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子立:與「佛教徒」探討「邪教」
 
2002-4-18
 
【人民報消息】編按:楊子立(羊子)先生於2001年3月13日起一直被北京市國安局非法拘禁。楊來自河北農村一個貧困農家,從西安交通大學畢業後,1997年進入北京大學攻讀物理碩士。30歲的楊子立是名電腦軟體工程師。但他更是個自由思想者,喜歡辯論諸如自由、政治改革和農村貧困等問題。楊子立還設立了「羊子的思想家園」網站,很受自由派知識份子歡迎。他被捕之後,那一網站被封。以下兩封2000年10月的回信選自楊子立先生之「羊子的思想家園」網站。
-----------------------------------------------------
您好!

請回信告訴我一個稱呼。以下是正文。

1,我是一個信奉科學的人,對任何超出常理的玄學,無論是共產主義還是法輪功,還是其他宗教我都不信仰。所以你說的「可以使您少受騙上當,擺脫其精神控制」對我沒有必要。

2,我是一個自由主義者,關心的是人權,自由,民主。今天我願意跟你談法輪功,也是從這個角度出發。

3,從自由主義的角度出發,雖然我不信宗教,不信共產主義,不信法輪功,但我尊重別人的選擇,我對宗教徒,共產黨員,法輪功學員自己的信仰選擇旁觀的態度。

4,我不僅僅永遠旁觀,我有自己的觀點,我認為各種主張錯誤的地方,就表達反對的觀點。比如我認為馬克思主義的很多觀點不符合科學和現實,就反駁之。對「水變油」之類的騙術我當然也盡量揭漏。但對宗教和法輪功我沒有批評過,也沒有讚揚過,因為我了解的還不深。

5,我不贊成的東西,並不是就一定要反對。但有些就反對。標準是這些思想本身是否是宣揚暴力或依仗暴力的。就思想來說,暴力與否是值得反對的唯一標準。我反對馬列主義,因為它靠著國家機器的暴力強迫別人接受它,而不是說服別人。我不反對宗教和法輪功,因為它們不是靠暴力,而是靠宣傳說服別人。但我反對極端的宗教派別,如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因為它崇尚暴力。雖然我反對暴力的思想,但只要他是思想,自由主義者永遠是言論上的反對,而不會開動國家暴力機器去鎮壓。

6,你認為法輪功是邪教,那麼表達你的反對觀點,按照自由主義的原則來說,是你的自由。你反對你的,但我依然不會反對,因為我反對某種思想的標準是暴力而非別的東西,法輪功屬於非暴力的範疇。

7,從你這裏和官方的報刊文章,我看到了很多法輪功信徒受害的事,從網上我看到許多針對官方事例進行駁斥的事。在中國還沒有言論自由以前,只能有官方允許的聲音容易被聽到,而另一方的聲音幾乎沒有,所以現在無法通過公開和公正的調查證明事情的真相。所以我覺得你根據官方提供的素材把法輪功定為邪教,是否武斷。如果是你自己的真知灼見,那你為什麼不在黨中央定法輪功為邪教之前就揭漏其邪教本質?你為什麼不把類似的香功和中功也和法輪功相提並論,一塊批駁?

8,我從網上看到,也從民間聽到法輪功信徒受到殘酷虐待的事。官方也沒有公開說明虐待沒有發生過。從法治的角度出發,法輪功信徒假如違法,當然應該按照法律受到追究。但這種追究並不應該因為他是法輪功,共產黨員違法也一樣應該受到追究。如果信徒沒有違法,就不應該受到人身權利的侵犯。在信徒沒有違法的情況下侵犯其人身權利則是違法行為,即便是受黨指派,由政府部門執行,也一樣是違法行為。公民個人的違法行為容易制止,但黨違法的行為如何制止呢?

9,你所說的法輪功鬧事,就我所知,都是和平行為,沒有訴諸暴力,所以不應該受到不人道的對待。法輪功信徒作為公民就應該享有國家憲法規定的基本人權,任何人和任何機構都無權剝奪。

10,邪教不是一個法律概念,而是象「反革命」「黑5類」「四類分子」「三種人」一樣,被共產黨定為「反動勢力」的政治口號,有強烈的時代色彩。隨著時代和法律的進步,這類通過非法律概念定性並侵犯公民人身權利的事一定會逐漸消失,你想過為什麼劉少奇作為國家主席卻能因為「叛徒漢奸工賊」的帽子被虐殺嗎?

