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們江出海口成了中國人永久的屈辱
 
作者:彭小明
 
2003-9-30
 
【人民報消息】

屈辱的歷史

江澤民在黨政軍一身而三任的最後時間裡,簽訂了中俄邊界新協定。他沒有在人大和政協會議上透露風聲,更沒有向全國人民有所交代,就把協議簽下來了。歷史上的中俄邊界條約是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北京條約、璦琿條約的遺留問題,從清朝貴族到毛澤東、周恩來,都沒有正式簽約予以承認。一系列中俄條約的結果,中國大約喪失了一百四十四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這片土地有多大?相當於四十個臺灣。

馬克思曾經譴責沙皇野蠻地宰割大清國的土地和河流,列寧奪取政權以後,在1919年的第一份蘇聯政府對華文告中就承認中俄之間的條約是不平等條約,第二份蘇聯政府對華文告重申了這一原則,1924年蘇維埃俄國又在「關於解決中蘇邊界問題總原則紀要」中明確規定,兩國應該重新勘定邊界。從這些文件的內容和背景來看,列寧的態度是傾向於把沙皇掠奪的土地歸還給中國的,但由於當時兩國的歷史條件,這一政策沒有得以實施。六十年代末,中蘇黑龍江珍寶島武裝衝突(1969年3月15日)以後,中國政府於1969年十月七日和八日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文件的名義,引述了馬克思、恩格斯著作和列寧文件中抨擊沙俄掠奪中國行為的«語錄,打破了1949年以後從不批評俄國侵占我國領土的沉默,強烈譴責沙皇和蘇共對中國的欺淩和掠奪。文件在社會上引起了一番震動。關心時政的知識青年意外地發現,二十年來的黨編歷史教科書一直隱瞞了中俄關係的重要史實。

琿春和圖門江出海口岸

中俄邊界條約有多麼屈辱,只要看看地圖就一目了然。黑龍江和烏蘇裡江原來都是我國的內河,後來變成了中俄之間的界河,庫頁島(薩哈林)原是我國最大的海島,後來成為蘇聯的石油和海軍基地。最是屈辱的地方,莫過於吉林省琿春地區,該地區原是一片海岸,可是沙俄的刀劍竟將海岸線全部割去,中國從此喪失了直接瀕臨日本海的海岸,吉林省變成了內陸地區。站在琿春的土地上,聽得見海濤的呼嘯,卻摸不到近在咫尺的海水!這種宰割實在是欺人太甚,明擺著就是不讓中國人享有海陸交通的便利和國防上的戰略均勢。

目前琿春的出口貨運都是暫借蘇朝兩國的港口。中國政府租用俄國圖們江出海口附近紮魯畢諾和波謝特兩個小港,公路集裝箱過境,然後出海。與朝鮮的羅津港已經形成了中韓水陸聯運的借用系列。這些都是借用港口,沒有主權。一旦遇到政治、經濟上的矛盾和摩擦,勢必受到限制和阻撓。而且根本沒有與鐵路相連的現代海港客貨運輸系統。按照地理的條件來看,琿春如果建立這樣的鐵路海港運輸,比上海天津大連煙臺出入日本海(往俄國、日本、朝鮮和韓國)都更近更方便更經濟。可是,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等歷代領導人都沒有堅持我國的出海權,聽任蘇聯和朝鮮在出海口修建了跨江大橋,現在即使在琿春的防川興建港口,因為出海口淤積,橋洞偏低,已經無法通過高噸位的輪船。這種不顧我國經濟和戰略利益的建橋行為本身就是對中國主權的侵害。未來中俄朝三國應該就疏浚圖們江口和改建跨江橋樑,尊重中國出海權利的問題進行協商。

