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事件」──一場震驚天地的陰謀 (圖)
 
作者:李一鳴
 
2003-9-5
 
【人民報消息】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齊聚中南海外圍,一時石破天驚,中外轟動。對此同一事件,社會各界的評論卻截然不同。國際社會高度稱讚「中國政府開明接受百姓建議」,「中國民眾素質提高」,而大陸的官方媒體則在7月20日鎮壓法輪功後對此進行了連篇累牘的口誅筆伐,聲稱是法輪功學員圍攻中南海,是1989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政治事件。

中南海事件,是國際社會關注法輪功問題的起點,也是江澤民自己聲稱的打壓法輪功的最大理由。因此,了解中南海事件,將有助於我們更好地了解這場持續了四年多的對法輪功的全面全面鎮打壓。同時,被專制統治了數千年的中國社會,為什麼還會有萬名民眾在89學生運動遭到血腥強力鎮壓之後,出現在中國的政治敏感地帶?這之後有什麼原因?它到底反映了什麼問題?它究竟是中共所說的圍攻,還是法輪功所說的有什麼隱情,還是有其他更不為人知的原因?它對中國未來社會的走向有什麼影響?所有這些問題,足以讓無數專家學者、黎民百姓翹首以往,去關注與探究一番。

那麼,萬名法輪功學員出現在中南海,到底是什麼原因?是中共所說的圍攻,還是法輪功所說的有什麼隱情,還是有其他更不為人知的原因?本文希望通過對中南海事件緣起與過程的詳細剖析,能解開這一重大歷史謎團,還原事件的本來面目。

一.事情緣起

首先,從中南海事件的起因來看,是因為1999年4月23、24日的「天津事件」。1999年4月,羅幹的連襟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博覽》發表文章,攻擊煉法輪功會使致人得精神病,並暗喻法輪功會像義和團一樣亡國。此文發表後,引發了一些法輪功學員於4月18日至24日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其他相關機構反映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情況,並期望能通過與雜誌編輯部的交涉來消除該文章的惡劣社會影響。4月23、24兩日,天津市公安局突然出動防暴警察毆打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導致學員多人流血受傷,45人被抓捕,這就是「天津事件」。在最後交涉中,天津政府告知法輪功學員:公安部已經插手,要釋放被逮捕的法輪功學員,必須北京授權。天津的公安還告訴學員:「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這一系列的情況,使得法輪功學員決定去北京尋求解決問題的辦法。

這個起因說明了三點:第一,中央公安部(在北京)已經知道天津事件的發生,而且直接掌控著事件發展的全過程。第二,學員去北京直接起因於天津發生的惡性事件,而且事情在天津無法得到解決,必須到北京才有可能解決。第三,學員去北京是因為天津公安的點撥。那麼天津公安建議的原因有兩種解釋,第一種解釋是公安部通過他們動員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來,這樣就說明鼓動學員去北京是公安部的一個圈套。第二種解釋是天津公安同情法輪功,但知道自己解決不了問題,所以希望學員到北京有關方面去申訴去。兩種解釋都可以說明學員本身沒有主動要去中南海的想法,並不是法輪功學員要「圍攻」中南海。

但僅僅是天津事件似乎還很難解釋清楚為什麼法輪功學員要那麼多人去北京。因為在專制的長期統治下,中國的民眾向來敢怒不敢言,即使明知政府錯了,也常常百般忍耐。為什麼天津一個地方的事情會觸動那麼多人,引發他們的共同行動?那麼讓我們再把時間的焦距拉長,去看看是否有更廣闊但卻還不為人熟知的其他情況。

1992年李洪志先生向社會大眾公開傳授法輪功,因為功法祛病健身效果顯著,李洪志先生曾被授予「最受歡迎氣功師」的稱號,以及「邊緣科學獎」,法輪功迅速流行。1996年《轉法輪》成為北京市十大暢銷書。