11,即便有個別信徒幹了違法犯罪的壞事,那麼,按照正常的法律途徑追究犯罪者個人就足夠了。如果每個普通的信徒都受到暴力的強迫,那就是人道主義的災難和大倒退。奧母真理教是典型的邪教,而且教主和骨幹謀劃規模性殺人。但也只有這些謀劃殺人的教徒和教主被依法起訴,其他教徒並未因為信仰邪教而在生活工作上受影響。

12,從科學的角度出發,你繼續揭漏法輪功,自由主義者不會干涉,我也希望你能說服他們。但那些靠暴力非法侵犯信徒身體和生命的人,要受到人道主義的譴責,也許還有未來的審判,如果活的足夠長的話。

13,你所宣揚的佛雖然和法輪功的可能不一樣,但也是違反科學的東西,按照科學的人生觀,根本就沒有正確的修煉道路。你看過文革時一張老照片,上面一群和尚手持條幅,上書「什麼佛經,盡放狗屁」嗎?如果我們今天還不總結文革的教訓,那麼類似文革的災難就很可能再次來臨。那時,無論你多麼正確的修煉,多麼正宗的佛教,恐怕會比今天的法輪功遭受更大的浩劫。

如果你有道理,就反駁我吧。

羊子
-----------------------------------------------------

胡先生,您好!

很高興得到您的答覆。我相信意見不同的人也有共同的溝通基礎,那就是人本身的生命、自由和尊嚴。雖然您不想和我爭論,但不同意見的溝通還是有意義的。

1,我喜歡社會調查,只是最近忙於謀生,沒時間搞了。但你可以舉例一件北京附近的典型法輪功危害事件,咱們約個時間一起搞個調查。近的可以騎自行車去,遠的可以坐車去。我眼見為實。

2,您認為法輪功是邪教,危害人民的生命財產健康,展開批駁,並沒有違反自由主義的原則,因為按照自由主義,任何人都有批評的自由。但我關注的是法輪功信徒本身受到的來自單位和警察的迫害。因為這種法律之外的迫害違反了人權和法治的原則。

3,儘管事實真相你我都沒有充分的調查,但至少這些事實你應該承認:老太太在一起拍手拍腳還可以,但失去了仰起雙臂的自由;一個人口稱「阿彌陀佛」走街串巷還沒人管,可一旦換成「真善忍」就有人身危險。請問,這是不是人民固有的權利和自由受到剝奪?

4,我並沒有把政府所有的言論都看成錯誤的,比如要打擊腐敗的言論我就很贊同。但是,對於政府和共產黨的違法行為,尤其是依仗暴力非法剝奪公民信仰和言論自由的行為就看成是錯誤的。

5,馬克思主義之所以錯誤,在於它給某種形式的極權國家提供了最好的理論基礎。看看馬克思主義統治的世界各國,有哪個實現了自由、民主和繁榮?我國今日的進步始於屏棄馬克思主義的改革開放,而當前的不足恰恰還是馬克思主義老框框的限制。比《資本論》更有價值的東西多的很,有人研究它不代表馬克思主義就是真理。自由主義卻不是哪個人的發明,象經典物理學一樣是人類世代積累的文明成果。他們最重要的區別是,馬克思主義排斥其他一切思想,在馬克思主義國家,和它不一致的思想都要批判;而自由主義的國家允許任何思想存在和宣傳,除了有些地方對鼓吹暴力做了法律限制。

6,根據自由主義的原則,任何非暴力的思想都不應該受到任何限制。即便是暴力思想,如果鼓吹者僅僅是鼓吹,也不會影響其正常的公民權利。那麼,法輪功是不是暴力組織?很明顯不是,是不是鼓吹暴力的組織?很明顯也不是。如果一種思想和信仰和暴力無緣,那麼政府根據什麼法律要不許人民信仰之呢?

7,取締法輪功的所有根據中主要是某些些法輪功信徒有犯罪行為。那麼,根據類似推理,有些和尚犯強姦罪是否就不再允許公民出家信佛?暴光的和未暴光的大貪官都是共產黨員(不是共產黨員就掌不了實權),那麼是否應該取締共產黨?許多冤案都出自刑訊逼供,是否應該取締警察?另一些取締理由是練功耗費時間和精力,那麼打牌跳舞彈琴下棋也是一樣,是否都立法該禁止?當然還有些理由說它是錯誤的,不科學的,那麼任何宗教都是不科學的,站在無神論的角度都該取締,文革時取締一切宗教就成了理所當然了。

8,國家憲法是規定了宗教信仰自由,假如有一種理念,它不是宗教,人們就不能信仰了嗎?信仰自由民主可不可以?民主國家保障的是信仰自由,而不是僅僅宗教信仰自由,法律沒有規定哪些不能信仰。所以信徒信仰法輪功和你信仰佛教都是一個道理。正因為人民有信仰自由,所以取締信仰,尤其是和平的信仰,是違反憲法的行為。

9,站在自由主義的角度,我今天為法輪功信徒辯護;假如明天你信仰佛教的權利被剝奪,我也會為你辯護,雖然你今天拼命排斥法輪功;假如明天共產黨被葉力欽式的人取締,我也會為共產黨員結社的自由而辯護,儘管共產黨今天還在利用官方權威壓制自由主義者(比如錢裡群秦暉劉軍寧余傑等)。

咱們雖然不能互相說服,但如果你覺得你比我更有道理,我也歡迎你批評指正。

羊子

摘自(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