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斩断罗长福的这根“情丝”(图)
 
诸葛青
 
2006-9-13
 

叼着橄榄枝的不一定都是和平鸽!(争鸣)

【人民报消息】对中共抱有一丝丝幻想,它都要把这一根「情丝」斩断。这是我看到有关对重庆著名网路维权人士罗长福的报导后产生的一种想法。

以「政治犯」被判刑3年的罗长福出狱后,在追讨自己那记忆斑斑血泪监狱生活的手稿过程中,重庆国安时常骚扰他。

后来,重庆国安的陈先生两次邀罗长福在茶楼喝茶,谈话中罗长福了解到,原来是国安想发展他当线人。据罗长福后来对朋友讲,他同意合作,但原则是不出卖任何人,并保留随时退出的权利,还声明属于合作关系,并将其「合作意向」发到国安的信箱。

别对中共充满幻想

「线人」是什么,就是被控制的特务,那条线抓在老板的手里。让你搜集什么情报就搜集什么情报。出卖他人是做「线人」的基本条件,而且让你出卖谁你就得出卖谁,因为你干的就是这个活儿。

中共内部出版过前苏联克格勃的真实故事,看了让人惊心动魄。一位被训练成特务的美丽少女被派去与西方国家驻苏使馆的官员勾搭,没想到两人迅速坠入情网,这时上级命令她向那位官员要情报,她不忍心去威胁他,上级又警告她一次,她还是没按照指示去做。一个星期之后,她被抛尸郊外。


罗长福展示监狱物品。
做过特共的人都知道,你打算干这行,就得准备竖着进去,横着出来。重庆国安请罗长福在茶楼喝茶是把软刀子,就是要用温馨的气氛麻痹人,让人产生错觉,感到帮个忙没有什么。三年的监狱生活,那斑斑血泪并不一定可以儆醒人,就像很多人数次运动后家破人亡,可是当中共给你点好气儿,你就又充满了幻想。

吃一百个豆子不能不记住豆腥气

有一篇文章关于「吃一百个豆子不知道豆腥气」这一点写的最出神入化,文章写道:「作为读书人,它(刀下余生的小狗)让我想起我和我父辈知识分子的命运:我们在惊恐中活着,即使我们想摇尾乞怜,也没了尾巴。我们只能默默地舔着自己的伤口,即使这,也变成了一种享受。我们注视着别人的一举一动。揣摩着别人是高兴还是愤怒,是爱抚还是呵斥。当被摸了一下脑袋,我们便欢欣鼓舞,歌颂平易近人,歌颂伟大。」

罗长福品尝到馊茶

要做不出卖任何人的线人,并保留随时退出的权利,还声明属于合作关系,罗长福太过于天真了。共产党建政近57年,它和什么人保持过「合作」关系?别说合作,谁给共产党提意见,谁就要被消灭,张志新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果然,茶楼的香茶变成了馊茶,国安看了他的「合作意向」后大发雷霆。在国安看来,三年的监牢他还没坐服贴,于是对罗扬言:「我们可以重新抓你」,并说:「只有隶属关系,得全听我们的」。

国安没说错,中共是独裁政权,想拿坦克碾谁就碾谁,想拿炸子儿炸谁就炸谁,今天说放你就放你,明天说崩你就崩你。毛泽东说过,共产党不是搞阴谋,是在搞阳谋,那当然了,手里攥着刀把子,所有人的脑袋都在它的铡刀下,还有什么必要黑箱作业?

解体恶党力所能及


罗长福做出胜利手势。
在事实面前,罗长福又一次体会到中共的狠毒,为了不成为中共安排的共特,他选择仓惶出逃,并带走了监狱手稿,准备为后代留下一本记录中国政治犯和家属生存惨状的教科书。

2006年9月5日,罗长福准备单身泳渡台湾海峡到自由民主的台湾,不过横渡海峡不是件好玩儿的事情,有些人就被鲨鱼吃掉了。况且罗长福并不知道,国安排线人盯着他,所以他在横渡海峡的过程中,被中共当局抓捕了。他写就的揭露中共的手稿被搜走了。

这个新闻确实给人以启示,无论中共用软的还是硬的手段对付你,都是为了要利用你去伤害别人,做独裁政权的帮凶。所以,哪怕只剩下一根对中共的「情丝」,都会让你付出一生的代价,唯一的路就是彻底丢掉对中共的幻想,为解体恶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