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1
2345678
91011
 
 
 

1. 薄一波临终前的痛苦 (多图)  (84877次)

2. 黄菊召开温家宝批判会 江西省书记噎个大歪脖儿(多图)  (48157次)

3. 魏星艳强暴案 祝家麟罪责难逃 (多图)  (41672次)

4. 江氏人马异动 传金正日连同最宠爱歌星爆炸中身亡(多图)  (38551次)

5. 新华网这张千载难逢的图片让江泽民震怒不已(图)  (33627次)

6. 江使这毒招儿致胡死地 中国要出大事(多图)  (33258次)

7. 陈良宇怒斥曾庆红演闹剧 胡锦涛警告民为生存而反(多图)  (30508次)

8. 江氏父子露馅儿!四大商业银行爆致命内幕(多图)  (30219次)

9. 曾庆红整温家宝未遂 江害杨尚昆曾是帮凶(多图)  (29975次)

10. 幕僚传闻!江传话给宋楚瑜 曾吴磨刀霍霍矛头指向胡温(多图)  (29844次)

11. 江胡大战忽热忽冷 政治局西郊猛打摆子(多图)  (28779次)

12. 福州政法委书记克隆江泽民 胡锦涛敢揪巨贪立马下台(多图)  (28434次)

13. 吴罗与曾庆红掐死架 胡锦涛解决矛盾有高招(多图)  (28335次)

14. 一条惊人新闻!大陆电视台女主播台湾下海卖淫(多图)  (28017次)

15. 宋平和中央对着干 胡锦涛惊呼干部断层危机(多图)  (27404次)

16. 这两字改动非同小可 薄一波咽不下最后一口气(图)  (26399次)

17. 冲击中共谎言!特异功能者大卫-科波菲尔中国献艺(多图)  (25859次)

18. 一个轰动世界的消息!7月将揭开“诺亚方舟”之谜(多图)  (24771次)

19. 小笑话:海军司令当上军委委员的奥秘(图)  (24317次)

20. 一段新故事!陈至立与江的“生死恋”(多图)  (22989次)

 
 

 
 
2004年5月12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花政府的钱」提着人头上访 王次妞事件曾惊动中央
 
【人民报消息】1991年,提头上访事件曾惊动党中央,但时至今日,当事人依然在上访。目前,王次妞的名字上了洛阳市和嵩县的重点防范人员名单。并被列为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疑难案件的第一名。

据《青年参考》报导,5月8日上午,王次妞再次准备提著装满了上访材料和那件写满了冤情的白大褂,赴省城郑州上访。

王次妞记不清到北京和郑州上访过多少次了。她只记得2003年去北京6次。2004年已经又去了3次。她说,当地官员说她花了政府4万块钱。她曾经很奇怪,后来才明白他们说的是为了阻截她上访而花的费用。

村妇 王次妞

河南省洛阳市嵩县纸房乡石坡村离嵩县县城有17里地,散居了几十户农民,是一条七八里山沟所组成。 山是石头山,没有几棵树。但从山顶到沟底,每一块可能的地方都被农民开垦成农田,种上了粮食,大多是小麦。

石坡村,王次妞,一个大字不认识几个的村妇,在儿子被警察和金矿矿主,活活打死又求助无望下,亲手割下儿子的头颅到北京「告御状」。

一进村,只要向村民问起王次妞时,村民们都说知道:「就是那个割了娃子头去北京告状的老婆儿么!」

王次妞的家,从外面看,还算整齐,是由两间砖、石、土混建的瓦房。但一走进院子,却是难掩的衰败,靠山坡的两间房子都坍塌了一个角;靠山沟这一面由于地基塌陷,房子已经出现10公分的裂缝。

王次妞门前正在条筑一条水泥路,她说:「修这路每个人头50块钱。俺家掏了350。」她生了三个儿子,现今家有7口人,「两个娃子,两个媳妇,都有一个小妞」这是她的二儿子和三儿子。而她的大儿子,亦就是在13年前被警察和金矿矿主活活打死的姚国强。

