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首個被打死的中央委員沒想到的事
 
林輝
 
2023年5月19日發表
 



共產黨的領導人——陳獨秀、王明、瞿秋白、胡耀邦、趙紫陽,都是以悲劇收場。(NTD TV)

【人民報消息】在過去十幾年中,筆者撰寫了上百篇爲中共效力的中共黨人、包括中共高層,最終被中共卸磨殺驢以及他們的家人飽受牽連的悲慘故事,一樁樁,一件件慘事,都在告訴着世人中共究竟是怎樣的貨色,告訴着世人上了它的當併爲它效忠的人結局都不大好。然而,這樣的故事絕非百篇文章可以涵蓋,今天要說的是首個爲中共而死的中央委員、臨時政治局委員張太雷一家的故事。

在中共官方敘事和歷史教科書中,張太雷是中共的「優秀黨員、無產階級革命家,著名的政治活動家、宣傳家」,還是中共早期的重要領導人之一、中共青年團創始人之一等。2009年,被列入中共百名「英雄模範人物」名單。他究竟做了什麼事情讓中共如此評價呢?

思想激進 接受馬主義

張太雷1898年6月出生在江蘇常州,原名張曾讓。張家在當地原本是大戶人家,但傳到張太雷父親張亮採時,家道中落。張太雷出生時,父親爲他取字「泰來」,希望全家生活可以否極泰來。不過,良好的願望並未實現,張太雷三歲時,張家生活愈加貧困。在親戚的介紹下,張亮採在江西安源煤礦謀了個小職位,家計得以維持。

張太雷八歲那年,張亮採去世,沒了依靠的母親只好帶着張太雷和他的姐姐返回常州,靠給人幫傭和做針線活養活姐弟倆。感念母親的辛勞,張太雷在小學學習勤奮,成績名列前茅。1911 年,他順利考入常州府中學堂讀書。

在中學讀書期間,除了學習傳統經典,他還接觸到了法國左翼作家盧梭等人的作品以及西方科學知識,因此思想激進,而他的同學中就有後來成爲中共總書記的瞿秋白。當時的張太雷、瞿秋白參加過支持武昌辛亥革命、反對不平等條約等活動,也因此,他和瞿秋白都被學校以「素行不謹」的名義除名。

此後的張太雷將目光投向了更爲活躍的北大。1915 年秋,張太雷考入北京大學預科,但只讀了半年,就因爲經濟原因轉入天津北洋大學,在法科本科學習,這時的他期望畢業後可以去當律師。這期間,他還在《華北明星報》任英文翻譯。

在讀書期間的1918年,張太雷奉母命與陸靜華結婚。陸靜華與張太雷是同鄉,自幼父母雙亡,由叔父撫養成人,這樣的經歷使她養成了溫柔嫺靜、外柔內剛的性格。

也是在天津讀書期間,張太雷受「十月革命」(應該是「十月政變」)和李大釗、陳獨秀等人的影響,開始研究馬主義,並逐漸接受了虛假的宣傳。他對同學表示,他將放棄當律師的計劃,而去走「十月革命」的道路。他認爲只有這條路可以救中國。彼時像他這樣想的中國年輕知識分子並不少,而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將一個怎樣的魔鬼引進了中國。爲了表示自己革命的決心,他還將名字改爲「太雷」,意思是希望自己像長空霹靂,猛擊「腐朽的舊制度」。

爲共產國際與中共效力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後,張太雷積極投身其中,成爲天津地區的骨幹之一。因爲他精通多國語言,他成爲共產國際代表維津斯基的翻譯,並往來於北平上海,幫助李大釗、陳獨秀籌建中共組織。1920年10月,張太雷和鄧中夏等人一起加入了李大釗發起成立的中共早期組織北平共產主義小組,成爲中共最早的黨員之一。這一年,他的大女兒張西屏出生。

1921年初,在李大釗的安排下,張太雷化裝成商人,偷偷越過中俄邊境,前往蘇聯伊爾庫茨克,因爲共產國際東方局就設在那裏。之所以此行不能光明正大,大概是因爲中華民國北洋政府對蘇俄、共產思想是排斥的,中共不想還未搞出什麼名堂就引起官方的注意,從而胎死腹中。

見到共產國際東方局的負責人後,張太雷被任命爲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中國科書記、青年共產國際執委會委員等,還在6月召開的共產國際「三大」上介紹中共。同年8月,張太雷陪同共產國際代表馬林來中國會見陳獨秀、李大釗等人,參與剛剛成立的中共的日常工作。可以說,張太雷是最爲清楚中共依靠共產國際關係的中共黨人之一。1922年11月,張太雷的次女張西蕾在常州出生。

