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今日新聞:周永康的癮好「尿泡飯」(多圖)
 
鮑光
 
2004-2-6
 
【人民報消息】不是我對周永康格外關注,是因為新華網今天有一篇關於四川省的事、並且牽扯到公安身上,我就不能不把其和前任四川省委書記、現任公安部長的周永康聯繫起來。

「尿泡飯」是什麼呢?是靠對賣淫嫖娼進行罰款的創收。

新華網2月6日的「言論角」裡有篇文章,題目是《有感於四川公安不吃「尿泡飯」》

文章說,四川省公安廳前不久正式宣布:2004年,四川公安機關將首次不再下達「罰款任務」。(《新京報》1月22日)這簡明扼要一句話,可謂「一鳴驚人」,包含有很多信息,也可以給我們頗多啟發。

文章還說,首先,既然是「首次不再下達」,那麼言下之意,就是公開承認了過去確實年年下達過 「罰款任務」?其實,下達「罰款任務」的又何止四川,只不過各地對此諱莫如深,不承認罷了,事實上怎麼樣,大家都心知肚明又心照不宣。

周永康是2002年12月28日被江澤民任命為公安部部長的,也就是說在此之前,一直花樣翻新地率領著四川公安吃著「尿泡飯」。

四川公安廳廳長毫不掩飾地說:由於過去辦案經費短缺,「皇糧」不夠,四川地方公安多半用拉贊助、攤派、罰款等「雜糧」形式補缺,同時還開闢了靠對賣淫嫖娼進行罰款維持辦案的「尿泡飯」收入。

周永康這個四川省委書記怎麼當的?「皇糧」都用到哪裏去了?他吃得肥頭大耳的,隨便奸污賓館女工作人員,卻要讓公安靠吃「處女嫖娼案」的「尿泡飯」維持下去。

現在周永康當了公安部長,是否全國的公安都面臨吃「尿泡飯」的前景?


哪裏能伸冤?
文章說,那麼,下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是,四川公安帶頭不吃雜糧、「尿泡飯」了,其他地區怎麼辦?特別是那些屢屢發生「處女嫖娼案」怪事的地方,那些還在大吃「尿泡飯」,吃出甜頭的地方,能不能也見賢思齊,痛下決心,也公開宣布從此只吃皇糧,不吃雜糧,更不吃讓輿論和公眾一再詬病、臭名昭著的「尿泡飯」?

這個問題問得好,這就要看周永康對「尿泡飯」的癮好有多大。

文章說,另外,要徹底堵住吃雜糧、「尿泡飯」的口子,光靠一紙禁令還不行。「要讓馬兒跑,還得餵馬兒草」,這也就是說,必須把皇糧補足,讓幹警們不再為辦案經費頭疼費神,不要逼著他們去「另闢蹊徑」,搞邪門歪道去「創收」。

補足皇糧這個問題可不好解決,別的不說,光《爭鳴》雜誌2月刊透露的幹部公費出境,就年耗三百億美元,約等於二千五百多億元人民幣。

幹部公費出境經費開支超標最突出的省市有:廣東省、上海市、江蘇省、山東省、福建省、浙江省、遼寧省、河南省、湖北省、湖南省。

最突出的城市,有:上海市,每年十億八千萬美元;深圳市,九億四千萬美元;廣州市,八億六千五百萬美元;北京市,八億二千一百萬美元;重慶市,七億六千八百萬美元。其他如瀋陽、南京、福州、天津、濟南、大連、武漢、長沙等市,也都超過七億美元。

上海市的區、局一級幹部,每年有四分之一以上,在境外考察、參觀、訪問、學習。深圳特區的區、局級幹部,有二分之一以上,常年在香港、澳門特區參觀、訪問、學習。深圳特區的區、局級幹部個人出境津貼,每年平均二萬至五萬美元。

看看深圳每天平均600起刑事案件,就知道那裏是什麼樣的官員在管轄。這些官員花著國家的錢能到境外幹什麼!


這就是中國的警察
文章還說,四川省的辦法是,省政府通過了《關於建立縣級公安機關經費保障機制的意見》,使公安辦案經費確實真正得到保障。2004年,四川公安機關將首次放下「罰款任務」的包袱。同時,該廳廳長鄭重宣告:「皇糧現在充足了,我們再次昭告,如果再搞亂攤派、亂罰款,一律殺無赦。」

警告是必要的,刑罰也是必需的,到死刑的份兒上也決不能放過,但一個公安廳長的「鄭重宣告」就能當作法律執行,想「殺無赦」誰就「殺無赦」誰,就成了國際笑話了,外電評論咱國家只有強權沒有法律。

文章最後說,新春伊始,萬象更新,那些還在吃雜糧、「尿泡飯」的公安部門,也到了下決心「忍痛割愛」的時候,道理很簡單,需要的是拿出點「壯士斷腕」的氣魄和果敢。

嗚呼,戒掉「尿泡飯」的癮好,就需要到「壯士斷腕」的程度,那要想治理好中共的公安隊伍,恐怕把周永康大卸八塊,也難如願。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