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政法委书记强卫被通告追查 (多图)
 
2004-8-18
 
【人民报消息】北京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强卫等一批高官日前被国际人权组织列为重点追查对象。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称,成立于2001年4月、位于大兴县的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是一个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全封闭式洗脑转化的邪恶场所。该中心以秘密关押所谓「重点案件」学员、实施高频高强度酷刑而著称,先后关押上千名大法学员。法轮功学员称这里是「法西斯集中营」。

该中心最早期是由北京市委副书记强卫、北京市「610办公室」主任刘伟牵头、原北京市劳教局局长周凯东出谋献策建立起来,在北京地区搞所谓的「转化」试点。后来,这种以「法制培训中心」名义开办的「转化洗脑班」在全国各地迅速推广,成为镇压法轮功运动的主要迫害工具。

「追查国际」8月12日发布追查通告,立案追查强卫(北京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刘伟(「610办公室」主任)、马振川(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周凯东(原北京市劳教局局长)及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等个人和单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涉嫌犯罪的行为。

同时被列入此次立案追查的还有郑振远(北京市劳教局局长)、马捷(原新安劳教所所长)、李静(副所长)、李继荣(原新安劳教所四大队队长)、 北京武警总队十一支队等个人和单位。

强卫、刘伟牵头 周凯东献策 组建「法培」中心

追查通告披露:「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2001年4月由北京市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即610办公室)主任刘伟负责组建,以举办「法制教育学习班」为名,多次通过北京各区、县或教工委等单位以蒙骗、绑架的方式将法轮功学员强行送入后进行洗脑转化,如不接受「转化」者即直接送入劳教所。」

一名中国官员曾对《华盛顿邮报》透露,北京早期的镇压其实并不成功,直到2001年春节「天安门自焚伪案」后,才形成了「有效」 的方法。这包括三个方面: 暴力、高压宣传和「转化」。而「转化」是关键,是当局企图在精神上消灭法轮功的主要武器。实际上,转化的最终目地是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目前,全国范围内普遍采用的转化手法,一是在基层办「洗脑班」,二是劳教所实施「暴力转化」。

上述转化的方法,也不是一开始就成熟的。最早是选在北京地区试点,所谓的摸索经验、总结教训,「成熟」后才推向全国劳教系统。

当时强卫是北京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总体负责北京市迫害法轮功的具体实施。他也是后来北京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组建及发动的迫害行动总负责人。

刘伟当时任「610办公室」主任。该办公室是北京市委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的常设机构,在组建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大规模举办转化班的行动中甚为卖力,当时声称两年内北京市至少对近6000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转化。

怎样做才能到达转化的目地呢?最早,原北京市劳教局局长周凯东出谋献策,提出可以在劳教所施行「暴力转化法」,就是高压酷刑下逼迫放弃信仰。北京市劳教局还因此被司法部记一等功。

周凯东本人据悉现因收受巨额贿赂在监狱服刑。民间有传闻说他已经暴毙于监狱中,未得到证实。

当时时值2001年,是中国国内镇压法轮功运动的高峰时期。北京当时秘密抓捕了大批当地学员,以至于监狱和劳教所里人满为患。其间还发生部份学员被分流到东北地区关押。

在这样的情况下,又考虑到「暴力转化法」不适合直接应用到社会上,2001年,周凯东辖下的北京市劳教局,就又试点举办基层「法制教育培训班」,进行帮教转化。此举受到中央有关部门和市委的肯定,并向全国推广。 这就是最早的北京法制培训中心雏形。

法轮功明慧网2001年4月16日的一则报导也证实了这一细节。这是北京地区一名知情的法轮功学员提供的资料:「北京大兴县把原来的天堂河劳教所一分场里的犯人转移到东北和团河,又花了几十万元进行装修,准备作转化厅级以上干部学员的基地。重新命名为『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实在是黑色幽默)。三层楼约七十个房间,……现在干部、职工都在加班,准备这几天先送入大约40人左右。提醒高阶层的学员小心。」

「另外,天堂河农场在原来的五个监狱、劳教所的基础上又在扩建北京女子监狱,增建一处劳教所……那里的管教人员可发财了,去年年底劳教局拨款几十万元奖励这些不法之徒,有的被奖励2万元,外加一套三居室住房。」