琿春的邊界問題不可能沒有提到日程上來過。雙方似已有過爭議。九十年代末,俄國濱海地區,即琿春以東的俄國地區,發生地方官員與民眾抗議中央政府關於土地(歸還中國)問題的意見。涉及到地方民眾利益,應該雙方協商解決,中國黨政領導為什麼沒有堅持?俄方官民鬧事,我方官民難道沒有積郁的情緒?談判遇到阻遏,為什麼就輕易退讓?黨政天天說「代表」,代表國家利益才是第一條。說得實在一點,1969年武裝衝突打得沸沸揚揚的珍寶島和附近的黑瞎子島之類的江中無人小島,經濟利益和戰略地位都遠遠無法跟圖門江出海口相比擬。列寧時代蘇聯政府的承諾應當繼續有效,上述的中國外交部文件也沒有把話完全說死。第五節第三點中所保留的一句話就是還要«考慮當地居民的利益»;對此我國並非沒有據理力爭的餘地,即使將爭議拿到聯合國去,任何一個有良知的聯合國外交官都可以看得出來,沙皇的宰割令中國人實在太屈辱了。如果談判不能進展,還可以不簽字,為什麼江澤民一定要簽字?日本在北方四島問題上也多年沒有向俄國讓步。

江澤民政府的昏庸與軟弱

歷史上俄國和歐洲列強長期互相掠奪,德國侵犯過蘇俄,作為補償之一,俄國取得了加裡寧格勒。反觀中國東北完全是俄國強盜般地掠奪了中國領土,道義全在中國一邊。中國並非沒有恢復圖門江出海權和口岸領土要求的基礎。與普京一比,就看出江澤民的完全昏庸和軟弱。

中國恢復客貨從圖門江出海的權利,在圖門江出海口地區索還一片土地,是合情合理的要求。方圓幾平方公里就可以建立碼頭和交通設施。退一步說,實在達不到主權回歸,可以協商恢復共管。歷史上烏蘇裡江以東全部領土1858年曾經在璦琿條約中為共管,1860年北京條約才改為割讓。中國放棄收回全部領土的要求,要求恢復幾平方公里土地的主權或共管權,並非過分。而且由圖們江航行出日本海的航行權是直到日軍侵占我國東北以後才最後喪失的,割讓土地並沒有立即喪失航行權,戰後是共產黨的«一邊倒»政策沒有堅持恢復航行。以江澤民為核心的黨政領導人沒有公布任何細節,沒有征得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同意,暗中與俄羅斯政府簽署了勘定兩國邊界的協議。從此,中國人民永遠喪失了要求俄國政府承認「璦琿條約和北京條約是不平等條約」的機會,更喪失了對於條約中過分屈辱的部分加以調整和談判的機會。有些人或許出來洗刷說,江澤民在北京「日理萬機」,天高皇帝遠,哪裏想得到偏遠的東北邊境上那個小小縣級市。錯了。1995年江澤民曾經親臨琿春視察,還用他毫無書法韻味的醜字為琿春題詞(開放搞活,發展琿春經濟)。琿春要開放搞活,就需要交通口岸。琿春人民絕對不會忘記自己身邊近在咫尺的日本海出海口,不會忘記歷史上的屈辱和今天的不便。只要當地幹部跟江澤民見面,就不可能不談這個問題。

歷史的恥辱柱

江澤民等人曾經一再煽動中國青年的民族主義情緒,動輒指責敢於批評當局錯誤政策的人們是「漢奸、走狗、賣國賊」,明裡暗裡鼓勵所謂中國可以說「不」來轉移人民視線,仇視外國人對中國人權狀況的關懷。從中俄邊界問題上看,出賣國家利益和民族尊嚴的不是別人,正是江澤民。歷史上,著名東南亞僑領陳嘉庚在中華民國代表同意外蒙古獨立的時候,立刻憤怒致電南京總統府和延安中共中央,斥責蔣介石和毛澤東出賣民族利益。這是華僑超然於黨派利益,以國家民族為依歸的典範。可是現在的華僑社團僅僅是黨政工具在海外的延長,除了欺騙一些國外機構以外,已經喪失了獨立批評的能力。保衛釣魚島、抗議印尼排華暴行的活動都不是他們主持的。在反對江澤民賣國行為的問題上,許多華僑要麼不知道真相,要麼害怕黨政的海內外迫害,乾脆不聞不問。1919年北洋政府要出賣青島和膠州灣,新聞界敢於披露消息,賣國行為立刻遭到五四運動的反抗而擱寢。現在的中國政府一手遮天,人民根本不得與聞其事,青年學生也被調教得喪失了方剛的血性。於是民族利益和尊嚴就這樣被江澤民集團出賣了。這件事剛好證明,今天的中國人權狀況決不是「歷史最好時期」,而是比民國初年反而倒退,甚至還不如清末時期,當時好歹還有清朝官員譴責李鴻章!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