1923年,張太雷還陪同馬林去廣州見了孫中山,推銷共產國際的表面國共合作、實則是通過中共黨員加入國民黨的「借殼發展」的陰謀。在這過程中,張太雷發揮了重要作用,令孫中山引爲知己,還親自介紹他加入國民黨,並讓他擔任國民黨黨中央宣傳部幹事。

在孫中山上當並同意「聯俄、容共」後,越來越多的中共黨員加入國民黨。中共黨員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後,卻沒有遵循孫中山提出的「應該服從紀律,不應該公開批評國民黨」的要求,而是不斷髮展自己,並獲得了國民黨宣傳、組織部門以及黃埔軍校的領導權,同時製造國民黨內部的左派和右派之分,即以「親俄親共」和「遠俄反共」爲劃分界限,開始了左派對右派的反對和鬥爭,將不親俄親共的國民黨人罵成了「反革命派」,直至將他們開除出黨。

1923年9月,孫中山派遣「孫逸仙博士代表團」前往蘇俄考察,代表團團長是蔣介石,張太雷作爲代表團中唯一的中共黨員隨行。也正是此次出訪,讓蔣介石對蘇聯從希望到失望再到不滿、批評。

代表團回國後,張太雷根據中共指示,留在了蘇聯,參加共產國際執委會工作,成爲中共青年團駐青年共產國際代表,並在東方大學學習。此時的他對芭蕾舞、古典歌劇等西方文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或許,如果不是信仰馬主義,他會成爲研究西方文化的學者。

1924年6月,共產國際「五大」在莫斯科召開,李大釗、王荷波、羅章龍等代表中共出席大會,張太雷擔任祕書和翻譯,並得到李大釗的稱讚。一個月後會議結束,張回到上海,擔任團中央書記,出席中共「四大」並當選爲候補中央委員,同時兼任中共廣東區委委員、宣傳部長等職。在此期間,他將妻子兒女都接到了上海。他的兒子張一陽是在1923年底出生的。

據張太雷的次女張西蕾回憶,1924年秋至1925年春,他們全家在上海住了大約半年,這是他們和父親在一起生活最長的一段時光。住在同一棟樓的還有中共領導人蔡和森和向警予,以及瞿秋白。

武裝暴動被殺

1925年春天,陸靜華帶着三個孩子又回到了常州。隨後,張太雷再次受中共委派南下廣州,擔任蘇聯顧問鮑羅廷的助手,同時兼任廣州區委的領導工作。此時的張太雷已經是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候補委員和團中央書記。在廣州期間,張太雷還參與領導了持續一年零四個月的省港大罷工。

中共對國民黨的侵蝕引起了國民黨內包括蔣介石在內的有識之士的不滿。爲了限制中共在國民黨內的擴張,蔣介石於3月下旬利用「中山艦事件」提出了整理黨務,收回了一部分黨權,並在北伐勝利後,於1927年4月正式「清黨」。大批中共黨員和激進份子被捕,三百多人被處死。這就是被中共歷史書中所稱的 「反革命政變」。

當年4月在中共召開的「五大」上,張太雷當選爲中央委員,7月成爲臨時政治局委員。處於危機中的中共相繼發動了南昌暴動、秋收暴動。身在廣州的張太雷除了接應南昌暴動後中共的殘餘勢力外,還秉承中共指示,準備在廣州發動暴動。

當年12月11日,廣州暴動發生,張太親自任革命軍事委員會總指揮。由於事發突然,中共暴匪在與政府軍幾個小時激戰後,佔領了廣州絕大部分市區。之後,張太雷主持成立廣州蘇維埃政府,任代理主席、人民海陸軍委員。

12月12日下午,國民政府軍反攻,攻佔了中共暴徒的重要陣地。張太雷聞訊奔赴前線指揮戰鬥。途中遭到伏擊,張太雷身中三彈,倒在敞篷汽車中,死時年僅29歲。無疑,直到爲中共而死,張太雷都不曾意識到自己的選擇對整個中國,甚至對自己的家人來說都是個災難。

可以佐證這個判斷的是,在今天位於江蘇省常州市清涼路的張太雷故居里的一封張太雷寫給妻子陸靜華的家書。家書寫道:「我們現在離開是暫時的,是要想謀將來永遠幸福,所以你我不必以爲是一件可憂的事。我們應該在這時期中大家努力做,尋我們將來永遠的幸福,這是一件何等快樂的事呵。」以爲在爲家人、爲國家謀幸福的張太雷,大概根本沒想到死後自己的家人是何等的悽慘。

