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看拥“107奶”的“梁山寨主”──二江书记的淫乱生活 (图)
 
2002-2-28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张二江这个名字用在这位共产党的色鬼书记身上的确是“巧多天工”,这也是为什么许多网上文章把他叫作“二江书记”,与江书记就差一个字,而且巧就巧在“二”字上,证明他还不算“天下第一条好汉”。)

  对于张二江被抓,很多人困惑不解。

  而要理解张二江由“好官”到“罪人”的角色转换,我们不妨看看这位白天在主席台和公众场合高谈阔论、一心为民“办实事”的市委书记于夜晚或私下里在操劳些什么。

  有这么一个荒诞典型的情节:2001年春季的一天,天门市某发廊一小姐在送走嫖客之后,疲惫而又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此时,电视上正播放当地新闻,坐在主席台中央正作重要讲话的那位领导引起了她的注意,这个人怎么那么面熟呢?她边仔细看边认真回想,突然,她呆住了:“这不是跟我‘做点’的那个吗?没想到这么大的人物还干这种事!”


权势者看“猎物”的眼光 (图)


  小姐认出的那位“大人物”,不是别人,乃张二江也。

  2001年4月的一天晚上,忙碌了一天的张二江回到住处,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练练书法,而是拿起一本书躺在床上进行“理论学习”。不过,搞历史出身的他这会儿研究的,既不是如何从历史经验中吸取经验教训,也并非从胡长清、成克杰等当代贪官走向刑场的典型个案中受到何种启发,而是一本《性修炼》(张二江案发后,调查人员从其住处的藏书中查获黄色书籍22本及《肉蒲团》等淫秽光碟12盘)……他越看越兴奋,不由得拿起电话,拨通了在天门经营快餐店的福建福清市个体老板H的手机,要他帮忙找个小姐耍耍。

  张与H如此直言不讳,皆因H已不是第一次帮张书记解决诸如此类的“生活难题”了。

  堂堂市委书记发出了“重要指示”,H岂敢怠慢,他连忙赶到一家发廊,按照张二江的“泡妞标准”,找到卖淫女Z,提前付足嫖资后将其带到张二江住处。早已欲火焚身的张二江见到小姐,如同他做报告时一样,并不喜欢兜圈子、搞什么小资情调,打发走H关上门,就与Z直奔主题……

  其实,这种白天是人晚上为鬼、说一套做一套的画面一直如电影蒙太奇般地映现在“想干事、能干事”的张二江从政、为官生涯中。

  耐不住寂寞成“寨主”

  张二江语录:位居高位,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管得住小节,挡得住诱惑,真正过好名位关、金钱关、权力关、美色关、人情关。

  从1989年至2001年7月的12年间,张二江几乎不可一夜空床,平均每个月都有1名女性被他玩弄。有人为此给张算了一笔“风流帐”:到他被“双规”那一天止,共有144个女人与他有染;但此前亦有另一种说法,称张二江自己供述,他曾同107个女人发生过不正当两性关系……因此,有天门人戏称,107人加上他的老婆,刚好一百单八将,张二江岂不成了“梁山寨主”?

  一位与张二江有过深交的天门某宾馆个体老板在张落马后写了一篇题为《梦醒魂难归:一个市委书记的狱中忏悔》的文章,发在2002年1月号的《竟陵风》杂志(天门市文联主办)“百味人生”栏目上。据悉,当期杂志在天门鲜有地走俏。

  文章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详细讲述了“我”首次拥抱女色的经过:这位“市委书记”从繁华的省城来到偏远山区,顿感心灵空虚,只好钻进书房,读些文学、历史书籍。一次,他根据群众举报来到当地一家大搞“三陪”色情活动的夜总会“微服私访”(更多地是好奇),竟然一下子被总经理认了出来,并主动给他汇报工作。一来二去,“微服私访”的领导同夜总会老板坐到了一个餐桌上。“饭后,刘总带其光顾舞厅,恭候多时的冰冰小姐当即伴舞。两曲过后,冰冰小姐邀请满头大汗的市领导到房间品茶休息。幽然的灯光下,她毫不掩饰地脱掉上衣,……,失去理智的我……”

  跨越雷池的“市委书记”从此欲罢不能,灵魂扭曲,变态的情欲最终泛滥成灾。“我生活的不严谨在当地引起很大反响,社会上曾有一首顺口溜讽刺我:抱着姑娘娃,忘了孩子妈;老牛啃嫩草,到处采野花。”

  办公室亦成淫乱场

  张二江语录:“其身正,不令则行;其身不正,虽令不行。”领导干部一定要身体力行,率先垂范,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和高尚情操去教育人、影响人。

  张二江玩弄的女性中,有不少是工作地党政机关的干部和企事业单位职工。其中的手段,除了利用手中握有的权力“吸引”找他办事的女性,大搞权色交易外,就是不失时机地向能接触到的女人灌输性开放意识,动员她们“只要两情相悦,不妨相好,结成性伙伴。”天门坊间盛传,张二江下足功夫,在当地机关女性中“发展培养”了三名固定情妇满足自己的淫欲:一个最主动大方,一个跑得最勤,一个品位最高。

