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垮了,中國經濟會怎樣?
 
——謝田教授在南北美洲四國九評及中國問題研討會上的發言
 
謝田
 
2006-4-28
 

謝田教授在利馬的研討會上回答問題。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維多利亞.王、仁君、徐竹思報導)3月28日至4月20日,五場九評及中國問題研討會在秘魯首都利馬的國家記者俱樂部、智利首都聖地亞哥的國立博物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愛利斯的國家記者協會、布宜諾斯愛利斯大學旁的城市公園,及美國康州耶魯大學相繼舉行,賓州費城爵碩大學商學院謝田教授應邀演講並回答了聽眾的提問。以下系根據謝田教授的演講、聽眾問答、和阿根廷《國家日報》、秘魯廣播電臺、及智利記者的採訪匯集而成,並經謝教授同意整理髮表。

女士們、先生們,大家好。

中國經濟近年的發展及經濟與社會的互動、中國經濟對世界的影響、對拉美國家的意義,都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到今天為止,隨著九評的傳播和退黨的持續,即使是中共內部最頑固的黨徒也看到了它即將可恥的走入歷史的下場,並且這一天有可能在任何時候突然來到。但是,如果中共現在突然垮臺,中國的經濟會怎樣呢?中國經濟和社會會隨之崩潰嗎?在世界經濟越來越渾然一體化的今天,中國會不會把世界經濟帶入衰退呢?相信這是我們很多人都關心的問題。

首先,可以預見的是,中共垮臺之後,中共以謊言編織的經濟假象與其它謊言一樣,將一一暴露無遺,我們會見到中國經濟令人恐懼的幕後真實圖景,這就像蘇共垮臺之後,蘇聯經濟的繁榮假象砰然破滅一樣。一個被精心的、大規模的淘空、盜用、揮霍的無底黑洞會展現在人們的面前。那些直到今天為止還在為中共的虛假繁榮大唱讚歌的御用經濟學家們,那時將愧對自己的良心、愧對世人、無地自容。

當神奇的造化之手翻過這一頁,我們會發現,中國自1979起的所謂「高成長率」,即是中共對內粉飾太平的工具,也是他們對外吸引外國投資的超級誘餌;因此而蜂擁進入中國、名利世界前茅的外國直接投資,雖然給沿海開放城市帶來了以出口為導向企業發展的生機,卻也直接以金錢幫助了中共對內部民眾的鎮壓;外貿的驚人增長和因此而來的、如今高居世界第一的外匯存底,一方面成為中共煽動狹隘愛國主義的工具,另一方面則為碩鼠們攫取「硬通貨」逃亡海外打開了方便之門;低工資世界工廠的日夜開工,雖然足以影響國際原材料的價格,但與之而來的,是自然環境的嚴重破壞和勞工基本權力的褫奪;奧運會、世博會的光環的確是非常的輝煌,但是,它們可能不足以掩蓋每年七、八萬起大規模抗爭民眾內心的憤懣和怨恨。

中共垮臺之後,中國人民會驚心的發現,「假」的侵蝕已經使我們的民族難以尋找回「真」的真諦,我們重新客觀、準確的評估經濟規模和經濟現象的能力和技能都幾乎喪失殆盡。

中共編造的GDP神話,早已被海內外學者如湯馬斯-拉斯基教授等人以中共自己的數字所戳穿。而中共總理溫家寶所要求的,停止地方各省市自行公布GDP增長以避免與中央的數字相衝突而穿幫,並不能解決根本的問題。一貫造假的中共意想不到的是,他們自己已經沒有辦法不繼續造假了。中共不能解決造假的問題,是因為他們自己就是造假的根源、造假的動機、造假的直接受益者、和造假的努力實踐者。

只要中共需要以經濟繁榮的假象給它的統治增加合法性的外衣,中央政府一級就需要統計造假;只要中共繼續意識到並需要以外來的投資和出口創匯來支持政權的運作,他們就有「需要」繼續造假;只要地方政府滿足中央的經濟增長要求並出於其維持烏紗帽的考慮,而且不必耽心會有獨立的監管,就會在地方政府一級有持續的造假。期望中共不再造假,無疑是緣木求魚;經年累計的謊言一旦要重新評估,他們就會淹沒在人們憤怒的唾棄之中。

