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晚年揮之不去的夢魘
 
林保華
 
2003-1-17
 
【人民報消息】去年十月江澤民到美國作他的「畢業旅行」,但是這次畢業旅行卻遭到了他畢生旅行的最大打擊,那就是在到達美國,在芝加哥著陸的第一天,就被法輪功學員及他們的親屬以群體滅絕罪告上伊利諾州北區聯邦法院。當日,也就是10月22日,控方律師親自到江在芝加哥下榻的酒店將訴訟遞交中國保安轉交江澤民。今年1月13日,控方律師和法官進行了第一會談研討下一步日程,由於控方律師需要時間準備材料並得到法官批准,下一次會議日期定為3月13日。

雖然江澤民喜歡這「3」字,但是這個「13」對他說來太不吉祥呀。堂堂「泱泱大國」的國家主席,「泱泱大黨」的前任總書記,「泱泱大軍」的主席,卻成了被告,不但是他一身中的恥辱,更是他晚年揮之不去的夢魘。

江澤民不是不知道,近年來,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塞維奇被告上國際法庭,赤柬頭目也要被押上國際法庭,就是因為他們的「群體滅絕罪」。智利前軍事獨裁者皮諾切特因為當年血腥鎮壓反對派,哪怕後來發展經濟有功,後來也自動退位,也一度在英國被逮捕。所以他在戰戰兢兢中面對餘生。

江澤民在中共高層力排眾議,對法輪功這個群體血腥鎮壓,從肉體到精神無所不用其極,有確鑿證據的就造成了五百多人的死亡,成千上萬人被投入牢獄和勞改、勞教場所,製造了六四以來又一大規模的鎮壓和屠殺事件,不但歷史要同他算這筆帳,現在就要同他算這筆帳了。

江澤民在十六大冒天下之大不諱把持了槍桿子不肯退下,就是擔心一下臺就被清算。有論者說,江澤民有三怕,一怕法輪功,二怕趙紫陽,三怕胡錦濤。法輪功的血債就是他一手造成的;長期軟禁趙紫陽,說明他同六四屠殺也介入很深,否則不會那樣怕趙紫陽出來;而他把胡錦濤當著小媳婦那樣折磨,他也害怕胡錦濤反過來對他不仁不義。有這「三怕」,什麼「三講」、「三個代表」都解不了圍。

江澤民在臺上,美國政府會盡量減少控告江澤民所造成的政治衝擊,但是一旦江澤民下臺成為平民,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這也是江澤民死活都要賴在臺上的原因。然而江澤民已經七十六了,在他行將就木之時,國內政局的演變,他要逃到哪裏?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都會追擊他到天涯海角。即使他給了很多好處的俄國,也會面對現實把他交出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就算江澤民「自絕於人民」,骨頭燒成灰撒到苦海裡,那時回頭已經太遲而逃不過歷史的審判。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