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等到亲身经历强暴之后才清醒?
 
作者:萧寒
 
2002-7-6
 
【人民报消息】前些天,几位朋友在一起聊天。一位三十来岁,在美国受大学教育的小姐对我说:现在的中国好得很。 史无前例地好。有人说中国这不好, 那不好, 我就没有发现它什麽地方不好。

现在三十出头的这群人也许是当今中国最幸运的群体。他们确实没有遭受过共产党政权的残暴。一九八九年共产党政府在长安街、天安门用坦克、机枪杀人的时候,他们还只有十几岁,记忆中既没有保留当时的李鹏总理那高昂的要保护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打下的江山的豪迈誓言,也没有机会听到长安街和天安门传出的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他们没有机会经受一九八九年之后那政治上人人都要过关的整肃;;而且如果这些人不练法轮功,他们的确无法领略共产党政权的大面积的专制、残暴。至于一九八九年之前,共产党对中国人干了些什麽,现在的三十岁的年轻人大概没有机会,也不想去读那些落满灰尘的现代史。加之一九八九年之后,共产党政权鼓励赚钱,把中国人在一九八九年还存在的那点道义淹没在钞票之中。所以, 这群三十岁的年轻人很容易对现在的共产党政权充满好感。

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人们除了更多地感受共产党政权的腐败之外,这个政权的专制、残暴并不一目了然。很多年前,北京大学的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打出“小平您好”的小横幅时,又有谁想到这个邓小平在一九八九年会命令军队杀人呢?专制政权乔装打扮了,成了狼外婆,人们便觉得它和蔼可亲呢,却不知道狼要吃人。 难道当今中国三十岁的年轻人要当东郭先生?

今年六四十三周年纪念日,在华盛顿举行的纪念晚会上,高瞻女士说了这样一段话:“今天,我带著惭愧和忏悔的心情来到这里,高高地举起我手中的这只蜡烛,向十三年前的天安门广场上倒下去的我的同胞悔罪,爲了这麽多年来的忘却和淡漠。”她接著问:“爲什麽要等到自己亲身经历了一个不尊重人权和人的生命价值的政府的残酷之后,才能真正的清醒?”

美国波士顿有个著名的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走进这个露天博物馆,首先看到的是刻在黑色大理石上的马丁神父那段被世人反复引用的名言:起初他们追杀共産主义者,我不是共産主义者,我不说话;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工会会员,我不是工会会员,我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爲我说话了。”

今天中国的三十岁的年轻人,难道要等到共产党政权追杀你们的时候,你们才能认识共产党政权的的邪恶本性吗?

摘自(大纪元) 有删节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