就在此時,官方媒體開始出現系統攻擊法輪功的跡象。1996年,《光明日報》等一些報章雜誌先後發表過批判和指責法輪功的不實報導。1996年7月,中國新聞出版署動用行政手段對法輪功進行封殺,收繳封存法輪功書籍。隨後,《齊魯晚報》、《中國青年報》等一、二十家官方的報章雜誌先後發表批判和指責法輪功的文章,輿論導向十分明顯。之後,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及中宣部也下令各出版社不許出版介紹法輪功的書籍。1998年5月底,何祚庥在北京電視臺的採訪中引述不實案例批判法輪功,但但經了解內情的人反映情況和電視臺的經事後調查以及了解內情的人反映,何在節目中所提及的當事人並不是法輪功學員,為此北京電視臺曾公開承認這次節目是建臺以來最嚴重的失誤並播出一個下面報導作為糾正。。

與此同時,公安部門在羅幹等的授意下於1997年初在全國對法輪功進行秘密調查,想為「取締」作準備。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發出公政[1998]第555號《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先把法輪功定罪為「邪教」,可是,在全國各地,一條法輪功的罪證也沒有搜集到。這種「先定罪,後調查」的做作法,,完全違反了中國法律規定。在《通知》的錯誤引導下,江蘇、遼寧以及山東等一些地方公安局,宣布煉法輪功的群眾煉功是「非法集會」,強行驅散,他們非法查抄煉功群眾的私有財產,對煉功群眾非法拘審、關押、打罵和動用宣傳媒介進行污蔑性宣傳。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又向全國公安部門發出《通知》,再度引發了新疆、黑龍江、河北、福建等地基層公安部門強行驅散煉功群眾,非法抄家,私闖民宅,沒收屬於個人的私有財產等違法亂紀問題,引起了群眾的強烈不滿。朱熔基總理制止打壓的正面批示卻落入羅幹手中,被其截住而沒有往下傳達。

在99年425事件之前的三年裡,雖然漫罵、誹謗法輪功的報導不少,但卻沒有一篇法輪功的辯白文章得以見刊。雖然法輪功學員通過各種方式,包括寫信、面談等,要求各級政府部門維護公民合法權益,但卻一直沒得不到回音,事態似乎愈演愈烈。

由此可見,在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之前,事實上已經遭遇到了三年不公正的對待。法輪功學員把這些現象解讀為中央高層某些人對法輪功尚存誤解,也是有可能,很正常的。尤其是在一次次的調查都證明法輪功沒有問題的情況下,對法輪功的打壓卻接連不斷,更讓法輪功學員擔心裡頭有很危險的因素潛伏著。1998年5月國家體育總局對法輪功進行調查後認為法輪功對於社會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都很顯著;9月由醫學專家組成的小組為配合此次調查,對廣東12553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表格抽樣調查,結果表明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7.9%;98年下半年,以喬石同志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對法輪功進行了數月的詳細調查和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但1998年7月公安部內部卻傳出把法輪功定為「邪教」的做法,發出了很明顯系統鎮壓的前兆信號。現在何祚庥又拋出了他那篇已被法輪功學員澄清,被北京宣傳機關抵制過的文章,更讓法輪功學員普遍察覺到什麼苗頭,感到嚴重威脅,才會出現眾多法輪功學員去北京的局面。

二.事件經過

從事件發生的地點來看,法輪功學員起初去的是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那是國家信訪辦公室所在地。據許多當事人的敘述,從4月24號晚上9點多,就有學員陸陸續續來到府右街。到25日清晨6點多,有目擊者來到府右街北口,還發現警察堵在進入中南海的路口,沒有法輪功學員去沖闖。這表明學員根本沒有想法要去中南海,他們只是來向信訪辦反映意見而已,而且他們完全遵從警察的命令。因此,這實際上是一次集體上訪。

根據法律規定,公民有上訪的權利,上訪不需要預先向公安機關申請,不需要得到事先批准。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41條規定:「公民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工作人員的違法失職行為,有向國家機關提出申訴、控告或檢舉的權利」。中國大陸的《信訪條例》第10條規定:「信訪人的信訪事項,應當向依法有權做出處理決定的有關行政機關或其上一級行政機關提出」。

