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少敏、吳儀和陳至立
 
作者:瀟湘浪人
 
2003-9-25
 
【人民報消息】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標題是「禍國殃民的陳至立」(1),文中一開頭便說,「我本來不想寫什麼文章來說說這個陳大國務委員,好像值不得寫。」 可是現在我又不得不提筆來寫這個女人,因為9月19日,這個女人又在高談闊論教育工作了(2)。我在那篇文章裡,我用的是嘲諷調侃的語言,著實將陳至立這個女人奚落了一番,不少網站轉貼了。

這並非我對女人有偏見。哪一個人不是母親所生,我既尊重我的母親,也鐘情於自己的妻子,疼愛我的女兒。而且相當多的女中豪傑一直為我所敬仰,例如,在1968年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上,表決開除劉少奇黨籍時,唯一一位沒有投贊成票的中共中央委員,就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女士陳少敏。在那次會議上,一些雄赳赳氣昂昂拍著胸脯自稱頂天立地英雄好漢,自吹自擂自己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中共中央委員,哪一個不是貪生怕死蠅營狗茍之類人物,哪一個又不是為了花翎頂戴拍馬屁保祿位個個爭先恐後昧著良心在開除劉少奇黨籍大會上舉手投了贊成票,其結果鑄成了中共建政以來最大一起冤假錯案,貽笑千古!

又例如現在唯一的一個女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吳儀,我也很崇敬她。在今年抗SARS斗爭中,她與胡哥寶哥一起,置生死於度外,臨危受命當了衛生部部長,深入到抗SARS第一線,與老百姓一起,共同戰病魔渡難關,得到了內外好評,我對她敬仰傾慕之情也油然而生。眾所周知,吳儀女士一向就是搞外經外貿的,她以多次舌戰美國知識產權談判代表巴爾舍夫斯基而名聞全球。她從未涉足過衛生事業。而那些嘴巴上成天掛著「三個代表」自詡為無所不能的英雄豪傑;那些拉開嗓門就自稱是代表最廣大人民利益男子漢大丈夫,SARS一來紛紛作鳥獸散,以種種藉口丟棄北京市民和部隊官兵於不顧,跟著江老大攜兒帶女四處逃難,保命要緊。當時幾百中共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中,可有哪個須眉男兒自告奮勇跳出來力挽狂瀾願擔任衛生部長?一個都沒有,一直到今天。現在,這付擔子還是吳儀挑著。可是一旦戰勝SARS 後,那些逃出北京保命的大人物,個個挺胸凸肚回到北京,齊聲高唱讚歌,這是江老大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偉大勝利,對這些人而言,他們知不知道世界上還有羞恥二字?

除此以外,我崇敬吳儀還因為她尊重自然規律,不矯揉造作逆天行事。她是一個女人,愛美之心是與生俱來就有的。她如今已經是六十五歲了,在電視畫面上看去,一縷青絲隨著歲月的流逝已變成白髮蒼蒼。吳儀尊重客觀規律,她沒有染髮。她並沒有想到過把自己頭髮染得黑漆漆的在全國廣大電視觀眾面前百般作秀以表現自己紅顏不老,青春永駐,做官可做到萬歲萬歲萬萬歲。而那些七老八十染黑頭髮,或戴上假髮,隔三岔五作整容手術以假裝年輕來蒙蔽世人的男子漢江老大之流有這種氣勢和風度嗎?

我說江老大戴假髮或者植了發是有根據的。

我曾經在山東臨沂市收藏銀雀山漢墓出土孫臏兵法竹簡的博物館裡,看到一張很大的相片,拍的是江老大俯身仔細觀看竹簡的照片,攝影師是從左後方拍的,他的後腦勺竟然是童山濯濯寸草不生,光溜溜的。當時和我一起參觀的哥們兒無不驚訝萬分,這哪裏是電視上油頭粉面頭髮濃密並梳得光鑒照人的江澤民?可見此人的虛偽小氣和無恥。一位哥們兒說:「這個記者應該獲得普利策新聞攝影大獎」,可惜這張照片就只是掛在那個偏僻的地方。現在看來,至少溫家寶總理應該給他獎勵,因為他響應溫總理的號召,講了真話。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中共女政治家都是那麼值得人們尊敬,現任國務委員、中共中央委員陳至立在全國老百姓心目中就是臭不可聞,一錢不值。

