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安排的命運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到來
 
2003-1-19
 
【人民報消息】冷戰結束前的蘇聯,曾是世界兩個超級大國之一。蘇聯以自己幅員遼闊的疆土,用之不盡的資源,強大的軍隊和不可一世的鐵腕強權,與美國及其他自由民主國家對立稱霸。共產主義的烏托邦似乎正在這個國家實現。然而,1991年8月19日,這個共產黨國家的元首戈巴喬夫卻在自己休假的黑海邊上被保衛自己的克格勃軟禁了。兩週之內,權力中心從克里姆林宮轉到了葉利欽的手中。戈爾巴喬夫回到莫斯科,重新主持國政。很快,由葉利欽代表的俄羅斯,及當時的白俄羅斯和烏克蘭,在莫斯科簽署了成立松散邦聯制的「獨聯體」。早已迫不及待想脫離北極熊、從而投入西歐懷抱的波羅的海三國(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正式獨立。而真正想留在蘇聯社會主義「大家庭」的哈薩克斯坦,烏孜別克斯坦等前加盟共和國也被迫成為獨立國家。

一時間世界嘩然,連美國的蘇聯問題專家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費一槍一彈,不戰而屈人之兵。當時蘇聯的崩潰是如此迅速,世界各國的地圖印刷商都跟不上這新的十六個國家的產生速度。

1991年8月19日前,有誰能想到蘇聯這樣的強權會在幾乎是一夜之間分崩離析?人們議論紛紛,都在從政治、經濟、外交、歷史等等方面找原因。許多前蘇聯的老布爾什維克們紛紛大罵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有人說葉爾欽是西方自由民主反共勢力的代言人,葉利欽是蘇聯分裂的罪魁禍首;有人說戈爾巴喬夫太軟弱,而且他本人身為蘇聯共產黨總書記卻並不相信共產主義,大搞「改革」使國家走向混亂。

可是一位蘇聯知名的教授卻談出了蘇聯崩潰的真正原因。他說七十年蘇共的暴政,從根本上滅盡了對道德和正義的信仰,人們也習慣於懶惰,並學會了通過私下或公開竊取國家財產的辦法來致富。當官的利用職權極盡貪污受賄的能事,而平民百姓則想盡辦法從國有企業偷竊財富。沒有人真正留戀蘇共的暴政,而這個暴政卻在七十年中消滅了一切可能的不同政見者,並且在這個國家從上到下的一切政治管理機構、所有的社會階層中培養了兩億多的蛀蟲。就像一棟大樓,遠看時覺得它龐大壯觀,可近看時發現已經風雨飄搖,當走進這棟樓時才發現每一根房梁、每一根支柱都已經被無數的蛀蟲侵蝕得爛透了。無論是誰碰一下這房子,這房子都會垮掉,而且是垮得乾乾淨凈,你想扶都扶不起來。到底是葉利欽還是戈爾巴喬夫的錯?他們只是在歷史的那一時,在那一位置上推了這房子一下。

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是另一棟房子。這房子比1991年的蘇聯更加朽爛,不需要人推,只要一陣風。當今的中共所面臨的內憂外患比前蘇聯要大十倍:

1、蘇聯的國土是中國的兩倍還多,而中國的人口是蘇聯的六倍有餘。蘇聯需要養活的人口比中國少得多。朱熔基總理在講話中承認中國目前糧食缺口5%,國家決心大力投入和發展農業,爭取在2010年人口增長的前提下,把國家糧食缺口控制在10%左右。這些話意味著什麼?1994年中國糧食緊張,進口了一大批糧食,世界市場價格當時就爆漲30%,弄得其它糧食進口國怨恨中國。

2、蘇聯平均每六人就有一人受過高等教育,而中國廣北京就有幾十萬文盲。在1991-1992年的國家動蕩中,受過良好教育的蘇聯人民依然表現了巨大的承受力。沒有一人趁亂搶劫過商店,沒有一人揭竿而起。試問:在今天城鄉差距急速加大、貧富懸殊的中國,一旦社會上有風吹草動,中共五十年培養出的「刁民」們能潔身自好,以國難為重嗎?

