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搏命 江少一条腿仅是开始(图)
 
田恬
 
2009-8-8
 

三呆婊江泽民的真实面目!
【人民报消息】江最迷信「三」字,也认为「三」是自己的幸运数字,因此搞出什么「三讲」、「三个代表」之类的东西。后来各地的蛤蟆还真出现不少是畸形的三条腿。8月5日有个新闻,很形象的说明江的残疾是怎么来的。这个故事发生在江苏省镇江市。说起镇江市还有一段故事。
  
江泽民的老家是江苏省扬州,镇江市虽离江的出生地只隔一条江,但江非常忌讳「镇江」二字,从来不到镇江市去,江当政时,镇江到扬州要修一座大桥,原本起的名字是「镇扬大桥」,但江大怒,认为把自己的出生地扬州给镇住了不行,当地领导惹不起,只好改了名。

8月5日,镇江出现了一件大事,与「镇江」有绝对关系,就是一条近3米长的大蛇,咬住一只癞蛤蟆的腿,并强行果腹。今年9月要召开中共十七大四中全会,这个消息可比「镇扬大桥」的名字来的更实际更恐怖。

这个生死搏斗场面是8月5日上午 11时在镇江新区港务公司附近的草丛和人行道上演的。江苏省交通技师学院的王凯同学和其师傅陈先生恰巧经过并目睹,并用手机拍摄了这一精彩的「蛇吞蛤蟆」场面。通过视频可以发现,这场生死搏命持续了12分钟之久。

扬子晚报采访了这两位目击者,并做了报导。报道说,王凯在镇江新区一物流公司实习,5日和其陈师傅有事外出,走到临江东路港务公司附近的人行道上,猛然看见一只癞蛤蟆,艰难蹦跳着从路边杂草丛中窜出,而更让王凯和师傅目瞪口呆的是,蛤蟆的身后还死死「粘」着一条约3米的长蛇!再一看原来是这条长蛇咬住了蛤蟆的一条腿,而为了抵抗,癞蛤蟆浑身鼓胀着气,想伪装庞然大物,试图以此招抵御长蛇的无情吞噬!

不过,癞蛤蟆一条腿已经被咬住,并且已经负伤,王凯看到蛤蟆身上有血,而蛇口处有白浆冒出。长蛇已将蛤蟆的一条腿吞进嘴里。这就是江胡对阵的前一段战情。

报道说,「他们估计蛤蟆和蛇已经在杂草丛中搏斗了好长一段时间」,中共高层的权斗,过去确实是隐藏起来的,就象蛤蟆和蛇在杂草丛中搏斗一样,中共下层官员和老百姓都不知道。

报道说,由于斗不过长蛇,蛤蟆几乎用尽所有的力气,凭着一种求生的本能,通过「单腿跳」和「蛤蟆功」,试图逃命,但长蛇是王八吃秤砣──铁定了心,死死咬住它不放,蛤蟆逃生,连带着把咬住它的长蛇从杂草丛中「拽」了出来。江胡斗公开化了。

胡温当政后,一直在暗中调查江泽民当政期间的所作所为,尤其是国家财力的使用,调查表明,在镇压法轮功最高峰时期,江甚至动用了国力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而国务院并不知情。这些钱都是非法动用的,也没有经过人大批准,完全是黑箱作业。

今年7月20日是江私自决定镇压法轮功的整10年,大陆南北两家受瞩目媒体《21世纪经济报导》以及北京《财经杂志》,不约而同的选在这一天,发文借贪腐案揭露上海帮。 一直致力于揭露上海帮的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解读道:「这说明中共党内很多人都对江泽民不满,他们选择在这个时间来揭露江泽民。因为这个时间和法轮功有关系,是江泽民的死穴。」

报道说,癞蛤蟆和长蛇先在人行道上搏斗,已经引起注意,打不过想逃的蛤蟆又蹦跳着穿越绿岛,接着又跳到行车道上搏斗,癞蛤蟆此时已经顾不到这里来往的是能致命的车辆,一门心思要逃命。但不管癞蛤蟆如何挣扎,就是没有办法摆脱长蛇的「虎口」!

郑恩宠透露说,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权威人士,已经透过不同管道,向他明确表示,希望他们「继续写文章揭露江泽民上海帮」。

长蛇越战越勇。而蛤蟆为了逃生,让身体象气儿吹起来的一样膨胀,「面对凶猛且坚决的长蛇仅剩下招架之力了,鼓着双眼,不时蹦哒一下」,例如让小姘头宋祖英在「鸟巢」竭尽奢华的演唱会,让被宋祖英打出中南海的李瑞英当上CCTV的新闻主播统领,这些都是江回光返照的表现。实质上江蛤蟆「完全在长蛇的控制下,蹦哒显得越来越无力,……」。


江蛤蟆无反击之力,继续被吞食。
约5分钟后,蛤蟆的一条腿已经被蛇吞下肚去,画面上显示蛇口已咬到了蛤蟆的腰部!腰部受控,拖着一条腿的癞蛤蟆更加被动,连蹦哒都显得困难,甚至都能感受到它粗重的呼吸声,癞蛤蟆就如一架不堪重负的车头,已根本拖不动后面的超长「部件」。8分钟左右,长蛇又将蛇口移到了蛤蟆的尾部。尽管长蛇不停转移撕咬部位,但蛇口从来没有离开过蛤蟆身体,长蛇大张的蛇口,一直是在蛤蟆身上移动的!

胡一直在寻找打击江泽民的着力点,从来没有停止过。「癞蛤蟆始终鼓胀着身体和双眼」,虚张声势,但江系人马的不断被逼退、落马和地盘的缩小,使江「一次次的挣扎都显得那么徒劳」。

从1989年六四前夕,江被中共八大老任命当总书记,到2002年中共十六大召开,掌握党政军三大权共13年,中共十五届决策层开会5次决定江彻底退下,但江耍个花招,让张万年持枪杆子胁迫胡就范,继续任军委主席。到2004年十六大四中全会,中共中央决定江卸下军委主席之职,到现在不到5年时间,江居然连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都不敢住,而要回自己的发迹地上海住华东医院,可见江在北京13年,权力是建立在沙滩上的。

江回上海也没用,现在的上海,市委书记既不是黄菊也不是陈良宇,况且莲花路上那13层住宅楼整体卧倒,目前正被拆除,江13年「政绩」连个尸首都不留。现在,缺了一条腿的江已经顾不上别的了,所有的时间用来「想挣脱蛇口,却被蛇控制在原地……」。

接下去,江蛤蟆的命运是什么呢?──继续被吞食,从腿开始。△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