娃儿命丧金矿

提起13年前的往事,王次妞还是泪水涟涟。

1991年1月,王次妞正在宜阳县的女儿家走亲戚,突然接到丈夫姚贞元的电报:大儿病重,速归。她当时想:大儿子正在县里的工程队盖大楼,不会出什么事故吧? 结果一回到嵩县县城即得到证实。她的大儿子不是盖高楼出了事故,而是被金矿矿主和警察活活打死的。

报导说,据《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1991)洛法刑一判字第69号》(以下简称判决书)的陈述和现场目击者的介绍,我们可以大致了解事情的经过:

元旦过后,因为工程队停工,王次妞的大儿子姚国强跟随叔父姚付中和同村其他几个人到本县大章乡个体矿主白华山的金矿打工背矿石。

判决书称:元月7日早上,也就是姚国强到金矿打工的第4天,「白华山寻找不到放在其屋的280余克黄金,即让其弟与其父到大章派出所报案说黄金被盗。」 大章派出所民警「张亚伟前去处理,张排查给白华山背矿石的数名民工,怀疑黄金系姚国强盗窃。」

而在场的人说,半夜白华山就发现黄金不见了,叫醒已经睡下的民工,逐个盘问。由于姚国强等人前一天晚上在白华山家里看电视被列入怀疑对象。民警张亚伟赶到的时候,白华山已经将最后目标锁定姚国强,一是因为他是新来的,二是白华山认为他晚上看电视的位置能看到白家里屋放黄金的地方。

民警张亚伟单独讯问姚国强。姚国强不承认偷了黄金。张亚伟当即对姚国强进行了殴打。据判决书上说,「张踢姚腿部,打胸部一拳,打一耳光,致姚嘴角流血。」  而据当晚被民警张亚伟和矿主白华山叫到现场帮忙做劝解工作的姚国强的叔父姚付中说,他看到姚国强时候,姚国强已经被打昏过几次,倒在地起不来了。

白华山还用重金引诱姚国强,让他承认偷黄金了。姚国强仍然没承认。于是,张亚伟和白华山扒光姚国强的衣服,开始用皮带等轮番殴打姚国强。姚国强受刑不过,承认偷了黄金。张亚伟和白华山追问黄金的下落,姚国强先后说出5个藏金的地点,均未找到。每次找不到黄金,等待姚国强的是更野蛮的殴打。一直打到第二天凌晨4点。

元月8日上午10点,同样的「讯问」又开始了。这次,除了张亚伟和白华山,打人者里增加了白华山的朋友丁金伟。他们用皮带、导火索轮番抽打姚国强,这个累了就换一个。姚国强被打昏了,就用水喷醒继续打。打到下午,姚国强已经奄奄一息了。「张亚伟、刘普晓与嵩县公安局刑侦队两名民警再次询问姚,姚仍不承认」。 下午4时许,姚国强死亡。

判决书上说姚国强是在4名警察离开后死亡的。而当时的目击者说,4名警察是看到人不行了,赶紧「一溜烟都窜了」。

而且有目击者称:「嵩县公安局刑侦队两名民警」里面的其中一人,其实是当时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李德晨。

心不甘 停尸河滩

看到人被打死了,白华山也慌了,出150块钱雇当地村民赵西民将姚国强的尸体抛到了村旁的小河沟里。经闻讯赶来的姚国强的父亲姚贞元交涉,由白华山出车,将遍体鳞伤的姚国强尸体拉走了。

车行到嵩县县城边的伊河大桥上,亲属们商量,人先不埋,就摆在河滩上,看政府如何处置凶手。就在这个时候,姚国强的母亲王次妞也赶了回来。

13年后的5月8日中午,王次妞再次来到当年姚国强停尸的河滩。这儿,离嵩县的伊河大桥不过10米,与嵩县县城隔河相望。

王次妞指著一个大树桩说:「娃子就是在这儿放了20多天。」王次妞说:当时这棵树很大,王次妞姚贞元以及亲属族人就在树下搭建了一个窝棚,守候著姚国强的尸体,等待著政府的说法。