在西方國家,獨立的會計制度、會計人員的考核完全獨立於政府的控制之外。如果說美國的FASB(財務會計標準委員會,Financial Accounting Standard Board)需要布什政府的財政部官員來管轄,人們一定會笑掉大牙的。這些專業的、非政府團體的存在,保證了會計報表的客觀、獨立、和準確性,它是投資大眾利益的保障,也是監督政府運作的基礎。

而當人們驚訝的發現,「中國註冊會計師協會」只是中共財政部下屬的一個社團,而當造假的要求是來自中共當局本身,那些中國的註冊會計師(CPA)們就會處在一個非常窘迫的境地,而不能發揮他們的職業專長。在一個中共控制無孔不入、全面深入到人們求職、就業、升遷、退休、及生老病死所有環節的社會,專業人員沒有太多的掙扎,就會放棄他們的職業道德。

就是因為這些原因,在國有銀行的壞帳過半,沒有人敢站出來;那些從中央到地方的小金庫、中金庫、和大金庫,沒有人敢指出來;國家資產、資金轉移海外的速度和力度,前所未有、前所未聞,也沒有人敢揭發、披露出來。

標準普爾估計中國的壞帳達45%,海外學者估計超過50%。人們在看著這些壞帳的時候,也注意到了中共在試圖把這些壞帳剝離,試圖打造出一批好的、乾淨的、資產構成良好的銀行,以上市圈錢。但人們忽略了一點,就是這些壞帳產生的機制並沒有解體,壞帳還會繼續的、源源不斷的被產生出來。產生壞帳的機制就是中共本身,是中共的一黨專制使得國有銀行不顧風險向他們自己的親戚、朋友、或任何肯給他們回扣的人濫發放那些永遠收不回來的所謂貸款。這些被揮霍、提成、轉入私人金庫、轉移到海外的回扣和貸款本金本身,是呆帳的直接原因,也是中共從全中國人民身上明火執仗搶劫的贓款。中共垮臺之後,壞帳的根源消失,我們才有可能重新收拾中國銀行這個濫攤子。並且中共垮臺越早,我們面臨的金融問題才會越小。

銀行壞帳這個問題是中共無法回避的。中國歷時13年的進入WTO的談判換來了中國產品長驅直入歐美市場,也付出了開放金融市場的承諾。如今,只享受WTO成員的權力,而不願盡成員的義務,不如約開放市場,那是不可能的。所以WTO 2006年底這個大限,隨著美國貿易代表步步緊逼的要求中共按WTO的要求去做,也讓中共越來越明白了「大限」的可怕涵義。如果沒有中共官員的監守自盜,這個大限本來對長於節約儲蓄、善於投資創業的國人來說,本來是不應該存在的。而正是因為中共蠹蟲的存在和銀行資本的惡化,原本中國人可以享受到一流銀行服務的機會變成了約束中共的死訣。

中國官方公布的 城鎮失業率是4-5%,即使是官方控制的中國全國總工會的調查,都認為實際的城鎮失業率大於12%。北京理工大學胡星斗教授的研究認為,全國的失業率在20%至 40%。我們必須真正面臨中國的失業問題,解決這個問題,而不是象把頭埋進沙子裡的鴕鳥一樣,繼續公開否認這個問題的存在。數以百萬計的失業(下崗)工人是沒有興趣關心失業率的數字的,但當他們的被忽略融入每年七、八萬起大規模示威抗議的行動時,這些百分比的威力才會真正令人觸目驚心。

在中國,計算失業率的基礎,亦即全中國人口的基數,在中共治下恐怕都是做不到的,因為有這個強制計劃生育的惡劣政策的存在。那些出生了、長大了、但沒有正式申報戶口的人們,那些因為地方官員不願因為超生而丟掉烏紗帽、從而繼續壓低真實人口數字而失去了「地球球籍」的人們,他們什麼時候才能討回做人的基本尊嚴呢?只有在中共倒臺、反人性的計劃生育政策被廢止之後,才有可能。

大家都知道這個「基尼指數」,它是衡量社會財富分化的一個很好的指標。其實美國的基尼指數也很高,在2004年它高達0.45,幾乎高於所有其它西方國家,但沒有人覺得需要掩飾這一數字。實際上這數字的一個權威來源,恰恰是美國政府內部的中央情報局。中共政府在掩蓋中國的基尼指數,並停止發佈最新的數據,反而讓人意識到這裏面貓膩太多,它從側面反應出他們對自己都沒有信心,崩潰恐怕是迫在眉睫的了。關鍵是,這些指數本來是用來觀察社會、體察民情的最好方法,對它的恐懼也再一次顯示了中共本質上的虛弱。

