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人民日报》系列(七):人民日报是中共的杀人工具
 
2006-3-3
 
【人民报消息】“杀人”一词永远伴随着血腥、暴力、和残酷、冷血、恐怖、可怕…杀死人的肉体对每个人都是极其可怕的,不管是你亲身经受还是从媒体看到、读到、听到的,也都会为此感到震惊。

当读到《九评共产党》中雷震远神父记述的中共士兵可怕的砍头杀人现场,我们的意识和呼吸暂停了。翻开共产党近代杀人史,从所谓的“农民运动”时期对中共封号的“土豪劣绅”的杀掠,到中共中央苏区打所谓的“AB团”时,整团整营的杀掉红军自己的军人;从被中共武装到牙齿的柬埔寨红色高棉在1975-1979年间的有计划的大屠杀一百七十多万民众(包括所谓的党内敌人)的各种死亡和刑具图片,到中共在迫害消灭法轮功中所用的种种惨无人道杀人手段和集古今中外迫害方式和刑具之大成,足以使你永远都与恶梦相伴,人类描述恐惧的语言已经远远不够使用了。

当谈到大量群体密集杀人时,也许大家想到了战争,侵略和屠杀,想到了原子弹、核武器、生化武器,等等。然而,在中共夺取政权过程中和以后的维持其血腥统治的84年中,造成8000多万中国民众非正常死亡,其中相当大的数量是被屠杀虐杀的,这个数字远远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

然而,你是否想到过被中共邪党利用的另一种更为有效、更为深入、更为广泛、更为长久、更为隐蔽的杀人方式:“媒体杀人”。”媒体杀人”,其杀人方式具有隐蔽的欺骗性,参与其中也许还认识不到。作为中共媒体的主要代表《人民日报》(党报)就是一例,大量的人力参与其中,其影响力和结果都远远超过了一切武装力量,在中共夺取政权后的维持其邪恶统治中,起到了无法估量的作用。

人们不易察觉到,《人民日报》从其开始的命名就具有极大的欺骗性,“人民”二字被盗用,其党报被冠以“人民”,就成了“人民自己的报纸”。人们被麻痹后不知不觉接受了其一贯“伟光正”的宣传,自由和民主精神渐渐被彻底扼杀,广大民众在接受其宣传下被煽动起来了对无辜善良人的仇恨,成为了中共迫害民众的精神基础,甚至直接成为了杀人帮凶,对这样一个邪恶的杀人工具,一个群体灭绝工具,我们是否应该剥开它的画皮,看看它的真实的一切呢?

《人民日报》是怎么杀人的呢?它是怎么被中共用来维护其政权的呢?

一、《人民日报》被中共用于鼓动对人们肉体的杀戮

《人民日报》虽然被中共主要用来杀死人的精神,但对杀死人的肉体也起到了原子弹的作用,如《人民日报》(1958年9月1日)发表的《徐水人民公社颂》,轰动了整个中国,文章竟宣称“茂盛无比”的小麦亩产12万斤,“花团锦簇”的山药亩产达120万斤,一棵硕大无朋的白菜重大500斤,棉花的产量也“如卫星般地震动湖海山川”。

随后1959年9月12日《广西日报》炮制了环江县水稻“亩产十三万斤”的特号新闻。那时中共在搞全国“反右倾”,为体现其一贯正确,在全国按照虚报的产量进行粮食征购,结果把农民的口粮、种子粮、饲料全部收走。仍然搜刮不够征购数量就诬蔑农民把粮食藏了起来。大搞“反瞒产”,集体的存粮挖空了,农民的口粮搞光了。有的农民被搜刮得家里仅剩藏在尿罐里的几把米,直接导致了大量的饿死人事件的发生。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正式开场了文革红色恐怖:杀人。据R.J.Rummel教授的著作《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国》说,文革中丧生者的数目大约为七百七十三万人。其中自杀者在文革初期就超过20万,清理阶级队伍死人最多,中共官方的统计数字是:“总的估计,因大量冤假错案受到诬陷、迫害和株连的达到一亿人以上。”而这些血腥的屠杀、冤狱都是在“横扫”之中发生的。

在中共暴力夺取国家政权和专政的历史上,这8000多万死难者中,难道不是有太多的人的死难与《人民日报》这样的党报的杀人总动员紧密相关的?

