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丁子霖教授:一路走下去
 
秋不曲
 
2006-2-28
 
【人民報消息】尊敬的丁教授,筆者是個曾經因你而掉淚的人。你會一直讓我尊敬下去。我也知道你是擔心高智晟等的生命安全而請他「回到維權的行列中來」。可是看了這篇文章,卻讓我覺得似乎不是出自你老人家之手。

首先,此文的標題即顯錯誤。你請高律師回到維權的行列中來,似乎高律師最近一陣子脫離了維權,跑到別的行列去了。這種看法錯也,恰恰相反,高律師最近的行為才是驚天動地的維權。不錯,絕食會給高律師等帶來危險,傷害身體本身並不是好事,但是丁教授,你別忘了,高律師的絕食義舉可以喚醒多少還在昏睡中人。

十七年了,以你的那種寫信等溫文爾雅的行為起到了作用了嗎?有些收獲了嗎?沒有,幾乎沒有。你想以你那種方式去維權,恐怕再過一百七十年,中國還是共產黨統治。共產黨的中央一點也不會在乎你老人家的那種方式。但是高律師的方式卻讓反動透頂的共黨中央害怕,怕得瘋狂,怕得顫抖。為什麼呢,怕就怕在高律師的行為會喚起更多的人去維權。維權絕非個別人生命權被侵犯,房屋被強拆,土地被強占等等的維權,而是要讓中國人有知情權有言論集會結社示威遊行的權利。

你維的是個體的權,而高律師是維全中國人民的權。從這個意義上說高律師是大維權,而你的只是小維權。你們二人所站的高度落差太多了。在全中國多少的公民權益受到了無法無天的侵犯,但維權有個屁用?全國平頭百姓的土地快被占光了,城區中心值錢的房屋被強拆光了,還有什麼維權得成正果?特別是近年來,許許多多的弱者因為合法權益受到侵害,地方不能解決而去北京上訪,但是不僅「權」沒有得到「維」,反而被各地政府非法勞教判刑。

幾乎每一個地方都有這樣的情況發生。這類事公檢法部門不願做,但黨委政府要強迫你做。往往是政法委及分管政法的黨委副書記及政府副市長協調定調並且簽字就成為勞教判刑的依據。比如對法輪功人員的勞教,對去北京上訪人員的勞教,公安機關同樣要研究能不能勞教呀。他們的意見往往是不符合勞教條件,但一個共產黨的市一級領導一簽字就符合條件了,這算哪門子的法律?這幾年此類事可是一年比一年增多。

丁教授,你去查一查,哪幾個地方沒有發生,而且現在不在發生著?維權呀,維得了嗎?這些事情告訴我們共產黨就是黑社會化了,就是要當流氓。每一個個案能通過流氓的法律解決嗎?這不是與狐謀皮嗎?你說高律師會越來越遠離那些需要得到他幫助的底層民眾。那麼高律師再兢兢業業去做,能為這些底層人物維得了權嗎?如果底層民眾的權一旦得到了維護了,就又順從這種黑暗統治了,而且只關心自己,而不去關心這個民族與大眾,這樣的維權又有何意義?喚醒民眾永遠比去向惡黨惡政府乞食有道理有意義!

你想著「我們相信總歸有那麼一天,政府方面會同我們坐到一張談判桌前。」是的,正如你自己說的這種想法很可笑,而且就是守株待兔。我告訴你,共黨政府有可能與高智晟坐在談判桌前,但永遠不會與你們這群人單獨坐在談判桌前。有一天你也能坐在談判桌前,那一定是托高智晟等的福。你也不想想,像你們這樣寫寫信與國際社會說說話什麼的,傷不了中國高層那些腦肥腸肥人的腦筋的,他們過得很自在的,為何要去理你呢?他們只是些自私自利的小丑人渣,才不會去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所以,丁教授,你讓高律師回到所謂的維權行列中來,實際上就是讓高律師像你一樣的碌碌無為下去。我想高律師不會聽像你這樣的勸告的,因為他的生命是燃燒之生命,是要照亮這茫茫黑夜中的世人的。

你說「如果要說對這個罪惡政權的憎惡,我要比您深一百倍;如果要說對一個自由中國的渴望,我要比您強烈一百倍;如果要說對今天弱勢群體和無辜受害者的同情,我也不會比您少一分。」此話說得太大了。對這個罪惡政權的憎惡以及對自由中國的渴望是不好用多少倍數來計算的。就是一定要用什麼來比,我想最好是用行動來表示。

從行動上看,顯然高智晟比你更憎惡這個罪惡政權。他一步一個腳印既做又說鼓舞了多少中華兒女的同仇與敵概,他的動作剛強有力度,他以這種優美的行動證明他才比你更渴望自由中國。你說此話時大概只想到自已內心的感受而沒有去考慮別人的感受。而且我們總不能以自己內心的感受,就說比別人如何,而應該用行動去說明這個問題才有說服力呀。就比如說一個共產黨體制內的人享受著共產主義給他的好處但反對共產主義的事並沒有去做而說自己對共產主義有多可惡,誰相信他的說法,這種說法如何有說服力?

你擔心再發生類似十六年前那樣的慘劇,怎麼向那些受害者的母親和妻子交待?如果全中國的人都那麼擔心,那麼那些中國有歷史以來最骯髒腐爛的大大小小貪官們豈不是高枕無憂,永遠腐爛下去。這個惡黨不是要永遠地統治著中國?

「我們需要的是用文明來代替野蠻」,那麼絕食這種行為野蠻嗎?高智晟們只是在家裡或在某個公共場所靜靜地餓著自己的肚子坐著,什麼違法或暴力的事也沒做。那麼,你,如果你還是這樣的想法而且還這樣地號召中國大眾,對共黨邪靈一路的以你那種方式的文明下去,那麼共黨中央要給你很大的獎賞,它們恐怕最希望中國人都是你這樣的思想。再說就是高智晟為了自由貢獻出了自己的生命,那麼他不是死去了而是永生了,因為他一定是照耀大中華的偉大生命!

丁教授,你想共產黨還有很長的路,你覺得共黨還很強大,可是天滅中共的跡象早就顯現出來了。高智晟的出現是歷史的必然,沒出高智晟還會出丁智晟秋智晟。高智晟能出現這麼久,正說明共產邪靈還真得被消滅得差不多了,不然共黨如何能允許?共產黨的歷史上何時容得下像高智晟這樣天天對它說不的人物一天或兩天?許多人說這是奇蹟,我說這是天意!天意不可違!

你說「一個人登高一呼,一個新世界從天而降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不,現在正是這個的時代,正是產生英雄和製造英雄的時代。事實上,高律師登高一呼,多少人已經在響應,多少人已經在覺醒。只要順著天意,一呼就會百應。

你說「我不相信這樣的絕食運動能達到為老百姓維權的目的」。我看不僅能達到目的,而且這次行動所起到的更大的效應是你現在所想像不到的。高律師這樣做是順天意,所以起到的作用將是無法估量的。你應當以老一輩的身份鼓勵高智晟這些年輕人按照年輕人的意志與方式一路走下去!
  
丁教授,有一個片子裡有你的白髮蒼蒼的形象,我想起來了,我當初就是被那個鏡頭及你的文章感動掉淚的。這個鏡頭還會在我心頭閃爍的。        

秋不曲
2006年2月26日

(文章略有刪減)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