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报 正體版
 
再生少年胜五郎 说出冥界转生过程巨细靡遗(图)
 
怀忍忍
 
2020年12月10日发表
 
日本知名的胜五郎轮回转生纪实,从日本江户时代末期流传至今。

【人民报消息】在十九世纪初的日本江户时代末期,有一则轰动日本各界且上达日本王室的轮回转生纪实,到了十九世纪末,更在海外传开,那就是胜五郎的转生记。 日本江户时代文化12年(公元1815年)10月10日,多摩中野村(今之东京八王子市东中野)的农家小谷田一家出生了个小儿子胜五郎,从小就活泼可爱。文政五年(公元1822年)11月中的一天,胜五郎和哥哥乙二郎、姊姊穗一起玩的时候,突然发出一个破天荒的问题:「哥、姊,你们在来到这个家以前,是谁家的孩子呢?」 乙二郎答说:「这个呀,不知道哪!」 穗说:「这是个很怪的问题,难道胜五郎知道吗?」 胜五郎说:「知道喔,出生在程久保村的藤藏唷,6岁时染了天花死了。」 穗说:「你真是胡说八道哪!我可要告诉母亲喔!」 胜五郎没想到哥哥、姊姊根本不知道那回事,听到姊姊话语严肃,不禁哭出来哀求她:「妳不要告诉母亲啊,求求妳!妳说什么我都听妳的啦!」 于是胜五郎对姊姊言听计从;细心的母亲也注意到了这转变,到了12月中,就对丈夫源藏说起,胜五郎和穗之间好像隐藏着什么秘密似的。父亲源藏把胜五郎唤来,对他说道:「我们不会骂你,你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听听吧!」 胜五郎的前世记忆 胜五郎说他以前叫藤藏,诞生在多摩郡程久保村(今东京都日野市程久保),父亲叫久兵卫,母亲叫作静。 父亲问他:「这是真的吗?」 胜五郎说:「是真的唷!」 父亲就说:「这事可不能跟别人说啊!」 胜五郎说:「知道了!」 胜五郎的父母突然听到这样不可思议的事,心中充满狐疑,一时难以置信。 每晚,胜五郎都和祖母一起睡,他就对祖母说起了从藤藏成了胜五郎的转生过程和细节: 藤藏六岁的时候生病死了,葬礼那天,被放到棺木中抬到山里的墓地去下葬。棺木入地时,「咚」一声,这时魂飞出来了,就往家的方向去。回到家看到父母亲在说话,他们的话听得很清楚,因为母亲哭得很伤心,就往前和母亲说话,可是母亲完全听不到他的话。 终于藤藏注意到了有一个白胡须、穿着黑色和服的老伯跟他招手。老伯带着藤藏在山川、野地晃晃悠悠、来来回回地飞来飞去,那里不冷也不热,总是像傍晚一般幽暗,肚子也不觉得饿。原野上开着黄、红两种花朵,要去摘花的话,就会引来小乌鸦愤怒的嘶叫。 藤藏听到远处有念经的声音,所以就又回家看看,但是家里人谁都没注意到。看到供桌上的红豆汤还冒着热气,很好吃的样子。 在那个世界好像只过了几天,听老伯说三年过了,可以转生了,就带着藤藏到了中野村一间在柿子树后的房子,就是现在的家。他遵照老伯的话进到屋里,进了屋先躲在灶的后面,听到母亲和父亲商量,为了让家里的生活好过些想到江户(当时东京都心,离中野、程久保村约40公里,走路约一天的脚程)去帮佣。 这时候,藤藏的魂很快地进入了母亲的肚子里,后来生出来了,就是胜五郎。 寻访前世家人 胜五郎说完了自己出生前的经历,就哭着哀求祖母带他去程久保村看看。他说:「我想去参拜父亲的墓哪!」 祖母对胜五郎的苦苦哀求很心疼。她问了附近的人知道程久保村的久兵卫吗?终于有知道的人告诉她,程久保村是有过这一个人,但是久兵卫已经死了,他有个小孩叫藤藏很惹人爱,可是染了天花也死了啊。就这样不知何时开始,「胜五郎是再生少年」的话在村里盛传,有许多人特地跑到他家来看胜五郎,人们给他取了一个昵称叫「程久保村的小僧」。 