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金宝缓死!胡锦涛温火炖江父子(多图)
 
乔劁
 
2007年10月25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江绵恒当年与台塑主席王永庆之子王文洋合作,在上海成立的宏力微电子公司,当时除了现已入狱的前建行行长王雪冰,第一个出手批出数十亿元银行贷款外,第二位争要借钱给江绵恒的,正是刘金宝打骰的中银上海,亦批出十多亿元贷款,令宏力的晶圆厂顺利兴建。江泽民发现了听他使唤的腰间拴着国库钥匙的人。

江绵恒与刘金宝、周正毅的哥儿们史


江泽民已经不是保护伞了!
其实都是刘金宝自作死,那时他非要周正毅同居女友兼上海商贸主席毛玉萍帮助引荐江绵恒,跻身「上海帮」行列,而且间接进入「江」阵营。这一来,刘金宝由上海分行扶摇直上,更做到中银香港总裁,他以为抱住了粗腿,可以为所欲为,殊不知还有被判死缓的一天,而且出庭受审时为了怕被挺而走险的暗杀,五个全副武装的贴身武警把他团团围住,一步一挪的走向法庭,直到再押回严密警卫的牢房。

江绵恒和这位前香港中银总裁、中行上海分行行长刘金宝关系实在太密切,刘金宝参与的事件件抖落出去都能要了江氏父子的命。所以江太想让他早点死。

不要说其他的证人,只要胡锦涛留着刘金宝这个活口,就是让江氏父子在温水锅里逐步加温。所以,尽管胡锦涛在十七大与江泽民同进同出,并笑容可掬,但是老江见了他可笑不起来。


刘金宝。
2003年5月23日,香港中银总裁刘金宝突然被叫到北京,原本26日回到香港,但是人没有回来,却传出他离任的消息。28日,从北京专程来香港的中银董事长萧钢主持记者会,宣布刘金宝的调动消息,人人心里嘀咕他出事了。

5月26日晚,得到消息的江绵恒急忙与周正毅在上海一家歌厅会晤,江绵恒告诉周正毅,刘金宝出事了,面授周正毅如何解套儿、如何对付中纪委的调查。

其实周正毅已经被暗中监控了,他的手机已被监听。当江绵恒与周正毅打电话确定在哪里会晤时,有关人员赶快在那里安装了监听器,把两人的谈话全被录了下来。当晚江绵恒离开歌厅后,上海市静安区公安分局立即拘捕周正毅,带走「协助调查」,并把录音带送交中共高层。

5月27日晚,空手套白狼的、有「上海首富」之称的农凯集团主席周正毅被中纪委和安全部送到北京配合调查。 后来入狱3年。

2003年6月1日,香港廉署人员突然拘捕周正毅的妻子毛玉萍;还大举搜查周正毅在港的寓所及办公室。

2005年周正毅出狱,现在又二次入狱,这次可是真的入狱,他也交代出来很多与江绵恒有关的事情,其中包括当年的歌厅密谋。

刘金宝是识实务的


陈良宇没想到江把他扔出去!
2007年,上海帮看到陈良宇仕途不可能峰回路转,于是上海政法委书记、前公安局局长、江的姨外甥吴志明,申请到英国探亲,已被拒。前上海市委常委、上海警备区政委戴长友,申请到东南亚旅游,已被拒。前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范德官申请到澳洲被拒。

那个一直让江氏父子缓死的刘金宝听专案组说,陈良宇被开除公职,黄菊老婆和江亲属不许出国的消息后,就又有新动静。9月他向中纪委、检察院作出了新的交待和举报,要求立功折罪。刘金宝还是识实务的。

刘金宝的最新交待


桃色「社保基金」!
争鸣杂志10月刊透露,刘金宝交待:在一年零二个月的时间,通过中行上海分行,以正常资金运作方式,分九次把社保基金十四点六亿元,兑成外汇到香港炒股、炒期指,在二年半内赚了四点八二亿元。把赚得的钱作了「二大二小」的摊分。「二大」中的一大,是把二点一亿元调汇上海,存入市委、市政府和市人大用十七个匿名开的账户内(即「小金库」),供固定官员享用;另一大,是把一点八八亿元留在香港,作为市委、市政府班子及其家属在港或到外国访问时的专用款。「二小」之一,是指把余下的八千多万中的六千余万,在上海、苏州、无锡,以内部价买了八十多幢别墅,另一小,是把二千万作为一次性奖励给香港中银部分高层和上海的内部官员,涉及二十多人。凡是上海帮分肉分汤时,总少不了江氏父子那最大的一份儿。

刘金宝交待:支付专用款是根据官员的级别和用途,不用签收的。一般把现金送上门或直接打入账号或信用卡上。这就是为何哪个银行最高主管和江氏父子搭上线,小命立即就少了一半的原因。

上海帮挥霍民脂民膏


上海帮群丑图。
刘金宝交待说,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其妻子、兄弟,先后有六次在香港、英国伦敦、美国纽约、夏威夷、瑞士日内瓦,共支取八十五万美元、一百七十五万港元。

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韩正家属,先后二次在香港支取七十万港元。上海市人大主任龚学平,本人在上海支取二次外汇,一次港元一百万,一次美元五十万。中纪委已二次责成龚学平讲清楚有关支取这二笔钱的用途。龚毫不客气的把责任搁在监狱里的陈良宇身上了,他说:五十万港元是摊分给市人大代表团到欧洲考察作津贴,每人三万至十万元不等,其余是请示过陈良宇,分送给知名人士了。

刘金宝在交待中,还供出了前上海市委的黑幕:在十七名常委中,除了市委书记陈良宇、市长韩正、人大主任龚学平外,涉及此案的还有九名常委。其中就包括前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吴志明。他还交代自己对江绵恒的狮子大开口从来都是有求必应,反正钱也不是自己的,而且自己也可以借机喝点儿「高汤」。

江绵恒没完事儿

陈良宇关起来了,上海帮还没完事儿,9月10日中央政法委工作组进驻上海;9月17日,司法部、公安部调查组进驻上海。他们奉命在九间商业银行查封了二千七百九十多个账户,涉金额七十三点四九亿元人民币,六点三二亿美元外汇。其中包括江氏父子的若干账户。

中纪委、中组部,已对他们发出最后警告:(一)不要有幻想,争取立功,把问题交待清楚;(二)要主动把非法所得上交,不准转移,不准搞攻守同盟;(三)对问题交待彻底认识深刻的,可以考虑免于法律追究;(四)在问题未有组织结论前,一律不准出境、出国,离开所在地,要向中纪委提交证件。所有证件、护照要上交中组部。

10月15日十七大开幕,十七大闭幕后,江绵恒不但仕途依然渺茫,而且他在2003年和周正毅密谈的消息突然被公开在网络上,这绝不是一般人做的了的,这是一个向江动手的信号。 △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44,584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