與有夫之婦同居

受中共宣傳影響,不少中國人都爲張太雷的「革命」精神和對家庭的愛所感動。然而,與衆多中共黨人一樣,張太雷在私生活方面也有着不爲人知的另一面。

據中共早期黨員,後任上海政協委員鄭超麟的回憶錄《政治與戀愛》記述,「我回國後,黨內第一件戀愛大風潮是張太雷鬧的。當事人都不是回國的莫斯科學生。江浙戰爭停止後,太雷把他的母親、老婆、孩子送回常州去了,自己一個人住在慕爾鳴路房子裏,夜裏在民國日報館當編輯,此時,中央宣傳部連同《嚮導》報編輯部都搬走了,瞿秋白和楊之華戀愛成功,另租房子同居,慕爾鳴路空出許多房間。施存統一家便搬來居住。這是一個大學教授的家庭,有太太,有孩子,客人來時很有禮貌招待過新年還打麻將。存統聚精會神對着麻將牌,慕爾鳴路房子改變了過去布爾塞維克巢穴的作風。」

「可是,漸漸地張太雷和王一知(存統夫人)談得投機了,二人常常去逛大世界或天韻樓。有一天夜裏,在民國日報館編輯室裏,存統伏案號啕大哭,哭了很長久。葉楚傖、邵力子摸不着頭腦,存統自己又不肯說。不久,一知就和太雷正式同居了。太雷此時是CY(注:中共青年團中央)新任總書記,我知道有許多人攻擊他,使他不能安於工作,但我不知道是哪一部分同志攻擊他,也許是上海大學學生。有個時候,我聽說,中央要派他去外蒙古,做中國共產黨常駐代表。秋白說:『這是充軍了。』由秋白說情,這位CY總書記派去廣州替鮑羅廷當翻譯。他攜帶一知同去,存統的孩子也去。存統跟發了瘋一般。這是一個神經質的人。他住進醫院,上海大學女學生鍾復光寫信給他,表示同情和憤慨。慢慢地,這位施光亮先生(施存統又名施復亮)就「復亮」起來了。」

張太雷的婚外情應該發生在1925年前後。鄭超麟的回憶錄告訴我們中共早期開始,高層就有不少婚外情,蔡和森和向警予是,瞿秋白和楊之華是,張太雷和王一知也是,後來的周恩來、鄧小平、毛澤東等都是。至於張太雷對陸靜華究竟是怎樣的感情,我們不得而知,如果陸靜華知曉張太雷的婚外情,又會有什麼反應呢?

另據網上刊發的《文革親歷與思考》中記載的一名參觀張太雷故居的國人觀感文章,說解說員偶然提到張太雷除了在老家有一位妻子外,身邊還有一名叫「王一知」女性隨身相伴。解說員還非常肯定地說這是真的:「他們還生了一個男孩。這事當時在黨內是公開的,周恩來、鄧穎超都知道的,而且和張太雷、王一知是好朋友!」

對於爲何故居陳列中隻字未提,解說員的解釋是:「這畢竟不是光彩的事,會有損張太雷的形象的。」

這名參觀者在紀念館買了不少有關張太雷的資料。在閱讀中,讀到一篇王一知1949年後寫的一篇回憶張太雷一起生活的文章,她詳細回憶描述了和張太雷一起生活的經歷,其中還提到,爲了慶祝他們的孩子滿月,「太雷特地在家裏辦了簡單的『滿月酒』,邀請了周恩來、鄧穎超等同志到家中暢敘」。當事人都承認了,印證了這段婚外情的存在是鐵一般的事實。只是很顯然,張太雷彼時並未與妻子陸靜華離婚。後來中共黨史中介紹王一知時,稱她爲張太雷的妻子,也是爲了遮醜。

妻女文革自殺 次子精神失常

張太雷死去時,大女兒張西屏只有7歲。陸靜華在得知丈夫的死訊後,考慮到癱瘓在床的婆婆無人照顧,就拒絕了中共讓她帶孩子去蘇聯的建議。此後,她返回常州,獨自擔起了奉養婆婆和養育三個孩子的重任。她還告訴自己的孩子,在外邊不要提起自己的父親,如果有人提起,就說他在外地教書,不知道音訊。