一位曾经来看过热闹的嵩县居民说,这儿离县城这么近,每天来看姚国强尸体的人「通多著哩」。但政府方面却没有任何动静。

这期间,姚国强的母亲王次妞和父亲姚贞元天天到相关部门打听处理情况。

他们找了县委书记朱广平;找了县长马国敏;找了政法委书记程广才;找了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有的要他们「等等」; 有的直接呵斥他们「滚出去」。

结果等了十几天,不但没等到公安机关采取捉拿凶手的措施,却等到了凶手之一、白华山的父亲在县城里放鞭炮散香烟声称「官司打赢了」的消息。

王次妞和姚贞元气愤难忍。第二天,他们用架子车拉上姚国强赤裸裸的、伤痕累累的尸体,用大白纸写明案情做成旗帜插在架子车上,游行到县政府门前。当时,在县政府门前围观的群众人山人海。他们看到了姚国强的惨状,听到了王次妞的哭诉。

当时,县长马国敏跪在她面前保证公正处理该案,不让她冤枉,请她将儿子的尸体入土为安。

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公安人员说:「当时,全县城都轰动了!你想,儿子叫打死了,凶手一个不抓,放谁身上都受不了呀!」他摇摇头,「人家背后活动哩通厉害哩!」他还说,县长马国敏是个好人,但在那种环境下,「她也没办法」。

割头进京 告御状

听到了县长的亲口保证,县里还给了200斤面粉,出钱买了棺材和衣服,王次妞和姚贞元把姚国强的尸体拉回家了。但没有将尸体掩埋,而是把棺材架在了坟地。用当地的话说,是「囚起来」。他们想看看政府是如何履行承诺的。

事实证明,他们的考虑是对的,自从把儿子拉回家,政府就没有人出面再理会。

这期间,王次妞和丈夫姚贞元仍天天奔走在县城的各个部门,却再也找不到负责人了。惟一一次遇到政法委书记程广才,程广才仍然是让他们「滚出去」。

据王次妞回忆,她说,如果不给她一个答覆,她就要去北京告状。程广才说:「你一个山村妇女,见过什么大世面?!你还要去天边呢?!」

大概就在王次妞抬尸游街之后不久,实际上,政府也曾将凶手张亚伟和白华山抓了起来。判决书上说的,张亚伟「1991年2月6日因刑讯逼供被逮捕」和白华山「1991年1月27日因伤害被监视居住,同年2月1日被逮捕」,应该就是指这次。但是没几天,他们就被放了出来。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人员说,「这事没法说。没法说!打死个人,拘禁几天就放了!」

王次妞绝望了

她从一本书上看到有人把冤死的儿子头颅割下背著到北京告状告赢了的故事,就也起了割头告状的念头。

1991年2月22日,农历辛未年正月初八。王次妞和家人哭过吵过后,「我把刀子磨磨,到正月初八傍黑,把木囚掀了,把头割了,用了点布、卫生纸包了包,背著。旁人都不叫,我就跟疯了样。」

王次妞将儿子的头颅割下来后,包好,背著就走。半夜,丈夫姚贞元和两个女婿追上她,4个人一起登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

次日到北京,王次妞一行打听著找到国务院信访局。填来访登记表的时候,王次妞就让姚贞元写上,他们是背著人头来告状的。「(工作人员)问:人头在哪儿?」俺捣了个瞎话,不敢说在门外,说「人头搁车站。」人家说:「那你去讨吧。」俺又出来,搁外头商量了一会,把人头背进去了。去了,人家那人领著,拐过几道弯,到那间办公室里头。立个人,咱也不知道人家是记者,这就是那人照那彩片登出来了。」