國家信訪辦的職責就是接待群眾上訪,傾聽群眾呼聲,了解實際情況,解決矛盾。因此,學員到北京信訪辦上訪,並沒有抵觸任何一條法律規定。不能認為人多就有什麼不對,因為每個學員都可以代表其個人,反應其個人和親朋好友所受到的不合理對待。從他們提出的要求來看:1 、釋放在天津被捕的學員,2、 允許有合法的煉功環境,3 、允許合法出版法輪功的書籍,這三條要求中第一條1是因為新近發生的「天津事件」,2和3第二、第三條是因為三年多法輪功受到的打壓,。這樣的要求其實並可以說是毫不過分。

從法輪功學員的實際表現來看,在整個事件過程中,他們甚至連口號標語都沒有。他們沒有使用暴力、威脅等方法攻擊脅迫警察,而是聽從並主動配合警察及有關部門的指揮。他們沒有擾亂公共交通秩序和群眾的正常生活、沒有對國家機關正常運作造成任何不良影響,更沒有使用暴力衝擊國家機關。所以,學員的行為都不可能構成「圍攻」事件。

據了解,時任總理的朱熔基當天上午八點多就出來與學員見面,下午又直接與五位學員代表面談。被抓的天津法輪功學員當天下午被釋放。當問題基本得到解決後,學員當晚平靜散去。整個過程,自始至終井然有序,令國際媒體發出「中國民眾素質提高」的驚嘆。

如此平和的場面,如此融洽的官員與民眾的對話,又有誰會相信這是「圍攻」?事後4月27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信訪局的負責人接受記者採訪,並發表談話,也只是稱法輪功學員「聚集」中南海,而沒有用任何「圍攻」的字眼。中國的高層官員中,沒有幾個敢於面對即使是人數很少的民眾的請願,如果法輪功學員真的是「圍攻」,貴為總理的朱熔基他們又如何敢親自走出中南海外出來對他們進行「圍攻」的面見萬余名有暴力傾向的民群眾?官員朱熔基親自出面的事實只能說明,沒有官員認為學員有任何的敵意,官員們沒有感到任何的威脅,所以才會採用這種直接面見學員的開明的做法來解決問題。

三.陰謀構陷

這時我們碰到的一個最大疑問是,既然是到信訪辦上訪,為什麼那麼多人站到了中南海外,圍了中南海一圈呢?這就是問題的關鍵。到底是誰,又是為什麼要圍住中南海呢?讓我們繼續往下尋找問題的答案。

據目擊者描述,學員先等待在府右街,但後來有幾位武警告訴學員,說這裏不安全,那裏不行等等。最後警察先把一支學員的隊伍從馬路東口引到西口,然後又指揮著隊伍,由北向南緩緩地向中南海正門行進。同時,另一隊學員則被指揮著浩浩蕩蕩地迎面由南向北,朝著這一隊伍走來,兩行隊伍正好在中南海正門相遇會合成一隊。

這說明,學員本來無意去中南海外圍,是在武警人員的催促引領下,沒有任何防範,跟著警察不知不覺中分為兩路,把中南海圍成一圈。而許多人,包括法輪功學員,當時看到此情形後,都一時沒有去想中間可能隱藏著什麼陰謀,會出現什麼問題。一直到6月24日,才有法輪功學員在網際網路上點出此一內幕的含義(6/24《中國時報》)。不出所料,江澤民隨即聲稱法輪功「圍攻」中南海,衝擊政府,開始了全面打壓。