中國的外匯儲備超過8000億美元,但這並沒有讓很多人高興起來,也沒有覺得存底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一對老百姓來說有什麼實際意義。它的確沒有太多實際意義,反而有可怕的隱患。朱熔基承認有上千億美元流失海外,在2000年,資金外逃的數字480億美元甚至超過當年的外國直接投資407億。截止2003年6月,6,528名失蹤的官員,8,362名逃往海外的中共官員,他們是兩袖清風的離開了中國嘛?這些在中共體制下只會念文件、發號施令的官員,有任何可以讓他們在自由國家得以謀生的技能嗎?2005年9月的一場突擊行動使得四大商業銀行在十三個省市地區,至少有四十二名行長、副行長被捕,並查獲了他們隨身攜帶的740億元人民幣、22億美元,我們難道沒有理由懷疑中共囤積外匯硬通貨的真正動機嗎?

阻止中共官員繼續盜竊國庫,其實對他們自己也是有好處的,可以阻止他們在犯罪的路上越滑越遠。中共垮臺之後,我們會發現成千上萬個(菲律賓前總統)馬科斯一樣的醜聞浮現出來,他們群體性的掠奪會讓那些民工、下崗職工、乃至全世界人民都瞠目結舌。與省級、中央級的「中金庫」、「大金庫」(並非國庫)相比,那些見諸報端、縣市一級的「小金庫」,以及他們窩藏的外匯和黃金,會顯得是小巫見大巫一樣。

中共官員頻頻出訪拉美各國,有著其政治、經濟、探尋退路的多重目地。除了他們要顯示其經濟強權的形象,擺脫在國際正義論壇上的孤立地位,孤立臺灣(臺灣在南美有12個邦交國家)之外,更重要的,是尋求可靠的原材料市場。拉美國家與中國的貿易,從1999年的30億美元,增長到了2004年的220億美元。拉美國家向中國出口的,只有食物和原材料,而從中國進口的,則是紡織品、成衣、鞋類、機械、電視、和塑料製品等。

目前,阿根廷、巴西、智利、秘魯、和委內瑞拉已經給予中國市場經濟的地位,而美國和歐盟還沒有承認中共治下的中國是真正的市場經濟。因為市場經濟的基礎,是包括言論、信仰、遷徙、就業等人民的一系列權力,和政府不干預商業的運作,這在今天的中國是完全不可能的。拉美國家可能沒有意識到,他們的這個承認為自己利用反傾銷法來對付來自中國的廉價進口設置了障礙,這個後悔藥可能要以後才能嘗到。

一天,我去HOME DEPOT買東西。旁邊一位美國人大概看出來我可能來自中國,就問我為什麼這個中國產的落地燈會那麼便宜,只要十幾美元。在美國的勞動力成本之下,同樣產品的價格至少要在五倍、十倍於此,並且中國產品還有越洋運輸、保險、關稅的問題。我不知道該這麼樣回答他。

我要提醒大家的是,現在非洲一些國家,而不光是歐美發達國家,也已經開始向中國抱怨傾銷的問題了。大家意識到這其中的含義了嗎?中國在工業製成品及農產品方面的成本居然會比落後的非洲國家還要低?這意味著什麼呢?當我們知道在中國那些童工、奴工、監獄勞工、以及數以十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在勞改營內被強制手工製作出口產品,民工們在沒有適當的勞保條件下超時工作,我們就不難知道中國產品廉價的原因了。廉價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四月中北京上空30萬噸黃沙從天而降所警示我們的。環境的代價是必須要買單、付帳的,不管是在產品的價格裡,還是在我們自己的生存環境中。

中共垮臺之後,GDP的增長謊言揭穿,中國經濟的規模回被重估。如果我們發現中國的經濟規模不得不倒退10-15年,甚至更多,也不需要覺得過於奇怪。好在我們會清醒的認識到我們自己的真正經濟地位,不會再因為政治的需要而去到處搞什麼「金元外交」、「銀彈外交」。

中共垮了,七千萬中共黨員、上億團員中的政工專職幹部們將集體失業,這將極大地減輕國家的負擔,中國人民將會同其它國家的人民一樣,只負擔一套行政和官僚的體系,而不是今天的兩套。中國的武警部隊已經蛻變成為今天的東廠、中共的私家衛隊,變成對內鎮壓人民的工具,這也是人們身上的沉重負擔。一千萬中共上層人士、各種各類書記們的特權不復存在後,中國的教育經費殿後世界的狀況也會有所改觀。

