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國際」在行動──魏星艷被強暴案追蹤調查紀實 (一)
 
鄭劍
 
2003-7-24
 
【人民報消息】嘟 ┄ 嘟 ┄

電話聲劃過夜闌人靜的深夜。睡意朦朧中,我順手提起床頭櫃邊的電話。

「喂?」

「五哥嗎?」電話的那一端傳來一位中年男子的聲音。

我一下醒了,低聲說:「表弟,是你啊?這麼早!請你等一下,我去書房和你說話。」我看了一眼熟睡的妻子,拿著電話,迅速輕輕起床,走過客廳進了書房。

「五哥,我媽身體有了點問題,但她不相信這裏的醫生,所以請你看能不能幫忙問一下你的那些當大夫的朋友們,幫助診斷一下,看有什麼辦法能治,盡快給開個處方過來。」表弟的聲音焦慮而緊張。

「沒問題!如果寄藥給你,地址還用上次的,是嗎?」

「是!快搬家了,我會告訴你新地址。記住,別記錯了號碼,67253寫在前面。」

「知道了。你別著急,我會盡快找我的朋友咨詢姨媽的病。」

「越快越好!謝謝了。」對方電話斷了。

這是一個極不尋常的電話,「表弟」代表總部在美國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電話中他媽,意味著目前有重大事件發生了,需要我立即配合調查。
  
我立即打開電腦,進入一個特別設定的電子郵箱,輸入人名和剛才告訴我的密碼,裡面有一個郵件,我打開郵件,迅速將半頁內容打印。然後又迅速離開網站,並從「菜單」刪除一切記錄,一切都在半分鐘內結束. 我拿起那了那半頁紙,黑體方塊字赫然映入眼簾:
  
「魏星艷, 重慶大學,28歲女研究生,於5月11日被抓進沙坪壩白鶴林看守所,5月13日晚,在兩名女犯人的共同挾持下,看守所的警察當眾強姦了魏星艷,魏遂以絕食抗議,看守所以灌食為名,插傷了她的氣管和食道,失去說話功能,生命處於垂危之中。據舉報,魏星艷就讀於重慶大學的」高壓輸變電「專業,是法輪功學員,「追查國際」需核查上述涉案人,以便追究一切犯罪行為。」(附:七天前法輪功海外明慧網已報導這一消息。)

我的血一下沖上了腦門,儘管文革中我已見過各種慘案,「六四」作為記者目睹全過程,可是此時我還是難以自持,憤怒使我胸口發緊,我下意識閉上眼使自己鎮靜下來。

彷彿過了一個漫長的世紀, 當我睜開眼時,一抬頭,妻子正站在書房的簾子前默默看著我,似乎有一會兒了,我指了指那半頁紙,妻子迅速拿起,「天啊!比禽獸還不如,怎麼幹得出來?!」妻子的臉一下子霎白,妻子的無助、驚恐、害怕,使我一下清醒過來。我走過去,小心而有力地撫著妻子肩頭,和她一起走到客廳沙發坐了下來。

「我們得幫助調查真相」我沉思了一會兒說。

妻子微微點頭,又擔心地說:「這太棘手了,她是煉法輪功的。」

「是, 也正因為這樣,核查當事人就更重要了,如果不趕快讓它在國際社會曝光,恐怕那位女學生性命難保。事情太惡劣了,受害人又是高等院校的,當局一定會想到要銷贓滅口,因為一旦消息走漏,事必激起民憤,我們得趕快。」我喃喃地象是自言自語。

好長時間, 妻子沒講話,只是默默地望著我,微微冰涼的手,彷彿黑夜中失落的孩子。

我下意識摟緊了妻子,「怕什麼? 有我!有三尺頭上的神靈」我以大丈夫的威嚴一字一句。

靜靜的夜,空氣象凝固了一樣。寂靜中只有牆上的鐘,噠-噠-,噠-噠-,還有我們的心跳聲。
 
到早晨6點,我很快沖了個澡,又坐在了電腦前,找到重慶大學的網址,打開,首頁前面彈出一個小窗口,上面有幾行用紅字寫著:

校長辦公室嚴正聲明(2003-06-03)
保衛處公告(2003-06-03)

進入到校長辦公室嚴正聲明(2003-06-03):

「近日,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在境外明慧網站上散布謠言,編造所謂重慶大學 X X 學生受迫害的騙人故事。

校長辦公室嚴正聲明:明慧網站上有關重慶大學的消息純屬惡意誹謗,學校將保留用法律手段維護本校聲譽的權利。」

這XXX是指誰呢?無名、無姓。何以「保留用法律手段維護本校聲譽」。

再打開保衛處公告,內容大同小異,是保衛處與重慶大學研究生院和電氣工程學院的聯合公告,多了一條內容,即本校無「高壓輸變電」專業,這又是一頭霧水,無「高壓輸變電」專業? 也要如此興師動眾公告?

妻子端過一杯茶。我指了指電腦上的聲明,妻子湊過來,看過後說:「真要沒事,出什麼聲明?」我點點頭:「但這告訴我們,公安局和重慶大學已有設防了,他們知道,6.4將近,如果此事擴散,結果必將難以收拾。但如此做賊心虛,恐怕受害人的處境更危險了。」
  
吃了一頓食不知味的早餐後,我心事重重去上班。一路上想:難道這一切都是假的?難道重慶大學根本沒有一個叫魏星艷的人?難道……?

(待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