在警察的催促引領下,法輪功群眾形成「包圍」中南海之勢。


當時江澤民以及公安高層曾聲稱對此重大事件一無所知,並一口咬定法輪功組織嚴密,背後有人精心策劃。但這一言論與事實不相符合,法輪功學員去北京的被動性與缺乏組織問題前邊已經論述。江澤民及公安高層關於事前一無所知的聲稱也證明是謊言。因為中央高層相關職能部門事先相當清楚法輪功學員的行為。在425事發的前3天,公安部門已經掌握訊息並密切監控法輪功。CCTV後來用來揭批法輪功的錄像表明(《4/25 非法聚集事件的真相》),公安部門一直在嚴密監視廣大學員群眾的活動,從何處開車進京,何時從什麼車站下車,經什麼路口向信訪局步行匯集,一切都被事先安排好的攝像機偷偷拍攝下來,在事後被用來指控法輪功。江澤民為什麼要撒謊?為什麼要否認事先知情?因為如果他承認了解法輪功的一舉一動,卻沒有去干預,最後又說法輪功搞突然「圍攻」,那等於是承認他在搞陰謀,設了個圈套等著法輪功學員往裡鉆。這種撒謊與否認,恰恰證明了中間存在著某種陰謀。

事實上,425那天早晨,中南海周圍本來已經戒嚴布控,是羅幹緊急命令取消路障,由公安幹警有意引導,法輪功群眾才來到了中南海外圍,這不明擺著是個圈套嗎?425當天,製造天津事端的何祚庥——羅幹的親家,就出現在現場。事發後有人請求何祚庥發表評論,何說:目前不去評論,因為不想打亂整個部署(5/5電子《明報》)。何祚庥的「整個部署」四字,一語道破全盤天機,讓我們豁然明白中間各種離奇事情發生的緣由。

在法輪功學員上訪中,朱熔基出來接見學員代表,學員才得知朱熔基有過正面批示,要求下邊不要去刁難打壓法輪功。那麼羅幹有什麼膽子敢扣押朱熔基的批示,讓下面公安人員打壓法輪功越演越烈?羅幹有什麼能力敢對抗有千萬人數、包括無數高官和共產黨老幹部在內的法輪功學員?憑朱熔基的剛烈脾氣,一弄不好,吃不了還兜不走,在官場混了那麼多年的羅幹不可能不明白這些,所以他背後當然有大人物撐腰。從後來各個政治局常委的舉動,從江澤民於425當夜給政治局寫信,到後來大罵朱熔基等來看,對法輪功深懷妒忌與不滿的就是江澤民。既然是江澤民要跟法輪功過不去,羅幹當然不用擔心,而且也必須照著「部署」去做,給法輪功學員製造更多的麻煩,才能激化矛盾,才會逼得法輪功學員做出點什麼,這樣才有可能找出點什麼「證據」來大開殺戒。在此之前,公安部幾年的調查都沒有發現什麼對法輪功學員不利的證據。

何祚庥為什麼在激起廣大法輪功強烈反對,還要把那篇被北京宣傳系統極力抵制過的之後,還要把那篇誹謗文章再次拋出來?是因為有江澤民和羅幹撐著,他無所顧忌。而且那篇文章本來就是江羅「部署」的一部分,他們要何他去激怒法輪功學員,才好弄出點事情。

這樣我們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在天津教育學院願意糾正錯誤的情況下,天津公安突然使用暴力,毆打手無寸鐵的法輪功,然後通知學員公安部已經插手。很顯然,天津公安的反常表現跟公安部的指示有關。如果不是上頭的示意,天津公安是不敢這麼觸怒為數眾多的法輪功群眾,把他們推向北京上訪這一步的,。因為那等於他們失職。:,到時法輪功學員到中央去找回公道,追究下來,他們哪能承擔得起責任?而且他們很清楚,法輪功在中央高層不乏同情者與支持者。單憑他們自己,那是決無膽量敢主動拿法輪功開刀的。況且天津一直是政協主席李瑞環的領地,在後來幾年江澤民拼命逼迫各級官員表態批判法輪功的壓力下,李瑞環始終沒有說過法輪功半句壞話。政協在李瑞環領導下,也對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問題一直不表態支持,那麼李在江澤民全面打壓法輪功之前的態度就可想而知,天津警察又怎敢輕舉妄動?一定是有上頭的重重壓力,有最高的旨意擔保,有系統的「部署」,他們才敢這麼對數百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激化矛盾。