王次妞说,「人家把人头翻过来照相、翻过去照相,」「娃子七窍出血,头发都拽掉剩一点。眼还睁得明晃晃的。」  

王次妞拿出一本杂志,是1994年10月出版的《大千世界》,上面有一篇名为《老妇提著人头进京告状》的文章,讲的就是王次妞。

王次妞击筒鸣冤

据悉,最高人民检察院接受了王次妞等人的申诉。他们在北京住了25天,河南省、洛阳市、嵩县,三级检察院共同派人去接他们。

王次妞躲到厕所里,让丈夫姚贞元去探听案情。

姚贞元听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说说情况,到厕所向王次妞汇报汇报。来回跑厕所跑了4趟。到第5次,姚贞元劝王次妞:「你民跟官斗哩,你能斗赢?!」「咱县里、市里、省里来人,说不叫咱冤枉。还给娃子安排工作。咱走吧。」

王次妞不情愿地从厕所出来了。检察院的工作人员「人家一看见我,那么些人上来,连抓带抬往那车里装。」后来由姚贞元领著,到冷冻库将人头取了。被强押回来了。

回到家,王次妞仍然四处打听案情发展。但是,几个月过去了,省城、洛阳市、嵩县,各级政府和公检法部门,除了催她埋人,没有人给她一个明确的答覆。

按她的话说:「一年紧,二年松,三年放得没影踪。」

尽管王次妞知道凶手被逮捕了,但听说对方「活动得很厉害」。王次妞随即自制了一个白大褂,上面请人写上案情和冤字,穿著开始四处鸣冤。

「我就穿著那白布,在洛阳市跑,一下跑了3个月。我前后用那白布披著,弄这么长那铁筒筒。」

有一次,她到洛阳市检察院门前敲筒鸣冤,里面「出来10来个人,抓住给你抓到楼上」。「我身上(白布)用别针别著,人家抓住我整到那沙发上,有人解,有人抓住你那皮子拧哩,撕拉拉撕拉拉,算是给身上那东西取了取。人家给我制哩老狠,那时候我还有牙,我给你说我也不嫌丑,我照刘庭长那胳膊「吭哧」啃这么大个印。」

专业上访

终于,在案件发生9个月后,洛阳市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于1991年9月11日在嵩县开庭审理了姚国强被打死一案。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殴打姚国强的主犯嵩县公安局大章派出所民警张亚伟和金矿矿主白华山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参与殴打姚国强的丁金伟有期徒刑3年。判处参与殴打姚国强的嵩县公安局刑侦队队员刘普晓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不过,对此王次妞并不满意,因为该判决没有附带民事赔偿。

王次妞承认,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曾经给过她家5000元钱,但既没有说是谁给的,更没有说这钱的名目,只是催她赶快把儿子埋了,所以她认为这只是埋葬儿子的钱。如果说这就是赔偿,她不会要的。「俺一个20岁的娃子只值5000块钱?!」

而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0年下达给王次妞的《不予立案通知书》上写到,王次妞一家一共获得了1万多元的赔偿。除了王次妞承认的5000元钱,还有嵩县公安局于1991年1月30日和31日分两次赔付的5000元。两张收条上都有王次妞的丈夫姚贞元的签名和指印。  

对此,王次妞说他们根本没见到这个钱。她拿出一张有丈夫签名和指纹的信用社收据,让记者与公安局出具的两张收条上的签名和指纹对比。指纹是否符合看不出来,但3个签名明显都不一样。

其实,王次妞上访还有另一个原因。

1991年9月11日洛阳市人民法院在嵩县戏院开庭审理姚国强被打死一案的时候,由于围观的群众太多,等王次妞赶到的时候已经不让人进入旁听了。旁观群众把王次妞举到戏院围墙边的砖垛上。戏院围墙里面有一名值勤干警拉著王次妞的腿向下拉,王次妞摔下砖垛,摔得脊骨错位、盆骨骨折。对此事,一直没有人承认和负责。

王次妞养好伤后,就成为一名坚定的专业上访户了。她的丈夫姚贞元于1997年去世。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4/5/12/31103.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花政府的钱」提着人头上访 王次妞事件曾惊动中央
 
 
「白道中的黑道」──中国公安无法无天 (图)
 
 
深圳爆中国最大邮购诈骗案
 
 
《中国保险报》触怒高层
 
 
四五月的阴谋(一)──大陆传出的几份保密文件
 
 
江使这毒招儿致胡死地 中国要出大事(多图)
 
 
知道吗,你们的罪过是因为长着乳房!
 
