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南巡 胡錦濤失策
 
作者:敖峰
 
2004-2-20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南巡」,公開對政經大事發號施令,無疑是對胡溫班子的極大輕蔑;而胡溫新政由於沒有新思維,已經開始褪色。

踏入猴年,中共第四代推行了一年左右的「胡溫新政」,其光彩正在褪色。猴年將臨的大年三十,胡錦濤又施展親民作風,跑到河北一農民家中,盤腿上炕和農民一起包餃子過年。這個鏡頭被官方媒體大肆播放,但海內外輿論對此不感興趣。春節過後,胡錦濤展開「登層完成了表面上的最高權力的「新老交接」,江澤民雖然緊抓權力不放,繼續出任中央軍委主席,用槍桿子控制黨政大局,但是,在「體制」上他還是要「避嫌」,不宜以中央軍委主席的「武夫」身份直接和公然干預國家政務和經濟事務。政務、國務、經濟事務第一線的工作是由胡錦濤、溫家寶出面負責處理的。

然而,這套與「體制」臉面相關的表面文章和運作方式,現在都被江澤民的公開表演、直接插手破壞了。這除了說明江澤民本人不甘寂寞之外,更重要的是,經過一年多的權力較量,江澤民不把胡錦濤、溫家寶放在眼裡,更加不滿意他們一年來的所作所為,要顯示出自己在中國政治、經濟、社會生活各方面巨大的影響力。
「扈從」人選顯玄機

這次江澤民南巡「扈從」人的挑選很能說明問題,也很能透顯出老江的政治心思。李長春是中共政治宣傳工作的最高掌門人,江澤民把他帶在身邊,說明自己完全控制著整個中共的輿論導向,不僅緊抓槍桿子,而且也緊抓筆桿子。有道是「槍桿子、筆桿子,奪取政權靠這兩桿子,鞏固政權也靠這兩桿子」。現在,江澤民把這兩桿子都抓在手裡,是在向世人炫耀他的權力,也是在向胡錦濤示威。

曾培炎是負責各項經濟工作的國務院副總理,江澤民把他帶在身邊,是要說明自己不僅抓軍權、抓筆桿,而且還在管經濟,還在「治國」。這一年,中國經濟有百分之九的增長,並非只是胡溫班子的功勞,我老江才是背後主導者!

蕭揚是中國最高法院院長,江澤民把他帶在身邊,是要「正告」世人,在掌握槍桿子的太上皇面前,「法」不過是自己的跟班、下級、婢女!胡錦濤剛上任時,打的第一炮就是「維護憲法權威」,鼓吹「一切政黨團體、國家機關、武裝力量都要服從憲法」,不得有「淩駕法律之上的特權」,矛頭直指以普通公民和黨員之身「無法無天」 以槍淩國欺黨的江澤民。現在江澤民就是要擺出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勢,擺出「武裝力量」、槍桿子第一的架勢,讓「法」臣伏於自己的腳下。蕭揚給他當跟班,就是活樣板,就是向胡錦濤還以顏色。

江澤民的趾高氣揚、目中無人,胡錦濤、溫家寶等中共第四代領導人當然看在眼裡,海內外輿論、國際社會也看在眼裡。江澤民當然也清楚,他這樣做非常犯忌,但他「無所畏懼」,這不僅是出於個人性情,更重要的是出於政治斗爭、權力斗爭的需要。

胡江人馬各有優勢劣勢

胡溫一方,江系人馬一方,各有優勢,各有劣勢。從政治斗爭的發展來看,雙方都在盡量發揮自己的優勢,攻擊對方的劣勢。而胡溫這邊,一年多來似乎是主動出擊比較多的一方,老江和江系人馬則是守中有攻,穩紮穩打。經過反覆較量,胡溫的攻勢戰果有限、名大於實,而老江和江系人馬則腳跟甚穩,權力續增。

胡錦濤不是一個有獨立思想、眼界開闊、有謀略、有魄力的政治家。他的思想囿於「社教,」語言常在「文革」,完全沒有新思維。他企圖用毛澤東對付江澤民,是完全開錯了藥方,打錯了牌。這樣做,不僅鞏固不了個人的權力,而且完全解決不了中共黨內外、國內外嚴峻的現實問題,也不可能在他的周圍凝聚中共黨內和社會上的健康力量。他的手中沒有政治上號召天下的旗幟。