中共垮了,當然那些依靠民脂民膏建立的豪華大樓還會存在,各地富麗堂皇程度超過白宮的那些政府辦公室,也都會繼續存在。它們那時候也許可以被改裝成中小學校、養老院、星級酒店、或者「共產暴政博物館」之類的東西,使其物盡其用。

中共垮了,那些在中國投資了2500億美元,雇用了2000萬中國工人的30萬外國獨資、合資企業,將真正不再面臨專制的壓力、和政治上的風險,而能充份利用中國人民的聰明才智和創業精神,在法制而不是人治的條件下,與中國企業平等競爭。我們今天所見到的,外資企業為利益喪失原則,既違反了中國傳統道德的規範,也違背了他們自己基督教文明的倫理等行為,將不再得到中國社會的認可,淪陷了的商業道德可望與社會道德一起得到重建。

中共垮了,私有產權制度得以真正建立,農民、企業的長期投資才能成為可能。人們不會在「70年的使用權」到期之前掠奪式的毀壞中華大地已經千瘡百孔、風沙肆虐、污染嚴重的自然環境。

中共垮了,法律制度的建立和實施,我們會丟掉令人汗顏的「仿冒大國」、「盜版大國」的帽子。人們只要看看那些大規模製作的VCD、DVD,音樂和軟件CD,就會知道這不是家庭手工作坊的產物,沒有地方政府的「通力合作」,沒有官方的縱容,這些仿冒、盜版、侵權、血汗工廠,是不會存在的。

所以,中共的垮臺,在經濟上雖然可能是短期陣痛的開始,卻是長期復興的開端。它是讓我們透過謊言,全面認識我們自己和我們的世界的良好機會。我們會認清自己的真正經濟實力、斷絕內部的蠹蟲、開源節流、在治理環境的同時與世界各國平等競爭。自由社會華人社區、華人國家的經濟成功,預示著在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裡,中國的經濟必定會有長足的發展。

謝謝各位。


(聽眾及記者問答部份)

問:您的數據都是從哪來的,您在中國親自調查的嘛?

答:我沒有去中國親自調查,現今也不具備獨立調查的條件。在中國即使進行一般的市場調查都是受到限制的,很多問題不能問,還必須與官方批准的市場調查公司合作。我們的數據都是從公開發表的渠道得來的,我們只是發現了它自相矛盾的地方,從而證實了中共在經濟領域與跟其它領域一樣,為維持政權的目地大規模、系統的造假。當然,有些數據它是不容易造假的,比方貿易順差的數據。外匯存底造假的可能性也比較小,因為有世界其它各國的數據可以核查。但外匯儲備放在哪裏,就有很大的作弊的空間,外匯管理的手續,也是他們諱莫如深的。另外一些數據,比方他們動用了四分之一的國庫鎮壓法輪功,這是他們自己的人告訴海外法輪功的。

另外,說一個國家如何能夠動用四分之一的國庫去鎮壓自己的人民,這確實很難讓人相信。但想想看,要鎮壓一億民眾,包括監視、逮捕、關押、轉化,它的確需要巨大的開銷。但更加惡劣的是,中共似乎已經把鎮壓變成了一種商業運作,變成「鎮壓產業」了。最近蘇家屯以及其它35家集中營活體器官移植的報導表明,僅根據日本一家咨詢網站數字的估計,4萬7千起各種器官移植,就為中共帶來了40億美元的進賬。

問:如果造假這麼多,那中國經濟的真相到底是什麼樣的?還有,中共高層本身他們知不知道這些呢?

答:中國經濟的真相細節、準確數字恐怕沒有人知道,包括中共高級官員本身可能也不全部知道,因為造假充斥著從中央到地方所有的政府層次。建立一支真正準確的統計隊伍,不受任何黨派、政治力量的左右獨立調查,在中國可能是需要花一些功夫的。


問:中國確實是富了,你看那些大樓、高速公路什麼的,人民購買的豪華奢侈品也很多。

答:這些大樓、豪華公寓本身,確實迷惑了很多在中國走馬觀花的人們。但真正了解中國,你需要離開浦東100英里,需要去廣闊的西部。如果一個國家,比方阿根廷的三千九百萬人口中,只有1%或2%的人富裕起來了,你會覺得這個國家「富」了嗎?2%人口收入超過$2000美元,而98%生活在不足$300美元,你不會說這是一個健康、富裕的社會。而在中國,2%富裕起來的中共高官和那些精英利益階層,他們的絕對數字就近三千萬人,幾乎趕得上阿根廷的全部人口。就是這些人的財富,也足以製造奢侈品的巨大市場了。


問:拉美國家如果繼續容許中國的廉價產品傾銷,我們的工業基礎將蕩然無存。我們該怎麼辦?