二、《人民日报》杀死人的精神 是中共的超级杀手

在中共统治的日子里,由于其反人类反宇宙的本性和执政的不合法性,使得其时刻都处在危险中,当人们认识到它的邪恶时,就是它完蛋的时刻。所以对人们的思想控制,及时窒息人们的自由民主思想是时刻都不能放松的。

中共执政后的肃反,镇反,三反五反,文革,六四和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人民日报》一直扮演着发布运动“总动员令”和“战斗号令”的重要角色,其每一篇“杀人指示”足以胜过几十万军队。 就拿文革后的上山下乡运动来看, 1968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毛的“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指示,将在文革中显示出的“青年爆发力量”赶到了农村去,趁还没有对文革的反思前,用艰苦的体力劳动来耗尽青年的活跃精神。对这场涉及到全国共有1700万知青,历时20年、耗资300个亿的中国知青运动的挑起、加剧和中止,中共通过《人民日报》不仅大规模的推动了这一切,而且显示了强大的控制能力。下面一份上山下乡运动的年事表(部份)中的记载可以让我们看到其真相:

1967年2月11日,《人民日报》在发表的“抓革命、促生产,打响春耕生产第一炮”的社论,号召逗留城镇的下乡知青返乡春耕。

1967年2月20日,《人民日报》就贯彻执行中央“二.一七”通知,发表了“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打回农村去,就地闹革命”的编者按语。 为中共就知青外出串连问题发出通知。
  
1967年7月9日,《人民日报》发表“坚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正确方向”社论。

1968年10月5日,《人民日报》头版发表了“柳河‘五.七’干校为机关革命化提供了新的经验”。进一步牢固人们的扎根农村的思想。
  
1968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毛泽东 “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最高指示,号召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1969年7月9日,《人民日报》发表“抓好下乡知识青年的工作”的社论。企图解决不断加剧的矛盾。
  
1969年8月10日,《人民日报》转载了《辽宁日报》的编者按语和张铁生的一封信。此后,张铁生便成为风云一时的“反潮流”新闻人物。
  ……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人民日报》以其特殊的党报身份,剥夺了人们的思想自由,强占了人们的思维空间,自由民主精神遭受到了扼杀,例如:

1954年7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发表了题为《一定要解放台湾》社论,重申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台湾,不达目的,决不罢休。1966年6月27日,《人民日报》发表“一定要把五星红旗插到台湾省”的社论,重新提出了“一定要解放台湾”的口号。“一定要解放台湾”成了毛时代不变的口号。台湾成为了大陆人每时每刻的敌人。人人自律,台湾电台都成为暗地里都不敢听的敌台。而人们希望和平统一,想进一步了解台湾现实的愿望被扼杀了。

1958年10月25日,《人民日报》社论:“办好公共食堂”,号召:“共同劳动、共同消费”,当时农村里夫妻在自己家里吃顿饭自由都被剥夺了。

1964年2月10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长篇通讯《大寨之路》,掀起了农业学大寨运动。在那段时间内,《人民日报》发表的文章和社论中,强调没收社员的自留地,限制农民的家庭副业生产,并把这形容为“砍资本主义的尾巴”,认定是大寨的“经验”。强调批判“工分挂帅”也是大寨的经验,等等。人们想搞好家庭经济的最起码的生活乞求被无情的扼杀了。

当历史走到所谓的“改革开放”之际,中原大地上民主呼声越来越高,《人民日报》秉承中共不惜一切代价,不择手段维护统治的意旨,多次以社论形式代表中共中央向全中国发号施令,几乎就可以看成是在给军队下达命令,俨然成为了法律,中国大陆民主萌芽又一次遭到了无情的扼杀。

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把当时的学运定为了动乱,因之后来的六四死难者成了暴民,被杀者也就符合了毛所称的“轻于鸿毛”的白死,没有死的人遭受到了各种迫害,在答法国记者问时,江XX称:参与六四的女大学生遭强奸活该。在全世界面前,江XX代表了中共,不经意的显露出中共一副超级无赖流氓相。

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离不开媒体,更无法脱离《人民日报》的影子。《人民日报》现在每日直接发行量 300万份,据报导,2004年中国每天所发行的报纸,达到九千八百六十万份。占全国发行量的3%,加上其作为党报,机关报,成为各基层单位必订之报。 其重大社论和评论员文章为各官方报纸大量转载。 而对网络的影响也是极其巨大的,如果采用GOOGLE搜寻关键词“人民日报社论”,结果为496,000条记录,搜关键词时“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记录为231,000条。可以说,《人民日报》成为了中共欺骗、愚弄整个中国民众的一个最有效影响最广的宣传工具,达到了中共对人民思想精神控制和扼杀的目地。

三、历史上练就的杀人工具 最终用于迫害法轮功

《人民日报》作为中共的舆论工具,在7.20前已经开始做好了迫害法轮功的准备,从1999年6月21日、6月28日、7月5日、7月13日到7月19日,连续发表了“崇尚科学破除迷信”的一论到五论,首先从用所谓的“科学”来杀死人们对真善忍的精神信仰。