被日本政府营救出来的法轮功学员金子容子,曾被关押在北京法制培训中心长达一年半。她获得自由后回忆说:「他们把抓来的大法弟子,劳教所里放不下,就送去洗脑班迫害。」




金子容子曾被关押在北京法制培训中心长达一年半,
这是她在诉说被抓后遭到种种惨无人道的肉体和精神摧残。

追查国际报告显示,这种转化班后来在全国各地迅速推广,在各地也被叫做「法制教育学校」、「法制教育中心」、 「法制教育学习班」 、「教育转化学习班」 「关爱教育中心」 等。举办的单位从省政法委员会到区妇联、从中央机关到街道居委会,无所不包。

据了解,这类转化班,全部是未经任何合法登记注册、不受任何机构监督,工作人员不需要任何法律文件可以拘禁人,打死人可以不负法律责任。不经任何法律程序,法轮功学员可以被绑架来强行洗脑。学员被迫缴纳高额「培训费」(多达上万元)。

谁能活著走出「法制培训中心」?

由于培训中心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一个目地:叫学员放弃信仰,永不再练法轮功,那么,只要能达到目地,就可以不择手段。

说是培训班,思想教育为主,但根据后来从里面出来的学员证实,在培训中心使用暴力酷刑的现象极其普遍,又称为「暴力洗脑」。除酷刑外,其它典型转化手段有:精神疲劳、反覆刺激强化、集中舆论轰炸、离间、收买告密者、威逼、恐吓、利诱等。被转化者被逼迫在精神死亡和肉体死亡之间作出选择。

金子容子回忆说:「有一位女学员被扒光衣服,吊起来戏弄、折磨,当时就被折磨的精神失常,放下来后,不穿衣服就往外跑。恶人们用荒谬的言论和对大法的断章取义来骂师父、骂大法,羞辱学员,让学员服从他们,不然就大打出手。他们把学员打得死去活来,然后拽著学员的手来写骂大法的话,写完后就往学员的胸罩里、内裤里塞。」

「有一位女学员被洗脑班的恶人们折磨了半个月,人瘦的剩下一层皮,走路很困难了,歹徒们就往她脸上抽,整个脸被打得都肿起来了,满脸都是黑紫色。然后帮教们又把她推倒在地上,三个人轮番骑在她身上,用胳膊肘使劲给她摩,专往她的心口、胸部、大腿内侧等敏感处使劲搓。几次昏死过去,醒来后,她们接著折磨,最后恶人们自己的胳膊都磨破了,才停了下来。」

「对绝食抗议的学员,洗脑班就强行灌食。有一个学员在冬天被捆在板凳上,灌了大约2个小时,灌了四大盆盐水,浑身衣服都湿透了,不省人事了。恶人们就一直把她捆在板凳上,坐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第二天早上人都冻僵了,把她放下来都不会走路了。」容子说。



2004年8月7日, 金子容子在日本长野县松本市现身说法,演示她遭受的「死人床」酷刑: 「死人床是由木板做的,两边各有五根绳。他们把我按在床上后,由五个彪形大汉用力拉五根绳,拉到极限后,把绳扣在床上,然后把我两手往后拉,用手铐铐在床脚上。当时我被绑得很紧,动弹不得,就这样我被足足绑了30几个小时。为甚么叫「死人床」呢?因这五根绳勒得太紧,时间一长、它可使被勒处血管破裂、出现内出血,大部份人大约经过十几个小时后就会因出血过多而导致死亡。很多学员就这样躺在死人床上活活地被折磨致死。」

每有新的法轮功学员被关进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就从新安或团河劳教所抽调所谓「精兵强将」的劳教干警和帮教人员对其进行洗脑迫害,通常连夜审讯,不许睡觉。一到夜晚就用录音机对著学员放一种怪声怪调污蔑法轮功的声音,营造恐怖气氛,加重精神迫害。

追查国际的通告指,北京法制培训中心好比是个「法西斯集中营」:「(这里)秘密关押多名被公安部及公安机关列为所谓「重点案件」的法轮功学员,由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北京市安全局非法抓捕后关押于此,北京市劳教局指挥新安及团河劳教所干警执行洗脑转化、国保总队非法预审、北京武警总队安排武警轮班看押,使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沦为国家恐怖主义下的法西斯集中营,非法关押于此的法轮功学员在精神及肉体上遭受极其严重的摧残。」

洗脑班怎么转化人的思想?