3、蘇聯的自然資源比中國多得多。在八十年代的世界黃金市場,黃金連年跌價。西方戰略研究專家發現原來是蘇聯在向世界拋售自己的黃金儲備。略有常識的人都知道,蘇共統治者已經沒有其他辦法來維持收支平衡了。龐大的軍費使蘇聯已經不得不變賣家檔了。中國表面上一片歌舞聲平,可是對中國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中國的繁榮是假像。「中國的崩潰即將來臨」一書的作者章家敦(GordonChang)指出,中共最近二十年的快速經濟成長實際上是統計資料作假的結果。中共靠什麼來維持收支呢?靠竊取人民的財產。中共採取的手段是大量發行國債,甚至是採取攤派的強制方法。而在暗處,中共的「人民銀行」暗箱操作,大量挪用人民的存款。中國銀行中的死帳、爛帳高達上萬億。換句話說,人民家存摺上的錢是不存在的。中國銀行有人民的存款達五萬億,如果社會上有任何政治、經濟的波動,甚至任何不穩定的傳聞,中華民族傳統中的自我保護意識就會使幾億人湧向銀行向政府要錢。而中共可沒有蘇共手上千噸的黃金可以救急。

4、蘇聯在崩潰以前,社會矛盾並不激化。從沒有人上街遊行,從沒有數千的「下崗」工人臥軌攔過火車,從沒有成千上萬的老百姓到各級政府聚眾請願過。可是,在中國的今天,這一切不僅發生了,而且愈演愈烈。中國大陸僅在一九九八年曾發生六萬次工農抗議事件,九九年增為十萬次,今年更有手無寸鐵的各兩萬煤礦工人和農民與武裝警察對峙的抗議活動。在幾乎是公開的走私、從商的利益斗爭中,中國的軍隊和武警以及地方勢力常常發生武裝衝突。利益在統治階級內部的分配不均,也在加速社會向動蕩的邊緣滑去。

5、蘇聯在1991年前,社會的基本道德水準比今天的中國高許多。今天的中國大陸,貪污腐敗矚目驚心,公開和變相的色情服務比比皆是。從公司老板到國家幹部,無不以「包二奶」為榮。走私販毒猖獗。黑社會與共黨政府官員勾結,欺壓百姓。許多黑社會的頭子就是共產黨的高官。社會物欲橫流,坑蒙拐騙,無不用其極,社會優良傳統、道德禮儀迅速瓦解崩潰。

6、蘇聯在崩潰前是窮兵黷武,雖然國民生產總值只有美國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但是其為了於美國的「星球大戰」計劃抗衡,用了自己17%的國力。這樣,蘇聯就走上了一條在最不利的、昂貴的、拖垮自己的環境中進行競爭的死路。二十一世紀初的中國,與80年代的蘇聯相比,無論就人均GNP、科研水平、軍工產業質量、自然資源藏量,還是軍隊現代化的程度,都相差甚遠。80年代美國以年均二千多億美元的軍費,再加上盟國的一千多億,活活拖垮了蘇聯。美國目前的年度軍費三千一百億美元,現在已經把戰略重點轉向東亞,就迫使北京起而應付。雖然北京不敢到在世界多處與美國的新軍備較量,僅僅在中國大陸周邊抵禦美國的戰略壓力,就已經力不自勝了。歷史上中國的亡國從來沒有完全是因為外患的,都是因為自己內亂。但是來自美國的強大壓力,在中國的崩潰路上,只會起到摧枯拉朽的作用。

7、蘇聯在崩潰後從前蘇共內部高級官員透露出驚人的消息。蘇共的當權者在蘇聯解體前早就把幾十億蘇共的黨費和國庫財產通過法國的銀行轉出國外。目的是為了在蘇聯共產黨垮臺後這些當權者移居海外仍能過上帝王般的特權生活。現在的中國政府充滿了比蘇聯解體前更加強烈的末世心態。近年來披露的一些案件中,許多高官不擇手段為子女們積累資金、移民海外,這些無法不讓人們感到他們在為自己和子女們留「後路」。原廣東省人大委員會副主任於飛利用權勢,炒賣地皮,僅半年就謀取暴利上億元,以「解決香港的女兒的生存與發展問題。被判死刑的江西省副省長胡長青在與情婦的電話中就已經感嘆,中共十年內就會垮臺,現在要抓緊職位的方便多把貪污的錢財轉到海外為以後留後路。中國政府市局級以上的幹部人人手中都有出國的護照。有的人還手持幾本不同名字的護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派自己的兒子早早來到美國,並在芝加哥等地購有豪宅以供「他日」享用。
  