从1999.7.20对法轮功镇压以来,《人民日报》以其几十年练就的造谣能力和最大覆盖率,执行了中共邪恶对法轮功的造谣和批判,直到现在还在继续:

1999年7月23日《人民日报》从发表社论《提高认识 看清危害 把握政策维护稳定》开始,直接开设了批法轮功的专题栏目,不断以社论、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和采访报导、转载等方式,直接执行着中共邪恶的政策。对广大修炼真善忍的修炼群众造成了史无前例的迫害。在《人民日报》短暂的历史中,对任何运动都没有如此密集的文章轰炸。而对法轮功的造谣谩骂,在99年的7、8月间的30天内,就发表了347篇批判法轮功的文章。平均每天超过10篇。在其迫害法轮功的专题栏目中,从1999年11月1日起到2000年7月7日,就收集了1000多篇谩骂造谣文章。其中甚至还转载了1999年8月13日《澳华时报》发表文章攻击诋毁法轮功的文章。《人民日报》社论和评论员文章被广泛引用,单单一个社论《提高认识 看清危害把握政策 维护稳定》就被各网站报导引用14万多次,对每一个中国人产生着巨大的影响。

为贯彻江XX的“把法轮功打死算白死算自杀”,《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系列的栽赃法轮功的杀人案、自杀案、投毒案、甚至病死案,执行其忠实贯彻和执行恶党的政策的工具作用。

在邪党控制的环境下,各界民众被迫接受《人民日报》的洗脑,并放弃自己的精神。如:
  [例一]:2001年01月15日解放军报报导:全军和武警部队认真学习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深入认识 “法轮功”的…...,纷纷表示,…...采取各种有效措施,进一步同“法轮功”.…..作斗争,坚决维护国家安全与社会稳定。
  [例二]:国家民委直属机关党委办公室在《中国民族杂志》报导:2001年1月30日,按照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关于组织收听收看有关新闻报导的通知》精神,国家民委机关各部门和在京直属单位各族干部收听收看了有关报导。1月31日,国家民委党组立即召开党组扩大会议,学习《人民日报》刊登的长篇通讯《邪教“法轮功”又一滔天罪行》…...
  [例三]:2001年2月20日,青岛市委党校团支部工作简报称:…...这段时间以来,我们结合自焚事件,通过认真学习人民日报的有关社论,使我们更加认清了法轮功的…...使我们认识到加强共产主义理想学习,提高自身政治觉悟的重要性。
  [例四]:2002年9月27日清华大学《新清华》报导:我校党员干部和群众认真收看《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法轮功”就是邪教》,并进行了讨论。师生们表示,完全同意《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关于“法轮功就是邪教”的定性,…..
  [例五]:1999年11月15日五邑大学校报报导:近日来,我校师生深入学习了《人民日报》的评论员文章、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和“两院”的司法解释,在校园里进一步掀起了揭批“法轮功”.…..10月28日,《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法轮功’是邪教》发表后,学校及时印发了《人民日报》的文章。10月29日下午,校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首先进行学习,认真领会精神并要求校内各单位认真学习。
  [例六]:《人民日报》社论作为劳教所的学习和转化法轮功的材料(曾铮着《静水流深》)。
  [例七]: 被武汉何湾劳教所强制转化的邓飙、杨晨、倪国滨、杨振武,在写的信中也称:….大队领导与干警又经常让我们几个在一起互相交流,每天都有要思考的内容和作业题,如:学习《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学习《人民日报社论》等等…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每个中国人都逃不脱被《人民日报》及其影响强制洗脑,每个人都被逼迫放弃自己的思想。《人民日报》是一架杀人机器,人的与邪党不符的精神必须被杀死。

《人民日报》秉承了中共的一贯做法,对死人的精神必须加以批判定性,以起到杀鸡警猴作用,为邪恶政权的延续,起到了关键作用

毛曾说过:人的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意思表示:人死有肉体和精神之分,而精神的死亡有轻重之分。作为中共宣传工具,自然会领会到:只要不符合中共的统治,人即使是死了也要受到批判,也要被“鞭尸”…

最近被中共军警打死的众多汕尾民众,由于其维护自身权益的行动是与中共利益冲突,其抗争行动被消灭在萌芽状态,死者因而也就成了破坏安定的叛乱分子。而《人民日报》于2005年7月28日发表的评论员文章所强调: “发展是硬道理,稳定是硬任务。维护稳定在任何时候都是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重要职责。”这就从舆论上再次为镇压编织藉口。

