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下下策和上上策
 
2002-4-2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和勃列日涅夫,從品格、思維到政治舉動,從非常強烈的權力欲、虛榮心到大權獨攬、個人獨裁、排除異己、任人唯親、迫害異見、箝制輿論、自我神化的政治行為都是非常接近,甚至雷同。勃列日涅夫臨終前三天,一九八二年十一月七日十月革命節,他還用兩條抖顫的腿硬撐著肥胖的軀體登上列寧墓主席臺閱兵,這反映出他的權力表演癖至死不休。由此類比,江澤民會在十六大放棄他手中的權力嗎?這是一個方面的思考。

其次,從近年來江澤民在高層、核心層的人事調動和安排,也可以看到江自己對十六大是去是留的選擇。江澤民繼續禁閉趙紫陽的同時,把其他「政敵」(如楊白冰、喬石)一個個擠出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另一方面,著力拉幫結派,網羅「順我者」的文官武將,安插在高層的重要部門,以至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內。這樣就築起了鞏固他個人權力地位和領袖專政的政治城堡。最突出的是扶持他的第一親信助手曾慶紅「入局」,三挫三扶,至今不休。這些都突顯出戀棧最高權力的野心。

第三,共產黨領袖都會「創造」一些理論或思想體系作為他鞏固權位的資本。勃列日涅夫提出異於赫魯曉夫的「全面展開共產主義建設」思想的「發達社會主義」理論,被官方理論家們大肆吹捧,宣傳這一理論成為蘇共意識形態工作的中心任務,勃列日涅夫被稱為「卓越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發達社會主義」的提法寫進了1977年的蘇聯新憲法中。江澤民提出並通過他的幫派人物大肆宣揚「三個代表」論,還企圖寫進黨章,使人十分懷疑他以勃列日涅夫樹立理論權威的動作做藍本。江澤民認為藉此可以鞏固他的權力地位,以及取得和提出「繼續革命」論的毛澤東、提出「改革開放」思維的鄧小平平起平坐的權威。在臨近十六大時江澤民對「三個代表」論的自吹自擂,這應該可以看作不想告別最高權力的心理表現。

第四,在江澤民看來,毛有建國之功,鄧有「改革開放」之勛,而他的政績只是恪守毛教、鄧規江隨,這都不能成為與毛鄧並列歷史巨人的條件,因而師承勃列日涅夫,銳意擴充軍力,連年大增軍費,進口大量新式武器,軍援國際邪惡勢力,一心搞擴張主張、霸權主義,對臺文攻武嚇,施展拉攏分化手段,渴望有一天把親自揮毫的「解放臺灣」紀念碑豎立臺島,以顯出「功業」不在毛鄧之下。江澤民自忖在十六大之後若干年才能圓夢,這很可能成為他選擇留任的一個動因。

總結上面的分析和類比,江澤民在十六大留任的意欲是很強的。但是留任之想會受到一些條件的制約。這主要是兩個方面,一是憲法和黨內的不成文規定的限制,一是黨內擁江留任和反江留任這兩派的斗爭未分最後勝負。憲法第七十九條明文規定,國家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已當了兩屆國家主席的江澤民,在明年召開十屆人大時,是不可能再任國家主席的。僅此一點,「全留」是不可能的。當然,江是不在乎國家主席這個職務的(看來他是願意讓胡錦濤當國家主席)。他要掌最高實權,就要當黨、軍的第一把手。但這會碰上黨內不成文規定的制約,就是鄧小平生前一再倡導的「廢除黨和國家領導職務實際存在的終身制」。鄧又提出,「七十歲以上的老同志,不再考慮進政治局常委」。現在,十六大召開前,高舉「鄧小平理論旗幟」的江澤民已是七十六歲了,他怎樣面對那個不成文的權威規矩呢?

