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與胡錦濤誰將是中國最後的紅色獨裁者?
 
作者:(大陸)王保樹
 
2002-5-7
 
【人民報消息】如果胡錦濤成功接任中共黨總書記而又能審時度勢,以大智者的宏偉氣魄結束共產黨在中國的獨裁統治,或者像晚年的蔣經國那樣開放黨禁、報禁,那麼江澤民就是中國的最後一個紅色獨裁者。相反,如果胡錦濤決意為全面腐敗的共產主義專制作最後的掙扎,那麼胡錦濤就會成為共產主義專制體制的陪葬人。

十月革命以來的共產主義運動史表明,靠民族主義和愚民政策奪取政權的共產黨從來就沒有兌現過他們用來蠱惑人心、蒙騙民眾的美妙的政治承諾,從來就沒有把人民的利益視為值得尊重的利益,也從來沒有為國家和人民的利益犧牲本黨特權階層的利益。

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黨曾經欺騙它統治的人民,說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然而那個年代的中國人民有過自己的利益嗎?對這個問題,那些曾經領受過毛氏統治的人最清楚。任何一個有頭腦的人,只要稍作比較、分析就不難發現,在古今中外五花八門的政黨中,只有共產黨最有勇氣明目張膽地忽略它所統治的人民的利益,因為只有共產黨才會恬不知恥地高唱「黨的利益就是人民的利益」。

「三個代表」與「為人民服務」

江澤民的所謂「三個代表」不過是毛澤東「為人民服務」的冗長的同義反覆或者畫蛇添足。正如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黨不僅沒有服務人民反而讓人民吃盡眾所周知的苦頭一樣,江澤民領導的共產黨不僅不能在任何意義上代表人民,反而讓人民承擔中共政權全面腐敗的沉重包袱。勤勞的中國人民,無論多麼勤懇、多麼努力,也無法填補共產黨全面腐敗的漏洞。共產黨是由共產黨員組成的政治社團。人民是一個國家的各種社群的總和。黨、人民和國家的利益只有在非常罕見的情況下才可能是一致的;即使在一致的情況下其一致性也是非常短暫的。在正常條件下,這三者的利益是有先有後的,而且國家和人民的利益應該總是高於政黨的利益。然而,在每一個共產黨統治的國家,共產黨總是以類似的方式,為維護共產黨的超級利益而不斷地損害國家和人民的利益。

「胡核心」如何掌舵是未知數

江澤民退出中國的政治舞臺後,假如胡錦濤能順利接管中共黨政軍大權,中國人民能否呼吸到新鮮空氣還是一個未知數。中國人民已經聽膩了「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兩個凡是」,「兩個文明」,「三個代表」,「四個現代化」,「四項基本原則」等政治怪數兒論。如果胡錦濤也將陶醉於類似的怪數兒遊戲,那麼與毛、華、胡(耀邦)、趙、鄧、江等相比,他將肯定是個最蹩腳的──這樣說不是因為胡錦濤沒有能力玩這種遊戲,而是因為這種遊戲已經過時了。八九年學生上街喊出「打倒官倒、懲治腐敗」時,官倒、腐敗好像主要與高幹子弟和特權階層有關,或者說只是局部性的。江澤民在位十多年,中國的政治術語也隨著政治現實發生了根本的變化。下面的三個例子就可以說明這一點。首先,「倒」不如「貪」更有效,「官倒」需要特權,而「貪污、受賄」只需要實權,「無官不貪」的現實取代了特權階層以權謀私的局面,於是「官倒」這個短命的詞匯就從現實政治中消失了。其次,九十年代之前共產黨把以權謀私、請客送禮、揮霍公款、亂搞男女關係等統稱為「不正之風」,認為這是可以通過批評、教育得以糾正的,不需要動用司法機器,因為司法機器是專門用來專政敵人的。然而,江澤民掌權以來,紛繁多樣的「不正之風」公開地刮了起來,到了無風不歪、好人怕壞人的地步。於是,「不正之風」一詞也就沒有必要了。再者,九十年代之前,「腐敗」一詞對共產黨而言是很敏感的,因為它自以為黨政幹部蛻化變質畢竟是個別現象,若使用「腐敗」一詞,會給人以「爛了一大片」之嫌。然而,江澤民掌權以來,隨著中共官僚貪污受賄等特大腐敗案之相繼曝光,「腐敗」一詞也禁不住出現在官方報紙上。據統計,「腐敗」一詞雖然大都用在具體案件的簡短報導中,其出現頻率之高已經僅次於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大大超過了「兩個文明」、「四個現代化」、「四項基本原則」等中共在鄧時代用慣了的核心術語。這些變化從另一個側面表明中共已經進入體制化全面腐敗的「偉大歷史時期」。在江核心促成的洶湧澎湃的腐敗洪流中,「胡核心」將如何掌舵?逆流而上、順流而下還是破斧沈舟、推行憲政?

中共面對覆舟的命運

「逆流而上」,在維護中共統治的前提下,自己給自己動手術,其結果必是覆舟。原因有三。其一,體制性腐敗在經濟改革的成果中快速發酵。事實上,早在中共把工作中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之前,體制性腐敗的酵就已存在,只不過發酵的條件沒有成熟罷了。其二,全面腐敗意味著「從葉到根」、從上到下、從中央到地方、從教科文衛到黨政軍公檢法,沒有不腐敗的;換句話說,腐敗的燎原之勢已把腐敗本身變成了制度。其三,體制性全面腐敗讓所有擁有權力的人充當了社會邪惡勢力的代表。誰抵制腐敗,誰就是社會邪惡勢力的敵人,就是中共腐敗體制的敵人,就必然被這個體制所吞沒。

「順流而下」,繼承江澤民只搞經濟開放、不許政治改革的路線,任由腐敗膨脹,其結果也是覆舟。原因有三。其一,只要體制性腐敗不根除,畸形的經濟發展必然加速社會資源分配的不公平和擴大貧富差距,必然導致廣泛的政治不穩定。其二,中國人民是體制性全面腐敗的最直接的受害者。雖然中國人民是地球上最溫馴的人民,但當大多數中國民眾到了忍無可忍的時候,也可以像羅馬尼亞人民推翻齊奧塞斯庫的暴政那樣推翻中共暴政。其三,中國年輕一代中有遠見、有智慧、有勇氣的志士在時機成熟時必然會挺身而出,領導人民正面挑戰中共暴政。如果說八九年的學運本質上是來自中共體制內的要求改革的聲音的話,未來的政治民主運動將公開地打出反共的旗幟。等武裝力量中越來越多的人終於覺醒、決定站到民主力量一邊的時候,中共的命運可能要比二○○○年九月米洛舍維奇領導的塞爾維亞社會黨的命運悲慘得多。

胡錦濤應審時度勢

「破斧沈舟、推行憲政」,是最明智的選擇。如果胡錦濤能像戈爾巴喬夫那樣審時度勢,以大智者的宏偉氣魄結束共產黨在中國的獨裁統治,或者像晚年的蔣經國那樣開放黨禁、報禁,那麼江澤民就是中國的最後一個紅色獨裁者。相反,如果胡錦濤決意像米洛舍維奇那樣為全面腐敗的共產主義專制作最後的掙扎,那麼胡錦濤不僅會贏得這頂桂冠,而且他本人也會像齊奧塞斯庫一樣成為共產主義專制體制的陪葬人,因為中國人民不可能無限度地忍耐,讓那些吸食人民血汗的政治騙子一代又一代地、一個核心接一個核心地統治下去。

(爭鳴2002年5月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