江老大特別鐘愛陳至立是不爭的事實,他們之間的關係,是情夫情婦關係抑或是清白如水點到為止?只有他倆心知肚明,別人也不願意管此等無聊閑事。自古天子多風流,古今中外概莫例外。連美國總統克林頓和萊溫斯基都在白宮調情作愛,事情敗露後百般抵賴說謊作偽證幾乎被彈劾得失去總統寶座。法國密特朗總統精力旺盛,情人多不勝數,他的司機寫的回憶錄上說他一夜有時候趕赴三處去與情人約會連司機都大呼吃不消。在他的喪禮上,在全球電視觀眾面前,老婆和情婦同時出現,妻妾同堂的奇觀讓觀眾大飽眼福。諸如此類洋人的緋聞全球鬧得沸沸揚揚,誰人不知?天子江老大一向倜儻不羈瀟灑風流,玩幾個女人泡幾個小妞與陳至立摟摟抱抱來點親密接觸是家常便飯,還沒達到法國總統密特朗水平,應該無可指責。

不過,我可沒聽說過,克林頓總統因為和萊溫斯基有一腿就把萊溫斯基擢拔為國務卿、民主黨中央委員(如果有的話);也不曾聽說過密特朗總統把他最寵愛的貼身情婦超拔為法國副總理;更不曾聽說毛澤東把他寵幸的女人張小姐、孟小姐擢升為中共中央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一個國家的元首敢把自己的相好的女人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小公務員超遷為黨國要人只有那位代表全國最廣大人民利益的江老大才幹得出,也許這就是他自己說的他是代表全球最先進文化的緣故吧!

自從江老大幹出此等荒唐事情後,這些年來全國貪官污吏無不跟著學樣,把自己的情婦二奶三奶五奶名言正順的擢拔為國家幹部、科員、科長、處長、局長乃至於省部級官員,由國家出錢供養。自家不花一分錢,便可晝夜左擁右抱無窮無盡地享樂腐化,快活似神仙。這種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代表最先進文化的亮麗風景線,看得那些擁有二奶三奶的港澳臺和海外華人富商巨賈目瞪口呆,羨慕不已。都巴不得早日實現一國一制,花錢買它個共產黨的官來做做,享享如此公款消費的艷福,反正中共如今賣官鬻爵現象普遍得很,明碼實價,童叟無欺,老子口袋裡有的是錢!

我不知道陳至立除了具有女人共同的天生本能外,還具有何種能力?她是在1998年擔任教育部部長一職的,爾後就於2003年榮升為國務委員。從她的簡歷上看不出她具有什麼教學經歷,她從未在任何大中小學任過教,也不曾有過研修教育學心理學的學歷,她純粹是一個無恥的女黨棍。

她在擔任教育部部長一職時,不顧億萬百姓的強烈反對,強行推出教育產業化,把億萬老百姓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教育產業化,不僅僅給老百姓帶來巨大的痛苦,也將我國幾千來積累的教育理念,教師的倫理道德和良心,師生的關係摧毀得一乾二凈,禍及子孫萬代。象陳至立這樣禍國殃民的女人,想不到的是居然還升了官,在中共獨裁統治下,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如今,不論官方媒體,還是民間網站,都在大張撻伐教育產業化,其實反抗最烈的莫過於貧困大學生了。據我在高校任教的同學來電話告訴我,今年有將近三分之一的新生,分文不交,從綠色通道進入了高校學習。從而波及高校高年級的學生也出現了拒交學雜費現象,他擔任二年級一個班的班主任,班上有一半學生交納不起學雜費,也分文未交。學校無計可施,曾經採用過不交納學雜費不得進入期末考試考場的激烈措施,但是遭到學生的強烈地抵抗,上級後來也出面干涉,遂不了了之。

最後的措施便是未交清學雜費的學生扣發畢業證書。學生如今不在乎有沒有畢業證書,只要記住學號和畢業證書號碼,街上訂做假文憑的多如牛毛,依樣畫葫蘆,偽造一個,填上真的學號畢業證書號碼,用人單位上網查詢,哪有不是真的?

看來,貧困大學生用大腿和腳來投票,也不失為反抗教育產業化的一個好辦法!同樣,一些無恥女人的大腿和腳,也是加官進爵好東東,陳至立已經把她的雪白大腿當作武器運用到了揮灑自如所向無敵的境界,江老大只得乖乖投降!

2003年9月20日

(1)http://www.bignews.org/20030517.txt
(2)http://www.cctv.com/news/china/20030919/101960.shtml

摘自(議報) 有刪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