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傻啦?關門打狗霍英東 請君入甕王永慶
 
青晴
 
2002-3-23
 
【人民報消息】媒體報導,霍英東在廣東有一家經營了10年的港口公司。最近地方當局通知他交出70%的公司收入。他選擇了最佳時機和最佳場合為他這塊即將從身上掉下的肉進行了保衛戰。

他在全國政協公開會議上,憤怒地抨擊廣東官員如此無端勒索他的企業,還派武警到碼頭上,以調查為名,向他恫嚇施壓。他感到這對他簡直是「晴天霹靂」!

其實,在大陸,沒有人不抱怨中共亂收費的,別說大的,就連上公共廁所都不一個價兒!按理來說,霍英東做為香港頂尖大款,這些年被中共各位公僕「宰」得也差不多了,「獻」也「貢」得慘不忍睹了,總得有點回報吧?好容易給了這麼一顆甜棗,剛吞下去就被逼著拿筷子捅喉嚨,讓你犯噁心吐出來。碰到如此倒霉的事,在別的國家興許不可思議,在中共這裏正常的很。

霍英東闖蕩江湖數十載,經多見廣,應該知道小小的武警竟敢給財大氣粗的巨富恫嚇施壓,尺度的把握能不是省委給的嗎?而廣東省官員敢這麼不給面子、無端勒索,聽的是誰的令啊?霍先生光喊「晴天霹靂」能起什麼作用呢?是不是應該趕快找找自己哪裏的紅包忘送了?或是出手太孤寒,紅包包得沒達到要求,得罪誰了?或者是給江主席的讚歌唱得不夠響亮?對董特首的「競選」支持得還不萬分堅定?

其實霍先生不用太難過,看看臺灣最大企業帝國的領導王永慶,心裡興許能平衡些,他的兒子王文洋和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恒合夥搞公司,關係都到了稱兄道弟的程度了。王文洋拿技術,江綿恒拿資金,錢是「中國人民」銀行「貸」來的,一次貸款25億,政府向這個特殊的工程提供最優惠待遇,包括五年免稅等。雖然江綿恒遵照江澤民的家訓悶聲大發財,在另一次貸款中又獲100億,可媒體上還是透露出風聲。

也許是王文洋和江綿恒的聯盟,也許是江澤民的「熱情邀請」,使頭腦清晰的塑膠大王王永慶在八十三歲時做出了一生中最後悔莫及的決定。

路透社2000年11月報導,臺灣臺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率領八名臺灣工商界領袖在23日公開給總統施壓,呼籲臺灣政府改變當前「政治掛帥」的不正常現象,回歸「經濟優先」的局面,方便臺商在中國大陸,香港投資。他如願以償將巨資投到了大陸。

臺灣媒體報導,永遠不服輸的王永慶終於在2001年11月1日首度坦承,當年投資漳州後石電廠是一項錯誤的投資策略,福建當局以電力「供過於求」為由,即要求漳州後石電廠的電力打6折,甕中之鱉王永慶迫於無奈,只得答應。目前漳州後石電廠已經出現虧損,一年將短少近31億人民幣的營收,這當然是王永慶當初始料未及的事。

去年,據一位在兩岸政商圈交遊廣闊的臺商就說,王永慶當年有意投資海滄的時候,江澤民就相當關切,並親自了解全案的進展,指示有關主管部門「要不惜一切代價將王永慶的資源拉過來」搞垮臺灣經濟。搞垮臺灣經濟不就是搞垮臺灣政治嗎?這些巨富把血本都下在了大陸,他們的膝蓋骨能不軟嗎?為了自己的血本能拿回來,能不讚頌中共好嗎?恐怕到最後連自認孫子的事都幹得出來。當初的「待若上賓」那是請君入甕時逗您玩兒的。

媒體說,今年八十四歲的王永慶不參與黨派政治。這就好象說一個人在糞坑裡,說我不沾大便,這怎麼可能呢?你不想沾糞,糞能不沾你嗎?這就是只顧賺錢而被中共耍弄的原因。

江太子身邊的人都說,連江綿恒都知道江澤民是個六親不認的人,從王永慶的事情中表現得非常突出,按理來說,兔子不吃窩邊草,既然自己的兒子和人家的兒子合作,那麼就得給人家面子,坑誰也不能坑他,可是江澤民連王文洋的爹都坑,還有誰不坑的呢?

再者,他不坑不行啊,太需要錢了!

大學生運動會花200個億,APEC會議4天花20個億;買架專機花9個多億,建個大劇院花了30個億;江綿恒一次「貸款」就是100億,貪官一吞就是數億、數十億……,造幣機就是24小時連軸轉,也供不上他們的揮金如土啊!中國的經濟就如一個病入膏肓的病人一樣,已經不能自己造血了,他是依靠輸血來維持生命。

那麼,江澤民的「輸血管道」在哪裏呢?

這個「輸血管道」就是外資投資渠道。它可以借各種名目設立,誘惑急功近利的巨富和實力雄厚的大公司進去投資。一旦資金到帳,就由不得經營者的意願了,就得乖乖地讓中共的「法律」牽著鼻子走了。王永慶投資慘敗和霍英東大喊救命就是最好的例子。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