一上臺,胡錦濤先打出「憲法牌」,後打出「親民牌」,又打出「政改牌」,再拋出「新三民主義」,所有這些針對江系勢力的政治攻勢,這些為他贏得過掌聲和給人帶來某些希望的行動都是浮光掠影,夏日驟雨,沒有帶來任何實質上的政治績效。

在打擊江系勢力方面,胡錦濤曾以「沙士風暴」、潛艇事故、周正毅案展開進攻,但也是徒勞無功。衛生部長張文康雖被撤職,但事後很快「恢復工作」「另有重用」;潛艇事件胡錦濤想藉此「總結教訓」,打擊老江「治軍無方」,插手軍權,但結果卻是老江藉此調整海軍領導班子,對軍隊的控制更加嚴密。

周正毅案件剛曝光,就被江系人馬掌控在自己手中,胡錦濤無法借此做文章。江系人馬還在此案中狠狠整肅為民請命的鄭恩寵律師及一 些控告「上海幫」 殘民以逞的上訪人士,大有「殺一儆百」的味道。

胡錦濤與華國鋒

經過一年的觀察,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發現,無論從思想上、作風上、能力上以及平步青雲、榮登大寶的政治經歷上來看,胡錦濤有點像當年的華國鋒。在思想上,華國鋒以堅持「兩個凡是」著稱(凡是毛主席的指示都要照辦,凡是毛主席做出的決定都要遵循),胡錦濤則鼓吹「兩個任何」(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要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旗幟);作風上,華國鋒貌似敦厚樸實,平易近人,胡錦濤也不斷展示親民,謙恭低調;能力上,華國鋒無謀無斷,碌碌平庸,胡錦濤也只是規行矩步,謹小慎微,全無開拓創新、高屋建領的魄力。

在政治經歷、榮登大寶方面,華國鋒受知於毛澤東,從地方幹部、封疆大吏到坐上皇位,皆一路順風,未曾在黨內殘酷政治斗爭中打拼過,基本上是屬於 「受保護動物」 而步步高升的。

胡錦濤則受知於鄧小平,從團幹部、封疆大吏、黨中央負責人到坐上皇位,也是一路順風,按部就班的「順利接班」。華國鋒、胡錦濤平步青雲的過程中,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小心謹慎,莫犯大錯。如此這般「造就」出來的「皇帝」能有多大作為?

於是,我們看到,華國鋒徒有「英明領袖」的虛名;不到五年就被廢黜。現在胡錦濤連「第四代領導核心」的虛名也沒有;上臺一年多以來的所謂「新政」已成強弩之末。這個打著毛澤東烙印的「新政」更是露出了守舊倒退的底蘊。華國鋒昧於潮流垮於「兩個凡是」,胡錦濤若敗於「兩個任何」,難道不是符合歷史的邏輯嗎?

思想「毛化」失人心

胡錦濤之所以走到這一步,原因有三: 一是他的思想底子、理論底子基本上是「毛化」;二是他還跟不上時代潮流;三 是他以為不得人心的江澤民可以用毛澤東的那一套去懲治,去擊潰。

胡錦濤從青年時代起就是「黨的好孩子」,他入黨甚早。清華大學畢業後,即留校當政治指導員,說明他的思想有多紅,對毛澤東思想的學習和領會有多深。由於思想「毛化」,胡錦濤雖然深入基層、民間,雖然也接觸外面的世界,但他不能真正看清、了解時代潮流無論中外都是爭民主、爭自由、爭人權;不能真正看清、了解這一 時代潮流對解決中國問題的迫切性、根本性;不能了解這些普世價值觀的真正含義和作為人類最高文明的巨大價值。

江澤民「執政十三年」,政治腐敗、道德淪喪,假大空盛行,黨的官僚、特權階層與人民群眾勢如水火,冤獄遍於國中……,這些胡錦濤是看到了,也知道這裏面蘊積著極大的民憤。他想用毛澤東「黨的好幹部」的標準針砭「時弊」,重振「黨風」,以挫江威。然而,這個算盤是打不響的。上述弊端已是病入骨髓的制度問題,非政治體制改革不能去其病,搬出老毛的種種說教,只能讓人覺得黔驢技窮!

2004年2月動向雜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