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憧憧的網吧大火(續五)──江澤民的死穴及真兇名單
 
文/小石頭
 
2002年8月20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十一)江澤民的死穴——中國真實的現狀

1、江氏集團的媒體不斷營造的中國經濟神話是虛假繁榮,每年對外宣佈的7%以上的增長率水分多多,已被越來越多的專家學者質疑;中國政府連續多年所實行的赤字財政已使債務水平高達四千多億元,臨近國際警戒線,大陸近年來持續的高增長就是依賴着鉅額的財政赤字維持;中國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已經在80萬到150萬之間,到2010年可能高達1千萬,中國面臨艾滋病爆發的危險。等等。這些真實情況老百姓一旦知道,明白了自己滿心歡喜的好日子原來不保險,人心大動……

2、銀行壞帳堆積如山,44%的錢收不回來,市井百姓一旦知道自己存在銀行的血汗錢已經人間蒸發,再也要不回來,被騙取錢財後的憤怒爆發……

3、黑箱操作充斥中國股票市場,高達百分之九十八點七的上市公司在年度報告中虛報盈利,投資基金、上市公司主管、會計師及工商記者已經形成幕後操縱中國股市的共犯集團,股市成爲少數人圈錢的取之不竭的取款機,大量平頭股民被玩弄。一旦這些賠得臉綠的股民知道真相……

4、國企改革失敗導致下崗人員數量激增,苛捐雜稅使得農民生活艱難,生存危機導致大規模的羣衆抗議此起彼伏。這些嚴令禁止報道的消息一旦在羣衆中廣泛散播,人們的膽量會因爲人多而陡增……

5、江澤民生長於日僞時期漢奸家庭,就讀於汪精衛政府辦的南京中央大學,按照共產黨的出身論是個正宗漢奸。江澤民用國家外匯爲俄羅斯經濟輸血,購買10艘舊潛艇艘艘待修。1999年,江澤民揹着全國老百姓與俄羅斯簽訂賣國條約,承認了清政府300年來一切不平等條約,把相當於100多個臺灣的三百四十四萬平方公里領土出賣給了俄羅斯;中國國防軍從已經後撤的國境線再後撤一百公里,一百公里內不設防;中國大陸領空和領海對俄全部開發,俄飛行員可以在中國領空任意飛行和訓練,俄國軍艦在中國領海可隨意航行和訓練。這些事要讓那些被老江成功煽動起民族主義的、一提愛國就血往上躥的、又被老江用超限戰武裝思想的人知道,那可不得了。雖然老江整天嚷嚷外國「反華勢力」,但都是隻聞其聲不見其影,這班人想實實在在地表達自己的愛國熱情一直苦於無用武之地。如今一旦知道原來身邊就有個現成的正牌漢奸……

6、江澤民帶頭搞腐敗,花一億二千萬美元爲自己購買總統專機。霸佔已是有夫之婦的歌星,爲討歌星情婦歡心,投資30多億元造大劇院。他無德無能的兒子江綿恆是中國的電信大王和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在江澤民的直接帶領下,中國大陸從中央到鄉村,從軍隊到地方,幾乎無官不貪,無處不腐,蛀蟲們把大量非法所得轉移海外用於購買洋房名車,大陸每年外逃資本達幾百億美元,已成爲世界上第四大資本外逃國。同時貪官們都手持護照,只等萬一國內動盪腳底抹油。這些真相一旦讓吃不飽飯的窮苦大衆知道……

7、江澤民爲了個人私慾,不惜血本的鎮壓法輪功。爲了妖魔化法輪功,江澤民製造了大量僞證,編造了大量謠言,但在海外已經被揭露的體無完膚,尤其是自認爲得意之作的天安門自焚案,被海外人士把中央電視臺的錄像鏡頭放慢,發現是一起栽贓的謀殺案。自焚事件已經被國際教育發展組織直接指出是政府一手所爲,稱江氏集團爲國家恐怖主義。江澤民本人更是榮登「人權惡棍」榜首並獲得「新聞公敵」的稱號。

爲了維持這場鎮壓,江澤民直接從國庫中挪用鉅款,給國家財政造成巨大壓力。如江氏一次挪用四十億元用於監聽、竊聽法輪功學員的電話,挪用四十二億百姓血汗錢在全國各地建立「洗腦」基地。全國警力被用於四處追捕法輪功學員,各個單位和街道派人盯、看、陪(監視)法輪功學員。這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至少有幾百萬人,這些人一年的開支(用於發工資、獎金、加班費、懸賞費等等)有幾千億元。在海外,爲了逃避每年聯合國人權會議中的譴責,用數以億計的國家外匯換取亞非拉一些發展中國家政府的沉默。另外還要收買海外的中文報紙、網站、電臺,收買海外華人來搖旗吶喊。