這一年多來,江澤民兩次談到「退休」,一次是去年一月在京會見「日中友好七團體代表」說的(他還說「我退下來後,我願意到大學裡去教授分配問題。」),一次是去年九月在京會見「二十一世紀的中國與世界」國際論壇的部份中外代表時面對著許多離任的外國首腦說的。但是,近期江澤民再不唱「退休」的調調兒,他在三月中旬的政治局生活會議上表的是「無條件服從黨的決定」這個態了。「黨的決定」是怎麼一回事呢?總書記是由黨代表大會(例如十六大)選舉出來的中央委員會選舉產生的政治局常委會產生的(《中國共產黨章程》第二十一條),江澤民要連任總書記,他必須過五關:一,當選黨代表,二,當選中央委員,三,當選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四,當選總書記。第五個關是打破黨內不成文的退休制。由於江澤民在高層人事的安排上早有預謀,一陣陣的勸進風、勸留風早就刮起。當然對立面也許不甘示弱,因此江澤民如果硬是要留任總書記,正面對著一場權力斗爭。

從江澤民上臺後對軍隊高官一再用拉攏、晉升、增加薪餉之計掌握可以為他保駕護航的槍桿子,就可以估計,他是要連任中央軍委主席的。中央軍委會有兩個,一個是國家的,一個是共產黨的,國家中央軍委會任期同全國人大每屆任期相同(憲法第九十三條)。共產黨中央軍委由中央委員會決定,軍委會主席從政治局常委中產生。軍委和軍委主席都沒有任期規定(黨章第二十一條),由於任期不設限,江澤民只要是政治局常委,就有機會留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

現在看來,身兼四職(國家主席、國家中央軍委主席、中共總書記、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的江澤民由於任期時限,他不可能連任沒有多大實權的國家主席;由於黨內不成文規定,也不可能留任總書記、中共中央軍委主席。即是說,按照法規,江只能全退,不再留任四職。但江很難越出權力欲的魔圈。因此,他可能棄一保二,死攬住總書記和中央軍委主席這兩個職位。如果勸進風、勸留風越吹越勁,這個願望不是不可能達到的。但是總書記一職因有鄧規遺詔在前,反對連任的力量理直氣壯,並不是很容易取得留任。總書記的職位一旦不保,中央軍委主席應該是他的最後目標。槍桿在手,他就可以扮演垂簾聽政的角色了。

目前,李鵬為了自保,為了避免米洛舍維奇的命運在他的身上重演,有可能主動和江聯手保權,江也有可能通過與李朱搞「統一戰線」,對付反對派的挑戰。不過在權力斗爭和對付大局變化(包括工人、農民爭取生存權、溫飽權和人權的斗爭發展成工人運動、農民運動)的戰役中是否出現嚴重的危機,仍是江澤民的政治煩惱。由於江的政途抉擇上存在著這些變數,目前是不可能百分之百準確無誤地予以估算的。

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全留、半留,都是愚蠢的下策,因為這樣一來江要留名青史就辦不到。勃列日涅夫由於頑固地只搞經濟上的小改小革,從上臺到他死前一刻獨攬最高權力,領袖專政,以致經濟下坡,政局不穩,貪腐泛濫,民間多怨,由於對外擴張,爭霸歐亞,財政日絀,民生益苦,這一切使勃列日涅夫在歷史上留下惡名。目前江的處境雖然在一些方面略勝於勃,但江有江的難處,而且危機四伏,不穩定因素比勃列日涅夫死前更甚。江如果走勃列日涅夫的路,其下場只能比勃列日涅夫更壞。這是下下之策。我們認為,江澤民為己為民計,一萬個應該選擇全退,既合情理法規,又符民意潮流,這是聰明之舉,上上之策。如果在讓出全部權力之前,宣布解除報禁黨禁,平反八九民運,把憲法規定的人民所有自由權利還給人民,實行選舉制度,這樣,江澤民必然青史留名。但江澤民會擇善而從嗎?

——原載《爭鳴》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