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藉朱小華案大整朱熔基
 
劉軒 盛雪
 
2002年8月21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朱小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被「雙規」,至二00一年五月正式被捕,再於本月20日開庭審理,期間相隔整整三年有多!期間一波三折,反反覆覆,頗叫人玩味,透着中共高層權利鬥爭的玄機。

一, 朱小華到底犯了什麼罪?

朱案緣起,是因光大的副董事長孔丹通過國安部部長許永躍,繞過朱鎔基,由曾慶紅直接把揭發材料送到江澤民那裏。孔丹揭發朱小華在擔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時期,居間調停,先後貸了兩筆款子給福建籍的港商劉希泳,總金額達1.2億美元;朱在任光大董事長時,又借給劉希泳8億元人民幣,而劉並沒有償還這筆貸款。這顯然是朱的工作失誤所致。江澤民看了揭發材料後,在上面作了批示:這八億元是不是國有資產?如果是,建議把這個人抓起來。無奈之下,朱鎔基也作了「沒有意見」的批示。

爲了證明朱小華和劉希泳相互勾結,侵吞國家資產,1999年7月23日,到北京公幹的劉希泳被中紀委以涉嫌詐騙「雙規」。(劉希泳非中共幹部,乃一港商,中紀委如何能對他「雙規」呢?)劉於2000年1月23日以涉嫌詐騙被正式逮捕。

經過一年多的偵查,並沒有發現這兩人有什麼不正當的關係。但人已抓了,怎麼辦呢?總得安個罪名吧,何況朱小華還是江澤民下了批示要抓的人。於是,朱、劉二人的起訴書中,分別坐實了與兩人的關係渺不相關的罪名。

在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貪污賄賂檢察處呈送給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審查起訴二處的起訴意見書中,朱小華的的犯罪事實是:

朱小華於1997年6月間,在中國光大(集團)公司與香港某控股有限公司進行業務往來的過程中,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收受香港某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總經理楊某給予的華利股票36萬股,實際獲得港幣108萬元。朱小華於1998年初,在中國光大(集團)公司與新世紀集團公司進行業務往來的過程中,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夥同其妻任佩珍收受新某集團公司董事長丘某給予的港幣300萬元。

據說,實際上朱小華在「雙規」期間,向中紀委的辦案人員主動交代了收受36萬股華利股票的事。但至今只有當事人朱小華和楊某的證詞,沒有發現股票轉名的實據,也就是說,所謂的36萬股的股票,從來沒有轉到朱小華的名下,楊某當時欺騙了朱小華。至於新世紀丘某給予的300萬元港幣,是朱小華的妻子任佩珍揹着朱向丘某借的,曾寫下借據在丘某處。任自殺時留下的遺書說此事對不起朱小華。

而劉希泳的罪名由詐騙變成了行賄。起訴書中稱,劉希泳分別在1995年和1998年兩次贈款共20萬元給鄭光迪。鄭光迪(女),原交通部副部長,當時已退休,是劉希泳的遠房親戚,因此構成了行賄罪。(關於劉案,另文再敘。)

二,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朱小華的案件,開始由光大集團內部的權力鬥爭所引發,而後被中共高層的權利鬥爭所利用,朱小華則成了中共高層權利鬥爭的犧牲品,所有這一切鬥爭,都被賦予反腐敗的旗號。

當初孔丹揭發朱小華,無非是對這個年紀比他小,資歷比他淺,出身微寒的頂頭上司心有不服,想扳倒他取而代之。但他看準了一點,那就是朱小華不屬於江澤民的人,是朱鎔基的人。而作爲太子黨出身的孔丹,對江、朱的不和,甚至是屬於不同的政治集團,自然有所風聞,所以他聰明地繞過朱鎔基(光大集團屬國務院直屬企業,朱是直接的領導),把漏子直接的捅到江澤民那裏,這樣,既可以增強對朱小華的殺傷力,叫朱鎔基無法保他,制其於死地,又可以向江澤民提供打擊朱鎔基集團的炮彈,討得江澤民的歡心,可謂一箭雙鵰。

