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美國招洋妓 煉法輪功不許結婚
 
張靈靈
 
2002-3-3
 
【人民報消息】山東濰坊一位法輪功女學員在被關押期間運用功能使手銬自動打開,她走之後,惡人發現她不見了,大叫大嚷著說是她女兒給放跑了,女兒爭辯道:「你們睜著眼說瞎話,手銬的鑰匙在你們手裡,我怎麼能打開手銬呢?」不管怎麼說,他們根本不講理,強行把她女兒拘留半個月,三個不煉法輪功的女兒不知跑了多少腿,不知哭了多少次。大女兒又為她蹲了班房。小女兒要結婚,南苑街辦就是不給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一年多跑了幾十趟得到的回答都是:「你媽什麼時候不煉法輪功了,你什麼時候才能結婚。」

最近,一個在廣州打工而戶口等關係在江西的知識分子(不是煉功人)要結婚,卻在廣州領不到結婚證書,原因是沒有不煉法輪功的證明。只好無奈找家人在家鄉給開,單位保衛部門的證明還不行,非派出所的證明不可。旁觀者忿忿不平說:煉法輪功的人就不要結婚了?!

連不煉法輪功的人和法輪功學員的親屬都不讓結婚,當然江澤民更不讓煉法輪功的人結婚了。

我的朋友阿真(化名)是煉法輪功的,二十多歲的女孩,原在銀行工作,因為江澤民政府迫害法輪功,上訪無門,就在1999年10月到北京天安門打橫幅:「法輪大法是正法」。就這樣在北京被判刑一年。熬到刑滿回家,和大學研究生、法輪功修煉者阿彬相識相愛,登記結婚。

於2001年4月的一天準備結婚。他們以簡單形式己通知親戚來參加婚禮。結婚前一天公安就到家裡來抓人,使親人精神上受到嚴重傷害,兩個人被關到現在,不知情況如何。

聽到這件事情的人紛紛議論說:「國家哪條法律規定煉法輪功的不許結婚啊?」「領了結婚證也不准結婚,江澤民搞得這是什麼事啊!」「煉法輪功的連結婚都不行,江澤民自己倒摟著好幾個,老的、中的、少的全包了,還破壞別人家庭。成何體統!」「聽說咱國家主席到了美國還招了洋妓!妓女說那大肥崽真大方。」「噢,怪不得工人都下了崗呢,原來國家的錢都用到那個地方去了!」

江澤民不但不許煉法輪功的結婚,甚至連法輪功女學員腹中的胎兒也不放過,強制墜胎,使一個7個月的胎兒在母腹內掙扎40個小時痛苦死去!而且還用各種手段欺騙老百姓,說煉法輪功的人連家庭都不顧,無情無意。人家煉煉功就要往死裡打、隨便抄家、不許工作、巨額罰款、坐牢、甚至酷刑折磨、虐殺。到底是煉法輪功的人自己不顧家,還是江澤民政府破壞社會安定、破壞百姓家庭?

法輪功網站明慧網的一篇報導給我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王麗萱是山東煙臺棲霞人。就因為江澤民自1999年7.20公開迫害法輪功而先後8次到北京上訪,向政府講清法輪功的真相(其中3次懷著身孕,2次抱著兒子進京護法)。一次一次的被抓,一次一次的被毒打、關押,最後一次2000年10月21日進京途中被抓,從拘留所跑出,10月22日又去講真相被抓。2000年11月7日王麗萱母子在北京團河勞教所被雙雙折磨致死。其親屬接到通知到北京看到的是王麗萱母子冰凍的遺體,法醫檢查:王麗萱頸椎已斷,坐骨斷裂,頭部凹陷,腰部留有一針頭。不滿八個月的兒子孟昊腳脖子上有兩道深深的手銬勒痕,頭部有兩塊紫斑,鼻子有血,遍體鱗傷。據分析:暴徒可能將手銬銬在孟昊的腳脖子上倒懸所致的痕跡,江澤民政府竟然連嬰兒也不放過,難道他們自己沒有兒女、沒有家庭嗎?誰不願合家團聚,生活安定,如果沒有江澤民的鎮壓誰要去講清什麼真相呢?

前天,被江澤民非法關押兩年多的加拿大永久居民、47歲的法輪功學員林慎立,由於加拿大聯邦政府、國際特赦,以及非常多善良人的共同幫助下獲得釋放,返回加拿大與新婚八個月就被迫分離的妻子團聚。

蒙特利爾報(Montreal Gazette)記者蘇.蒙哥馬利(SUE MONTGOMERY)在2002年2月26日的一篇報導中寫道:在過去的兩年裡,李進宇女士始終不渝地給她丈夫寫了幾百封信,都被中國政府無理地扣押了。但是,她丈夫直到在多瓦爾(Dorval)機場步出客機,喜悅擁抱他新婚八個月就被迫分離的妻子時,林慎立先生才知道他妻子寫給他的這些充滿愛和支持的信件。

丹麥的法輪功學員王灼灼的父親胃癌晚期,但中國使館以他是法輪功學員為理由而拒絕給她簽證回國。

到底誰在製造社會動亂、分離恩愛夫妻、虐殺無辜百姓、拆散幸福家庭?謊言說一萬遍也掩蓋不了事實。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