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荣膺2001年“新闻公敌”
 
2002-3-27
 
【人民报消息】美国「保护记者委员会」周二公布,中国去年连续第三年成为囚禁最多记者的国家,共三十五名记者被囚;在全球共有三十七名记者被杀,部分原因是阿富汗爆发战乱。另外,该委员会再将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列为十大传媒公敌之一,这是江主席连续第五年蝉联此雅号。原文如下:

  中国变本加厉地压制新闻自由

  设在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星期二发表了新的全球新闻自由2001年年度报告,其中详细介绍了中国压制新闻自由的手段和现状,指出中国当局利用对媒体的控制全力压制关于领导层本身以及权力交替问题的报道。

  中国是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说,中国连续三年都是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去年年底在押的新闻工作者有35人,几乎占全世界被关押记者总数的三分之一。报告说,香港《文汇报》驻东北分社社长姜维平由于给香港杂志《前哨》撰写了一些报道,揭露东北某城市高级官员的腐败问题,在2000年12月被逮捕,在2001年5月被判以八年徒刑,罪名是“泄漏国家机密”。报告还指出,报纸《南方周末》去年春天刊登了一篇关于贫穷和其他形式的不平等导致当地一些人加入帮派走向犯罪的报道,这家报纸因此而遭到整肃,几位编辑不是被降职,就是被撤职,使中国新闻界遭到沉重打击。就在最近,《南方周末》准备刊登的一篇揭露希望工程一些弊端的报道,结果这篇报道遭到当局的封杀。

  互联网时政讨论严密控制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说,中国当局还对互联网上有关时政的讨论严加控制,用各种手段监控和限制这一类网页,从去年4月开始查封了一万七千家网吧。幸存下来的那些网吧都被迫安装了软件来封锁政府不喜欢的网址。

  新闻自由随中共需要而变

  现在旅居美国的前《人民日报》著名记者刘宾雁说,现在中国的新闻自由同几十年前比有所扩大,例如,中国当局为了表示自己反腐败,允许媒体揭露腐败,这在他当右派的年代是不可想象的。但是,他说,一旦中共发现对自己不利的时候还是会收紧控制。他说,简而言之是新闻自由有扩大但没有保障。

  刘宾雁说:“新闻自由应该这样说,自从九十年代以来有所扩大,但是没有法律上的保障,随时可以收回去,这和八十年代是一样的。是没有保障的,随时可以收回去。你看《南方周末》,全国最受欢迎的报纸,几次改组,最后一次这个报纸就完全变了。形式没变,还在那出,刊头还一样,但是人变了,办报的方针变了。”

  不过刘宾雁还说,在共产党执政的情况下不一定就没有新闻自由,例如在1989年,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曾决定全国的媒体对学生运动的报道要完全开放,所以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媒体对学运进行了充份的报道。

  中国新闻自由比从前倒退

  中国独立作家笔会写作自由项目召集人孟浪认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当局的统治手段、压制新闻自由的手段并没有改变,在某些方面甚至有恶化。

  孟浪:“中国共产党统治上的手段根本上还是没有变,它基本上还是采用对公民信息获得的控制。这些年没有显著好转,甚至有恶化。比如说姜维平的案子,还有高俞等记者受到当局的迫害,甚至被捕,被判刑,这样的事情还是层出不穷。”

  自由是争取得来的

  刘宾雁和孟浪都认为,新闻自由不是靠当局赐给的,而是要靠社会大众、靠新闻工作者集体去争取,去推动。刘宾雁说,如果自由度是百分之三十,也许你可以试探着运用到百分之四十,但是如果你只用到百分之十五,就永远也不会扩大。

  刘宾雁:“这里面涉及到如何运动有限自由的问题,加入说自由只有百分之三十,你可以把它用到百分之四十,百分之四十五,但是要小心不要走得太远,不要把弦绷断,在弦不绷断的情况下可以去运动,但是如果小心谨慎,生怕犯错误,怕丢乌纱帽,那么百分之三十他只用百分之二十。八十年代的历史就是这样,现在恐怕还是这样。”

