参加正式的国际间外长会议,可谓滑天下之大稽。

中共通过两会操纵国务院机构,煞有介事地走过场、骗取执政合法性,如今王毅纯粹用党官身份对外,赵乐际主管的中共人大常委会,连一个过场都不走。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强也默不作声,似乎外交部不是国务院部门。不在国务院任职的王毅竟然可以随便代理外交部长。

即便王毅非要以中共外事办主任的身份参加会议,也不应该由外交部对外宣布,而只能由中共外事办对外宣布。

王毅可以参加东盟外长的系列会议,主办国不会拒绝;但按正常逻辑,他没有资格与各国外长同桌而坐。中共外交部应派出一名副部长参会,才算有资格。王毅可以临时坐在后面,但不能正式发言,只能假装给外交部副部长提建议,而不能当面发号施令。

中共外交部的副部长们白吃饭?

秦刚出现健康问题,应由一名副部长暂代他的职务;如果是外交部以外的人代理,国务院应公开宣布代理人选。这些正常步骤都被省略,王毅硬生生以中共外事办主任的头衔,代理中共外交部部长一职。

中共外交部现有两名官员是正部级,一名是外交部党委书记齐玉,也是中央委员,应享受和秦刚一样的正部长级待遇,但没有副部长的头衔,暂时难以代理外交部长,他的学历还是中央党校,拿出去会丢人。

现任中共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分管外交日常工作,明确为正部长级。在秦刚不能工作的情况下,马朝旭按理应暂时代理部长一职,并代替秦刚参加与东盟和东亚外长的一系列会议,各国应能理解。

马朝旭恐怕没有得到习近平的认可。中共外交部的另一名副部长孙卫东,2022年8月30日才被提拔为副部长;还有一名副部长邓励,2021年10月被提拔为副部长。这两人更难获得习近平的亲睐,很像为了照顾秦刚,特意选了两个资历更浅的。

习近平让王毅代替秦刚,中共外交部的副部长们不敢有怨言,还得假装配合王毅。不过,中共外交部的官员们不见得信服王毅;过去数年里,中国的对外关系,恰恰是在王毅手中弄砸的。王毅高升、拍屁股走人,没有给外交部留下什么有用的人脉,反倒是荆棘一片。

王毅的高升,更多靠的是对习近平的无限表忠和肉麻的吹捧。王毅之后,中共外交部继续无人可用,秦刚实际资历较浅,在中共驻美大使任上也毫无突破,还惹来不少风波,但他得到了习近平的信任。秦刚的潜在竞争对手都提前被扫清了,还在中共两会前就上任了;然而,秦刚上任后,对外交往实际每况愈下。

现任的中共外交部部长、副部长,能力上和王毅大概半斤八两,但这次秦刚不能露面,其它副部长们也只能白吃饭。王毅很会揣摩习近平的心思,每每事办砸了,回头照样能吹嘘“习近平外交思想”,这恐怕无人能比。

王毅提前15天就上阵了

中共外交部7月11日宣布王毅代秦刚出访,实际上王毅6月26日就开始顶替秦刚了。

秦刚近期最后一次露面是6月25日。当天,他在北京会见了俄罗斯副外长鲁登科,还会见了斯里兰卡外长萨布里和越南外长裴青山。到7月11日中共外交部承认秦刚有健康问题,他已经消失了15天。

秦刚6月26日起不再露面。新华社报导,6月26日,王毅在北京会见了来访的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董事会主席雅各布·卢一行。王毅第一时间就接替了秦刚。

6月29日,王毅在北京会见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明娜;6月30日,会见马达加斯加外长西拉。这俩人都有正式的国际或国家政府职务,王毅不是中共外长,却提前就代理了。

7月3日,王毅在青岛参加2023年中日韩合作国际论坛开幕式并致辞。7月6日,王毅在北京会见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会长河野洋平。这些不是政府间的正式会晤,不算大问题。

7月10日,新华社报导,王毅会见一系列访客,包括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老挝副总理兼外长沙伦赛;加蓬外长伊蒙戈。潘基文已卸任,但老挝和加蓬外长都有政府职位,王毅却没有政府职位。

7月4日,中共突然取消了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兼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何塞普·博雷利(Josep Borrell)7月10日的访华行程。中共的理由是“时间无法安排”。这恐怕不是因为秦刚不能现身,而是中共担心欧盟外交负责人提出棘手问题。7月2日,欧盟驻中国大使庹尧诲(Jorge Toledo)透露,博雷利访华期间将向中共提出“战略性的问题”,包括人权问题和俄罗斯侵乌战争等。

王毅与博雷利已经打过多年交道,但双方恐怕没有建立起多少私人关系,王毅应该自知没有本事说服博雷利。

此时,东盟外长会议很重要。中共基本上把重要的中国近邻都推向了美国,包括日本、印度、韩国,现在又疏远莫斯科,中亚也并未收入囊中。东盟中的菲律宾已经倒向美国,王毅若再搞不好,更多东盟国家可能都会远离,中共将满盘皆输。

秦刚到底出了什么“健康”问题?

不知秦刚是感染了新冠病毒,还是患了其它重病,15天不露面都不大寻常。中共宣称新冠病毒“乙类乙管”后,对感染者已经没有强制隔离要求;秦刚若感染,有可能被列为重症,否则不会15天无法现身。

当然,中共高层可能勒令他隔离,特别是远离中南海,以免感染了更多中共高官。中共疾控中心公布,6月份染疫死亡人数超过了5月份,中共高层会继续如临大敌。

秦刚也可能患上了其它重病,还不能排除秦刚原来就患有某种疾病,但不敢公开。

中共西部战区原司令张旭东,2020年12月接任西部战区司令;但半年之后,因病重不能工作,又被免职。最后证实,张旭东2021年10月1日在北京病逝。

无论秦刚得了某种大病,或是新冠重症,短期内不能工作,中共外交部都可能出现一场风波。中共国务院的机构改革才开头,人事调整还在进行,外交部算提前确定的一个部门,没想到也乱了。

秦刚暂时消失,只有党官身份的王毅越俎代庖,或许预示了中共官场又一波乱象来临,对外是否出丑大概已经顾不上了。

大纪元首发
 
分享:
 
人气:40,275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