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華舞蹈在可怕的政治旋渦中(圖)
 
田心
 
2002年8月31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我的一生有過許多良師益友,而留在記憶深處的也就屈指可數,朱小華算是其中一位。

後來朱小華有過很風光的年華,我卻在他如今被北京市人民檢察院起訴而受審之際,來寫我這位良師,顯得有些不適時宜。然而他的風波在我心中震盪極大,令人難過。每天看不同的有關朱小華的報導,希望事態有所轉變。發現很少人知道他升官以前的歷史,因此有這樣一種衝動寫一寫作爲一個同事,下級,學生對他的看法,抒發一下自己的感受。

第一次見到朱小華是在82年大學畢業時被分配到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金融研究所。那時候國內剛剛開始搞計量經濟的研究,我是在那個年代作爲第一個數學專業的畢業生被分配到金融研究所從事這方面的工作。朱小華到人事處來領我。他看上去憨憨的,說話帶一點浦東口音,舉手投足甚至有些笨拙,完全沒有上海年輕知識分子那種瀟灑勁。我有些納悶他在研究所是幹什麼的,又不敢問。一路上他向我介紹研究所的情況,沒有一句廢話。對我這個新來的同事也不表示點歡迎或關心什麼的,不是太盡人情。

研究所裏大都是老一輩資深研究員,平均年齡55歲。一圈拜見下來,包括朱小華在內只有四位研究人員比較年輕,看上去像老三屆的年齡。我們計量研究組就倆人,我是組員,朱小華是組長。一位副所長告訴我,這四位年輕人是我們所在上海市全市招考考進來的,其中朱小華考了第一名。這樣一來這位不拘言笑的有一點土氣的組長在我心目中形像大增,再不敢小看這財經大學夜校生。

那時剛從學校踏入社會,工作上沒有經驗,一無所知不說,還有許多幼稚的毛病。比如好高務遠,工作不踏實;比如只相信數學公式,不理會經濟理論和規律;比如覺得老一輩的思想過時了,而自己卻沒有自知之明又偏激。朱小華在我看來是太老練太穩重了,或者說是沒有了年輕人的朝氣。但是一段時間相處下來,卻發現這個人腦子靈敏,思路極其清晰。我的一個不成熟的想法,經過他一過濾,會變成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課題。我雖然是學數學的,在應用統計和計量經濟學方面懂得不多,在工作中得到朱小華不少指點。他能夠把他學過的知識融會貫通地應用到實踐中去的本領,很讓我佩服。第一次工作就遇上這樣一位上司,對我來說非常幸運。這段工作經歷對我以後的學業工作和業餘興趣都造成了深刻的影響。

第二年又分來一位數據庫專業的大學畢業生馬小融,我們鼓動朱小華買電腦。當時銀行裏只有一箇中型電腦的機房,那裏的數據不能滿足我們的要求。朱小華上下奔走,終於求來資金,爲我們研究所進口一批電腦建成第一個電腦工作站。由於朱小華的開通和支持,我們在做模型和數據分析上作了許多嘗試,三人小組合作得很愉快。

同樣是老三屆的馬小融和我在一起可以非常知心知己,成爲無話不談的朋友。而朱小華對我來說,只能是上司,我甚至有些敬畏他。雖然他和我們討論問題時都是非常誠懇,對我們也很客氣,但說話處事那種認真的態度,和不折不扣堅持原則的脾氣,不得不讓人折服。有一回我們去浦東辦事,回來路過他家。我們說時間不早了也快下班了,不如我們一起到他家坐一坐。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說現在是上班時間,還來得及趕回所裏,以後一定請我們去他家玩。