在对各种灾害中,死亡标兵被树立,人们被强迫或没有思想的跟着,成为《人民日报》报导宣传的牺牲品。如在过去的SARS(非典)风暴中,由于中共极力掩盖真象,到底有多少人死于SARS至今是个迷。可是从其大量的报导,特别是大量全面深度报导一线医务人员“火线入党”,可以知道程度已经严重到了何等地步。

如2003年12月08日《人民日报》的报导“奇迹是这样创造的”中说:“深圳市卫生系统直接参加抗击非典第一线的医务工作者8021人,其中党员2315人,入党积极份子552人,直接在第一线的基层党组织219个。疫情发生后,深圳有249名医务工作者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在后来的艰苦战斗中,经受了考验。5月16日,市卫生系统抗击非典一线医务人员入党宣誓仪式庄严举行,70人经市、区卫生局党委批准火线入党,实现了他们的愿望。” 这样的报导鼓动下,全国各地也纷纷效仿,大搞“火线入党”。2003年4月18日《人民日报》“人民论坛”专栏发表《向伟大的白衣战士致敬》的评论员文章,使一个善良的医护人员被中共邪恶利用,许多医务工作人员被榜样感动后,纷纷写入党申请书、思想汇报、请战书。如天津开发区医院的院助,内科主任等长期超负荷工作,只能直面“非典”冲在前,活着成党的工具,死了成党的替鬼。在这场掩盖的SARS灾难中,到底死了多少民众,现在还是未知,但从其媒体的报导中,可以看出超过以往任何一种传染病。虽然很多死亡被追认邪恶党员,但真正面对世界媒体,却立即蒸发了。这样的被称为“重于泰山”之死,不能被报导,被发扬光大,是否也是白死呢?

再让我们来看看对当今中国突出的上访问题,《人民日报》是如何用软刀子替中共控制和杀死人的精神的呢?

2005年4月22日《人民日报:让信访问题化解在基层》写道:“信访问题已成为久治难愈的社会病…也是一些政府部门挥之不去的心病…信访问题已成为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一大因素。本应由当地解决的问题被推到上面”,这样的文章,给了中共各级官员一个明确的信息:各地发生的问题应在地方继续自己解决,如问题搞大,就是“影响社会稳定”,如果“姑息“民众到北京上访,地方官员的仕途要自己掂量掂量。当然为求一个公道的说法而上访,甚至死于非命也就成了白死,不加以报导。无处申冤的访民们至今还在到处上访,其实是走着一条不归的上访路。早有法律学者余习广在他的一份学生报告中讲到:61年以后到77年,因为上访而死亡的人有千千万万,60%的上访人都被处死了。

四、《人民日报》的造谣使精神死亡者成为杀人机器

这样的例子在迫害法轮功的狂潮中随处可见。在被《人民日报》和其它所有中共的宣传工具洗脑后,中共邪恶制度下的司法人员、政府工作人员、街道人员,甚至本应是救死扶伤的医务人员,许多都成了中共杀人机器的一部份。法轮功修炼群众就是被这样的已分不清、不愿分清好坏的“洗脑后的杀人机器”加重了迫害。

如:精神病院医生向被警察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滥用摧毁人神经的药物。参与迫害的警察说:“我们不管你们是不是真的有罪,我们是工具,我们听‘上头’的”,“政府就是不讲理,就不让你说话,就是让你写‘三书’,共产党就是把白的说成黑的,把黑的说成白的,我们是工具,共产党给我钱,我就干”。

一个精神死亡的人(已不能称为人),如同行尸走肉而被控制,它们的犯罪行为还得到了《人民日报》这样的媒体的夸奖和鼓励。如2001年10月31日《人民日报》文章“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转化‘法轮功’劳教人员记事”,采用一贯手法报导邪恶的“先进单位和个人”,以树立榜样,鼓吹到:“转化率最高时期曾达到92.8%,该所被评为湖南省与‘法轮功’斗争先进集体。”而且诱导“只有通过我们的民警在教育转化中去发现,才能铲除他们炼功的原动力。”这一切,不断鼓动各地被洗脑后的参与人员不择手段追求转化率,不转化可以随意打死,正是执行江XX对法轮功“打死算自杀”的具体表现。在《人民日报》几十年的洗脑经验下,不能坚守“真善忍” 信念的,谁能逃脱被其欺骗和蒙蔽呢?

结语

《人民日报》在其五十八年的生命中,犯下了无数的罪。它成为中共邪党的工具,欺骗着全中国人民,而且其海外版也在毒害着海外的华人,造谣惑众是其生存的基础,它的历史是一部中共的杀人史,如果我们都能认清之,那就是在清除它。希望卷入其中的人们早日清醒和脱离,否则也逃脱不了正义的审判。随着中共的被清算,《人民日报》必将灭亡,那8000万的冤魂都不会放过它,现在它只能是“认命日报”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