 
全世界的记者们:请认清关于当今最大规模的迫害的谎言
 
 
 
中国大面积闹电荒 制造业厂家恐慌
 
 
堤防之溃在于系统的整体腐败——读湖南长沙堤毁报导(多图)
 
 
美军虐囚案的轰动与反思
 
 
中国出口的奴工产品免洗筷和“满天星”彩灯(图)
 
 
银河系长出一条胳膊 五十年天文图要重绘 (图)
 
 
「新唐人」在江泽民的脑袋上盘旋 (图)
 
 
伊拉克虐俘问题令中国总理尴尬 温家宝拒绝发表看法 (图)
 
 
中商部薄熙来再被控告 中组部贺国强又遭调查 (图)
 
 
 
 
薄熙来辽系人马顶着中央干 大连成温家宝新一轮宏观调控焦点
 
 
感觉真好!一个历史故事让我从台湾大选中超脱出来(多图)
 
 
江氏父子露馅儿!四大商业银行爆致命内幕(多图)
 
 
陈良宇拒绝中央命令 上海宝钢新投百亿元和温家宝叫阵(多图)
 
 
冲击进化论!沙特阿拉伯发现巨人骸骨(图)
 
 
“卫生筷”竟不卫生到如此可怕的地步(图)
 
 
魔术师大卫科波菲尔来自仙界?(多图)
 
 
突破「柏林墙」──新唐人无锁码电视节目已全天覆盖中国大陆 (多图)
 
 
西班牙国家法院调查前中国领导江泽民的群体灭绝和酷刑罪 (图)
 
 
北京安徽已开放旅游 世卫不认为疫情已完全控制
 
 
联合国调查逼近 北京重点「清理」上访村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薄熙来访欧非常低调
 
 
温家宝抵达英国 薄熙来日子难过 (图)
 
 
吴仪无法再给江泽民留什么面子了
 
 
黄菊召开温家宝批判会 江西省书记噎个大歪脖儿(多图)
 
 
江西官场黑幕重重 官匪勾结民不聊生(多图)
 
 
 
 
中宣部近日下令禁止报导一桩教育界特大丑闻
 
 
新华网公布毒奶粉品牌 敌敌畏做泡菜畅销外地
 
 
「江贼民」是这样喊出来的
 
 
幽默: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争「状元」
 
 
SARS要真这么传染法儿 人真的没处躲(图)
 
 
母亲节特别介绍:她们走出哀伤 (多图)
 
 
把谎言当作“诚信” 一场中国未成年人的悲剧
 
 
我们的钱是这样来的
 
 
陈良宇怒斥曾庆红演闹剧 胡锦涛警告民为生存而反(多图)
 
 
周正毅喂肥120多上海帮 中央社这消息让江氏父子焦虑(多图)
 
 
陕西商洛发现三千多座崖墓
 
 
人气越来越旺!钢琴演奏家陈瑞斌双喜临门(图)
 
 
北韩龙川大爆炸 金正日政权突然显露「开放」迹象 (图)
 
 
五一期间五起特大事故59人死亡
 
 
我们是这样组织起来的
 
 
温家宝将访问英国三天 香港问题成焦点 (图)
 
 
记者无国界要求温家宝解释南都记者遭关押
 
 
共舰访港 港人「封咪」(图)
 
 
黑龙江双城大搜捕 50多人被捕3人死亡 (图)
 
 
薄熙来可能随温家宝访英 英国警方将逮捕薄熙来备案 (图)
 
 
谁是中国的「疯子」?
 
 
这两字改动非同小可 薄一波咽不下最后一口气(图)
 
 
小笑话:海军司令当上军委委员的奥秘(图)
 
 
看了新华网!俺孩子娘信心大增:陈至立那角儿俺也能当
 
相关文章

沉重的分母  2004/5/7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