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統治的拿手好戲——垂簾聽政
 
陶東平
 
2002-5-22
 
【人民報消息】今秋召開的中共十六大的焦點之一就是現任第三代領導核心會在這次大會後會保留多少權力、交出多少權力。儘管這一最大的謎底尚未揭開,海外各派華文媒體,不論其政治傾向如何,雖未經商討,卻都已經取得基本共識:即江澤民在十六大上不會退出全部權力,也不會保留全部權力。也就是說,在十六大之後,江澤民肯定不會全退,而是要繼續正式地或非正式地行使最高領導權。這一共識也得到了北京的官方傳出的信息所證實。

北京官方,一方面擺出了胡錦濤接班的架式,這意味著江會交出部分權力,另一方面,又強調平穩交接,決不提第四代領導核心,這意味著江可能走鄧小平的垂簾聽政之路。很顯然,作為第三代領導核心的江澤民將不會自目前擁有的總書記、軍委主席及國家主席三個職位上全部退下來。所以,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江澤民退不退的問題,而是退多少的問題,以及如何使垂簾聽政合法化的問題。換句話說,江澤民垂簾聽政需要由一紙決議來提供其合法性嗎?

當年鄧小平垂簾聽政是有中共黨內的一個秘密決議作為其合法性依據的。在1987年夏天召開的中共十三屆一中全會通過了一個秘密決議,決定"重大問題請小平同志掌舵"。決議是全會以鼓掌的方式正式通過的。有了這份決議,鄧小平的垂簾聽政就名正言順了。以鄧小平的資歷和權勢,若想垂簾聽政,都需要有一紙決議來提供合法性,江澤民若想垂簾聽政就不需要這樣的一紙決議了嗎?對鄧小平來說,即使沒有這樣的一紙決議,任何人也都難以撼動他在中共黨內的實際霸主的地位。一紙決議的作用在於起正名和屏障作用。這樣,鄧小平在垂簾聽政時就名正言順。任何人要想挑戰垂簾聽政者的地位,必須同時挑戰這樣由大家同意的一紙決議。若是江澤民也通過胡錦濤這樣的代理人制定一個授權他垂簾聽政的決議,江在十六大之後的實際最高權力將會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合法化。

曾有報導說,中共中央政治局在2001年10月初國慶期間的政治局例行會議上表決通過了一個第四一五號決議。據報導,其主要內容是:根據黨內從中央到地方、軍隊系統和黨外人士的一致要求,江澤民在中共十六大產生的領導班子中,繼續作為核心,領導全黨、全軍、全國人民。儘管這份決議的真實性得不到來自獨立消息來源的證實,但是香港的一些接近北京的雜誌,的確刊登了一些要求江澤民連任的"勸進書"。勸進的理由不外乎是中共的媒體上也經常可以聽到看到的"駕馭說",即在中共黨內,只有第三代領導核心江澤民有駕馭國內外複雜局勢的能力。中共軍方也一再表態,任何時候都只接受江澤民的領導。這當然意味著即使到十六大之後,江澤民也將繼續領導軍方。

在中共黨內向來勸進容易,勸退難。胡耀邦下臺的原因表面上是"縱容"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潮,事實上是胡耀邦促鄧小平退休,堅決要求廢除實際上的"核心"終身制,大講"一大批老革命家帶頭退下來"的意義,甚至曾揚言要把鄧小平、陳雲同志帶頭退下來的意義講夠。後來胡耀邦共青團系的《深圳青年報》響應胡的說法,要求鄧小平在中共十三大上大退休。鄧小平惱羞成怒,才決意要換掉胡耀邦。隨之到來的八六年學生運動終於使鄧小平有了撤換胡耀邦的機會。在八九年天安門事件期間,趙紫陽觸怒鄧小平也是因為他向戈爾巴喬夫透露了上面提到那個決議的內容,指出鄧小平才是中共幕後的最高領導人,而不是他趙紫陽。喬石下臺的真正原因,也正是像胡耀邦、趙紫陽犯的"錯誤"一樣,要求江澤民與他一起退休。在中共的政治斗爭中,誰敢做促"退"派,就剝奪誰的權力;誰想讓垂簾聽政者下臺,就讓誰先下臺。所以,今天中共黨內任何打算要求江澤民退休的人,都應該做好先於江澤民下臺的準備。而且,儘管有胡耀邦、趙紫陽、喬石這樣的前車之鑒,挑戰垂簾聽政者的還會大有人在。

江澤民只有在兩種情形下不需要授權他垂簾聽政的一紙決議。這就是,他要麼完全退休,要麼完全不退休。現在看來這兩種可能性都很小。他若完全退下,中共黨內沒有他人有能夠駕馭複雜、險惡的國內外局勢的"能力";他若完全不退,一則國家主席的任期受到憲法的限制,二則胡錦濤接班的陣勢已經擺開,似覆水難收。

鄧小平憑借一紙決議垂簾聽政的做法既給江澤民開創了先例,又製造了難題。如果江澤民垂簾聽政而無決議依據,人們難免會問,連鄧小平都需要有一紙決議,憑什麼江澤民就可以沒有決議依據而能垂簾聽政?所以,如果鄧有決議依據,而江沒有決議依據,江的垂簾聽政在受到置疑時,就難免被動。另外,由黨內正式通過的決議可以對垂簾聽政起到一種屏障作用。不能推翻決議,就不能動搖垂簾聽政。所以,江澤民即使霸王硬上弓,在沒有決議的情形下,自行垂簾聽政,若在沒有決議這個屏障的防護下,會比鄧的權力要脆弱得多。

那麼,為什麼又說,鄧的做法給江澤民製造了難題呢?大家知道,授權鄧小平垂簾聽政的那個決議是秘密的。鄧小平不希望這個決議公之於眾,見到陽光。一旦公開,無疑說明鄧是太上皇,他人都不過是傀儡,這與鄧小平精心塑造的灑脫形象很不相符。所以,趙紫陽把這個決議告訴來訪的戈爾巴喬夫,鄧當然有理由勃然大怒。江澤民的難題在於,他是要一個秘密的決議,還是要一個公開的決議?如果這一紙決議是秘密的,那麼一旦被類似趙紫陽這樣的人捅破怎麼辦?如果是公開的,那麼連鄧小平都顧忌的事,江澤民能不顧忌?而且,現在的第三代與第四代中共領導人都大談黨內民主。若是在十六大之後的一中全會上通過一個(公開的或秘密的)授權江垂簾聽政的決議,顯然與目前大談的"黨內民主"格格不入。因為,怎麼能把一個黨、一個國家交給一個名義上已經退休的或半退休的人去"掌舵"呢?

對系黨國命運於一身的江澤民來說,何時退休,真是一個頭疼的難題。在美國,有位年逾七十的著名投資家沃倫·巴菲特先生,他管理著以千億美元計的資產,有股東們曾問他打算什麼時候退休,巴菲特幽默地答道,在我見上帝之後的第五年。不知這話對江澤民是否有啟發意義?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