答:這個問題您也許應該問問你們新當選的總統和內閣部長們,給他們看看九評,讓他們知道他們與之打交道的,是什麼樣的貨色。告訴他們你今天聽到的東西。(笑)

問:中共垮了,那對世界原材料市場、能源市場會有什麼影響,還有那些廉價產品對世界的影響呢?

答:中共垮了,中國還在。中國仍然需要原材料和能源,只是,考慮進去環保的成本和廢除奴工的因素,中國產品的價格會有所上升,不會那麼廉價了,這對世界其它國家產品的競爭力來說,不是壞事。再者,中國當今的發展是一種低效率、掠奪式的發展,同樣的產品,在歐美、日本只需要三分之一、十分之一的能源就可以生產出來。對能源如石油需求的下降,有助於緩解現今的短缺和價格上漲的現象。


問:聽到您所說的中國經濟的現狀和中共垮了之後的狀況,覺得還是不那麼好。難道就不能不讓它跨,就這麼維持下去也許還更好?

答:您是說,讓中共繼續殺人,讓貪官們有更多的時間轉移資產,讓壞帳繼續增多,讓中國經濟的腫瘤繼續惡化、擴散,導致以後更大的災難?(眾笑)


問:您所說的這些,我從來沒聽說過,為什麼主流媒體沒有報導?

答: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們也經常在問。我們認為他們被中共的欺騙宣傳所迷惑了,或者被中共的商業利益收買了。比方在美國的中文媒體,就普遍存在被中共所收買、影響、脅迫的這些問題。西方大媒體被收買的可能性小一些,但他們往往因為要換取進入中國市場的許可,不得不在報導上有所「收斂」、自我約束,從而放棄了他們自己的原則。這是很可悲的。所以呢,象大紀元這樣的獨立媒體就是非常可貴的了,我們大家都應該支持他。


問:你所說的2006年底WTO的大限。如果中共拒不執行,就是不開放它的金融市場,那會怎麼樣呢,我們該怎麼辦?中共有過不履行義務的先例。

答:中共是有過這樣的先例,因為它本性上就是這樣,它從來就沒有把法律、制度、合約當回事。但這次恐怕不行。

為什麼呢?西方社會,尤其是美國和歐盟,其強項不在製造業,而在金融、服務業。他們為了中國金融、銀行的市場,在WTO的談判中對中國做了很大的讓步,所以你看到中國產品如今大舉進攻歐美市場。但這是有條件的,那就是中國到時候必須開放金融市場。這點山姆大叔看來是咬定了,他可以忍受如此巨大的貿易逆差,原因也在於此。

所以,如果中共真的拒絕開放銀行市場,美國一定會強烈反對,要求履行承諾。如果中共仍然拒絕,可以想見美國一定會向中國關閉其市場以進行反制。這樣,真正的貿易仗恐怕就打起來了。對中共來說,開放其銀行市場,歐美銀行大舉進入,壞帳累累的國有銀行一定倒閉,中共的統治必然隨之滅亡;不開放金融市場呢,歐美也不會對中國繼續開放其商品市場,而中國經濟的七成以上是依賴於出口的,那時經濟也會一蹶不振,連帶導致中共的覆亡。所以說,因為中共自己的撒謊和掠奪,在這個問題上它怎麼都不行,進退維谷,它恐怕是死定了。


問:如果中共的崩潰不可避免,如何減低崩潰的衝擊,使損失最小?

答:如果您還沒有讀過九評,請拿一份。傳播九評使人們退黨,可以和平的解體中共。如果我們同時倡導法輪功的「真善忍」理念,就可以使社會免於進入大規模的伺機報復、大肆破壞、和大規模搶劫。與此同時,以法制的審判解決中共問題,清查中共海外資產,要求外國政府引渡貪官污吏、歸還中國人民的資產,我們就可以把損失減低到最小。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