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震蕩加大中央裂痕 江澤民要笑看胡溫時代盡快消亡?! (多圖)
 
2003-4-19
 
【人民報消息】

江澤民要笑看胡溫時代盡快消亡
種種跡象顯示中共高層在SARS(薩斯)處理方式上,出現了嚴重分歧爭執。以江澤民為首的舊官僚體系通過自己既有的官場行政關係網發佈指令,控制時局卻又深藏不露,避免承擔失敗責任。而胡錦濤溫家寶新班子內外交困,面對不聽指揮的舊官僚體系束手無策,情急之下,不得不親臨京廣疫區第一線直接指揮,胡溫二人甚至不得不採用「六四」時趙紫陽的策略,借助中央媒體直接曝光衝擊舊官僚體系,但收效甚微。

高層衝突的基礎根源在於江澤民等舊官僚體系對十六大權力換班留一手,權力交接不通暢,由此留下重大後遺症,胡溫新班子缺乏足源的行政資源來應對空前大災難,在重大關頭對新班子幸災樂禍的舊官僚們又處處制肘,中共新領導體系「行船擱淺」初現端倪。

團系與江系勢力在廣東瘟疫報導的首次較量中失敗

2002年11月16日廣東爆發第一起SARS病例,但此後二個多月被江澤民嫡系李長春為首宣傳部門遮掩得嚴嚴實實。直到今天1月20日,團系出身的黃華華升任廣東省長後,媒體開始變調。


廣東省長黃華華
黃華華,78年始任共青團廣東韶關市委書記,後來一路升到共青團廣東省委書記,92年後再轉任省委秘書長,省委副書記等職,今年1月20日從廣州市委書記之職升任廣東省長。

為平衡團派在廣東地方驟升的影響力,江澤民急調原浙江省委書記張德江任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據說是曾慶紅的嫡系,畢業於平壤金日成大學,以極端保守而著稱中共政壇。不過,張是外地人,不敵廣東地方土生土長25年的團系黃華華,廣東主政的實權自然落在團系人馬手中。上任不久,團派就開始對SARS的媒體報導預以有限曝光,省政府衛生廳在2月11日舉行了第一次記者會,公開了305個病例,5個死亡。 廣州日報,羊城晚報也進行大版面的專題報導。

但由於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直接受江澤民的兩個嫡系李長春、張德江的掌控,對以省政府為首的行政新班子不買帳,由此引發衝突。宣傳部多次發出禁令,不許媒體自行報導,即使報,也只能用宣傳部審定的通稿。來自政府與黨委的兩套指令,讓廣東媒體無所適從。不得已,黃華華親自打電話給黨委的宣傳部長鐘陽勝,鐘表面上答應,卻讓新聞處長張東明暗中抵制,衝突自此公開化。傳言說廣州市一位領導面對風行全市的搶購風,在電話裡破口大罵張冬明:你張冬明怎麼代表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你到底代表誰?誰給你的這種權力?廣州出了事你張冬明要負全部責任!

就這樣,在政府新班子的全力施壓下,廣東對瘟疫的報導出現了一個星期的小陽春,各報紛紛推出幾個大版的報導。然而,正當廣東媒體得意於自已「挑戰舊管理體制」的小勝時,二月底三月初,廣東省委宣傳部突然從人事入手,對媒體進行了一場大清洗、大換血,廣東三大報業集團均遭滅頂之災,保守派成功地收回了所有失地,廣東媒體重新落於中共中央宣傳部的保守派手中,在疫情報導中再無作為。

廣東團系人馬也因此心灰意冷,而中央卻繼續將瘟疫責任全部推到無法自由表達的地方官僚頭上。近日,當知情人士向廣東省政府高層了解瘟疫報導內情時,他們憤怒地表示,一切都是按照中央的指令辦的,我們還有什麼責任!

張文康借疫情打擊報復廣東


衛生部長張文康
中共長期對付瘟疫的方案,都是徹底掩蓋,完全否認,幾千萬人餓死都可以蓋過去,這幾千人幾萬人的瘟疫,又有何妨? 但是由於廣東政府新班子2月中旬的小陽春報導,打亂了江系人馬掌控的全國輿論大局,令江系官僚們好不很惱。所以,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3月26日中央第一次公開疫情時,張文康索性只報了廣東一省792人被感染,31人死亡,而對其他各省一概不報。這樣既可欺騙民眾,又達到了打擊報復廣東團系人馬的目的。

張文康與江澤民80年代就建立了私人關係,當時江澤民在上海市主事,而張文康是設在上海的第二軍醫大學副校長兼訓練部部長。作為江澤民的健康顧問,張文康隨著江澤民冒升而冒升。1990年7月,張文康升任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副部長。三年後調到衛生部出任副部長,並兼任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局長。1998年3月,張文康被江澤民安插進入朱熔基內閣中當衛生部長,並在今年3月獲得連任。

通過李長春,張文康等舊官僚體系,全國防疫大局,從醫療到宣傳都控制在江澤民一人手中。而江澤民這個真正後臺大佬卻從不露面,不必承擔任何風險。江甚至利用疫情,成功地削弱團派在地方的影響力,而胡錦濤溫家寶的新政府,在上任伊始,就面臨滅頂之災,在外交上受到國際輿論強烈指責,在經濟內政上顧此失彼,弄得焦頭爛額!

胡溫聯手親臨防疫第一線指揮

為了打破江澤民舊官僚體系對疫情的操控,4月10起,胡錦濤親自前往廣東,視察了湛江,廣州,深圳等市。在黃華華的全程陪同下接見了廣東各派官僚,還特意會見了香港特首董建華,以一國元首之尊,親自指揮地方的防疫,據報導,胡錦濤在與一線醫務人員座談時,針對民眾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受到嚴重威脅表示,「我們很揪心」、「感到焦急」。 並將防治病疫工作上升到關係改革開放穩定大局的政治高度。


溫家寶親自到北京佑安醫院視察
而在中共中央的防疫工作會議上,溫家寶則更是以嚴峻二字形容當前疫情,與張文康和宣傳部門的調子好似兩個中央發出來的。溫家寶同時還親自到北京疫區的各大醫院,學校視察走動,以自身行動,帶動媒體報導關注。11日溫去佑安醫院為參加非典型肺炎防治工作的醫護人員打氣時,向他們深深地鞠了一躬。

4月18日,由廣東回到北京的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立即召開政治局常委會會議,要求各級黨政機關「不得緩報、瞞報」疫情,否則有關領導必須承擔責任。

儘管胡溫二人在政權存亡的關鍵時刻,火急火燎,親臨第一線,帶動媒體曝光,拼命推動防治病疫工作,但是中共盤根錯節的舊官僚體系,卻仍在江澤民的幕後操控之下「閑庭信步」,江澤民甚至還雅興大發,4月16日授權新華社發表其1991年3月10日為「南京路上好八連」的題詞;而衛生部和北京的官僚也還在信誓旦旦的說,北京只有37人感染,4人死亡;並且政治局常委裡的其它人到現在也沒一個公開表態支持當前胡溫開放報導SARS的新政策的。江氏舊官僚高層的真實心態,實在耐人尋味!──難道江澤民正懷著一顆強烈的妒忌心帶領一班人要笑看胡溫時代盡快消亡?!

摘自(看中國) 有刪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