朱小華是那種很認真對待自己政治前途的人,從他那爲人處事那種正宗的態度上就可以看出來。這在我當初看來是很可笑的事,但我對他的作爲卻無可挑剔。首先他夠正派,從來不走關係找捷徑。當時研究所裏許多人都有一些關係一些背景,而朱小華卻從來不跟任何人走得很近,這一點我想研究所裏每一個人都很清楚。他並不是孤傲的不合羣的人,相反他在任何人面前都很謙虛,彬彬有禮。加上他嚴於律己,不屑於耍小滑頭賺小便宜,研究所裏上上下下對他的印象都很好。

最難得的是他是一個有頭腦有主見的人。當他認準了一件事,他就牛脾氣上來百折不回。可他不像我們那麼莽撞,那時候我還覺得他挺圓滑聽有技巧的。他能夠在領導面前用恰到好處的語言來表述他的想法,既有改革的創意,又不偏激冒進。領導們容易接受並實施他的建議,這樣也導致他一步步地升遷。後來朱小華升爲金融研究所的副所長,但是他還繼續分管我們組,一直持續到幾年後我離開金融研究所。

我最後一次見到朱小華是89年回國探親時。我回所裏看望舊日的老師同事,他們告訴我朱小華已經升爲人民銀行上海分行副行長。於是我就衝進行長室去向他祝賀,當我改口稱呼他「朱行長」時,突然有一種陌生的感覺。他談笑舉止還和幾年前一樣,有一些笨拙,和他做起工作來那種精幹的樣子不太相稱。我告訴他我在讀統計,他很高興,說這正是我所需要的。我想起來他有一次到美國開會見到我的大學同學,說到我時,他居然對我同學說我數學不錯,而統計就不怎麼樣。他說話就是這樣直來直去,不留情面。這種耿直的脾氣或許也是他如今遭到不幸的一個原因吧。

當我94年再次回國時,朱小華已經是個大人物了。我父親到機場來接我,告訴我一些國內新動向,也提到朱小華升官的消息。想不到出租車司機也插話進來,說朱小華是他什麼什麼的親戚。那位司機滔滔不絕起來,很顯然他爲朱小華驕傲,也爲自己有這樣一位親戚而自豪。我有些感動,歷來高層官員的變動與老百姓是渾不相干的,最多當個新聞聊聊。普通的市民爲朱小華的升遷如此興奮,好像有了當家作主的感覺,真是新鮮。我當時沒有再反過來想一想,那些有層次有背景的人對此又會怎樣想呢?

後來又在美國的中文報紙上看到朱小華出任光大集團董事長的新聞,照片上的朱小華風度翩翩簡直不敢認了。看起來他是仕途輝煌,以後見到他大概也只有瞻仰的份了。卻想不到,一個人的命運會如此多變。朱小華被雙軌的消息傳來,我怎麼也不敢相信。這樣一個規規矩矩的人也會有經濟問題?要說貪污受賄,朱小華可是我能聯想到的最後一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去年回國,見到另一位有本事的老師。他原來在一家國營公司做老總,現在辭職去了一傢俬人公司。問其原因,他說,國營公司做老總雖然條件也優厚穩定,但沒有太多錢。看到別人大把大把賺錢,怕自己有一天會心裏不平衡,犯了經濟錯誤,還不如徹底下海。看來錢真不是好東西,連朱小華這樣的人也會經不起誘惑。

有人說是女人惹的禍。但看到他妻子爲此自殺,女兒發瘋,真是慘不忍睹。我見過他女兒一次,那時候還是小女孩一個。如果知道她如今在哪兒,怎麼也要幫她一把。

朱小華在給女兒的信中,流露出堅強的信念。我再一次相信他是無辜的。這是個頭腦很清醒的人,又不是將近退休,難道會因爲貪錢而自毀前程?金錢可怕畢竟還是赤裸裸的,政治更可怕因爲它是陰森森的。有多少人舞蹈在這兩樣可怕的旋渦當中?

但願朱小華不要被淹沒進去。因爲他實在是不應該被卷在裏頭的。

轉自美國《新象》

 
分享:
 
人氣:11,36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