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恶梦缠绕的孩子们 (多图)
 
2004-10-15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10月15日报道) 河北省石家庄市的失去母亲的王天行一出世就随父母过著流浪的生活,由于经历了多次警察随意敲门、查户口、抓人的事,现在2岁的天行一听到大点的敲门声,他会条件反射一样哭喊著「怕」,同时不顾一切的、跌跌撞撞的跑向大人。失去父亲的王博如晚上睡觉一有声音,他就惊醒了不敢睡,怕一觉醒来,警察又把妈妈抓走了。王博如不到15岁已经历多次被抄家、父母被绑走。

王博如的母亲冯晓梅、父亲王宏斌与王天行的母亲冯晓敏、父亲王晓峰都是法轮功学员。冯晓梅与冯晓敏是两姐妹。由于坚持法轮功信仰,两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如今已残缺不全。王博如13岁时失去父亲,王天行则在1岁10个月时就失去了母亲。

明慧网日前报导了这两个孤儿的近况。

目前冯晓敏的儿子王天行由姨妈冯晓梅抚养。由于姨妈白天要工作,小天行的姥姥、姥爷从东北农村老家到石家庄来照看孩子。这两位60多岁的老人,白发人送黑发人,在不到一年中,先后失去了大女婿和二女儿。为了照顾老人的情绪,冯晓敏的照片、衣物全都收起来了。

* 两岁幼儿最怕大声敲门




可爱的小天行




小天行的妈妈冯晓敏




小天行和妈妈亲密的合影




小天行和妈妈亲密的合影

王天行,在娘胎里就和父母一起流离失所,2002年7月31日出生,一到人世就跟随父母过著颠沛流离的生活;在他一岁十个月时,又失去了妈妈,他甚至还记不清妈妈的模样。在殡仪馆,有法轮功学员把他抱去了,看到妈妈的照片,他突然用手指著大喊「妈妈」,没有人忍心让他看到妈妈的遗体,怎么能让他理解妈妈不是睡著了,而是永远的没了,再也见不到了。

小天行在逐渐懂事,会说很多话,偶尔会说「妈妈哭了」,「妈妈上医院了」,「爸爸上班了」等。有时正睡觉会突然醒来,大哭想妈妈,要爸爸,可能是做梦了。别的小朋友叫妈妈,他也会喊妈妈,摔了跟头,他也会哭喊妈妈。偶尔他也会认出妈妈的衣服,抱在怀里不撒手。每当这时在场的人都会忍不住流泪。

警察随意敲门、查户口、抓人的行为,在小天行幼小的心灵中留下的深深伤害。一听有大一点的声音,特别是敲门声,他会条件反射一样哭喊著「怕」,同时不顾一切的、跌跌撞撞的跑向大人,并揪住衣角躲在身后。

由于王天行的父亲王晓峰在610办公室的黑名单上,而且冯晓梅家至今有人监视,王晓峰无法与儿子团圆,甚至不能去看看他。

* 10岁孩童被迫流浪

王宏斌的儿子王博如,今年15岁。在他10岁时父母被抓;两年后父亲被非法劳教,同时母亲被迫害流离失所下落不明;一个多月后母亲又奄奄一息;再后来父亲一天天憔悴离开人世;然后亲密的小姨也离开人世。博如真怕一觉醒来,没了妈妈。冯晓梅说,晚上睡觉一有声音,他就惊醒了不敢睡,总是用手使劲抓住妈妈的胳膊才能睡著,下定决心:警察要抓妈妈,他就跟著。




王宏斌、冯晓梅及儿子王博如的合影




99年以前爸爸妈妈为王博如庆祝生日




王博如和妈妈冯晓梅及姨妈冯晓敏




王博如

王博如目睹过公安一次次像土匪一样的抄家。1999年7月20日凌晨,20几个便衣突然闯入家中将夫妻同时抓走,抄家,那时王博如还不满十岁,被吓得哇哇大哭,而后的50多天没人照管,四处流浪,腿染上一种疮,常流脓和黄水。

后来,王博如在殡仪馆经历过和亲人的生离死别;他很懂事,为了不让姥姥姥爷伤心,都是他陪妈妈去殡仪馆。

* 冯晓敏

冯晓敏生于1970年,毕业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一所大学。在姐姐冯晓梅和姐夫王宏斌的影响下,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2001 年5月,冯晓敏因随身带「法轮大法好」不干胶,被石家庄市东华路派出所巡逻警察抓走。东华路派出所史指导员和警察方志勇用刑逼供,致使冯晓敏几次休克急救。史指导员指使方志勇撕下病历本中病危医嘱,强行将冯晓敏送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关押。冯晓敏绝食绝水20多天,身体极度虚弱,几次出现生命危险,才被释放。为避免再遭受迫害,冯晓敏与丈夫被迫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2002年5月下旬,冯晓敏被一好心人送到她姐姐家,当时冯晓敏已经神志不清,送医院急救后5天去世,确诊化脓性脑炎,抽出来的脑积液都是淡黄色的,其实是脓。医生怀疑脑部曾受过袭击,家属也怀疑冯晓敏曾受过警察毒打。家人见到她时,她已经不认识人,常常把谁都当成警察,嘴里还在喊著不许警察过来迫害她。

2004年6月1日冯晓敏去世,终年34岁。

* 王宏斌

王宏斌,毕业于长春邮电学院,原河北省电话设备厂工程师。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1999年7月20日凌晨,王宏斌夫妻俩被石家庄警察从家中非法抓捕,只留下一个上小学的儿子。王宏斌被非法关押3个月,于1999年10月份被释放。

2000年,王宏斌夫妇被工作单位非法逼迫辞职,全家失去经济生活来源。

2000年12月5日,王宏斌家被石家庄610、石家庄长安分局等非法抄家,王宏斌被带走,遭到刑讯逼供,然后被非法劳教2年,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2大队。

在劳教所,王宏斌经历了肉体和精神的极度摧残,非常痛苦。后来因胃痛吃不下饭才被二大队恶警送去医院检查。

2002年11月份,王宏斌被释放回家。身体已经被摧残得非常虚弱,出虚汗,剧烈咳嗽,整夜难以入眠,身体健康急剧恶化,于2003年10月9日去世,终年39岁。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