北京海淀区是高校、科研院所云集之地,也是李洪志先生在北京最早开始传功的地区。镇压之前,该地区法轮功炼功点多、法轮功学员多。他们中知识份子甚至高级知识份子占了相当比例。中共非法取缔「法轮功」后,这些人仍坚持信仰,因而被开除党籍、公职。

北京法制培训中心成立之初,大批高校学子、科技界精英被送进这里。在北京市教育系统内,北京市教工委成立610办公室,通过各校党委强制各高校教职工、学生放弃信仰。对于不放弃信仰者,市教工委610要求各单位上报名单,由610统一组织、每人须交四五千元,到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强制洗脑。

中共官方媒体曾报导说,北京是在打一场「教育转化攻坚战」。

中国官方媒体自夸:「在北京市有关部门的支持下,海淀区对32个街、乡进行深入动员、周密部署,并精心制定方案,将100名「法轮功」痴迷者送到北京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教育、转化。一个月之后,送去学习的全部转化,创下了该中心一期班教育转化率100%的记录。」

这是摘自《北京日报》 2001年10月25日的官方报导片段:「。。。为了满足大规模转化「法轮功」痴迷者的需要,北京市人民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牵头,组建了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自今年(2001年)4月以来,这个中心共举办了13期法制教育学习班,为中央部委、本市各系统及区县转化600余名「法轮功」痴迷者,转化率在90%以上,在北京市教 育转化工作中发挥了龙头示范作用。全市形成了以市法制培训中心为龙头,各区县、各街乡层层办班的工作局面。典型开路,以点带面,丰台、东城、门头沟、怀柔等区县把成功经验和自己地区的特点相结合,在转化工作上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另外的资料显示,2001年前10个月,仅北京市朝阳区一地就办「转化班」200多期。2002年6月,海淀区委、区政府拨款数百万元,进一步建起了法制教育培训基地。

但是,人们更想知道的是:在洗脑班里究竟发生了甚么?

北大才女、法轮功学员曾铮的纪实小说《静水流深》轰动海内外,记述她在北京女子监狱经受的身心迫害。她说:「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人有思想,有人的道德规范和行为规范,做为一个人最宝贵的是你的思想、你的意志是属于你的,肉体上的痛苦,咬咬牙就过去了。。。至少我的精神是自由的,我可以用我的意志来战胜那肉体上的痛苦,当精神上的痛苦把人的意志摧垮了、再加肉体上的痛苦,人就面临著崩溃。」

曾铮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重述她对转化的体验:「他们就用大喇叭一天24小时在你耳边播放攻击、谩骂大法和师父的恶毒之词,或者把你衣服扒光,摁著你往师父的画像上坐,这样的精神侮辱对任何一个精神正常的人都是难以忍受的,再加上在劳教所连续多少天不准你睡觉,我知道最长的是15天,还有酷刑折磨,精神上的侮辱,很多次我都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就比如我觉得红色的好看,可有一天一个人他非要你说红色的不好看,就算你被逼无奈,嘴上说不好看,可在你的心里,你仍然会认为红色的好看。法轮功学员修的就是真、善、忍,不愿说违心的话,他们却非要逼你说违背自己良心的话,而且只在口头上说还不行,他们的转化是有步骤有标准的,第一步先让你写「保证书」说不练了,第二步要写「决裂书」,第三步是写「揭批书」,要谈自己为甚么跟法轮功决裂,一步一步逼你,让你深刻揭批,可修炼的人都是从中受过益的,怎么也想不出法轮功有甚么不好.而且写短了还不行,这势必让你天天出卖自己的良心,说违心的话,否则不算过关。在劳教所失去的不仅是人身的自由,连思想的自由都不能拥有,你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甚至一个眼神都要向警察汇报,写了「揭批书」还要上台在全劳教所几百号人面前念,然后劳教所的录影机将你录下来,这等于强奸你的思想,最后,你还要帮助警察去转化那些还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让你助纣为疟。」

