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科学家钱学森为何不反法轮功(图)
 
王友群
 
2023年2月7日发表
 



法轮大法好!



钱学森的人生经历告诉他法轮功是好的。

【人民报消息】1999年7月20日,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许多中共的“科学家”追随江泽民,诬蔑、攻击、谩骂法轮功。但是,作为中国泰斗级的大科学家,钱学森却从来没有发表任何反法轮功的言论。这是为什么呢?

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十个原因:

● 第一,钱学森19岁就开始练气功。

中共资深外交官厉声教2013在《钟山风雨》第3期发表的《听父辈谈钱均夫钱学森父子逸事》中写道:

“1930年夏,钱学森刚在上海交大念完一年级,暑假回杭探亲,当时其父钱均夫已在浙江省教育厅任职。不知什么缘故,钱学森突然身体不适,腹泻、头痛、高烧,父母急请厉绥之(作者的大伯父)等人诊治,断定患了伤寒。当时西医办法不多,青霉素尚未引进中国,只好求助于中医。幸好,当时钱学森尚年轻,体质也不错,在中医的努力医治下,勉强得以康复。”

“钱学森后来回忆说:‘我在上海读书时患了伤寒,请一位中医看,命是保住了,但却留下病根,那位中医无法去根,就介绍我去找铁路上的一个气功师调理,结果除了病根。练气功在屋里可以进行,很适合我,所以在美国时也没有中断。’钱学森对中医和气功有兴趣,最初就始于这场伤寒病。据说他一直到晚年每日都坚持练气功。”

●第二,最早支持特异功能研究的科学家。

1978年,上海科技期刊《自然》创刊号上,发表《探测气功运气疗法物质基础的初步实验结果》;1979年第12期发表《关于唐雨耳朵辨色认字的考察报告》。之后,国内迅速掀起气功和人体科学研究高潮。

1980年6月4日,钱学森专程访问《自然》杂志社,明确表示支持人体特异功能研究。他说:“对于中西医结合、气功和特异功能,是有不少反对意见的。这也没有关系,大家一起研究嘛!对于人体,对于自然界,科学不能解释的地方还多着哩!”

“一项新的科学发现,在刚提出的时候,总是有人反对的,科学史上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总要有人带个头,首先提倡;带头的人也总是要受到反对,因此要有勇气,要挺住腰板。”

“人体特异功能太不寻常了,恐怕能接受的人是少数。更大范围的是气功。它能治病,人家容易接受。虽然人体特异功能可能一时还不能登大雅之堂,但是气功可以。”

1981年初,钱学森在《自然》上发表论文,提出“人体科学”的概念。他认为,人体科学包括人体特异功能、气功和中医,气功是中医的核心。

1986年4月5日,钱学森接受香港记者采访时说:“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人试图解释它,我看不行,因为它远远超出现代科学的范围。”

● 第三,中国人体科学研究的领军人物。

钱学森是在中国倡导“人体科学”的主帅。他最早提出“人体科学”的概念,并就“人体科学”发表了大量讲话、文章等。

1981年5月中旬,中国第二届人体特异功能科学讨论会在重庆举行。钱学森在他提交的论文《关于开展人体科学基础研究》中指出:“气功、中医理论和人体特异功能蕴育着人体科学最根本的道理,不是神秘的,而是同现代科学技术最前沿的发展密切相关的,因而它们本身就是科学技术的重大研究课题。”

1982年10月召开的人体科学筹委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钱学森作了题为《这孕育着新的科学革命吗?》的报告。他指出,气功和特异功能是一种值得深入研究的人体科学。“这可能导致一场21世纪的新的科学革命,也许是比20世纪初的量子力学、相对论更大的科学革命。”

1987年5月3日,中共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批准成立中国人体科学学会。钱学森任名誉理事长,前国防科工事业的著名领导人张震寰将军任理事长。

在学会成立大会上,钱学森作了题为《人体科学研究的战略》的发言,把人体科学提升到和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并立的地位。

在钱学森的倡导下,1987-1995年,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上海交大等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研究人员做了很多人体科学实验,其中以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陆祖荫、清华大学教授李升平等的研究最为著名。

● 第四,亲自指导人体科学研究。

钱学森曾任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国防科工委下属的北京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507所)成为他亲自指导人体科学研究的基地。

钱学森与所里工作人员有大量书信往来,其中涉及学术讨论的,就有120多封。

1983-1987年,钱学森每周都到所里指导一次学术工作。1983年3月14日,他在所里作了《关于科学道德》的报告。自此至1987年10月5日,他在所里共作了100多次报告或发言,涉及人体科学、系统科学、气功、中医、特异功能和科学革命等。

