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被迫三次亮相 胡錦濤依然裝「孫子」
 
林鋒
 
2003-7-21
 
【人民報消息】我在最近出版的《告別江澤民》,是對江澤民統治中國十三年的總結,對江澤民「未蓋棺,先論定」,開始了對他的告別儀式。書出版後,正好SARS在中國和香港流行、蔓延,雖然影響了本書的銷路,卻催送江澤民早些離開權力核心。我在《告別江澤民》一書中主要談他經濟上的虛火,對政治上異議人士和以法輪功為代表的不同信仰人士的無情鎮壓,社會道德的沉淪,兩岸關係的惡化和大國外交中的賣國行徑,而十六大以後胡錦濤,溫家寶一出現就表現出一些同江澤民不同的路線,顯示了兩個司令部的存在。這次SARS的爆發和流行,不但加劇了江澤民所遺留下來的各類矛盾,而且使兩個司令部成形並且互斗,加速了告別江澤民的過程。這可以由以下幾個方面來看:

一,江澤民威信空前低落

以江澤民為首的「上海幫」為了經濟利益隱瞞疫情,置老百姓的死活於不顧,引起極大民憤。不但如此,江澤民還帶了老婆,兒子逃到上海避難,不少高官也紛紛走難,引起網民的譴責和民眾的咒罵,也引發北京等大城市的逃亡潮。「上海幫」的表現同在第一線的胡錦濤,溫家寶形成強烈對比,江澤民「三個代表」實際上是「代表自己」的本質露了餡,威信大受打擊。

二,第二司令部現形加劇權力斗爭

江澤民逃到上海,「江辦」也搬到上海,形成第二個權力中心,也就是兩個司令部。江在上海看住胡錦濤,準備隨時出來收拾「殘局」。中共成立以來,只要出現兩個司令部,都會發生殘酷無比的黨內斗爭。例如1931年1月的中共六屆四中全會以後,非法上臺的國際派為了打擊反對派,不惜向國民黨告密,由國民黨出面抓了對立派的重要人物。1937年張國燾西路軍的覆滅,也是毛澤東借刀殺人之計。文化大革命毛劉斗爭,毛林斗爭,更是明顯,80年代胡耀邦和趙紫陽先後下臺,因為還有另一個司令鄧小平。這次中共以「驅動戰備體制」為名掩蓋江澤民的分裂活動沒有人相信。

三,提供胡錦濤"先斬後奏"的機會

江澤民逃到上海,給胡錦濤「先斬後奏」的機會,趁機擴展他的權力。例如罷免江澤民的禦醫張文康是對江澤民權力的挑戰,中共中央政治局5月23日進行集體學習,由胡錦濤主持,提出借鑑世界新軍事變革的經驗,抓住機遇,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的跨越式發展,這是向江澤民獨霸的軍事領域挑戰,五月底,北京瞞住上海,扣押了香港中國銀行總裁劉金寶和號稱「上海首富」的周正毅,靜悄悄的反腐敗,矛頭直指「上海幫」,包括黃菊和江澤民父子在內。江澤民在杭州玩了幾天,看到苗頭不對,趕快回到北京坐鎮。

四,外交上低調出擊

外交上雖然比較低調,但還是出擊。4月21日,胡錦濤會見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弗裡斯特。胡錦濤承認SARS是人類的災難,被美國認為務實透明,引起布希總統的好感,打電話對他表示支持。4月底溫家寶出席曼谷會議,低調而對SARS有歉疚之意,也產生良好印象。5月26日胡錦濤展開就任國家元首以來的首次外訪,在11天的行程中先後訪問俄羅斯、法國、哈薩克以及蒙古等歐亞四國,並出席G8峰會。臨行前代表團自我隔離10天。雖然胡錦濤的表現還比較木訥,但仍被中共稱為"投資小,效益大」的外事活動,其中還取消了迎送儀式顯示同江澤民的鋪張有別。布希又趁機大讚胡錦濤。有報導說江澤民以染SARS為名反對胡錦濤出訪,酸葡萄的心理得以想見。

五,江澤民被迫三次亮相

江澤民在離開北京後三次亮相,第一次是5月26日在上海匆匆接見被《人民日報》稱為「狂人」的印度國防部長費爾南德斯,第二次是5月5日在大連視察遇難的361潛艇和接見難屬,第三次是6月6日看望出席"實施人才戰略工程加速人才培養座談會」的解放軍代表,表示伊拉克戰爭再次證明,在高技術條件下,戰爭勝負的決定性因素仍然是人的素質。第一次是胡錦濤因為抗疫威望迅速升高,江澤民被迫亮相,說明「防非」有序,有效控制,抵消胡錦濤的成績。第二次和軍委副主席胡錦濤同時出面,顯示他的地位仍高於胡錦濤。第三次要奪回胡錦濤對軍事思想的入侵,胡強調現代科技,江繼續鼓吹「人的因素第一」。

六,胡錦濤仍裝出"孫子"樣子

胡錦濤採取攻勢,江澤民處於守勢。但是在江澤民面前胡錦濤還是裝得「孫子」樣子,不同江澤民正面交鋒,不說話或者少說話。4月28日政治局會議提出要掀起學習「三個代表」的新高潮,就是為了哄江澤民。至於一手抓防治非典,一手抓經濟建設,自然他們知道經濟是中共合法化的命根子。也因此在公布SARS數字上號稱透明(實際上仍在玩弄數字遊戲),但是經濟數字則一直在報喜不報憂,這點胡錦濤同江澤民沒有什麼區別。衛生部常務副部長高強否認中國隱瞞疫情,中共新領導班子對此表示沉默,說明疫情緩和後他們在這方面又「團結」了。對布希的讚揚,在胡錦濤授意下,新華社布希歪曲為是對中國政府的讚揚,使器量小的江澤民減少報復心理。

結論

由於胡錦濤到底是共產黨人,而且能夠爬上這個高位,權謀都是一流。不論江胡,他們都有中共一黨專政特權的共同利益,所以在六四後形成一個共識,那就是不論權力和利益衝突如何激烈,都以不使中共這條破產船翻沉為原則。因此胡錦濤這些攻勢,只是逼江澤民退步而已,並非要把江澤民推翻,因此最後還要彼此妥協,胡錦濤會同江澤民有些不同,但是不會有天翻地覆的變化,這點必須有清醒的認識,不要有過度的期望,中國的進步只能非常的緩慢,除非中共外在壓力的增加。但是無論如何都說明江澤民的時代即將過去,這也是江澤民所主張的「與時俱進」吧,誰想不通這個道理,也會碰壁。

——轉自《北京之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