胜五郎的母亲对胜五郎转生来的事也开始有些相信了,因为胜五郎竟然知道她为了帮助家计要去东京帮佣的那些话,那些话是她和丈夫间的密谈,没有别人知道,况且那时胜五郎还没出生呢。 文政六年1月20日,祖母带着胜五郎到程久保村去寻访藤藏的家,其实呢是胜五郎一路引领着祖母前往。程久保村和中野村虽然是邻村,只相隔五公里,却要爬过一座荒凉的山头。八岁的胜五郎从来没有走过这里却能认得路,他带着祖母翻过山走进了程久保村,且对程久保村也很熟悉。 「是这一家吗?」祖母问。 「不是,再往前一点。」胜五郎回答,「是这一家!」 藤藏家前面的空地上有六地藏的石佛像,以前藤藏和其他小孩都爱在佛像旁玩耍。 胜五郎带着祖母走入一户农家,屋子里,藤藏的母亲静和继父半四郎都在。藤藏两岁时,生父就死了,母亲改嫁,继父半四郎非常疼爱藤藏。 他们两人看到胜五郎都很惊喜,说胜五郎和藤藏长得很像啊(胜五郎那时8岁,藤藏死时6岁)!就好像藤藏回来了。胜五郎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可是对这一家中的一切却很熟悉,对什么东西在哪里知道得很清楚。胜五郎说对面的「香烟店」门口以前没有那棵树啊!两老又是一阵惊喜,的确10年前还没有那棵树啊!胜五郎参拜了前生父亲久兵卫的墓。此后,他们两家就像是亲戚一样来往。 胜五郎再生纪闻胜五郎的后半生 从程久保村回来一个月后,2月中的一天,当时鸟取藩(现在鸟取县)的支藩藩主池田冠山来到了中野村胜五郎的家。池田冠山有个女儿露姬,很懂事,小小年纪就礼佛,但是前一年(文政五年11月)6岁的露姬死于天花。失去女儿让他陷入异常的悲伤中而隐居起来,就在这时他听到死于天花的藤藏转生的故事,让他心神一振且心生期待,于是专程到胜五郎家寻访探个究竟。 胜五郎见到了藩主大人吓得说不出话来,一旁的祖母一五一十地将知道的事情替他说了。3月中,池田冠山整理了胜五郎祖母说的话,作成《胜五郎再生前生话》,并送给一些有名的文人和泉岳寺大和尚们看,在东京造成话题。 该年4月,胜五郎家所属的中野村领主多门传八郎遵照公务规定对此事进行调查。源藏和胜五郎父子被领主叫到东京去,引起大骚动。4月19日,领主多门和他们父子亲谈,并将听取的事情始末做成报告,上报给上司──御书院番头佐藤美浓守。许多的文人学者透过这份报告书,知道了胜五郎再生之事,当时,江户后期的四大国学者之一的平田笃胤也是其中一位。 平田笃胤把源藏父子请到他的国学研究学社──「气吹舍」,用了三天的时间让他们仔细地说了事情的始末和细节。事后,平田笃胤又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追踪调查、记录其它来源的说法,并加上自身的考察观点,在该年6月写成《胜五郎再生记闻》,并在7月22日带书上京都,呈给光格上皇和皇太后阅览。此书在后宫妃嫔间造成轰动。 文政8年8月26日,11岁的胜五郎入了「气吹舍」成了平田笃胤的门生,在那里学习了约一年的时间又回到中野村。长大后的胜五郎生活和普通的农夫一样。他继承了父亲的农事主业还有竹灯笼的中介买卖副业,生活过得比较宽裕。明治2年(公元1869年)12月4日,他在55歳时完结了胜五郎的这一生。 明治23年旅日美国作家小泉八云出版的随想集《佛田的落穗》中,有《胜五郎转世记》一文,把胜五郎的转生纪实从日本传到海外。 后记 现在,藤藏家的房舍还留在当地,胜五郎在多摩中野村的家因为多摩都市化已经不在了。日本东京都日野市郷土资料馆保存着《程久保村的小僧胜五郎转生纪实调查报告书》(「ほどくぼ小僧胜五郎生まれ変わり物语调查报告书」)。至今,该资料馆每年都举办胜五郎诞生日相关纪念、研究活动。△

 
分享:
 
人气:56,84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