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承受──迫害毛骨悚然 (圖)
 
2003-9-5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湖北黃岡工業學校教師歐陽明,因修煉法輪功,被當地公安局幾度抓捕關押,飽受虐待,最後被折磨出肺穿孔,於2003年8月20日死亡。本文是知情人投書明慧網,回憶近四年歐陽明遭受的迫害,期間看守所、勞教所所使用的酷刑上百種。)

2003年8月20日下午狂風大作,天昏地暗,傾盆大雨席卷黃州城。而就在這一天,湖北省黃岡工業學校優秀教師歐陽明離開了人世。給親人們、特別是年僅十三歲的女兒留下了無限的悲傷及無盡的思念。

為了告慰歐陽明的在天之靈,特將他近四年被迫害的部份經歷寫出來。

孝子、高材生、優秀教師

歐陽明原是湖北黃岡工業學校教師,華中理工大學畢業的高材生,曾以優異的成績取得了出國留學的資格,但他的父親不希望自己的三個兒子都在國外,想留一個在自己身邊,於是偷偷地將歐陽明的通知書撕了。歐陽明理解父親的心情,放棄了出國的念頭。

歐陽明一直對邊緣科學很感興趣,經過理性的思索後,1994年初就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不僅身心受益,而且改掉了以前的暴躁脾氣。他在工作上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淡泊個人名利,關心學生,深受學生愛戴。歐陽明是有名的孝子,他兩個哥哥都在國外,一個哥哥在澳大利亞,另一個哥哥在德國。其母親癱瘓在床多年,完全靠他和愛人料理:每天幫母親擦身,背母親大小便,晚上還要幫母親翻身,每天忙到晚上一兩點,但他卻從無怨言。俗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但歐陽明卻數年如一日地精心服侍癱瘓在床的母親。

酷刑上百種、迫害近四年

在法輪功被非法打壓後,歐陽明於2000年1月15日,進京上訪。國家信訪辦不但不接受法輪功學員,反而成了公安無理抓人的場所。在上訪無門的情況下,歐陽明孤身一人到北京天安門廣場煉功,被帶回黃岡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飽受非人的折磨。

一進去就開始走過場,「上菜」(指酷刑)108種。如:「定心錘」(背貼墻,然後犯人們照心臟部位猛擊,直到都打累了為止);「紅燒肉」(拳頭擊臉,要把臉打成象紅燒肉一樣);燒蹄花(重物擊腳趾、手指)等等。打完後還要讓歐陽明以一個固定姿式(如站、蹲等)長時間不讓動。犯人們所說的「108道菜」,他樣樣都承受到了,每天的拳打腳踢更是家常便飯,因此身體受到了極大的損傷。還被強迫蹲在犯人面前,犯人將其小便拉在他臉上,人格受到極大的侮辱。

後由於他堅持學法煉功,惡警所長黎明將其換到暴力刑事犯的號子,叫犯人「侍候」,犯人們蜂擁而上,將其毒打,打得皮開肉綻,臉被打變了形,臉上的傷口流血兩個多小時都止不住,全身被打得青腫。

就是這樣惡警仍不罷休,讓歐陽明戴「穿心鐐」(手鐐、腳鐐又穿一個鐐,有六七十斤重,人不能站立,只能爬行),十天後才解鐐。

在這期間,歐陽明的母親去世。他想去看母親最後一眼的請求遭到黃岡610辦公室和公安局的拒絕。釋放之後,在他哥哥的幫助下,歐陽明又有一次出國的機會,但他認為法輪大法還在蒙受不白之冤,於是決定留在國內繼續向政府與世人講清真相。

在610的施壓下,單位將歐陽明開除公職。在各種強大的壓力下,妻子也被迫與歐陽明離婚。

2000年4月至5月期間,歐陽明被綁架到黃岡市「洗腦班」。當時610、政法委、公安局一科及單位一共七人恐嚇、威脅並強逼歐陽明簽字,遭到歐陽明的拒絕後,他們就將歐陽明戴上手銬,並將其全身衣服扒光,強迫其做侮辱大法和師父的事。為了不辱大法和師父,他以去衛生間為由想從二樓跳下走脫,雙腿踝骨粉碎性骨折、尾椎骨骨折,被送進醫院,大小便無法自理,而且痛苦至極。期間公安一科科長周郁華還曾兩次上醫院恐嚇,強逼他放棄修煉。出院之後他腿腳一直不方便。

因歐陽明對大法堅修不移,而且年輕又精通電腦,所以一直被邪惡之徒列為迫害的重點,公安不惜人力、物力、財力經常跟蹤他。2000年11月的一天,當歐陽明到一學員家的門前時,被幾個跟蹤的人綁架,挨打並搜身,查出幾張真相傳單。然後由此又關押一個多月,這次在看守所的遭遇也不亞於第一次進看守所所承受的折磨,而且還有一死刑犯充當所長黎明的打手,黎教唆其打歐陽明,那人照臉一拳下去,歐陽明頓時鮮血直流。

2000年11月的一天,當歐陽明到一學員家的門前時,被幾個跟蹤的人綁架,挨打並搜身,查出幾張真相傳單。然後由此又關押一個多月,這次在看守所的遭遇也不亞於第一次進看守所所承受的折磨,而且還有一死刑犯充當所長黎明的打手,黎教唆其打歐陽明,那人照臉一拳下去,歐陽明頓時鮮血直流。