江澤民在孔丹的揭發材料上作了抓人的批示後,又寫道:請通知熔基同志。將了朱鎔基一軍。朱鎔基無奈之下,只得表示同意審查朱小華。

江、朱嫌隙由來已久。早在上海時期,市委書記的江澤民和市長朱鎔基的不和在坊間廣爲傳說。1999年,江、朱先後訪問美、加,儘管江澤民刻意表現,又是唱歌,又是彈琴,又唱京劇,又說粵語,還是掩蓋不住他的淺薄和庸俗。然而,朱鎔基稍後的的訪問,他的詼諧睿智,誠懇和平易近人,在美、加政界和華人世界獲得了一致好評,風頭蓋過了江澤民,此事叫江澤民好生嫉恨。

99年5月8日,美軍轟炸了中國駐南使館,朱鎔基和軍方鷹派發生了嚴重的衝 突,而江澤民並不支持朱,朱一氣之下請辭,去杭州休養。99年朱鎔基辭職的傳說甚囂塵上,以至朱本人親自在當年的雲南世界園藝博覽會上進行澄清。99年八月,江澤民越過國務院總理,單獨在大連召開東北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東北各路諸侯全部到會,江澤民對國企的改革方針作了重大調整,表明了朱鎔基在國有企業改革問題上喪失決策權。朱小華的中箭落馬,使朱鎔基失去一員心腹愛將,朱氏陣營更顯勢單力薄。

三, 朱鎔基金融班底相繼中箭,發人深思

一般認爲,朱鎔基的金融班底,有王岐山、朱小華、周小川、王雪冰、李福祥、梁小庭等一班青年才俊,其中最得朱鎔基器重並寄予厚望的是朱小華、王雪冰。可是,這班人中除了王岐山、周小川外均已出事。

先是中銀前要員梁小庭在香港任職期間,涉及收受賄款和洗錢活動而被中央拘押;而後是朱小華涉嫌經濟犯罪被中紀委「雙規」,拘押三年後以受賄罪提起公訴;今年初,原中銀董事長兼行長,現任建設銀行行長的王雪冰被中紀委「雙規」,據說事件的性質相當嚴重,除涉及收受賄款外,還與寶生銀行高達500億港元的洗錢活動有關,王雪冰本人涉嫌貪污的金額達10億元人民幣之巨,案情複雜,涉及中共高層許多人物;今年五月,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李福祥跳樓身亡,年僅47歲。李98年任局長,因涉及朱小華的案件,被中紀委「協助調查」而自殺。

這些掌握着國家金融命脈的人一個個相繼倒臺,是十分令人深思的。其中除了有着中共高層權力鬥爭的深刻背景之外,中國金融系統大面積的腐敗,卻是不爭的事實。全國範圍觸目驚心的金融腐敗已經使中國銀行存款高達80%的壞帳呆帳,高達百億元的資金外流。實際上,中國的金融大廈已經被大大小小的金融蛀蟲蛀空了,只要一個小小的震動,這座大廈即刻傾圮。

中國金融系統腐敗所涉及的深度和廣度,層面之高,爲世界金融界所僅見。江澤民自詡中共「三個代表」,不知中共領導下的中國金融是代表什麼?

審判一個朱小華,乃至王雪冰梁小庭們,並不能肅清中國金融的貪污腐敗,並不能挽救中國金融即將崩潰的危局。中國金融的全面腐敗,中國吏治的全面腐敗,是制度性的,是中共的一黨專制使然。不從改革中國的政治制度入手,不改革中共一黨對國家資源的壟斷,不從根子上去解決,一切的療救都無補於事,中國金融系統的崩潰,也和中共的敗亡一樣的無可奈何花落去。

 
分享:
 
人氣:15,34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