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届两会!新世纪中国的一个待解之谜(图)
 
陈劲松
 
2003-3-5
 
【人民报消息】第十届“全国政协”会议在北京召开,“全国人大”也随后开幕。官方报导强调:今年“两会”换届,意义重大,将实现最高权力的最大和最平稳过渡。以“政协”为例,70%是新面孔,颇引人注目。

仔细清点新一届“政协委员”的组成成份,耐人寻味。

“资本家”数量大增,为历届之最。其中,大型国营企业负责人33人,私营企业主65人,包括全国首富刘永好。官方对此的注解是:体现了“三个代表”的理论精神,使“政协”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和包容性,意在扩大爱国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瞄准“全面小康”。然而,从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到让一部份人先掌权;从绝对权力下的绝对腐败,到全社会的贫富分化。正是当代中国经济领域的大致图景。

换言之,“全国政协”的成份变迁,恰恰是对二十多年来,官商勾结,权力经济的生动写照。无数富豪、私营企业主,因此而荣,因此而衰。是一党专制下的既得利益者,也是一党专制下的牺牲品。已经验证这一规律的一长串名单包括:首富牟其中,第二富豪杨斌,第三富豪仰融,前“政协委员”刘晓庆,前“人大代表”禹作敏,“殿前红人”史玉柱......既然新“政协”里的新“资本家”们,其经商环境,其致富手法,与他们的前人并没有实质性的区别,其未来走势和结局也可想而知。

最大的争议,是“政协主席”。这位名叫贾庆林的人士,因最高领导人江泽民的赏识,从福建省委书记,升至北京市委书记,再升至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在他身后拖著的,是全国最大的走私腐败案“远华案”的巨大阴影。“远华案”发生在贾庆林福建省委书记任内,当整个福建省委省政府都因“远华案”而被“一锅端”之时,贾庆林如何能够离奇地例外?退一万步,即便贾庆林没有涉案,但任内发生如此大案,其赎职之罪,亦在所难免。因此,当有一天,江泽民交出军权,胡锦涛接过实权的时候,一个新的“陈希同”案便极可能展示于世人面前。因为,极可能地,胡锦涛也需要象当年的江泽民一样,拿一位大员来开刀问斩,才能杀鸡儆猴,震慑群僚,进而真正掌握和巩固实权。由劣迹斑斑的贾庆林,取代清正廉明的李瑞环,继任“政协主席”,其现实意义和历史宿命,恐怕正在乎此。

除此之外,大量安插共产党元老的后代,即所谓“太子党”,也是本届“政协”的一大特点。表明江泽民对以胡锦涛为首的“第四代”领导人的疑惧和不放心,需要“红色后代”群起“护盘”。

在“政协”中大批安排国民党元老后代,则是本届政协的另一大特点。目的显然是为了加强对台湾、对海外的统战工作。殊不知,台湾已经星移斗换,起用国民党元老之后,对台湾现有社会政治格局,恐怕产生不了丝毫影响。

总之,所有人事安排,充满利来利往、你算我算的“商业行为”、“经济成份”。加上由本届“政协委员”们提出的数千项议案中,最醒目的十大议案,全部是经济议题。于是,这个“政治协商会议”,已经变成了“经济协商会议”,准确地说,变成了“利益协商会议”。

于是,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在所谓“最广泛的代表”中,占人口大多数、高达九亿的农民代表,少得可怜?也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在这一最高“民意机构”中,几乎稀缺所有弱势群体的代言人。比如,下岗失业的职工,进城打工的民工,收入低微的城乡贫民。他们的民意,将由何人代理?他们的命运,将由何人主宰?这无疑是新世纪中国的一个待解之谜。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