暴力、恐怖與謊言使共產黨篡權,也使共產黨崩潰
  
中共與蘇共在專制獨裁上有許多相似之處。共產黨的本質就是暴力和恐怖統治。通過暴力共產黨可以消滅許多不同政見者,更可以嚇住相當大的一批人。長時期的恐怖統治又迫使人民學會聽話。共產黨從肉體上鏟除、從精神上消滅與其不同想法的人的血腥恐怖,鉗制了人們思想的自由,強迫人們習接受謊言,習慣與中共的宣傳保持一致。謊言是共產黨維持生存的強有力的武器。謊言使人民在恐懼中反過來依靠實行恐怖統治的共產黨政治利益集團。但是,暴力、恐怖與謊言並不是國家長治久安的辦法。相反,只能使民族傳統文化喪失殆盡。長達半個世紀的黑暗統治和洗腦教育中,人們那與生俱來的誠實、善良和寬容大度在不知不覺中被清洗得幾乎蕩然無存。今日的中國人麻木、自私、沒有正義感,只有在暴力、恐怖與謊言中學會了怎麼揭露犧牲自己的同學、朋友和親人來換取自己的安穩。

曾任六位蘇聯首腦外交助理的高爾基阿爾巴托夫對蘇聯衰亡期的觀察評道:「現存的政治上層建築把政治生活限定於極狹小的範圍。它根本不適合於發現和分析變化著的社會現實不適合於動員社會上的智慧潛力去解決湧現的問題。因為決策者的壓倒一切的任務是堅定不移地抵制變動,不惜任何代價維持現狀。這個任務至高無上,所以最高層要求各級國家機關、黨組織、社會科學界、大眾傳媒都得這麼做。它們要幫助掩蓋日趨嚴重的問題,飾以穩定、成功和進步的假相。這麼做過,最後一批可以進行公開討論的孤島消失了,保密的領域則擴大了。每發生一次領導層所不悅的爭論,就會有新的領域被界定為『國家機密』」。

共產黨從根本上抹去了中國人民對自己傳統文化精華的記憶。仁、義、禮、智、信成了天方夜譚。現在的中國學生能學到什麼?除了不能教人辨別是非的西方的數理化,就是共產黨的政治思想課。一位中國小學老師在自己感冒後向全班學生大喊身體有重疾,結果學生們第二天就紛紛提著各種水果和營養品送給老師。這樣默契的配合,老師和家長成功的在把中國的下一代培養成貪污腐敗的蛀蟲。在今天物欲橫流的中國,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在個人私利極端膨脹的社會中,會再出現岳飛、文天祥的民族英雄嗎?中國共產黨滅盡了中國人的智慧,製造了無數的刁民,也是自毀其柱梁。

中共從不讓人民參與統治,在統治危機的時刻,他們的本質決定了他們只可能採取更加暴力的手段來鉗制人民。而手段越凶狠,社會越僵化,人民越不滿。而人民越對現實不滿,中共的統治也更凶殘。難怪江澤民對囉幹等負責內務的幕僚下指令,要堅決把一切矛盾消滅在萌芽狀態。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其結局就是中共失盡民心,而中共自己也緊張到神經崩潰 。

如果一個人沒有思想、沒有精神,那麼這個人只能是「行走肉」。如果一個社會沒有道德規範和民族的凝聚力,這個民族也是形將就木的空殼 。

有人不願接受現實,一廂情願地認為中共不會倒臺。原因是中國沒有一個有影響力的政黨來代替共產黨。中國甚至沒有一個有號召力和凝聚力的領袖人物。所以,中共的統治還會維持下去。此言差矣!這些原因恰恰是中共罪惡的根本所在。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在開會時指出,今天的中國再沒有1989年時的承受力。如果類似於六四的事件在今天發生,中國會陷入巨大的動蕩。新疆和西藏會叛亂,臺灣會獨立,中國其他地方會陷入軍閥混戰,人民會大量死去,而政府再也沒有任何能力去收拾這一爛攤子。日本研究中國問題的專家也一再警告日本政府,現在不是考慮與中共加強合作、增加投資,而是認認真真地考慮怎麼在中國崩潰之後擋住中國的難民潮,讓中國的難民在其本土內消化。

中國的崩潰與分裂,不會象王力雄在《黃禍》中寫的發生在2030年。也不會象章家敦預測的在五十年之內。歷史為這個民族安排的命運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到來。(作者不詳)

轉自(博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