  除此之外,张二江还长期包养了一位情妇。这位被张二江称为人间仙女的姚姓“二奶”原为某宾馆服务员,在张任丹江口市长的第二年就被其弄上床。为了长期“套牢”姚某,张二江为她办理了“农转非”户口,调动了工作,后又送她到武汉大学成教班“包装”深造,并出资为姚某交纳学费和食宿费用等。

  1994年,张妻留学回国,为避人耳目,张二江于同年12月在武昌购买了一套住房,并装修,购置空调、炊具等物品,供姚某居住。天门人经常看到张二江每到周末就往武汉跑,还以为张书记是回家探望妻儿,其实,张一到武汉,就钻进了“二奶”的住所。

  尽管有固定情人和“二奶”,但张二江依旧不满足,“只要看中了的女性,就逃不脱他的魔掌”,包括他的保姆。《楚天风纪》杂志曾讲述了这么一件事:1996年9月的一天,张二江在某招待所吃完午饭,把一位初次见面就令他怦然心动的女服务员叫到房间,猛夸其清纯典雅,就像清代美人,接着就要同其发生关系,最终利用权力逼其就范。

  到天门工作后,张二江曾让天门宾馆的老板范某给他找服务员帮忙料理一下住处。但范某事后告诉记者,“先后去了两个,没多久就都跑回来了,再也不想去了。”在一个该出“咸猪手”就出“咸猪手”、雁过拔毛的流氓身边“服务”,除了自甘堕落者,没有人能呆下去。

  据披露,张二江与女人淫乱的地方除了在其住宅和宾馆,有时竟然还在他的办公室。最为恶劣的是,他还多次与多名女性同床淫乱,甚至与两姊妹同床发生性关系。

  天门市一位领导告诉记者,张二江最喜欢一个人独处,深居简出,关起门来自成一统。平时听取汇报,他说话简练,也讨厌别人嗦,给谁的时间都不长,有时就几分钟。张书记如此作派和节省时间,究竟为何?有人说,除了摆谱,还跟他喜事女色有关。

  “嫖客”偏爱讲卫生

  张二江语录:世界观的改造是一辈子的事,每一个领导干部都代表着党和政府的形象,都是一个地方或单位的标杆,都要自重、自省、自警、自励、自觉,做到不贪、不赌、不嫖,不将就陋习,牢牢守住不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底线。张二江到天门市后先住在天门宾馆,后来搬进位于闹市区的市人武部居住。可是,谁能想到,张竟然经常把女人带进这个大门口标有“军事管理区,外来车辆禁止入内”、门口有人把守的森严大院呢?尤为令人不齿的是,众多走进张二江淫窝的女人中,还有不少是“鸡婆“,这也充分说明张生活作风的糜烂程度。

  湖北省纪委的一份材料显示,张二江在工作之余和外出招商引资或开会时也公然带着卖淫女陪同“出差”,走一路嫖一路……其污秽行为,令人发指。

  作为市委书记,张二江嫖娼当然不会捡到篮里都是菜,他有着自己的标准,并让手下人或那些欲结交他的“哥儿们”按此标准去物色。据悉,一位老板有次发现了一位颇具姿色的卖淫女,深知张二江有此爱好的他马上送到“张府”请其笑纳。第二天,该老板谄媚地问张二江感觉如何。想不到,张书记向他做出一点指示三项要求:“希望再接再厉,继续努力。不过,要是腿再粗一点、腰再细一点、皮肤再白一点就更好了。”

  有关部门的审查表明,张二江的淫乱行为遍及丹江口、天门、武汉、襄樊、嘉鱼、仙桃、十堰乃至北京、广州、东莞、三亚、温州、福建等地。有未经证实的消息透露,张二江把他玩弄女人的每一次体会和经历都记录下来,107个女人的“准确数字”估计由此而来。

  有鉴于张二江的“双面具”本色,一位天门干部向记者讲了这么一件纯属民间版本的张二江轶闻,他说这个事例形象地说明了张的两重人性。

  一位被张二江嫖宿过的小姐被人追问张在“劳作”之余说些什么,小姐交了底,张只讲过两句话:一句是刚开始不久,张让小姐“不要哼”;一句是在结束后,看到小姐把卫生纸随便丢在地上,张不耐烦地教育她:“去去去,把这些脏东西捡起来,把它丢到痰盂里,你们这些人要讲究卫生知道嘛!”

  那位天门人据此分析:“张二江不让小姐嚷,是担心他居住的那个寂静大院,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被人获知。他是个要面子的人,不想让圈外人知道摘下面具的他竟然如此卑劣,他要尽力维护自己在众人面前精心构筑的‘好官’形象;他口口声声要别人讲究卫生,可是,从上到下,从外表到内心,他都是一个肮脏不堪的‘病毒携带者’。”

摘自(金羊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