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人反对平反六四之谬论剖析
 
作者:司马泰
 
2004-3-14
 
【人民报消息】很具讽刺意味的是,经过中共这十几年关于六四的负面教育而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有些人竟走得比中共还远,在中共把六四从「反革命动乱」悄悄改称「政治风波」,竭力淡化之时,这些人却大喊「镇压有理」,超出了中共当初只想蒙一时并非蒙一世的初衷,搞得中共留给自己的台阶都被这些年轻人给拆了。

这些年轻人青一色是改革开放的既得利益者,他们镇压有理的说词一大堆,就实质讲,其实就是一条「假设理论」:

如果没有果断镇压,中国就没有稳定,就没有这十几年的高速经济发展,就没有外国对中国的仰慕。

温家保在出访美国和最近的两会记者会上被人问到平反六四的态度时,翻来覆去喃喃而语的也是这种「稳定团结发展」之类的东西。

温家保的稳定准确地说是「党的稳定」而非民族的稳定。一个政党,同时「制定法律,解释法律,执行法律」,从理论上就必然是个腐败的框架,对社会而言就是先天不稳定。

第一,中共独裁本身就是中国的最大不稳定因素。

这些年轻人有一个基本的认识误区,就是中共代表国家利益,这是完全错误的。

共产党作为一个政党,早已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利益集团,它必然是自私的,是把党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所以中共常警告说「亡党亡国」,党永远在国的前面,这是中共的基本逻辑。历史上在中共同苏联和日本的交易上已经多次用出卖国家利益来维护其党的利益;近年来江泽民出卖大片国土更是对民族犯下弥天大罪。在其他西方国家,有政党轮替,维护党的利益损害了国家利益时就要下台,这就有个天然的制衡作用,而中共是唯一的执政党,从机制上就对国家有潜在的威胁。

而中共又是一个独裁政党,独裁者的个人行为又常常左右党的政策。独裁者的特征就是贪恋权位,疑神疑鬼,嫉贤妒能,极端情绪化,从人格上就决定了让中共独裁统治中国具有最大的不稳定性。

中共建国以后的历次政治运动就是明证。在改革开放之后,人们都不相信还会有大规模的镇压运动之时,六四惨案发生了;在六四之后,人们认为中共一定会吸取教训,再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时,铺天盖地对法轮功大打出手了,快五年了,还在持续。

中共独裁者永远的出发点就是「不镇压就要亡党了」,「敌人在和共产党争取群众」,所以独裁者出于个人的利益,一定要用「亡党」为藉口动用整个党,进而操纵整个国家机器对群众加以镇压。定下镇压的政策以后,如何制造罪证那是下一步的事了。

明白了中共不可能代表国家利益,而是党的集团利益优先的时候,喊「镇压有理」的这些年轻人,怎么保证在下一次你们自身的利益同党的利益冲突时,中共不作出同样的镇压举动呢?你们高喊「镇压有理」的慷慨激昂不就是在酝酿下一次文革的生动体现吗?

所以,极权的中共对所有人都是个威胁,别看你今天亲它亲得不得了。

第二,中国经济的发展绝不是中共炫耀的资本,相反,是证明中共罪恶的证据。

中国经济有所发展,是中国人民在被中共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以后的自然结果。就如同强盗把一个人从头到脚绑起来了,还要这个人干活,能干出好活吗?强盗一点一点地剪断绳子,这个人活动自由了,劳动效率自然就一点一点地提高了。这算是强盗的功劳吗?正相反,这正好证明强盗过去干的事太坏了。

六四以后,经济增长成了中共维护合法性的基础,崇拜GDP,结果如何呢?

新华社报导,2003年中国贡献了世界经济总量的不到4%,对钢材、水泥等材料的消耗却占到全球总量的三分之一左右,以牺牲环境和后代的机会为代价;在轰轰烈烈的「圈地」热潮中最近几年全国耕地就减少了1亿亩,光是去年,全国耕地就净减少3800多万亩;我国粮食产量自1998年以来连续多年呈现下滑态势,国内粮食价格猛然走高;几年来多数农户收入出现徘徊甚至减收,就是越来越穷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持续扩大,现在已是农民增收形势最严峻时期。(详情就看《「两会」揭露江时代GDP崇拜的恶果》)

可以看出,所谓的「十几年的高速经济发展」根本就不是值得骄傲的事,是一个完全「不科学的发展观」,因为最近中共「两会」才提出了一个所谓的正宗「科学发展观」,就是否定GDP崇拜,不能盲目追求高速经济发展,不然,儿孙们的原料都给糟光了。

所以,用六四以后的15年的高速发展来为中共背书,中共自己现在都有所保留了,咱们喊「镇压有理」的年轻人还懵头懵脑呢!

由于缺乏监督制衡,中共几十年来每一次变革和重大政策出台都是在社会矛盾积蓄到「亡党」的时候,出于维持党的利益,才出来调和矛盾。现在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下,无数的社会矛盾被强行压制住,没有了疏通的渠道,一旦爆发,就如同火山一样,中国必然出现社会的大动荡,一切可能都将从头来过。

那么,你说中共将是民族多大的罪人?

第三,外国人看好中国,同中共毫不相干,只是因为有一个13亿人的庞大市场。

换了任何一个政党,外国人就不看好这个大市场了吗?这是中共盗取由人民自己构成的财富来吹捧中共,灌输给这些「喊镇压有理」的年轻人,弄得他们有时连常识都没了。再举个例子。

一朋友爱国爱得很,天天叫中国有多富。不幸地是中共出了个「一号文件」,中共自己都在叫穷了,咱们的爱国人儿却不买帐。我问中共官方出版的资料显示河北安徽的好多农民如何如何穷,你猜对方说啥?他说「那些地方本来就穷嘛,我说的中国富了,不包括那些地方。」我就奇怪了,我问道,自古以来河北安徽是不是就是中国领土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份?这句中共常用的爱国主义广告词把对方一下弄懵了。

就是说,很多高喊爱国的人,天天说外国人仰慕中国的人,在他们的潜意识里,早把中国的领土出卖殆尽,只剩下「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上刀山下火海一定要统一的台湾了。

第四,民主概念太泛,人天生一张嘴,不如还人民言论自由,不费中共一分一喱。

一个政府独裁执政,缺乏监督制衡,稍有逻辑的人都知道这种系统不稳定。让人民说话,是一个最基本的监督政府的手段。比起如何推行民主,还给人民言论自由的基本人权,则是又有效又可行的。

这个基本要求,竟也遭到「镇压有理」者的强烈反对:说温饱才是基本人权。

我说,如果人要饿死了,不让他说话,或者不让看到的人说话,外界就不知道,他如何得救呢?

他们说,人没有饭吃,如何说得出话呢?

这就是中共典型的强盗逻辑。

中国有13亿人,他们是不是都还活著?还有一口气?活著就能说话,就应该让他们说话。如果说言论自由了,国家就不稳定了吗?

SARS期间从不让说话到让说实话,中国倒了吗?谢天谢地,因为允许讲真话,民族方才躲过此一大劫!

参考资料:

「两会」揭露江时代GDP崇拜的恶果 http://www.dajiyuan.com/gb/4/3/10/n482345.ht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