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等到親身經歷強暴之後才清醒?
 
作者:蕭寒
 
2002-7-6
 
【人民報消息】前些天,幾位朋友在一起聊天。一位三十來歲,在美國受大學教育的小姐對我說:現在的中國好得很。 史無前例地好。有人說中國這不好, 那不好, 我就沒有發現它什麼地方不好。

現在三十出頭的這群人也許是當今中國最幸運的群體。他們確實沒有遭受過共產黨政權的殘暴。一九八九年共產黨政府在長安街、天安門用坦克、機槍殺人的時候,他們還只有十幾歲,記憶中既沒有保留當時的李鵬總理那高昂的要保護革命先烈用鮮血和生命打下的江山的豪邁誓言,也沒有機會聽到長安街和天安門傳出的撕心裂肺的哭喊聲;他們沒有機會經受一九八九年之後那政治上人人都要過關的整肅;;而且如果這些人不練法輪功,他們的確無法領略共產黨政權的大面積的專制、殘暴。至於一九八九年之前,共產黨對中國人幹了些什麼,現在的三十歲的年輕人大概沒有機會,也不想去讀那些落滿灰塵的現代史。加之一九八九年之後,共產黨政權鼓勵賺錢,把中國人在一九八九年還存在的那點道義淹沒在鈔票之中。所以, 這群三十歲的年輕人很容易對現在的共產黨政權充滿好感。

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人們除了更多地感受共產黨政權的腐敗之外,這個政權的專制、殘暴並不一目了然。很多年前,北京大學的學生在天安門廣場打出「小平您好」的小橫幅時,又有誰想到這個鄧小平在一九八九年會命令軍隊殺人呢?專制政權喬裝打扮了,成了狼外婆,人們便覺得它和藹可親呢,卻不知道狼要吃人。 難道當今中國三十歲的年輕人要當東郭先生?

今年六四十三週年紀念日,在華盛頓舉行的紀念晚會上,高瞻女士說了這樣一段話:「今天,我帶著慚愧和懺悔的心情來到這裏,高高地舉起我手中的這隻蠟燭,向十三年前的天安門廣場上倒下去的我的同胞悔罪,爲了這麼多年來的忘卻和淡漠。」她接著問:「爲什麼要等到自己親身經歷了一個不尊重人權和人的生命價值的政府的殘酷之後,才能真正的清醒?」

美國波士頓有個著名的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走進這個露天博物館,首先看到的是刻在黑色大理石上的馬丁神父那段被世人反覆引用的名言:起初他們追殺共産主義者,我不是共産主義者,我不說話;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會員,我不是工會會員,我不說話;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不說話;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爲我說話了。」

今天中國的三十歲的年輕人,難道要等到共產黨政權追殺你們的時候,你們才能認識共產黨政權的的邪惡本性嗎?

摘自(大紀元) 有刪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