「你如果不写保证,面对的将是无休止的残酷折磨,也许有人会说:「那就写个保证,那样会好过一点」。一旦你承受不住写了保证,马上又面临著另一种更加痛苦的折磨,不断的出卖自己的良心,直到扒干卖尽为止,他们要把你转化到你真的再也不相信法轮功为止。」

即使面对这样登峰造极的转化,中共仍然想不明白的是,为甚么很多在高压下被转化者,从转化班出来后,多数会马上声明重新坚定修炼法轮功、并声明由于高压迫害中使其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 为甚么在法轮功明慧网上每天刊登数百的全国各地学员的此类声明,天天如此,从不间断?

「十年内明慧网登出洗脑中心的消息 拿你们是问」

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原址是天堂河劳教所,根据到过这里的学员提供的资料:大门前有禁止停车、禁止照像的警告牌,足已看出培训中心工作人员怕其恶行被曝光。院内为了粉饰,表面上没有电网,围墙上画上画,实际四处是摄像机镜头在监控。

据知情人举报,关押在这里的学员由北京武警看守。男武警来自北京武警总队十一支队,这批人曾负责天安门广场的警卫工作,并在广场多次抓捕法轮功学员;女武警来自武警二院等处。

武警在来之前都被洗脑,抵触法轮功。时间一长,他们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都被感动,改变了看法。上面怕他们了解真象,武警被更换得很快。

武警总负责人是北京武警总队十一支队政治部副主任刘某,他曾威胁武警:「如果十年内明慧网上登出洗脑中心的消息,拿你们是问。」

法轮功学员被分别关押在单独的房间,在监室、厕所、水房及楼道里全都设有监控器,每间房都采用隔音装修,并拉上厚重的深色布帘,四盏白炽灯一天24小时亮著,终日不见阳光。15平方米左右的房间,床板很硬,地上到处是用过的手纸、烟头,武警吐的痰,不许打扫,一两个月才可能扫一次。空气污浊,不许洗澡。

学员在洗脑中心每天上午、下午、晚上一般都被体罚坐床沿,不许动。武警两人一班岗,每小时换一次,平均每人有8~10名武警负责。他们把法轮功学员称作「目标」,每隔几分钟就通过门上的观察孔监控记录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如咳嗽、打喷嚏,甚至于睡觉翻身。武警被规定不许和学员交谈。

逢年过节,武警总队和610的头头来查看。两会期间人大代表也曾来参观,但都看不到真实情况。屋内墙上张贴「监所规则」,把洗脑中心当成私设的看守所,楼北是被称作「三部」的小院,监控森严,据说关的是所谓的「大要案」法轮功学员。

知情人提供证据请注意安全


追查国际CD
「追查国际」12日发出通告称,「即日起将强卫、刘伟、周凯东等及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北京武警总队十一支队等单位列为重点追查对象进行立案追查,并进一步核查其犯罪事实,同时将已经掌握的事实和证据提交给国际法庭、人权组织和各国政府,并对其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违法行为进行起诉和曝光,根据「迫害信仰自由的外国官员及配偶和子女不得进入民主国家」的有关法案,将其犯罪记录递交各国海关和移民部门备案。」

「对于因受蒙蔽或胁迫而曾经参与迫害的人员, 如果证实已经悔过且已停止迫害, 并积极主动配合本组织的追查行动, 有立功表现者, 本组织将酌情考虑免于对其进一步的追查和起诉。」


2003年初,北美一批关注法轮功人权的人士自愿组成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该组织的使命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一年半中,「追查国际」已完成并公布了近百篇各类调查报告和追查通告,其行动震慑中共高层。据悉,该组织在中国境内也有为数众多的调查员和情报员,一些调查员来自中共高层和公安内部。

「追查国际」表示,欢迎知情人收集并保存上述人等迫害法轮功的犯罪事实和证据(包括文字、图片、录音、录像等)及其贪污腐败、拥有不法资产尤其海外资产的情况,在适当的时机以安全可靠的方式送交本组织。

「追查国际」称,举报人或知情人若有条件可以将材料带到国外邮寄给该组织。但也同时提醒说,中国实行网络、电信监控,请举报人或知情人注意安全。

(追查国际)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