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你有祸了!
 
作者:任不寐
 
2004-8-9
 
【人民报消息】“拿伯的葡萄园”被强制拆迁、上访的拿伯们被以“反革命罪”和“破坏稳定”的罪名用石头打死,这不是我们这时代唯一的悖谬──在耶罗波安的统治之下,百姓在我们身边纷纷死亡。但一直自诩领受“爱人如己”、并打算“做光做盐”的人们,以及一直夸耀“心忧天下,但一切都是制度”的文化精英们,却没有人打开房们接纳邻居的哭声!北京没有像所多玛一样被剪除,尽管它比耶路撒冷更像大淫妇。由于以利亚躲进了山洞(那个山洞叫恐惧),约拿藏于鱼腹(那个鱼腹叫“政教分离”),亚哈和耶洗别们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抢劫别人的财産、女人,制定奸恶律例,并勒令所有人在他们的铜牛或太阳面前弯曲。治理这地的荣耀也彻底被败坏,社会失序,环境恶化──但邻居的哀哭并没有让心灵战兢于末日荒场的恐惧之中,因爲官民正忙于行凶、劫掠和行淫,而教会在忙于上天堂。

我们能否对北京说,你有祸了!我们的确没有先知和使徒的职份,但我们可以尽先知的功用──这正是神借著先知的作爲和话语所啓示的。 弟兄姐妹,我们领受主的话语,叫我们“爱人如己”,可是我们邻舍正在死亡。

首先,经由不安全注射传播的肝炎和爱滋病,已导致三十九万中国人提早死亡,并造成六百八十九万寿命年的损失,直接医疗费用 达到一亿四千二百万美元。资料显示,不安全注射使得全球一百三十万人提早死亡,其中,中国占百分之二十九点四。这是最近几天来自新华社的消息。

其次,中国每年因生産事故和交通事故至少死亡14万余人,这是官方的统计。我根据有关资料估计,每年此类非正常死亡人数应该接近24万。前不久《了望》周刊载文披露, 中国每年因公共安全问题造成的GDP损失高达6%,每年安全问题夺去20万人的生命。这意味著每月死亡近2万人,这是几个九一一惨案呢?其中,中国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爲美国两倍日本十倍,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世界第一,每天死亡3百人,并仍处上升阶段。煤矿事故死亡人数远远超过世界其他産煤国家煤矿事故死亡总数,美国的煤炭百万吨死亡率仅爲0.03,中国是这个数位的100倍。这是来自新华社的消息。

第三,中国每年有近两万儿童非正常死亡。与此相关的消息是,中国每年有将近一百万五岁以下的儿童死亡;四十至五十万儿童受到车祸、中毒等意外受伤;三成左右的中小学生存在心理异常表现;另外还有数以百万记的儿童失学、辍学。这条消息来自官方中新社。

第四、全国每年由室内空气污染引起的死亡人数达11.1万人,每天大约是304人。这个消息来自“中国室内装饰协会环境检测中心”,这个数位,恰好相当于全国每天因车祸死亡的人数。

第五、中国每年至少要处决大约一万名犯人,但我们不知道在愈演愈烈的中国刑事犯罪中又有多少人被杀害。这是《中国青年报》的消息。 有研究者说,这一数位比世界所有国家死刑案例的总数多出五倍。需要补充的是所谓“犯罪黑数问题”。有人根据国家“七五”社科规划重点专案《中国现阶段犯罪 问题研究》的调查指:中国犯罪黑数问题相当严重:犯罪明数最多只占实际发生的1/3,其中重特大案件也只占接报案数的2/3。换句话说,像杀人等重大案 件,大约有1/3没有立案。同时,中国官方最近承认,中国警方只有30%的破案率。这意味著中国每年杀人案件中的被害人是一个很大的数位。很遗憾,我没有查到这方面准确的数位。与此相关的消息是:中国1979年的刑法中只有28种犯罪适用死刑,到1997年是将近80种犯罪。而在韩国,只有17种死刑罪 名;印度仅有战争罪、谋杀罪和抢劫三个罪名适用死刑;而日本和美国,仅故意杀人罪可以判处死刑。中国的死刑适用扩大到许多非暴力性的经济犯罪和财産犯罪, 自然使中国成爲世界上规定死刑罪名最多的国家之一。纵向观察,有研究者指出:1910年改革后的《大清新刑律》规定的死罪有20余种,1911年辛亥革命 后的《中华民国暂行新刑律》规定的死罪有19条,而现在中国刑法中规定的死罪却是前者的4倍。