據《炎黃春秋》1996年第九期文章記述,張西屏和妹妹張西蕾從小聰明勤奮,小學時因爲成績好,連續跳級。初中畢業後,雙雙考入蘇州女子師範。張西屏從師範畢業後後,回常州當了一名小學老師,幫助母親養家,而張西蕾則在抗日戰爭爆發後,追隨張太雷,前往上海投奔中共,之後被中共地下黨送到剛成立的新四軍,並加入了中共。在這裏,她遇見了後來與之結爲夫婦的馮伯華。

此時因爲戰爭,張家的日子十分拮据,正在讀初中的張太雷的大兒子張一陽被迫輟學,去油坊當了學徒。周恩來通過在新四軍的張西蕾的口中得知了他們家的情況,就派人去接陸靜華母子三人,但依舊是爲了照顧婆婆,陸靜華再次婉拒。讓她後悔的是,她最終沒能阻止兒子張一陽去參加中共軍隊。或許,那時的她並未意識到,此舉將兒子推上了不歸路,而這也是母子倆的永別。

張一陽來到新四軍後,見到了二姐張西蕾很開心。很快,他也加入了中共,並當上了政教幹事。

1941年10月,「皖南事變」發生,而國軍伏擊新四軍的根本原因是拿着國民黨軍餉的新四軍卻聽命於延安的毛澤東和中共,從來只打友軍,不打日軍,甚至拒絕聽從國民黨的命令。當地的老人都知道:「哪裏是國民黨打共產黨,是共產黨把國民黨打火了,才挨的打。」

皖南事變後,新四軍在鹽城重組,張西蕾成爲抗大五分校女生隊的指導員。後來因日軍佔領了鹽城,新四軍奉命北撤,後勤機關和女戰士先行。考慮到弟弟年齡小,張西蕾就向上級請求讓張一陽和自己一起走,但張一陽卻拒絕了,說自己不能搞特殊化。後來,張一陽所在部隊被國軍包圍,大部分人或戰死或被抓,張一陽也被關進上饒監獄,在監獄中染上傳染病而死,死時還不到18歲。張一陽的死訊,直到1949年已婚的張西蕾帶着孩子去看母親時,陸靜華才知曉。

中共建政後,張西蕾和馮伯華被分配到南京化工系統工作,馮伯華後來還當上了化工部副部長。

此間,被送到蘇聯的張知春也曾回國看望母親和姐姐們。張知春正是張太雷與王一知的兒子,於1927年10月20日出生。廣州暴動前,王一知與兒子到達香港,計劃待廣州暴動結束後與張太雷在香港團聚。不過,暴動失敗,張太雷被打死,王一知隨即返回上海。她原本打算將兒子送回湖南老家,交給張太雷原配夫人陸靜華撫養(這似乎說明陸靜華早就知曉了丈夫出軌之事)。後由於護送人員中途被殺,張知春輾轉被人寄養在北平慈幼園。1938年初,張知春被接到延安,1939年被送到蘇聯國際兒童院,曾在莫斯科鋼鐵學院、莫斯科大學物理系學習,研究生畢業後被分配在蘇聯科學院一個軍事科學研究所工作。

官方說,在蘇聯時,張知春因受到刺激而引發精神病,或許這與感情有關。五十年代末中蘇關係惡化後,張知春因被禁止軍事方面的研究,再次遭受打擊,又一次被送進了精神病院。1965年回國,進入第四機械工業部第十五研究所工作。

文革爆發後,中共將瞿秋白打成「叛徒」,陸靜華也被逼交代她與瞿秋白、楊之華一家的關係,因爲兩家一直都保持着聯繫。她的大女兒張西屏也被打成了「五一六」分子,是「吃剝削飯的老闆娘」。不甘心受辱的母女倆,於1968年6月24日夜自縊身亡。

而身在北京的張知春則被打成「蘇修特務」遭到批鬥,並被監禁。當張知春聽聞母親和大姐雙雙自盡的消息後,他緊張的神經再也無法承受這一打擊,竟然精神失常了。張西蕾在向周恩來求助後,將弟弟解救出來,送到醫院救治,但還是留下了病根。文革結束後,依舊是時好時壞。

2008年,終身未娶的張知春離世,終年81歲。2020年2月16日,張西蕾在北京病逝世,得年98歲。

爲中共效力並早早爲其喪命的張太雷恐怕沒有想到,自己的妻兒下場如此悲慘,沒想到他爲「永久幸福」而奮鬥的事業是如此不堪。地下有知的張太雷是否明白自己上了一個大當呢?而這些慘痛的教訓是否能夠讓今天仍爲中共所矇騙的國人清醒呢?△

 
分享:
 
人氣:43,73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文章二維碼: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