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憧憧的網吧大火(之三)
 
小石頭
 
2002-7-9
 
【人民報消息】(五)新華社記者雨夜凌晨潛伏現場?

讓我們放個慢鏡頭,看看那天凌晨發生的事情。(小石頭:捎帶說一句,縱火犯、殺人犯最怕慢鏡頭──2001年除夕天安門廣場上那場焚人、殺人慘劇的縱火殺人犯們,現在想起被人用慢鏡頭揭了老底,夜裡還恨恨的啃指甲呢。)

根據新華社的報導,6月16日凌晨2點43分,公安消防「119」火警臺凌晨接到報警,隨後9部消防車「及時」趕到火災現場。幾乎是與119接到火警同時,凌晨2點44分,正在京昌高速路輔路上巡邏的海澱分局巡察支隊801、802車組接到分局指揮中心布警,2點48分,即4分鐘之後,兩車組到達3公里外的現場。

而新華社提供的最早拍攝的火災現場照片,是凌晨2點56分拍攝的。我想大家都會關心,在2點43分119臺接到報警,到2點56分記者按下快門這13分鐘的時間裡,新華社記者是什麼時間得到消息,什麼時間沖出大門,什麼時間坐上車,什麼時間到達現場,什麼時間找到合適位置拍下火災全景的?

很顯然,119臺接到報警後,首先通知的肯定是消防隊(由上文可知,巡警已經先到了,就無需通知110了),至於我們119的同志為何突然福至心靈,想到了通知我們新華社的身手矯健的同志們的,那就非我小石頭等凡夫俗子所能揣摩了。

而消防車是什麼時間到的?由上文分析可知,是在約凌晨3點(很大可能是在3點之後)。這就是說,我們新華社記者跑得比消防車還快?看來我們新華社的大記者真是搞錯了行當。這樣好的身手,應當到F1方程式賽場上和舒馬赫一較高低才是。

無論如何,我們可以肯定的是,新華社記者接到通知,一定比巡警晚,因為從上文分析,現場調查可知,巡警是先於火災報警電話打通之前,到達現場的。也就是在2點44分之後。我們假定是2點45分新華社記者得到通知吧。那麼就意味著,11分鐘之後,新華社記者就到了現場、選擇了拍攝角度、按下了快門。

那麼我們大家都想知道,2點45分的時候,新華社記者在哪兒?

一個可能是,在新華社辦公室值班。

新華社位於城南宣武區長椿街,火災現場在北四環路以北。從宣武區長椿街到火災現場,先得向西上宣武門西大街,接著一直向北上復興門南大街,過復興門立交橋,阜城門立交橋,西直門立交橋──這時就開始離開立交橋,會遇上一個又一個紅綠燈了,當然咱們新華社記者有急事兒而且平常闖紅燈闖習慣了,沒關係──上西土城路,橫過北三環西路,過學知口,穿過北四環西路──快到了,但是還沒完全到──經過北京科技大學西門,經過五道口路口向東,到石油大院,還得進大門,然後向北,找到那個什麼「石油大院28樓西側」。

這樣算起來,11分鐘可是太不夠了。而且我還沒算上抄起照相機、錄音機、筆記本、記者證的時間、下樓時間、出大門時間、到了現場下車時間,找合適拍攝位置的時間。

不夠,11分鐘肯定不夠。那麼,──

第二個可能是,在家裡床上黑甜的夢鄉之中。別人我不知道,反正凌晨3點左右,那是我睡得最香的時候。穿上蔽體的衣服,找到記者證、照相機等家什,衝到樓門外,也肯定會超過11分鐘。也不可能。那麼,──

第三個可能是,在凌晨2點56分前後,新華社記者就在火災現場附近。可這就奇怪了,三更半夜的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堂堂國家通訊社的大記者,在石油大院裡頭貓著什麼呀?(也許是躲在暗影裡?)是在等什麼人?還是在等待什麼事情的發生?抑或二者兼有?