第六、中国每年至少有每年28.7万人死于自杀。这条消息来自《中国青年报》。2002年国际医学杂志Lancet上的一篇研 究文章说:中国自杀率大约爲十万分之二十三或二十二,远超过世界平均的十万分之十三。中国自杀率是国际平均数的2.3倍。自杀已成爲中国年轻人中最爲常见 的死因; 中国妇女的自杀率超过男性达25%,是世界上唯一超过男性自杀率的国家; 农村人口中的自杀率爲城市的三倍。另外,中国每年还有不少于200万人自杀未遂。

第七,疾病导致的死亡。河南艾滋村惨案以及今年年初的奶粉杀人案向我们表明,相当数量的死亡事件存在人爲和政治因素。与此相关的是,由于贫困,特别是由于结构性的社会贫困,无钱医病也是导致病人大量死亡的重要原因。一项关于中国死亡问题的研究资料表明:90年代以来,中国农村, 感染性疾病的死亡率依然很高。如1994年,中国农村肺结核的死亡率大幅回升,艾滋病的感染开始在中部、东部这些农村地区蔓延。同时,肺癌、肝癌、乳腺癌的死亡率迅速上升。此外,新华社记者王立彬统计,目前中国已统计尘肺病患者累计超过59万人,其中存活44万例左右。新发患者仍以每年1.5万至2万例速 度增长。这位作者指出:说到矿山安全,人们往往关注的是事故,殊不知职业病是另一个可怕的死亡漏洞。……尘肺病源源不绝,一个主要原因是职业病防治体系很 不健全,一些煤窑井下粉尘浓度竟然超过国家卫生标准130倍,矿工尘肺病患者率高达35%。卫生部门提供的数位说,2001年全国接触粉尘作业工人应接受 年度体检的400多万人,但仅100万人接受检查(《青年时报》2003年904期)。中国还有1.2亿人爲乙肝携带者,是世界平均的2倍;有2400万 残疾人,有1600万精神病患者。

邻居在死亡不是最近才开始的。网上署名“北明”的一篇文章转引专家的统计称,上个世纪人类三项历史事件死亡人数最高。一是纳粹种族灭绝;二是战争;三是共産主义。在这三项人类罪恶中,共産主义国家里遭到屠杀与“非正常死亡”者的统计数位最高,是八千四百五十万,两倍于二战死亡总数。 而中国非正常死亡人数高居所有共産国家之首:总汇国际社会和中国有关问题专家的调查,最保守的估计是两千万,最高估计则是八千万,她说这些资料可参见美国 夏威夷大学政治学系的教授拉梅尔的统计调查、美国国会七十年代初听证会调查以及《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在“大屠杀”条目等。

邻居不仅在死亡,更多的邻居在政治欺压中流亡、哀哭。“拿伯的葡萄园”事件在我们的时代具有代表性,那就是爲了经济利益夺取他人的 田地和住宅。这一恶行发生在农村,表现爲非法占地问题,发生在城市,就表现爲野蛮拆迁问题。有人统计,2003年农民反映征地纠纷、违法占地问题,占信访 接待部门受理总量的73%。浙江省1999──2001年征用耕地57.7万亩,造成87.8万人失地。这篇文章还说,全国失地农民约在8000万左右。 (《泰山通讯》)。2004年初中国国家信访局长周占顺说:2003年国家信访局接待群衆来访批次、人次,同比分别上升67.3%和58.4%,群衆上访 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城镇拆迁安置问题。与此同时,上访百姓却遭遇了拿伯所遭遇的镇压──这类案件本起源于官商的经济掠夺,官方却以政治罪名镇压控诉者。

邻舍死亡和哀哭的时候,中国的知识精英和教会领袖在哪里呢?神说:与喜乐的人一起欢乐,与哀哭的人一起哀哭。我们却说:不要介入政治!我们说,耶和华如此说,其实耶和华没有说。这是公然做假见证,公然说谎!
旧约的先知和新约的使徒岂非“不介入政治”吗?
撒姆尔如何站立在扫罗面前?!
拿但如何站立在大卫面前?!
以利亚如何站立在亚哈面前?!
泪眼先知耶利米警告犹太王和百姓:“耶和华如此说:你们要施行公平和公义,拯救被抢夺的脱离欺压人的手,不可亏负寄居的和孤儿寡妇,不可强暴待他们,在这地方也不可流无辜人的血。”(耶22:3)

以西结责备以色列领袖和百姓的罪恶:“其中的先知同谋背叛,如咆哮的狮子抓撕掠物,他们吞灭人民,抢夺财宝,使这地多有寡妇。” (结22:25)“其中的首领仿佛豺狼抓撕掠物,杀人流血,伤害人命,要得不义之财。”(结22:27)“国内民衆一味的欺压,惯行抢夺,亏负困苦穷乏 的,背理欺压寄居的。”(结22:27)“你们依仗自己的刀剑行可憎的事,人人玷污邻舍的妻子……”(结33:26)