爲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用盡各種手段,勞教、拘留、判刑、罰款、送入精神病院、酷刑折磨、強姦……,據法輪功網站報道,已導致至少1600人死亡。

而這些事實真相一旦在國內的百姓中傳播開,人們看到江澤民爲了自己的權力慾糟蹋老百姓的血汗錢、把老百姓當猴耍、殘酷折磨自己的親朋好友時,羣情激憤……

當然還有更多。這就是在北京的「上網服務營業場所專項治理動員大會」上被咬牙切齒詛咒成「危害國家安全,煽動民族分裂,散佈謠言,擾亂社會秩序,影響社會穩定,宣揚邪教和封建迷信」的東西。這些真實的情況每一件都足以要了老江的命。現在十六大迫在眉睫,統治集團內部的鬥爭日趨激烈,老江的權位眼看難保,這比讓老江下油鍋還難受。在這個時候,可千萬不能出漏子。

但是互聯網的飛速發展帶來的訊息開放超出了大陸政府的控制範圍,這實在是讓老江恐慌,更可怕是海外的正義人士不斷利用互聯網向國內傳遞各種消息,而網吧因其低廉的價位,開放的氛圍和不怕IP暴露被追蹤到家的相對安全性吸引了大量工薪族、學生族甚至打工族,使得各種消息迅速傳播成爲可能。在用盡各種辦法都無法阻止的情況下,老江只好拋出殺手鐧,再次仿照2001年天安門焚人案使出毒計:放火殺人→栽贓陷害→全國查禁。

(十二)真兇名單

這次放火被栽贓到13歲的「張某」、14歲的「宋某」。在照片上,他們只給我們讀者露了一個後腦勺。他們的頭髮都是染黃的,其中一人在黃髮上還留了一個大大的黑色Z字,這就是「張某」,一看就知,他們是北京街邊的小痞子。

他們二人有共同點:父母都是離異,據報道,「宋某」父親吸毒被勞教;爺爺腦血栓、半身不遂、肢體三級殘疾;奶奶去世;母親1988年以來就再也沒有回來過。那時,「宋某」不滿1歲時,法院以「尊重孩子選擇」爲由,將宋某判歸父親撫養。(小石頭:不到1歲的孩子還沒斷奶,有什麼「選擇」能力?怎能判給父親?混帳的法院!)「張某」家庭成員情況不詳。

他們都是未成年,他們就不知道「縱火」是多麼大的一個罪名;父母離異,就沒人替他們說話,任由警察編造罪名。

報道中說他們二人「對這一事實(縱火)供認不諱。 」這真是笑話!兩個未成年小孩的自供詞,能作爲定罪依據嗎?根據刑事訴訟法,是不能成立的。沒有旁證,誰知道你海淀分局是不是刑訊逼供、誘供了?三十歲的北京工商學院教師,法輪功學員趙昕,不就是被海淀公安分局的惡警打碎三塊頸椎而告別人世的嗎?海淀公安分局言之鑿鑿地說是趙昕自己以頭撞牆造成的,儘管趙昕頭上根本沒有受傷。海淀公安分局早已名聞世界了。

那麼真正的兇手,除了上文中被小石頭揪出示衆的那些人渣之外,還有誰?

光憑江澤民一個無德無才的大肚囊,想不出也組織不了這次兇殘惡毒的縱火,那麼且讓我根據「天安門焚人」案的兇手,把這次縱火案幕後晃動的憧憧鬼影一個揪出來:

「黨中央、國務院領導」──「黨中央領導」,自然是江澤民;「國務院領導」,就是殺人如麻,手段極端殘忍,內心極度恐懼,領口藏着藍色氰化鉀膠囊,隨時準備垮臺後自殺的羅幹,在「天安門焚人案中」,他是主要策劃者和執行者;

另一個「黨中央領導」,就是江澤民的軍師──曾慶紅。在「天安門焚人案」中他也是主要策劃者和執行者;

還有一個人,就是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天安門焚人」案最初就是他想出來的歹毒主意。他在靠老子的背景當上「中國電信大王」後,在上海的會議上說:「中國必須建立一個全國性的網絡,獨立於互聯網之外。」這個說法曾經被中國最大的IT媒體《電腦報》的記者不指名地嘲弄。很顯然,《電腦報》記者低估了江綿恆的暴力傾向。

這樣,我們就大體可以列出這次網吧縱火案的真兇:

江澤民、羅幹、曾慶紅、江綿恆、賈慶林、劉淇、楊煥寧、強衛、杜德印、吉林、牛愛民(可能是化名)、李煦(可能是化名)、宗煥平……兇手肯定不止這些人,但是這些人一定是主謀和主犯。

(十三)心中懸疑

還有兩個小石頭沒想明白的疑點。一是25個人是被燒死的還是被炸死的?

