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什麼是我們的勝利
 
——──記中共政權以黑幫手法圍堵我全家的第103天
 
作者:高智晟
 
2006-3-3
 
【人民報消息】今天是歐陽小戎被中共政權綁架的第15天。

又有兩名來京上訪的苦難同胞命喪首都北京。當他們死亡的信息被確信後,我放下了手中的飯碗!

在他們具有生命的日子裡,這個制度給了他們不堪言盡的苦難!這個制度在給他們製造了不公正後,又使他們尋求公益的過程成了更加苦不堪言的人生災難。最後,還是這個制度「結束」了他們在人世間的痛苦——以結束他們生命的方式。

每年的「兩會」前期及會議期間,越來越變成了許多普通中國人,尤其是上訪中國同胞的年度性的災難。每年的這個時段,大量的來京準備向人民代表申訴冤情的無辜同胞被非法抓捕、關押、毆打,昨日,幾名為躲避警察非法抓捕的黑龍江的上訪同胞,為了甩掉窮追的惡警,面對疾馳而至的火車,仍擬沖過鐵道,發生了兩死兩傷的慘劇。

被每必一臉喜氣的人民代表踩在腳下的、鋪向會場深處的猩紅地毯上,滲浸著越來越多的無辜同胞的淚水和血水,尤以今年為勝。前天一個晚上,許多帶著尋求公正夢的上訪同胞被非法抓捕,兩名無故冤死同胞的鮮血及他們親人的淚水,為這個不道德的野蠻制度再增新的罪證,成了這種不道德會議的血祭。

在此,我向那兩位至今不知姓名的死難同胞表達我及我家人的哀悼!向他們的親人獻上我及我家人的慰問。

這次兩會上的人民代表,請亮出你們人性的印記!你們應當為兩位衝著你們而來又因你們而死的同胞默哀上哪怕是幾秒鐘。

從2月15日始,我的眼睛已經是被當局給捂堵上,但耳朵有時還是能聽到一些東西的。

聽說眼下有涉我倡導的接力絕食維權抗暴政反迫害運動的爭論正酣,據說還能算得上是有些高潮的出現,更有風傳說已有相當一些朋友則是完全沉浸在爭論所帶來的快感中,甚至說有一部份人是處在持續的亢奮中,這大概還算得上是接力絕食維權本身給這部份人帶來的價值。我沒有參加到這樣的爭論中去,因此對爭論的了解知之甚少。但對我所聽到這樣的爭論中的個別言行和質疑還是想再簡單地談一點我的看法。

關於爭論中有涉對丁子霖女士存在甚至是人生攻擊的問題,無論是誰,基於什麼動機,都是不能接受的。多以百家爭鳴的觀點、邏輯力量的本身、明辨慎思的建言,而不是去競相展示人性暗昧的一面!人不應因言、因思想而獲難,言論思想是斷乎沒有威脅的,相反的是,把言論、思想視為威脅者才是真正的威脅所在。

誰也不應抹煞、卻也不能抹煞了丁子霖女士為捍衛人的基本權利、捍衛人的基本尊嚴、及捍衛人性文明的價值,在今天中國這樣彎曲悖謬時代的擔當、承受和付出。在捍衛人類的基本權益,及探尋中國社會的自由、民主、法制價值方面,我們和丁女士的追求完全一致。方法和理念方面沒有人能夠以真理的面孔出現。做事者應當堅守自己的選擇,不應對未參與進來的說事者抱有必要他們理解、甚至是不要他們支持的或者必要他們支持你正在所做的事的願望,否則,你必陷入失望或者是被動地把精力大量地投入到爭論中去!這將改變我們堅求做事的初衷。

據說爭論中還有一種主要的說法,是說我們接力絕食維權的訴求不明確,當局也無法回應,也有擔心說,萬一當局永遠不予回應,絕食者就不好收場云云。

這種論點的持有者,是把接力絕食維權價值或者叫勝利的條件模式化,即:只有看得見的且必須是當局的回應才是衡量這場運動價值的模式條件。這和我們的初衷是風馬牛不相及。

什麼是我們的勝利,在面對一個機制上已完全沒有了任何省察條件,道德上也沒有了內省的基礎的這樣一個制度,把一項維權的實際成果建立在這個政權的理性回應上,這樣的謀求帶來的多會是無果而終甚至是難以收場!如是我們則永無勝利可言。

這場接力絕食維權運動已經取得了偉大的勝利——

1. 大量的中國人走了出來是我們的勝利。

2. 大量的、卻是空前廣闊範圍的中國人勇敢的站了出來,是我們的勝利。

3. 在極短的時間內,能讓全國20多個省份的民眾參與進來,參與進來的實際過程本身即是我們的勝利。

4. 就揭露野蠻暴政、喚起民眾對專職獨裁本身的認識、喚起民眾之參與意識本身而言,這樣運動存在過程的本身即是我們的勝利。

5. 為外部文明世界提供關注、思考中國的制度與人權價值現狀提供了過程即是我們的勝利。

6. 提供了任何人都能不出家門即可參與到維權運動嘗試途徑中來的本身即是我們的勝利。

7. 對運動本身的適度、可控、可行、可止的運作狀態本身即表明了我們的勝利。

8. 極短的時間內,民運界、維權界、上訪群體、下崗工人、失地農民,社會各界參加到同一個運動中來的本身即是我們的勝利。

9. 就揭露專制者的暗昧及野蠻價值而言,短時間內讓他們徹底地歇斯底里、瘋狂展示他們的下流及非法的狀態本身即是我們的勝利!

一些人以這樣的行為刺激著當局行惡為由指摘絕食維權運動本身則是缺乏常識認識基礎,是這樣的制度本質決定著它永遠地行惡不輟,怎麼能將這個制度做壞事的責任也巧妙地嫁接到和平抗爭者的頭上呢,至於惡狼在吃人前還要把責任推到是因為人肉的鮮美刺激著它的吃人欲上,這樣的「道理」有什麼區別呢?

今天,成群的秘密警察及黑社會打手仍然圍堵在我的辦公室周圍。全國各地的上訪者和來訪者仍然無一例外地被綁架、抓捕和強行盤問。又有數名來訪者被抓,被強制審訊。下午,在我去會見因泰晤士報的記者過程當中,跟蹤的隊伍可謂浩浩蕩蕩,煞是壯觀!

2006年3月2日,在有特務及黑社會打手圍困的日子裡於北京辦公室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