這樣,我們也能夠解釋為什麼武警不讓學員呆在府右街,卻主動把他們帶到了中南海,而且讓兩支隊伍合在一起,形成合圍之勢。因為江澤民要把法輪功打下去,三年多的調查並不奏效,非要給法輪功扣個大黑帽子,就一定要搞出個大事來。「包圍」中南海,這就是最核心的「部署」。太歲頭上動土,在中國那是天大的事情。而且現在你法輪功學員人已經站到了中南海外圍,讓你跳進黃河,你也洗不清,給你一萬張嘴,你也辯不明。所以江澤民425當夜就給政治局常委寫信,說有高手幕後精心策劃,開始了大規模打壓的進一步「部署」。

現在我們再把整個事件貫穿起來,中南海事件的真相就相當明瞭了:是江、羅「整體部署」了這件事情,是他們設計逼迫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然後再把學員引導到中南海外圍,造成好像包圍中南海的表象。從何祚庥發文章,挑起事端,到警察打人激化矛盾,公安引導到北京,武警帶領包圍中南海,中間處處監視錄像,可謂構陷嚴密。由此可見,「中南海事件」不過是江澤民與羅幹等人精心策劃的一場陰謀陷害,是江、羅要讓法輪功學員「包圍」中南海,是江、羅帶領法輪功學員「包圍」了中南海。要說「圍攻」中南海,那麼,不是別人,正是江澤民與羅幹等人圍攻了中南海。要說有人精心策劃,那就是江、羅精心策劃了中南海事件。

那些對法輪功所謂「圍攻」、「政治」的說辭,不過是個大黑帽子,扣上之後就可以大打出手、,可以大加迫害了。中國的社會,本來就不是那麼寬容,把你名譽搞臭之後,怎麼迫害折騰你都沒人同情了。當年的劉少奇、彭德懷等,不就是這樣的例子嗎?而中共製造黑帽子的本事,絕對是天下第一的。從延安整風,到三反、五反、肅反、文化大革命,有誰算得清到底有多少人被扣過黑帽、,被批斗打擊過、,被折磨摧殘過?

從我們也很容易分析清楚製造中南海事件的陰謀動機來看,我們也很容易分析清楚。江澤民自己虛榮心、權力欲、顯示心表現欲極強,出國一定要做秀,掌握大權十幾年還想垂簾聽政,德能平庸還想塞個「三個代表」進黨章、,進憲法。可想而知,他不會容忍任何對百姓有吸引力的人或思想。對才能出眾,名望彪張的朱熔基,他就一直很妒忌,兩人矛盾不斷。對於吸引上億人,包括很多共產黨員的法輪功,他當然不會高興。1998年他到武漢去「考察」抗洪工作,看到不少非常勤懇努力的群眾,起初很想「表揚」幾句,後來那些群眾說他們是學法輪功的,他就半天陰著臉沒有說話。所以他敵視法輪功由來已久,除掉法輪功,一直是他最重要的計劃之一。國內媒體系統攻擊法輪功,公安人員騷擾刁難法輪功學員,給法輪功定性,扣押朱熔基關於法輪功的批示等等舉動,在法輪功還有很多中央高層支持者的情況下,這些決定不可能不先請示過江澤民。

那麼,江澤民又怎麼放心讓那麼多法輪功學員出現在中南海呢?因為他知道法輪功學員講真善忍,不會去動用暴力,給他帶來威脅。所以他敢放手這麼幹。在1999年425之前的一次內部高層會議上,他就說過可以先打擊法輪功,為以後控制其他社會團體積累經驗,因為法輪功講善,講忍,不會象其他團體那樣採用極端手段來對抗!寫到這,我們就弄清楚了這個極權者的思維。因為你善良,所以你首先就要受到打壓。這是一個怎樣的強盜邏輯!善良竟成了被迫害的理由,這是怎樣的世道!這樣的統治者,會把我們的民族帶向何方?無怪乎,現在警匪一家,黑社會橫行,貪污腐敗遍地都是,因為這個國家就是被這樣一個毫無道德理念的人在治理著,準確地說,是被他蹧蹋著,毀滅著。