“当总长和总督纷纷聚来见王说:‘愿大流士王万岁’”,先知但以理因拒绝顺服却被扔在狮子坑中。他的三个朋友在尼布甲尼撒面前,在“扔进烈火的窑中”这一威胁之下大声疾呼:“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侍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偶像。”(但3:18)

弥迦是如何面对“霸占土地”和“野蛮拆迁”的呢?他大声谴责掌权者:“他们贪图田地就占据,贪图房屋便夺取。他们欺压人,霸占房屋和産业。”(弥2:2)“我说:雅各的首领、以色列的官长啊,你们要听!你们不当知道公平吗?你们恶善好恶,从人身上剥皮,从人骨头上剃肉。吃我民的肉, 剥他们的皮,打折他们的骨头,分成块子向要下锅,又像釜中的肉。” (弥3:1-3)“以人血建立锡安,以罪孽建造耶路撒冷。首领爲贿赂行审判,祭司爲雇价施训诲,先知爲银钱行占卜……” (弥3:10、11)

王明道被拘捕的时候,掌权的控告他违反了罗马书十三章和彼得前书第二章“顺服掌权者”的教训。这种情况在今天仍然存在。我们必须明白,顺服掌权者是在主里的顺服,要求信徒尽纳税的公民责任,保守社会秩序,生温柔、忍耐的心。但神设立的是政府,不是其恶行。当掌权者堕落爲敌基督的,信徒必须爲真道争辩,正如使徒说的:顺服神,不顺服人,是应当的。

你们这些宣布要尽心爱主的人,岂能不知:“耶稣对他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 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太22:37-40)什麽叫爱主?“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 的。”(约14:21)神命令你们“爱人如己”,你们爲什麽弯曲神的命令?你们的邻居在死亡,在哭泣,你们的爱在哪里呢?“若是你弟兄或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麽益处呢?这样,信心若没有行爲就是死的。”(雅2:15-17)“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雅4:17)我们是有罪的。

谁是文士和法利塞人,我们就是,我们是假冒僞善的,更是假冒敬虔的。我们实是在凯撒的暴政下有了大恐惧,我们吓得魂飞破散,肝胆惧裂。我们本不敢看地上的血,也不听邻居的哭求。然而我们有僞智慧,我们用“政教分离”的教条掩饰自己的怯懦和躲藏,我们用“利用宗教搞政治”这块石头来指责兄弟,我们用“那个人很敏感”爲理由重建“中间隔离的墙”。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我们的舌头弄诡诈。我们是嘴唇不洁的人,住在嘴唇不洁的民间。

谁是敏感的人?耶稣是最敏感的人,他是罗马帝国的“政治犯”。谁是最敏感的人,保罗是最敏感的人,他是犹太地区的“异议人士” ──因此人们诅咒他,躲避他。因此那撒勒人厌恶耶稣,耶路撒冷杀害先知。是的,信徒关心政治与外人不同。我们乃是因著“爱人如己”的诫命。真正的信徒不可 能把“爱政治”放在爱主之上。我们关注社会是不得已的,是我们跟从真理在路上遇到的暂时性拦阻。这世界是神造的,它是真实的,让我们无可推诿。我们不是佛教徒,否定这世界的实在。我们必须见证尽“治理这地”的荣耀,并在“爱人如己”中活出基督来。

教会忽视邻居的命运不仅仅来自政治恐惧和生存策略,也来自中国本土的教会传统,这个传统被迷信和东方宗教所浸染。上个世纪20 年代非基运动之后,特别是1955年控诉运动之后,中国教会的内地会传统,特别是倪柝生-王明道-宋尚杰的传统,仍然是中国教会的主要灵修依靠。这一传统根植农村,反对文化,反对社会关怀。这是真理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于是三自教会出于苟且强调这一点,他们在“本色化”的自卫运动中堕落爲不信派,而家庭教会出于自义彰显这一点。丁光训先生说:上帝是爱。是的,上帝是爱,经上是这麽说的,但爱不是上帝。上帝是光,但光不是上帝。上帝也是公义,公义包含著罪、审判、永恒之初的拣选和门徒的责任。

感谢神,据说,中国有7800万主的仆人,7800万“主啊、主啊”的敬虔者。然而,在邻居死亡和哭泣滚滚冲击房门的时候,中国也有7800万不认识主的彼得。恐惧和虚僞把我们钉在各各他现场──没有义人,一个都没有!

让我们指著我们所侍奉的永生的耶和华起誓,站在君王和百姓前放胆宣告:无视律法和恩约的北京,你有祸了,你当悔改。

我们愿意在神面前爲中国掌权者,也我们这些“蒙恩的罪人”日夜祷告。

2004年8月9日星期一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