可也真巧,真叫我們新華社的大記者等到了這起「新中國成立以來,北京市傷亡最多的群死群傷」案件。(小石頭:引號中是北京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劉德說的話,他好像忘了一九八九年六月在天安門廣場、長安街上的「群死群傷」。)

雖然很辛苦,但畢竟等到了,算是沒有白等。我們善於體恤下情的賈慶林書記要是遇到這幫記者,一定會微笑著問候:「同志們烤黑了!」──而同志們多半會齊聲高呼:「領導更黑!」

(六)特殊的火災,特殊的「關懷」,特殊的封鎖──小小火災現場的「指揮者」都是大人物

一個小小的網吧著了火,猜猜誰趕到現場「指揮」?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委員會委員、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
──中共中央委員會委員、北京市市長:劉淇;
──公安部副部長:楊煥寧;
──前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前北京市政法委書記、北京市委副書記:強衛;
──北京市委副書記:杜德印(專門負責網絡信息安全的,今年5月22日剛剛升任北京市委副書記);
──北京市公安、醫療、海澱區負責人等等,等等。

一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一個中共中央委員,一個公安部副部長……,這麼多頭面人物送葬,死者真是備極哀榮啊!死者如果在天有靈,一定要仔細盯準這些人的面孔,活著的時候沒機會見,死了有他們來送葬,一定要牢牢記住他們的長相。為什麼?閻王爺那裏三曹對案的時候,好跟閻王爺說說誰在火災現場。閻王爺他老人家可是神目如電,自會報應真兇。

有人說了,你這樣講話就不對了,人家那麼大的共產黨幹部,關心關心咱老百姓,你該感激涕零才是啊!

「涕零」不「涕零」先放到一邊,他們是到那裏幹什麼去了,統覽一下北京的火災全貌,就一目了然。

從2002年6月14日17:00至6月16日17:00兩天內,全市共接火災報警40起。其中僅煤氣罐站類火災就有2起。這煤氣罐、煤氣站燒起來可不比那「1.8升汽油」來得弱。可沒見哪個中央政治局委員「指揮」小頭目們往煤氣罐上潑水呀?

也就是說,14日到16日兩天內,平均每天接到火災報警20起──怎麼偏偏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委員、公安部副部長如此垂青這次網吧火災呢!

進入6月以來,從5月31日17:00到6月16日17:00,北京市共發生334起火警;其中「重要火情」包括:6月5日中央軍委通信站北側的北京巴士公司雙層車分公司第三車隊發生火災。3個消防中隊、12部消防車到場撲救,消防局指揮車同時出現場進行指揮。這麼一把大火,中央軍委通訊站這麼重要的位置,也沒見賈慶林、劉淇露個臉──怎麼偏偏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委員、公安部副部長如此垂青這次網吧火災呢!

有人說,這次火災死的人最多呀!

那麼這就怪了:這麼一大群領導,在現場指揮的時候,「20餘具裝在白色塑料袋裡的屍體」還沒有「一溜排開」,他們怎麼就如同鬣狗嗅到味道一樣,早早地在下雨的凌晨麇集到火災現場?

除非,他們事先知道這次縱火,並且知道這次縱火的死亡規模。

區區一個火災,趕到現場的九輛救火車足以應付了,這麼多頭面人物到現場來幹什麼?要說指揮「救火」,一個小小的消防中隊隊長足矣;但如果是指揮一次嫁禍於人的放火,還真得這些經驗豐富的中央領導們來不可。

(七)極其嚴密的封鎖

在這些「黨中央領導」們的「指揮」下,救火告一段落後,從2002年6月16日9點40分記者到達現場時,直到2002年7月4日,網吧樓上樓下,包括樓下商店都被封了。大家可以看到照片上有一家「禾谷園」的招牌,統統一封了事,附近有一些保安在巡邏,不許人進入。整個現場一直被警察封鎖至今。已經封鎖20天了。不知要封鎖到什麼時候?是否要象賴昌星的「紅樓」,封鎖之後鼓搗半天搞出個什麼「反腐倡廉教育中心」那樣,也搞出一個「網吧罪惡教育中心」?或者,再在裡面搞出什麼更有利於隱藏真兇的物證出來?(全文結束/讀者推薦)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