火災中當場死亡20人,其餘傷者被送到醫院後,又有5人死亡。這25個人是怎麼死的?火燒死的?煙燻死的?還是──被那「頻繁的爆炸聲」炸死的?沒人提及。

活下來的倖存者,大部分是「吸入性灼傷」,那麼「頻繁的爆炸」有沒有傷到人?還是被傷到的都死了?如果是這樣,這就更說明是爆炸的威力強勁。

另外,從倖存下來的三名科大男學生──劉曉輝、李旭永、王寧博──那裏我們可以知道,他們都是因爲電腦死機,因而被轉到一個「網吧小間」裏看錄象,「否則我們根本找不到窗戶,也不可能逃出來。」這是李旭永的原話。

這提醒我們,活下來的人是否都是因爲呆在「網吧小間」裏才逃生的?是不是現場事先放置了爆炸物以確保死亡人數足以達到震動全國?天安門自焚案中劉春玲就是被人猛擊後腦以確保死亡的。聯繫到這些殺手們的一貫手法,這一點也不能不讓人多思索思索。

再一點就是火災何時撲滅的?

在報道中有一個矛盾之處:新華社文字殺手牛愛民、李煦稱大火3點30分被撲滅;中新社記者於晶波報道稱5點15分被撲滅。其他報紙不同的報道分別引用這兩種說法。這個矛盾隱藏着什麼,小石頭還在警惕地關注,請各位有識之士也一起從關於火災的報道中找出更多的破綻。

(十四)結語──「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

無論如何,全世界的人們從2001年除夕天安門廣場焚人、殺人的那出慘劇,都看明白了江澤民的治國精髓──要統治,先放火。但是一個權力集團,只能放火來維持其統治苟延殘喘,離它的灰飛煙滅也就很近了。

江澤民在2001年除夕,在天安門廣場焚人殺人是爲了剷除法輪功;2002年6月16日,火燒學院路網吧,是爲了堵住來自網絡的真實訊息。

江氏團伙爲了讓自己罪惡統治苟延殘喘,把寶押在利用焚人案封鎖互聯網上,真是凸顯其歹毒、瘋狂和愚蠢。

歹毒在他們視百姓性命如草芥,只要能達到自己的目的,可以叫25個活人瞬間成灰,真是歹毒到家了;

瘋狂在他們明知道互聯網的前身是美國國防部DARPA網,建造的目的就是當美國遭受蘇聯核攻擊時仍能保證信息傳輸,他們卻想截斷互聯網上的信息,他們自認爲比核彈還厲害,真是瘋狂到家了;

愚蠢在他們面臨着衆多的天災人禍,大批下崗工人、大批流離失所的赤貧農民、銀行壞帳高達上萬億、飛機一架接一架地墜毀、礦井一口接一口地爆炸,他們卻把鞏固政權的期望寄託在封鎖真相上面。

寫到這兒,小石頭不禁聯想到近幾日被江氏團伙熱炒的所謂法輪功切入鑫諾衛星信號的事,從江氏早有預謀的反應來看,有幾點是明確的。一是任何超出他們控制的信息流通都使他們恐慌不已;二是江氏想利用此事給法輪功的定性升級,以達到可以公開實行「殺無赦」的政策;三是江氏在國內的鎮壓,已經到了難以爲繼的地步。不得不玩起天津衛碼頭上流氓的下三濫手段,自己用磚頭拍破鼻子,搽出一個大血臉,哭哭啼啼到洋爺爺面前訴苦裝孫子,妄圖欺騙國際輿論,換取對法輪功鎮壓的支持。同時人們也可從中看到,妄圖靠謊言和矇騙換取政權穩定無異於飲鴆止渴,在今天的信息時代更是荒唐可笑,只能自取其辱,處處扮演小丑的角色。

正如唐人章碣經過陝西臨潼驪山秦始皇焚書坑,做懷古詩一首《焚書坑》,詩云:

竹帛煙銷帝業虛,關河空鎖祖龍居。
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

祖龍者,秦始皇也。秦始皇三十四年(前213年),採納丞相李斯的奏議,下令在全國範圍內查禁焚燬儒家《詩》、《書》及百家之書,令下之後三十日不燒者,罰作築城的苦役,造成中國歷史上一場文化浩劫。

最終秦朝亡於項羽、劉邦之手。此二人一是武人,一是市井閒人,沒有一個是儒生。秦始皇、李斯以爲焚書就能愚弄百姓令其不知善惡,只服從自己統治,結果適得其反。焚書之後四年,陳勝吳廣在大澤鄉「揭竿而起、斬木爲兵」,秦朝江山風雨飄搖。

小石頭以這段歷史、這首詩,寄語江氏流氓犯罪團伙──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全報!

(全文完)

 
分享:
 
人氣:18,11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