这些讲话后来被整理成《人体科学与现代科学纵横谈》一书,由上海交大出版社出版。书中观点对中国人体科学研究影响很大。

所里邀请了不少有特异功能的人来做研究。既懂武术,又懂中医,还有遥诊功能的李有甫,曾被选中在那里做副研究员。

李有甫曾对包括国家主席、部长、将军等在内的约4000人进行过遥诊,准确率几乎100%。

1993年,李有甫来到美国。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成为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虔诚的弟子。

● 第五,胡耀邦对钱学森的信做批示。

因为中共无神论的影响,中国气功和人体科学的发展受到的干扰和阻力很大。

1982年5月5日,钱学森给中宣部副部长郁文写信谈到:“中国科协四月廿八日通知说,‘耳朵认字’之类不是我们的科研方向,不准在报刊上介绍和宣传。您是知道的,一到下面去执行,就会一棍子打死。上海出版的《自然杂志》就被命令,将即发排的五月号中撤出几篇有关人体特异功能的科学研究论文……难道前车之鉴还少吗?不是发动批判过摩尔根遗传学吗?还有批判控制论,批量子化学共振论,批人工智能;还有批数量经济学,批形象思维……我建议您通知上海市宣传部门……正确处理《自然杂志》的问题,不要禁止它刊登科学论文。”

“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骗人的,但那不是人体特异功能。人体特异功能和气功、中医理论是密切相关的。”

郁文将钱学森的信上交中宣部长邓力群,邓力群将信上报时任中共中央主席胡耀邦。

5月13日,胡耀邦看了钱学森的信后,对人体特异功能问题作出批示:“这不是我们的科研方向。在科学上还没有充分证实之前,报刊上不宣传,不介绍,也不批评……但可以允许极少数人继续研究这个问题,也允许他们办一个小型的定期的研究情况汇编,发给对这方面有兴趣的科学工作者阅读和继续探讨。”

6月15日,中宣部发出《关于人体特异功能宣传问题的通知》。从此,中共宣传系统开始施行对人体特异功能“不宣传、不批评、不争论”的“三不政策”。

这个“三不政策”对于排除一些人为干扰,促进气功发展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 第六,呼吁卫生部大力支持气功。

1980年8月3日,钱学森在致时任卫生部党组成员、中医药局局长吕炳奎的信中写道:

“我认为中医、气功和特异功能的统一,对宣传以上(指“中医现代化”)观点是有说服力的,希望卫生部大力支持气功研究,像抢救中医事业那样抢救沦于消亡的高级气功。不知道您认得不认在北京的高级气功师杨梅君?她(约八十岁)有四位科学技术人员(即中国科学院半导体所的曹建,力学所的郝敬尧,声学所的李颖伯和自动化所的王永怀)做学生。他们学得很好,但急需领导支持。您知道他们吗?”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三任卫生部长钱忠信、崔月犂、陈敏章,以及卫生部中医药局局长吕炳奎,都曾对中国气功事业的发展给予重要支持。

钱忠信主编的《中国医学百科全书》就有专门一卷《气功学》,崔月犂曾任世界医学气功学会主席,吕炳奎曾任中华全国中医学会气功科学研究会理事长。

● 第七,对中国气功界的情况很了解。

钱学森的老领导、老战友、老朋友张震寰将军,跟他一样,是中国气功与人体科学研究最坚定的支持者和领导者。

1985年12月,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成立,张震寰当选理事长。中国气功科学会的很多活动,都邀请钱学森参加。钱、张共同领导的中国人体科学学会,也搞了不少气功方面的研究。因此,钱学森对中国气功界的情况很了解。

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办了一个杂志《中国气功科学》,由总参谋部通信部原政委、退役少将、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管谦任社长。这个杂志由钱学森任主席的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管。

1998年10月,国家体育总局派气功注册评审调研组到长春进行为期一周的调研,组长是国家体育总局的邱玉才,组员包括管谦等。

在一次专门召集的法轮功学员座谈会上,邱玉才说:“国家体总委托我和管谦、李志超,到长春对法轮功做一个了解。”

“通过调查了解,长春有十几万人在炼法轮功,而且层次较高,有十几所大专院校的教授、博士生导师、高级干部,还有从工人到知识分子各个层面上的都有,确实功效很显着。这一方面没有疑议。”

“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着的,这个要充分肯定。”

这些从实地调查研究得来的真实情况,也可能传到钱学森耳朵里去。

● 第八,促高层支持气功与人体科学研究。

钱学森和张震寰为促进气功和人体科学研究,经常为中共高层领导了解气功和人体科学创造条件,并把高层的支持传递给研究人员。

他们曾请一些特异功能者给中共高层官员做演示,叶剑英、王震、方毅等亲自参与测试,结果让他们不得不服气。

中共高层有一批高官对气功和人体科学表示过支持,包括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中共元帅、全国人大委员长叶剑英,中共国家副主席王震,中共政治局委员胡乔木,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习仲勋,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彭冲,中央书记处书记王任重,中国科学院院长、国务院副总理方毅,国务委员兼国家科委主任宋健,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王芳等。

