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二二」全球公審江澤民實錄 (四)
 
2003-8-5
 
【人民報消息】(接上)

[第五幕──肉體虐待]

公訴人:現在我們傳王玉芝出庭作證。請陳述你的名字以作記錄。

王女士:王玉芝。

公訴人:謝謝。你肯定知道為什麼來這裏。正如眾多其他被投入勞改營或者被關押在派出所的學員,你承受了一種在絕大多數文明社會中無法想象的酷刑。然而我知道,這是在中國用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種最常見酷刑之一。王女士,你能否描述一下他們是如何執行這一酷刑的,對你的身心造成了什麼樣的摧殘?

王女士:好吧。通常當人們談到強行灌食時,一般是指某人絕食抗議,絕食者被強行灌食或灌水以防止他們因饑餓或脫水死亡。然而,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強行灌食是一種非常痛苦的酷刑。監獄看守沒有受過醫學訓練,他們將橡膠管或者塑料管強行通過被灌食者的鼻子或者口腔插入他們的喉嚨。有時他們一天要做幾次。這種強行灌食是很難承受的。當我們開始嘔吐或者窒息時,鮮血從被撕破的組織裡湧出,帶著唾液及被灌進的東西,如辣椒水、高濃度粗鹽水、藥物和屎尿。

他們將管子插入我們喉嚨時經常插破氣管或者肺臟,甚至胃。許多警察不願進行強行灌食,因為這導致了多起慘不忍睹的死亡。然而,江××、羅幹之流向警察擔保,如果法輪功學員死於強行灌食,他們不用為此承擔責任。在上司的慫恿和支持下,許多警察開始肆無忌憚地進行強行灌食。他們的目的不在於灌食,而是要我們遭受足夠的痛苦後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江××不准我們自己思考或持有反對意見。

被告律師:反對!這是傳聞證據。

法官:反對有效。

公訴人:你能告訴我們你自己的遭遇嗎?

王:可以,當然可以。我於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自鎮壓開始以來,我一共被關押了三次。2000年7月15日,我在印刷法輪功資料的時候被人告發,被投入了監獄。他們審問我,並打我、踢我。我的臉腫了起來;我的胳膊和手不能動彈,渾身是傷,眼睛烏青。我開始絕食抗議。為了對我進行強行灌食,哈爾濱市拘留所的醫生用鐵夾子扒開我的牙齒然後將一根厚厚的橡膠管插入我的胃。每次灌食後我滿口是血,全身布滿傷痕。那裏有幾個人打我並試圖制服我,然後他們將兩大碗冷水沖的玉米糊灌我……當我叫喊時,警察擔心別人能聽到,就命令犯人捂住我的嘴,並對我大打出手。

一天,我聽到女牢房傳出一個男人絕望的哭聲。他是一位叫丁燕紅的學員的丈夫。他一直在哀求著能見到她,但當他終於能進來時,他們卻當著他的面對他的妻子進行灌食。他妻子在痛苦地掙扎著,這位男子在一邊哭得痛不欲生。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一天。

我一直都清楚,我只要寫一封揭批法輪功及保證不再煉功的信,就會立即被釋放。但是,如果信奉「真、善、忍」是錯的話,人類會有什麼希望呢?這場迫害迫使人們在生命和良知之間做出選擇。我知道我是在被逼著做出那個選擇,我選擇了良知,因為我知道,當好人在獨裁統治的淫威下背棄神聖的信仰時,比我們生命更寶貴的東西就失去了。

公訴人:您還有什麼要告訴法庭嗎?

王女士:有。我們這些見證人從惡警平時的言行中都清楚地看到,他們無法無天地幹著這些信仰迫害的事,是因為知道江澤民在直接給他們撐腰。但是今天我想當眾宣布:「真、善、忍」銘刻在我的心裡,是任何電棍,任何獄警的拳頭都動不了的。謊言和誣陷宣傳在真理和事實真相面前是不堪一擊的。殘忍與酷刑在善的面前不攻自潰。暴力和仇恨永遠戰勝不了忍。九個月中,他們試圖讓我相信這些真理是不真實的。他們失敗了。(轉向被告)你失敗了。

公訴人:謝謝您,王女士。

被告律師:我沒有問題問此證人。

法官:公訴人可以叫下一位證人出庭。

劉女士入場。

公訴人:劉女士,請告訴法庭您和中國濰坊的陳子秀在一起的那段時間嗎?能否請您描述一下您所目睹的陳女士在她死亡前的遭遇嗎?

劉:可以。我和陳子秀被關在濰坊的同一個拘留所裡。她當時58歲,和我的年齡差不多。他們不停地打她,用電棍電她。一天當我看到她時,她的腿上傷痕累累,頭上滿是膿血。他們整整打了她兩小時,要她改變她的想法,背棄法輪功,但她沒有答應。第二天早晨,他們命令她到室外在冰天雪地中跑步。我們餘下的人隔著窗戶看著她在雪地裡用手腳爬行。如果我不是親眼看到的話,我無法相信世上竟有如此殘酷的事。我只能流淚。她在外面爬著,嘔吐並昏倒了。她再也沒有活過來。你知道,那位年輕的獄警是剛剛從一家工廠調來做臨時工的。剛開始他哭,後來把自己灌醉了才去打陳子秀。陳死後,他渾身發抖,人都不正常了。我們後來聽說,他在610辦公室的那份差事丟了,工廠的那份也沒了。你知道,很多人,不光是學員,都被這場迫害毀了。一個人對別人幹下這些惡事,他的一生就毀了。

公訴人:劉女士,請您談談另一個情況,關於一對來自湖南省的老年夫婦,譚士林先生和他的妻子侯金園。您在不久前看望過他們。您能告訴法庭他們的情況嗎?

劉:當然願意。譚先生今年62歲了。因為長時間被關押在拘留所的一個陰暗的勞房裡,他雙目失明瞭。他的妻子今年59歲。她為了抗議被關押進行絕食。他們把她送到一家醫院的精神病房,每天強行給她注射不名藥物。她告訴我,先是她的頭和舌頭變得麻木,接著雙腿失去了知覺。到2002年2月時,她兩眼已經完全失明瞭。遭受了一年多的洗腦、關押和折磨後,他們終於被釋放了,但現在他們面臨的將是在黑暗中度過餘生。他們將如何照顧自己?江和610辦公室到底從中得到了什麼呢?

公訴人:我聽說被殺害的法輪功學員中超過四分之一是50歲以上的,是嗎?

劉:是的,沒錯。我真不知道老年公民會對江××造成什麼樣的政治威脅。已確認的750位死亡者中一半以上是婦女。當然,真實的死亡數字比這高出許多。

[國際反酷刑組織的專家證詞]

這時,扮演王玉芝和劉女士的演員離開舞臺。

(待續)

摘自(明慧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