到此為止,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中共指控的關於法輪功「圍攻」中南海的說法,不但是一個彌天大謊,而且是一個令人震驚的陰謀。

江、羅設下圈套把法輪功引向中南海的陰謀,不禁讓人想起1957年的「百花齊放、 百家爭鳴」。當時毛澤東親自出馬,要求大家對黨內不良現象多作批評。他在九省市宣傳、文教部長座談會上說:「不讓百家爭鳴,百花齊放,那就會使我們的民族不活潑、簡單化、不講理;使我們的黨不去研究說理,不去學會說理。至於馬克思主義可不可以批評,人民政府可不可以批評,共產黨可不可以批評,老幹部可不可以批評,我看沒一樣不可以批評的。」這個方針後來由當時的中央宣傳部長陸定一對出席會議的各省市管宣傳、文化、教育的官員們大聲呼籲,要他們讓大家講話:「人家不講話,我們就耳不聰、目不明,再過幾年就變成木乃伊了」。全國多少專家學者起初半信半疑,後來在中共的鼓動下終於信以為真,出來說了幾句真話,指出黨內存在的問題。結果,這些人後來全受到了猛烈的批評和殘酷的迫害。一百多萬知識分子一夜之間被打成右派,成了「反動派」「、,「反革命」,與人民成了「敵我矛盾,是對抗性的不可調和的你死我活的矛盾」(丁抒《陽謀》)。幾年下來,全國形勢真應了毛、陸之言。大批民眾被弄得頭腦簡單,毫不講理,一片忠心,卻化為了十年浩劫。神州大地從此萬馬齊喑,中國共產黨的系統,自始至終還是毫不講理,從政府官員、知識精英到普通百姓都只好「耳不聰、目不明」,成了半身不遂的準「木乃伊」了。

毛時代的歷史才過去短短的幾十年,一場同樣的陰謀、悲劇又在重演。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受到了殘酷的迫害,他們的家屬也受到了無辜的牽連。中南海事件,是江澤民用以蒙蔽百姓、試圖騙取鎮壓法輪功合法性的藉口。但通過詳細的對起因與過程的分析,我們卻可以清楚地看到,所謂的「圍攻」中南海的說法,不但是個徹頭徹尾的謊言,而且是個令人震驚的陰謀。這就使得中南海的事件不僅無法成為鎮壓法輪功的藉口,反倒說明法輪功從一開始就處於被構陷的處境。因此,這場迫害從一開始就是以謊言為基礎的,是站不住腳的。這大概可以解釋為什麼江澤民要嚴密封鎖各類關於法輪功的消息,並不斷製造更多的謊言來詆毀法輪功。因為只有這樣,迫害才能得以維持。這種以構陷的陰謀作為開始迫害的藉口,並通過不斷造謠來強化迫害的做法,充分說明了江澤民操縱下的機器系統有多麼的可怕。

在中共的無邊鐵幕之下,許多專家學者不敢輕易涉足中南海事件的研究,更不敢抖露真言。更多的普通百姓,則難以招架那鋪天蓋地的洗腦宣傳,在缺乏自由信息情況下,只好偏信官方媒體的一家之言,造成對法輪功的誤解,在某種程度上助長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幸好,歷史的教訓多少讓人們擦亮了眼睛,提高了免疫力。冷靜下來,人們不難透過中間的重重迷霧,洞悉其中的陰謀構陷。更多正義勇敢的人,已經在挺身而出,譴責暴惡,揭露謊言。如果有更多的人能加入這股力量,善良與正義的勝利就會來得更早,無辜民眾受到的傷害就會更小。

但願這一天會早日來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