1987年2月22日,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胡乔木,接见了清华大学气功科研协作组的部分代表。

1987年4月18日,钱学森对清华大学气功科研协作组负责人陆祖荫教授说:“现在我们的党中央、政治局、书记处讨论了这事,点了头,认为气功和特异功能非常重要,要抓紧研究,开发利用。气功是我们国家的国宝,它有很高级的功能表现,有很深奥的内容,中央认为对此非但不能怀疑,而且要大力支持。”

● 第九,一个思想开放的杰出科学家。

他早年在美国留学、工作20年。美国自由的学术环境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他的博士导师冯.卡门教授是当时全世界最著名的空气动力学家,最欣赏他的是:“想像力非常丰富,既富有数学才华,又具备将自然现象化为物理模型的高超能力”。

1955年钱学森回国后,成为中国航空、航天事业的领军人物,为中国的火箭、导弹和航天计划做出了重大贡献,被评为“两弹一星元勋”,被尊为“中国航天之父”、“火箭之王”。钱学森所从事的很多科研工作,都具有开创性、尖端性、前沿性,是突破许多固有观念、打破许多条条框框做出来的。

2005年7月29日,中共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家里探望他时,已是94岁高龄的钱学森直言:“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

他说:“你是不是真正的创新,就看是不是敢于研究别人没有研究过的科学前沿问题。人云亦云不是科学精神。”

他曾对秘书涂元季说,“其实搞‘两弹’这是组织上的任务,并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我的兴趣是在科学领域,是在思想的创新。”

气功涉及的许多问题超出现代科学的认识。钱学森的态度是:勇于探索,大胆研究。在暂时无法用科学道理解释的情况下,先把客观存在的现象记录下来,整理出来,做“唯像”研究,等积累的东西多了,再探索其规律。这是一种开明、开放的态度。

全中国、全世界,有那么多人修炼法轮功,其中必有令修炼者信服的原因,是需要做全面、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才能得出合乎实际的结论的。

1999年4月25日,江泽民在从来没有对法轮功进行全面、深入、细致调查研究的情况下,就武断得出必须“战胜法轮功”的结论,之后,以高压、强制、搞运动、大批判的方式铲除法轮功,这决不是科学的正确的解决问题之道。

对于钱学森这样长期练气功,长期倡导人体科学研究,且严谨、认真、开明、开放的大科学家来说,江泽民武断、粗暴、血腥的做法,不可能让他服气。

● 第十,坚守了做人的良知底线。

钱学森是中共体制内的大科学家,是中共党员,有他党性的一面,但同时,直到去世时为止,他仍保留了人性的一面。

中共建政以来发动了几十场血腥残暴的政治运动。每次政治运动开始时,都“理直气壮”,都要求党员跟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但是,实践证明:这些曾经被高调宣传为“政治正确”的政治运动大多数都是错的。

比如,批“胡风反革命集团案”是错的;“反右派运动”是错的;批中共元帅刘伯承、大将粟裕等是错的;批中共元帅彭德怀是错的;批马寅初的“新人口论”是错的;批张闻天是错的;批习仲勋是错的;批吴晗是错的;批刘少奇是错的;批“彭罗陆扬”是错的;批潘汉年是错的;批孔子是错的;批“邓小平右倾翻案风”是错的……。

党中央一错再错再三错,党员也跟着一错再错再三错。这些政治运动给中国、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灾难。教训实在是太多了。

法轮功一经传出,便广受欢迎,广传全中国,传到全世界,是因为它确实给民众带来身体的健康和心灵的升华,于个人、于家庭、于社区、于国家、于人类,有百利而无一害。

但是,江泽民为一己之私,竟然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可谓愚蠢至极、邪恶至极。

作为对气功非常了解的大科学家,钱学森对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肯定有他自己的观察和独立思考。

当许多中共“科学家”随波逐流、人云亦云、落井下石,跟着江泽民乱跑的时候,钱学森保持了做人的良知底线,没有加入反法轮功的大合唱。这一点实属难能可贵。

结语

钱学森从19岁开始练气功,根除伤寒顽疾。到晚年,卧床不起后,仍坚持在床上早晚各练1小时气功。

钱学森以98岁的高寿去世,与他坚持练气功可能有重要关系。更重要的是,钱学森淡泊名利,心存高远,择善而从。

作为一名蜚声中外的大科学家,在法轮功问题上,钱学森没有选择为江泽民背书。这一点值得历史铭记。△

(大纪元首发)

 
分享:
 
人气:104,855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