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来信:真让我不寒而栗
 
2006-5-17
 
【人民报消息】我是一个学医科的学生。在过去的一年中突然发现,原来亚洲最大的尸体存放站是中国,而且一个小小的业余医药大学的尸体及器官标本竟然比东京早稻田大学还要全面。

中国在文革中毁坏了相当一批资料,怎么可能在最近的几年中积聚了这么多的尸体及器官标本?而且我发现在解放之前的标本都标有年代和号码,可是之后的就根本无从考证了。我也问过老师,这些都是捐献的尸体吗?可是老师却说:这你就不要问了。

后来我发现,长春的郊区竟然有尸体加工厂。

作为学医的而言,作为实验或者学习实践也不需要大量解剖尸体,而中国今天的志愿者真的多到需要尸体加工厂了吗?其中还包括婴儿和幼儿的尸体,难道中国的父母真的“高尚”到会把自己的孩子捐献出去吗?

曾看到不知谁在门前放的一些传单资料,说中共镇压法轮功,连八个月的孩子甚至母亲肚子里的婴儿都不放过。联想起来,真让我不寒而栗。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