2001年5月,歐陽明獨自一人到黃岡師專學校發真相傳單,又被關進了第一看守所。一進看守所就遭到犯人毫無人性的毒打。他在裡面絕食、絕水抗議非法關押,每天被強行灌食兩次,每次都是五、六個人將他踩在腳下,用各種鐵工具將他的嘴撬開,野蠻灌食,門牙被灌食撬斷了一半,而且第一看守所裡所有針對犯人的刑具都在歐陽明身上用過,那種痛苦的承受聽起來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歐陽明絕食78天之後,人瘦成了皮包骨,幾乎被摧殘得奄奄一息。但仍然被送進武漢獅子山(戒毒所)非法勞教一年。在獅子山,他不背監規,不喊報告,不配合一切邪惡的要求,因此每天受體罰,如「挖墻」(頭頂頂墻,上身和下身成九十度直角);貼墻(背靠墻,頭和墻之間夾一張紙,兩手與兩腿外側間夾一張紙,兩腿之間夾一張紙,而且不許紙掉下來),每天晚上只讓睡一、兩個小時,這樣的折磨長達半個多月。後來播放誣蔑大法的錄像,歐陽明不看,在下面背經文,並寫下傳給其他學員,因此又受罰,管教讓他每天坐十幾個小時的小板凳,又不讓動。歐陽明的臀部都坐裂開了,流血水、流膿,持續了二十多天,承受到了極限。後來在沒有勞動任務時,白天軍訓,晚上坐凳,睡很少的覺;有勞動任務時,由於強度大不能完成,每天晚上受罰,也只讓睡一個多小時。

後來管教為了給他洗腦,不知找了多少人來給他洗腦,要求他放棄修煉。因為他學識淵博,再加上他多年來修煉的切身體會,因此他旁征博引,說得有理有據,讓那些在高壓下放棄了修煉的人重新走上修煉;有的管教人員也明白了大法好;心理專家對他洗腦的話被他駁得體無完膚,並誠心地說佩服;就連包夾他的犯人都明白了真相。因為歐陽明不配合迫害,犯人都受牽連,他們不但無怨言,反而說「我們願意為歐陽老師站軍姿受罰。」管教使用各種方法強行逼他放棄修煉,但陰謀都未能得逞。後歐陽明在不背監規、不寫「保證」的情況下堂堂正正走出獅子山勞教所。

歐陽明在獅子山被無條件釋放回家後,還經常被公安跟蹤和騷擾。

為了講清真相歐陽明在網上寫信,結果他回家不到一個月又被綁架進了第一看守所。這一關就是一年多,而這一年多所承受的肉體上的折磨和精神上的打擊比以前所承受的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特別是精神上對他的摧殘。

在這麼長的一段時間裡,功友節衣縮食無數次送給歐陽明的四季衣服、鞋、襪、日常用品、托人送進去的湯,以及陸陸續續送去的一、兩千元錢(粗略估計),歐陽明卻什麼都沒收到。歐陽明感到很奇怪,也曾問過管教,但他們卻欺騙他,說沒有一個人給他送東西。在四百多個日日夜夜孤寂無援的痛苦中,歐陽明好不容易有機會托一個外勞的犯人帶口信給一大法弟子,讓她送點內衣。後來犯人不但沒有把口信帶到,反而欺騙他說:「她說不認識你。」在殘酷的肉體折磨和沉重的精神摧殘下,他的承受已經到了極限。身體根本就支撐不住。就從今年的五月份歐陽明開始連續發燒、咳嗽,每餐只吃雞蛋大一團飯,身體出現嚴重的病態。也就在這時傳出了歐陽明被非法判兩年勞教的消息。

在5月15日的接見日(未判勞教之前不允許任何人見),有許多同修及一位親戚去接見他,但看守所藉口薩斯流行而拒絕接見。而管教在這樣人命關天的時刻卻欺騙去看望歐陽明的人,說歐陽明在裡面很好。

肺穿洞、奄奄一息

到6月,歐陽明的身體已完全不行了,他出來後說他曾經快死過去,如果再晚出來兩天,一定會死在看守所。而且公安一科科長周郁華也曾向人透露過,歐陽明活不了多長時間。在這樣的情況下,公安帶著口罩(因為公安說他有傳染病)將歐陽明送往沙洋勞教所。因歐陽明已奄奄一息,而且肺上有一個大洞,勞教所拒收。拉回來後警察又將歐陽明送到第一看守所關押。第一看守所惡警這時才怕歐陽明死在裡面擔責任,找到歐陽明已離異的愛人,將其送進市結核醫院,經檢查:腎功能衰竭,肝功能嚴重受損、心臟病、乙肝、肺部空洞、糖尿病等等多種嚴重病,醫生束手無策。一個年輕力壯的健康人在幾年的不斷非法關押中被摧殘成這樣。

治療四天后沒有多大效果,而且還有警察去醫院騷擾,惡狠狠地逼問他有哪些法輪功學員來過醫院看他。在這樣的情況下歐陽明於是提出想回家療養的要求。剛到家之後不久,警察周郁華和陳樹明又找上門來繼續騷擾,陳樹明還威脅說:「老子還要將你抓進去。」

身心衰竭、含冤辭世

歐陽明擔心警察繼續迫害,在家住了十余天后,於是提出想離家找一個警察不容易騷擾的地方住。他說他在這些年來的關押當中每天的承受都處於極限狀態,而且時時刻刻都可能被迫害致死。功友就幫他租了房子照顧他的起居。在七月下旬和八月上旬期間,公安局的一些警察,如周郁華、陳樹明等還到處找歐陽明,並揚言不會放過他。在這樣一種強大的精神壓力與身體的嚴重衰竭下,歐陽明於2003年8月20日不幸含冤離開人世。

(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