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華獨生女朱蘊致信朱熔基
 
2002年8月28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據來自中紀委的消息,朱小華專案組已經接獲中央最高層指示,計劃在中共十六大召開之前,總理朱鎔基8月25日到9月6日訪問非洲的這段時間裏,對朱小華案作出一審判決。結果可能是死刑或死緩。朱小華可謂命在旦夕。

朱小華原爲光大集團董事長,被公認是朱鎔基的心腹愛將。朱小華的獨生女兒朱蘊,在母親任佩珍死後,曾有一封信向總理朱鎔基求救。信中她希望朱鎔基能夠出面,使長期被莫名關押的朱小華洗清冤屈,重獲自由。

多維新聞社27日盛雪特稿把朱蘊寫給總理朱鎔基的信摘錄發表如下。

我已失去了母親,別讓我再失去父親

呈:朱鎔基總理

朱爺爺:

我是朱小華的女兒,12月9日,一直在美國陪我讀書的母親因父親的事久拖未決,加上各種傳言困擾,精神崩潰竟然辭世走了。我父親在北京接受審查已一年半時間了,我們一個幸福的家庭在這一年半時間裏竟家破人亡至此。

我父親朱小華的經歷很簡單,三十歲以前下鄉在黑龍江兵團,我就出生在黑土地上,七九年回城後一直在人行系統工作到九六年調到光大。國家的改革開放和您的任人唯賢給了我父親機會,他是個知恩圖報的人,從我懂事開始,他就一唯(原文如此,應爲:味)的工作、工作,很少顧及家庭,很少照顧我這個女兒。

在人民銀行工作時,他一心一意,想把人民銀行搞成真正的中央銀行;到光大以後,他又全情投入,想讓光大真正與世界接軌、能與世界前50強跨國集團平起平坐。工作幾乎是他的生命,工作幾乎是他的全部。

九九年七月我暑假回香港,偷聽父母通話中聽到我父親竟然被關押審查的消息,我實在不能相信,更不能理解。

我在美國讀書,常常從美國的報章上看到中國官員腐敗的消息,作爲一個在外讀書的華人子弟,常爲此感到臉上無光。國家提倡反腐倡廉,我們是支持的。但,我絕對不相信我的父親會是一個這樣的人。父親的知恩圖報和理想主義色彩,是他幹事的時候衝勁太足,得罪人甚至犯錯誤,但他決不會是一個謀私利、搞腐敗的人。我和我母親雖然不能理解,但仍相信,組織、政府會公道的對他,時間是(原文如此,應爲:會)清洗一切。

但時間太長了,父親失去自由接受審查已快一年半了,什麼事情也應查個水落石出了,福建的遠華案這麼大、這麼雜也沒有這麼長時間。一年半時間對我和我母親來說太長、太長了,每分鐘都是困擾,每分鐘都是煎熬。

國內搞廉政,海內外都支持,但廉政要講法、用法,不能得了廉政失了法,怎麼可以把一個人關押一年半而不作結論,不向其家人作出交代呢?

懲治腐敗目的是教育幹部要清廉,我父親已被關押了一年半了,現在更是家破人亡,即使我父親無意中做了什麼錯事,得到的懲罰也已夠大、夠多了!無論對我父親、無論對其他幹部起到的教育作用也應該已夠了。

父母的事我知之不多,但我想我應該有權利對我父親視之高於一切的國家提出一個簡單的請求:我已失去了母親,別讓我再失去父親。

您是我父親內心中最最敬重的領導,也許我父親曾使您失望過,惹您生氣過,但我相信您會認同他的人品,他的本質是不差的,求您幫我們一下。

朱蘊敬上(簽字)二000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另據盛雪透露,朱小華案令朱蘊精神受到重大打擊,長時間情緒非常不穩定並極度憂鬱,但並未失常。

 
分享:
 
人氣:13,04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