  “保护记者委员会”亚洲部负责人索菲亚-比奇女士说,2001年对全世界的新闻自由来说,是非常不幸的一年:"我们发现,总的来说,911事件发生后,世界各地的新闻自由都遭到了压制,到2001年年底,世界各国有一百一十八位记者遭到监禁,比2000年增加了百分之五十。记者遭到骚扰,拷打甚至被杀害。迫害记者问题最严重的国家包括中国,俄罗斯,乌克兰,乌兹别克斯坦和伊朗等国。"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索菲亚-比奇女士说,2001年,追求新闻自由的中国记者遭到了最近几年来最严厉的镇压,中国政府对批评政府领导人及涉及中国最高层权力转换的新闻报道更是大加压制:

  "由于过去几年中国新闻记者更加职业化,他们对犯罪活动,对官员的腐败报道也更加大胆,去年一年他们因此遭到压制,去年,中国政府试图对媒体加强控制,政府发布了一系列的条例,规定什么可以报道,什么不可以报道,对于违反新闻管制规定的新闻刊物,政府勒令停刊,敢于说话的记者遭到逮捕,还有数百名记者被强制接受政治培训。 2001年,中国又有8名记者和自由撰稿件人被政府逮捕和监禁。"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列举了2001年在中国被拘捕的8名记者的名单,他们包括北京的记者和自由撰稿人杨子立,徐伟,靳海科和张洪海。这四位青年组织新青年学会,讨论中国的政治民主改革等问题,并在互联网上发表他们的文章。他们在去年3月被警察逮捕,4月20号中国政府以颠覆罪对他们进行起诉,他们至今仍遭到监禁。北京的异议人士何德普表示,杨子立,徐伟都是热心中国民主进程的青年人。

  何德普认为,杨子立,徐伟等青年被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实在冤枉。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年度报告列出了10名2001年度世界新闻自由的最大敌人,他们包括古巴总统卡斯特罗,俄罗斯总统普京,利比里亚领导人泰勒和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保护记者委员会”比奇女士说,江泽民已经连续5年榜上有名,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对中国新闻媒体控制的非常严:"这主要是因为中国政府监禁的新闻记者人数高于世界其他任何国家,到2001年12月1号,中国有 35名记者被关在狱中,中国政府还对敢于报道腐败和政治改革的记者判处重刑。2001年,中国对互联网的控制也加强了,去年被中国政府拘捕的8名记者都是因为在网上发表了文章和评论。"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说,去年记者遇难的人数从前年的24人猛增到37人,其中有8名记者在阿富汗战争中遇难。不过报告指出,大多数记者并不是因为战乱而丧生,而是因为报道某些国家敏感问题,例如政府官员贪污案件而遭到谋杀。去年发生记者被谋杀事件的国家包括中国,孟加拉国,南斯拉夫和泰国。“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列举了中国西安"各界导报"记者张钊侠因报道地方黑社会遭到暗杀的案例。原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说,张钊侠在西安郊区农村突然死亡在陕西引起了很大争议。

  马晓明说,中国记者揭露官员腐败案件,仍然有很大风险,原人民日报特约记者高勤荣就因为揭露山西运城官员在节水工程上弄虚作假而遭到陷害。虽然山西运城节水工程虚假案件已经在中国媒体曝光,但高勤荣至今没有出狱。

  国际新闻组织抗议中国新闻审查

  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星期二抗议中国有关部门对《南方周末》的干涉和审查。记者无国界组织秘书长梅纳德在写给中宣部部长丁关根的信中表示,《南方周末》迫于中宣部的压力,取消了原定刊载的有关中国青基会希望工程资金帐目不清的报道。梅纳德呼吁中宣部允许该篇报道公开发表并且取消对《南方周末》等新闻媒体的审查制度。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