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势逼人 大陆申绿卡要求出示退党证明(图)
 
2023年6月9日发表
 


三退大潮越来越深入人心,已经成为移民美国的必要条件。
图为位于美国纽约法拉盛的全球退党服务中心门牌。(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提供)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日前一位刚从国内来的朋友给大纪元爆料,他今年5月在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申请特殊人才绿卡签证的时候,被要求出示“退党”证明。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易蓉对此表示,“三退”(退出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已经“不仅仅是中国人精神层面的需要了,而是实际生活上的需要”,所以她再一次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抓紧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

这位化名为易宇辉的汽车新能源专家是广东省一个名牌大学的员工,他应聘于美国某大学工作,今年5月到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申请EB-1A杰出人才绿卡签证。

在回答签证官问题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正当他长舒一口气,以为签证要顺利通过的时候,签证官突然追问了一句:“你是否是中国共产党(CCP)党员?”

他当时就愣住了,因为之前办过几次非移民类签证,从来没有被问过这个问题。

“我想,应该是移民类签证的要求更严吧。”易宇辉对大纪元记者说,“我有点纠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大学时候入过党。”

这时候,他脑海里闪现出了进使馆时看到了墙上那个告诫大家“不要撒谎”的警示语。

于是他如实回复说,“学生时代入过党,但是后面出国留学离开了。”这里他使用的词语是“Quit”(退党)一词,后来想想其实并不是很准确,而应该用“Lapse of the CCP membership”,即党员身份失效。

易宇辉回忆,签证官听到“Quit CCP”(退出中共)一词时,严肃冷峻的脸上闪现出一丝兴奋,随即要求他补充党员身份终止的证明材料(Proof of leaving CCP——离开中共的证明),随手从身旁的档案袋中取了一份表格,要求他回去填写好后再寄回给领事馆。

易宇辉收到的档案抬头写着“中共/行政审核221G表”(CCP/Administrative Processing 221G Sheet)(表格所列出的问题见附录图片),随后签证官微笑地对他说了声“再见”,并提醒他尽快补充这些材料。


目前美国驻中国使馆对移民签证的“离开共产党员证明”要求表格-1.(受访者提供)



目前美国驻中国使馆对移民签证的“离开共产党员证明”要求表格-2。(受访者提供)

易宇辉在大学时因学习优异被班级支部推荐入党,那时候都是被辅导员和班主任教导写申请书,争当“入党积极分子”。这可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后来毕业出国留学,直至回国工作,一直没有人问起是否入过党的事情。

这里,他提醒那些自己或家人已经规划要移民美国的同胞们,需要在“是否是中共党员身份”这个问题上尽早做好周全准备。

易宇辉认为,很多中国人像自己年轻时一样,并不是一定要入党,而只是追求上进和想奉献社会,而在中国唯一的“上进”途径就是入党。在有了人生阅历之后,他看到了中国以外的大千世界,那些为世界和人类做出巨大贡献的人璨若星河,和共产党没有半毛钱关系。实际上易宇辉在国外了解到共产党的本质之后,已经用化名退出了中共。

“回顾这次面签经历,唯有在‘中共’这个问题上的准备不充分,后面补充材料行政审查又耽误了好几周时间。”他说,“这次经历也说明了美国签证官对于中共党员身份的态度。”

易蓉:“三退”已经成了中国人移民的实际需要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于2020年10月2日发出针对《移民与国籍法》(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的新政策明确指出,“一般而言,除非另有豁免,否则国内外共产党或其它极权政党(或分支机构和附属机构)的成员,或与之紧密关联(affiliated with)的人,在申请移民时将不获受理。”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易蓉表示,美国移民局对申请移民的中国人要求“非中共党员”身份已经很长时间了,现在是越来越严格。

“连从边境(偷渡)进来的中国人都被问到:是否是(中共)党员,是否参与过活摘器官等问题。”她说,“是不是(中共)党员已经成了非常重要的问题了。对中国人来说,‘三退’不光是精神层面的需求,而是实际生活上的需要了。所以,大家一定要抓紧退。”

易蓉表示,现在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退党的人中含有社会各个阶层的中国人。

“因为中国老百姓的日子特别难过,所以现在退党退得特别容易。人们来自中国各地、各个阶层,他们都有着共同的特点:或者是听过法轮功真相的人,看清了中共的本质;或者亲身受过中共迫害的人,或者看过中共腐败的人。”

易蓉说,“中共以前的洗脑彻底失败了,再也没人相信什么‘爹亲娘亲不如党亲’这种鬼话了。因为事实教育了所有的人——中国就是中共极少数人抢了绝大多数人民的钱,所以老百姓生活艰难,他们不会再被骗了。人们都在寻找出路,只要他们了解了真相,他们就会退出中共,他们都视中共为犯罪集团,和它绑在一起是一个耻辱,都在纷纷退出来。”

刚刚从“打倒中共恶魔”车游回来的易蓉表示,街道上给他们按喇叭、竖大拇指的中国司机也越来越多了。

“和以前大不一样了,真相在打开,人们在清醒。”她说,“我们正在接近中共彻底垮台的那个临界点。”

本报联系了美国移民局总部请求置评。
 
分享:
 
人气:22,455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