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吧!官场富豪笑傲中纪委(多图)
 
瞿咫
 
2006-8-8
 

中国的钱都让「伟光正」的子女们收为己有了!(争鸣)



【人民报消息】中共有一个庞大的权力网,各种各样的利益交织在一起,透视其中,非常复杂,怎么复杂也跑不出 「争权」和「夺利」。

在中共的“有社会主义特色”的官场,那些当婊子立牌坊的既可以本人当“清官”,留“廉名”,又可以让子女据要津,成钜富。真正是钱权全搂,乐在其中。至于那些被“双规” 的,坐监狱的,见阎王的,给全国人民做反面教材的,其实只是少数“单干户”。你不进入那个网去制约别人,也被别人制约着,你就势单力薄,出了事谁也不为你说话。成克杰和王怀忠就是最好的例子。

安徽副省长王怀忠被处决前,留言:「我罪该死,但也不该死,因为我没有靠山。请带个信给中央:省级干部中,不贪、不拿、不占、不造假的,不会超过十分之二。」

河北省委书记的秘书李真在被执行死刑前,留下遗言:「无悔一生,罪虽该死,但我一无后台,二官职小,司法不公,怎服人心。」

这两个人都点到了实处,就是中共杀官不是根据罪行大小,而是根据自己的需要、形势的需要。

中共亿万富豪资产来源是权力


有权能吞多少吞多少!(争鸣)
争鸣杂志8月刊报导,中共官方研究机构的不完全的调查报告披露:在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中,担任主要职务的基本上都是高干子弟。中国的亿万富豪,九成以上是高干子女,其中有二千九百多名高干子女,共拥有资产二万亿。

亿万富豪的资产来源非常简单,不需要有聪明才智,只需要有强硬的家庭背景,他们发横财主要走三个方面。

1、坐在家里就掉馅饼

例如(一)以引进外资(包括驻外中资到内地投资)从中获取回佣。(二)进口、引进成套设备,一般比国际市场高出百分之六十至百分之三百。例如,从意大利引进制造皮鞋的自动流水线,国际市场价二百万美元,广东、江苏引进同一型号,报价分别为六百万美元及七百二十万美元。一套年产五十万吨化肥成套设备,国际市场价二点二亿美元,山东、辽宁以四亿美元报价引进。(三)操控国内资源、商品,出口获利。

这类坐在家里就掉馅饼的买卖,没有强硬的后台是摸不到手的。这种生意一年做一两单就能舒舒服服的活好几年。

2、明摆着就是非法

(一)国土开发、地产倒卖,靠银行借贷,无本获暴利。(二)走私、逃税,每年走私进入市场的日本、欧洲轿车三万至四万辆。(三)金融机构无抵押信贷,资金外流到个人口袋,这也是金融机构坏帐的主要因素之一。

自从江泽民上台以后,江氏家族银行储备的来源主要靠银行借贷,借完存起来就属于自己了,就成为银行的坏账了。这就是王雪冰、刘金宝们蹲监和寻求自杀的原因。

3、合法外衣下行非法的勾当

(一)独家或霸占大型工程承包。高速公路百分之八十五由私企承包,承包商是当地高干亲属。一公里程的高速公路,能获利七百万至一千一百万。(二)抽逃资金到个人帐户,一般通过金融机构、中资进行。(三)操控证券市场,制造假信息勾结金融、传媒造市,从中获利。

穷苦出身的部长田凤山被抛出去了

近日,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部门的最新一份关于社会经济状况的调查报告出炉了。该报告较详细地记录了社会不同阶层的经济收入。其中列出城市高、中级公务员收入已经超过西方欧美发达国家公务员收入及中产阶层。

该报告表明:在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中担任主要职务的,有百分之八十五至九十是高干子女,实际上已形成了官僚资产阶级。


前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
这就不奇怪,为何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给抛出去了,原来他是穷苦出身的部长,尽管今年1月份,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前,田凤山供认钱没搁自己兜儿里,「在黑龙江省省长任期,长期造假,挪用三亿二千万元,给省正厅级以上高干作购买住宅用;在国土资源部部长任期,挪用税收一亿七千万元,供高干借贷及出国观光用」。但田凤山还是进去了,因为他不属于那个官僚资产阶级的一员,他不过是他们的奴仆而已。稍有不如意,送进监狱,换一个就是了。据一位元老的秘书说,他们都知道这些没有背景的部长省长们揪出来不揪出来,有时甚至就凭高干子女在饭桌上的一句话就定了命运。没有背景一定不要当大官,否则随着人家的指挥棒转,转来转去,屎盆子最后全扣到自己脑袋上,弄不好连脑袋都没了。

三千高干子女,拥有资产二万亿

该报告披露:至2006年3月底,内地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5千万以上的有2万7千3百10人,超过一亿元以上的有3千2百20人。超过一亿元以上者,有2千9百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仅在大陆就拥有资产二万零四百五十余亿元。他们较集中在以下八个省市:广东省,1千5百66人;浙江省,4百62人;上海市,2百25人;北京市,1百95人;江苏省,1百72人;山东省,1百41人;福建省,92人;辽宁省,79人。

粤、沪、苏等省市高干家属及子弟致富概况


有权来钱如流水!(Getty Images)
据中纪委、中组部调查:上海市区局级干部家属,有三个95%:95%的配偶、子女经商、服务于金融界;95%拥有二幢或以上面积180平方米的住宅;95%的家属都在炒股、炒外汇。炒股光凭瞎猫碰死耗子可太危险,要炒就得有内线,百分之百干赚才会出手。

上海市十家大地产商,有九家是高干子弟为老板;十五家工程建筑承包商,除二家属于国企外,十三家都是高干子弟,其父亲包括现职政治局常委、副总理黄菊,以及前市委副书记。

广东省十二家大地产商都是高干子弟,其父亲包括前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前政协主席、前省长等。

江苏省有二十二家大地产商和十五家工程建筑承包商,清一色由干部子女操控,其父亲包括现职副省长、省人大副主任、前省委副书记、前省法院院长等。

最爽快的办法就是解体共产党

目前,腐败大案剧增,中纪委人手严重短缺,现已外借了740名处级以上人员办案。六月中旬,又向中办、国办、中央军委办要求借调600名。仅待分类审查的地厅级高干案,就有1300多件。中纪委已下令;今年暂停休假,加班查案。

才查到地厅级的小老鼠啊,什么时候才能触及到政治局和人大、政协呢?

架式摆这么大,中纪委实在是太辛苦了,就是加班查案,多从窗户里扔出几个双规的小贪官,也解决不了根子上的问题,所以中纪委应该把命令收回,不但今年的假要休,而且要彻底休息,让共产党彻底解体,这样高干子女仗着老子非法敛财的路就给堵死了,这样已形成的官僚资产阶级就立马没有了,查处贪官污吏的工作就消失了。那时候中纪委还「告」什么急呢?连中纪委都没有啦!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