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丁子霖《“六四”十三周年祭》有感
 
2002-6-5
 
【人民报消息】         (一)

  丁子霖文中的程仁兴当时就住我们宿舍的楼下。程死时二十三岁。当时他的农民双亲 来北京领尸,被无耻的学校当局告知他们的儿子是暴徒,死有余辜。

  看了丁文我才知道程仁兴原来是死在天安门广场。我六月四日早上从中关村一路骑车到广场附近的六部口,经过木樨地看到马路边的楼房墙面无数的弹孔,和通向复兴门医院的路上绵延不断的血迹。我当时跟大多数人一样,近乎疯狂了,记得当时还有大量的军车往城里调进,被愤怒的人们堵在路上,我当时冲到前面对那些大兵狂喊:你们如果还是人,为什么不冲进中南海杀死那些畜生?!兵们个个呆若木鸡,傻子对着我这疯子。

  我当时要有枪,一准会冲到中南海跟他们拼了。这些畜生。

                   (二)

  当时和戴金平同在北农大读研究生,住同一宿舍楼。接触不多,印象中他是个很和善、淳朴的人。据说他胸口中了两颗子弹。也被学校当局污蔑为暴徒。毕业时同宿舍的同学特意为他准备了留言簿。大家忍着泪写和读。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